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律师巧使敲山计,群小丑急洗涉案衣

againair 收藏 4 149
导读: 毛主席教导我们:“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是丝毫不错的。 话说两个夏律师,见完邓玉娇后马上做出痛哭流涕状,并公开致电邓母,说邓玉娇的衣物是重要证据,巴东警察立刻反应,于是一个多星期都没有洗的衣服就很及时的被洗掉了,而且两个夏律师也很迅速地被巴东警方宣布被邓玉娇的母亲解除了委托。 粗看起来,是两个律师做事莽撞,违背了老子“邦之利器不可以示人”的教导,巴东警方则迅速果断,大大得分。可是,仔细一想,却并非如此。两个律师颇有点故意给警方通风报信的味道,但是,从后来马上由不是当事人的巴东警察宣布




毛主席教导我们:“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是丝毫不错的。

话说两个夏律师,见完邓玉娇后马上做出痛哭流涕状,并公开致电邓母,说邓玉娇的衣物是重要证据,巴东警察立刻反应,于是一个多星期都没有洗的衣服就很及时的被洗掉了,而且两个夏律师也很迅速地被巴东警方宣布被邓玉娇的母亲解除了委托。

粗看起来,是两个律师做事莽撞,违背了老子“邦之利器不可以示人”的教导,巴东警方则迅速果断,大大得分。可是,仔细一想,却并非如此。两个律师颇有点故意给警方通风报信的味道,但是,从后来马上由不是当事人的巴东警察宣布,被不是法律意义上的监护人的邓母,解除了委托合同,看来不是警察的同伙了。那就不是通风报信,而是活力侦察了。

试想,就算邓玉娇的衣物还没有被洗,能够检测出什么?不要说纺织品上的指纹之类,经过多次的折叠摩擦应该已经被破坏殆尽。就算有又能说明什么呢?按照巴东警方的说法,叫女子陪男人洗澡都属于正常服务,那么在拉扯之下留几点指纹更属于正常,什么都说明不了。至于体液,那就有意思了。不要说汗液,就是唾液,以邓贵大和黄德智的张狂模样,口沫四溅是肯定的,至于口黏也可以被尊重部分事实和尊重部分法律的巴东警方通过文字处理说成是口沫么。精液就有点大茬了,不过有了精液倒也麻烦,强奸结束,邓女是否防卫过当倒值得商榷。

不过,还有一种体液是应该有的,那就是邓贵大和黄德智的血液。邓玉娇数刀挥去,两色吏污血横流,没有溅到邓玉娇的衣服上才奇怪:莫非女侠使的不是三寸的小刀,而是传说中上古神兵?

推导到这一步,问题就出来了。邓玉娇即便如警察所说,是故意杀人嫌疑犯,她的衣服也应该是重要证物啊?不然,杀个人,身上一点血都不沾,邓玉娇恐怕已经达到了武侠小说里内劲外功都达到化境的地步了。

可见,两个律师并不傻,而是在从邓玉娇那里了结到衣服没有被洗掉之后,来了个火力侦察,敲山震虎,打草惊蛇。巴东当局不含糊,马上就来了个华山鲜于掌门的“鹰扬蛇窜”,衣服就这样被洗了。火力点一下子暴露了。

其实,巴东当局要是真的相信邓贵大是在“推坐”,为什么这么激动到失去了最起码的理性了呢?心虚了吧?

作为一个冷静的旁观者,我想告诉巴东当局,你们上当了,为了一个并非关键性证据暴露了火力点。至于你们的谎言还有哪些漏洞,自己回去好好找找吧,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们,漏洞百出。这就是一个大漏洞。有方便的告诉邓母张某一声,一定要把谁要求你把衣服洗了的记好了,不然一翻脸,可是毁灭证据罪啊!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