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揭阳紫峰寺住持13年抚养65名孤残儿童

沈权将军 收藏 1 87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小紫峰寺13年抚养孤儿路


耀楷师傅以一人之力,收养65名孤残儿童,在这份爱心难以为继的时候,一批年轻人想接过担子


文/图 本报记者 胡军 实习生 陈丹


这是一个此时此刻仍在进行之中的、让人感动的爱心接力故事———


一位隐居山林的大师,13年间收留了65个孤残儿童,大师如今年事已高,身患癌病,仅靠周边信众的帮助勉强维生,而不时送到寺院的孤残儿童,更是让大师感到十分无奈。



揭阳紫峰寺的故事感动了一群志愿者,他们决定发起一场以“助孤残”为主题的爱心募捐活动,为孩子们点燃一份生存的希望。


募捐活动得到广东省慈善总会的大力支持,奥运冠军冼东妹闻讯,欣然出任活动的形象大使。募捐活动已经在佛山、深圳两地举行,本月30日下午,将移师至广州市人民公园。


故事主角一:60多岁的寺院住持


释耀楷,现年60多岁,揭阳市紫峰寺住持,也是寺内仅有的一位正式僧人。从二十多岁出家以来,师傅以自己的方式践行着发扬佛法、普渡众生的宏愿,在粤东地区广受信众尊敬。


故事主角二:20名青年志愿者


乔东峰、聂浩、黄谷……是“放飞心灵TA19”团队的志愿者。这个团队里有20名年轻人,都有稳定的工作,有的是私企老板,有的是公司白领,“因为共同的爱心驱使,我们走到了一起。”


故事主角三:65名孤残儿童


紫峰寺里生活的65个特殊的孩子,他们是不幸的,襁褓之中,因为身体的一些残疾,就被父母抛弃,他们是幸运的,被耀楷师傅收留在寺院里,伴着古佛青灯,一天天在长大。


一个人13年负担65名弃婴


65个孤残儿童,都是耀楷师傅在紫峰寺门前收到的。


从1996年开始至今,不断有人把弃孩放在寺院门口,大部分都天生有缺陷,有兔唇的,有小儿麻痹症的,有患羊痫风的,有肢体残疾的……送来时,年龄大的有十来岁,年龄小的尚未满月。“他们身有残缺,但送到寺院里,也是和佛门有缘,我不忍送走,留下来我可以给他们诵经,消除孽障”,师傅用佛家方式看待这一切。


现在紫峰寺的孤残儿童,22个在寺内生活,43个被寄养在附近居民家中,师傅每个月要负责向收养的居民提供400元的照管费用,光寄养费用,师傅每个月就要支出2万多元。还有更多的是医疗费用,65个孩子小至感冒,大至手术,费用都由寺院承担。


在寺庙的后院,几个智障和患羊痫风的孩子被放在木筐里。他们脸上看不出一丝喜怒哀乐。师傅说,这几个孩子对外界几乎无法感知,让他们每天吃饱就好,别无他求。还有几个孩子在院子里追逐嬉闹,不时发出的格格笑声告诉我们,这时候他们是快乐的。


突然间,一阵低沉的啼哭声传来,地上纸箱内躺着一个婴儿。师傅说,这是前两天才捡回来的一个女婴,长有兔唇的嘴堵住了鼻孔,呼吸困难,哭都没有力气,刚送来的时候,女婴一直拉肚子,头上还扎有不少针孔,估计是刚从医院抱出来的。


令人欣慰的是,五名智力稍微正常的孩子都在附近上学,学习成绩不错。在孩子们的一间卧室,墙上贴着大大小小十来个奖状,是奖给一个叫“释如利”的孤儿的。对于孩子们的未来,师傅说:“我始终坚持让孩子们有学上,成绩好的,可以送去上初中、高中和大学,这就是他们的未来。”


志愿者三顾紫峰寺感动师傅


紫峰寺收养孤残儿的历史已有13年,故事仅在善男信女中有所流传,一次偶然的机会,广州“放飞心灵TA19”团队的志愿者们了解到了紫峰寺的情况,耀楷师傅的故事深深感动了这20名年轻人,他们决定组织募捐活动,帮助紫峰寺可怜的孩子们!


志愿者们带着详细的方案,从广州千里迢迢赶到寺院时,没想到,在师傅这儿却碰了钉子。一听说要宣传,师傅当即表示拒绝,“不希望孩子们受到太多的关注,平平淡淡就好,再说,需要帮助的孤残孩子远不止紫峰寺这些”!


志愿者们一共三次去到揭阳,承诺募捐所得将放入慈善总会助孤残基金,帮助全省的孤残儿童。志愿者的诚意感动了师傅,最终,师傅表示愿意接受这些年轻人的帮助。


同时,师傅也开出条件:不能带孩子们到城市去搞募捐。“他们从小到大都是在这寺院里生活,让他们突然走进城市,诱惑太多,会乱了他们的心志”。


在寺院帮忙的信众说,作为出家人,师傅每天下午5时、晚上7时要做两次功课,这时候,他必定放下手中一切事务,为孩子们诵经消灾祈福,这是十余年来雷打不动的坚持。


小寺院有心无力再难担重任


“我们根本没有能力照顾这么多孤残儿童,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师傅说,寺院经济来源仅为信众善款,时多时少,得不到保障,另外,照顾孤残儿童需要耗费大量精力,现在自己年事已高,加上身体不好,仅靠周边信众的帮助勉强维持。这群孩子的未来到底会怎样?这群孩子能否生活下去,让他一直忧心。


几年前,揭阳市佛教协会就在寺院门口挂出“通告”,希望外界不要再送婴儿到紫峰寺了。然而,也许是看中出家人的慈悲之心,近几年还是有人把婴儿丢弃在寺门口,为此,师傅感到很无奈。


此外,还有一些人利用出家人的慈悲,竟到寺院行骗。前几天,有一个女子哭哭啼啼到寺庙来找师傅,说她的女儿被烫伤,在医院急需手术费用3000元,让师傅帮帮忙。师傅亲自跑到医院打听,果然是个骗子,“要是在过去,我可能会听她的话直接把钱给她,现在不了,不能让骗子利用了我的善心”。


师傅说,他要考虑孤儿的出路问题,现在正筹划建一座尼姑庵,设立专门的孤儿生活区,尼姑作为女性,照顾起他们来更细心,也更周到,“有多少资金就先盖多大吧,够住就行,只要孩子们生活得好”。


记者提出一个问题:该如何帮助寺院减轻负担?师傅说,寺院毕竟是弘扬教化和修行的圣地,不是婴儿院,希望外界不要再把小孩丢弃到寺里, “十月怀胎,血浓于水,哪能想遗弃就遗弃”?


如果有慈善部门愿意收养这些孩子,你舍得吗?师傅眯着眼睛看着孩子们,沉思片刻后说:“要是有关部门有意收养,那就把孩子全带走吧,一个也别剩下,我也跟着去,我去照顾他们,给他们念经。”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