国安部谍战:梵高棺材之谜 捍卫国家机密 第五十八章 海滨少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5.html


深紫色的阔叶植物布满了疗养院的各个角落,色泽柔美的花卉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失去了斑斓的色彩,这里的门和窗是黑色的,红地板,雪白的墙壁,这是梵高笔下《精神病院走廊》的色调,一百年过去,基本没有大的改变。这里的一切都仿佛是画家笔下的精神病院走廊的再生,宽敞的罗马式拱廊,将这种幽暗和神秘进行放大,皮鞋的脚步声回荡在昏暗的走廊,仿佛每一个回声都是梵高不散的灵魂拿着自杀时的手枪在敲击着埋葬他艺术之门的墙壁。

宋馨懿默默地跟着院长朝前走去,沿着幽暗的通道,拐了一个直角后,几间有铁条镶嵌着窗户的房间出现在眼前,当路过一个封闭的铁门时,索菲亚介绍说:“这间病房是梵高生前住过的,是我们疗养院最珍贵的纪念室。”

宋馨懿向那道铁门瞟了几眼,如果是往常她也许会对大师的遗迹感兴趣,可现在,她更关心自己的使命,尽快把法奈带走,然后买去法国的机票,完成使命。


另一道铁门被打开,这间犹如监狱的小号一样戒备森严的屋子里没有窗户,严密地说是被堵上,房间里除了一张铁床,一台电视机和一张桌子和椅子之外,再也见不到任何家私和用具。

“法奈先生,您自由了,可以跟随这位小姐走了。”

膀大腰圆的医院保安瓮声瓮气地喊道,与其说是客气,倒不如说是命令。

“起来,穿上衣服。”

脸对着墙壁穿着病号衣的男人似乎没有听见,好久,才转过身来,而就在他把脸转过来的一刹那,宋馨懿就有些惊愕,这个男人活脱脱就是一个再生版的梵高!

他的头发是很醒目的栗色,只是站起身来高大身躯和真实的梵高有些区别,落腮胡须、高挺的鼻子,尤其是尖刻的下巴和嘴巴上叼着的烟斗,简直就是大师再现。宋馨懿不禁想起梵高因其貌不扬, 长相丑陋和秉性孤僻怪异而悲惨的一生,而眼前的法奈·梅恩的遭遇和百年前的梵高没有任何不同,孤独的监牢一样的禁闭在陋室,他的生活同样凄惨。

也许真的是梵高的后人?这一刻她的心已经为法奈的这种遭遇鸣不平。

法奈的目光十分犀利,他几乎不说话,而是打量着眼前的中国女孩,虽然宋馨懿刚下飞机,旅途劳顿,可是她那飞瀑流泻的黑发飘逸和柔顺,出现在这位已经好久没有见过漂亮女性的精神病人面前的,仍旧是一副樱桃红双唇,洁白牙齿和一张椭圆形秀美的脸庞。

这典雅的东方气质在以前见惯了欧洲风情美女的法奈来说就是一幅无与伦比的画卷,他的眼睛死死地盯住身材窈窕的女孩的胸部,从那高耸的美妙之处,这位美术评论家仿佛立刻能在眼底形成一篇比《海滨少女》更加引人入胜的美学论文。可能是病情尚未稳定,也许是他实在被美丽蛰痛了分泌荷尔蒙的神经,他的手在满是皱褶的裤子上痉挛地比划着,他在描绘眼前的撩人风景。

可是他的后背却被两个彪形大汉凶狠推搡几下,巨大的力量使他踉跄着奔出了门,然后不得不顺从地跟着索菲亚院长来到办公室,宋馨懿对他们的蛮横很不满意,如果不是院长呵斥了两个保卫,表示歉意,她真想对他们不客气。宋馨懿急忙搀扶她的病人,这使得法奈浑身涌过振奋的电流。

在进行了简单的手续之后,宋馨懿,这个大家闺秀般的中国女孩,就将这个身材高大的法国精神病人领在身边。

“亨利先生在外面,法奈教授,哦,对不起,索菲亚女士,他的行李在哪儿?”

索菲亚冲手下服务人员点了下头,一会儿,行李就放到了宋馨懿的手上。

“要连夜去法国吗?”

“院长关切地问。

“不一定,不过我不想耽搁。”


宋馨懿做好了旅行的准备,就在这时,疗养院外来了一辆出租车。

“您是宋小姐吗?”

“我就是,我没叫你的车。”

宋馨懿觉得奇怪,

“亨利先生在接我们。”

“哦,他有急事先走了,我是他的朋友桑迪,请跟我走吧。”

“哦,那就谢谢你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