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监狱服刑的十年 正文 我与死刑犯一起度过的日子 ( 九 )

liesliu 收藏 2 29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2.html[/size][/URL] 我与死刑犯一起度过的日子( 九 ) 所有人的心一惊,所有人都跟我一样想:今天不会枪毙人吧? 镇定一会后,我们想到了,来喊杨大员的不是枪兵。他没事,他可能要被喊出去谈话。 杨大员走了,我们继续做着各种快乐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2.html


我与死刑犯一起度过的日子( 九 )




所有人的心一惊,所有人都跟我一样想:今天不会枪毙人吧?


镇定一会后,我们想到了,来喊杨大员的不是枪兵。他没事,他可能要被喊出去谈话。


杨大员走了,我们继续做着各种快乐事。


过了不一会儿,杨大员回来了,杨大员的手腕没有了手铐,脚上也没有了脚镣,他的手里拿着一张纸。


看着杨大员,我们知道了,他已经不是死犯子了。我们为他感到高兴,杨大员也高兴,他高兴得没有一句话说,监号里只有我们一声声祝贺的话语。


杨大员在监号里高兴地来回走了几圈,然后坐在他打坐的位置。


我从杨大员手上拿过那张纸,这张是高院下达的裁决书,裁决内容为:中院判决事实不足,发回重审。再仔细看后面的日子,一个多月前已经签发了。为什么要等到大年三十才发给杨大员本人呢,大家一起找了好多原因,唯一可能的理由就是大年三十把改判书给他,是让他在节日里有一个大喜。


杨大员欢喜的同时,他没有忘记感谢我,他能做出的感激就是用他的话语,在公开场合和私下里,他对我说了无数道感激的话。说实话,我并不想得到他的感激,我对他本人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就是我会不会立功。很显然,我的立功已滑落到一旁。我对他的重生很淡薄,任何感激话在我面前份量都很轻,轻得我回应他的话都没有一句,只是哼哼的做答。


这天的时间,我和老大谈了很多私下的话,老大告诉我,干部告诉他,杨大员还是没有多大的生存希望,干部要他继续加强对杨大员的盯控。而杨大员切蒙在鼓里。但是杨大员有一点明白,他所供述的所有案件都是他自己亲自参与的,他也隐约有点想到了,后面对他的重新审判可能不会是很轻松的,所以,杨大员虽然高兴,有时间也变得很消沉。


过完元宵节后的第二天,我要下监狱了。


临走的头开晚上,监号的所有人和我话别,杨大员也和我话别,杨大员在和我话别的时候,他向我追要一件东西,那就前面他送的那条女人内裤,他很不好意思,他跟我说:“对不起,我没想到自己能活过来,这条短裤是我老婆送我的,我要把它留着,一直留到我坐牢后回去。”


杨大员虽然从我这里要回了裤头,我也看到了他对爱情情深意长的一面。即使他不被判死刑,按老大与我平时聊天的说法,坐牢的人没有女人能等他超过五年。我想,像杨大员这样的人,刑期那样长,而且*生活很烂,他的老婆能等到他回去吗?不过,一个人有份希望总是甜蜜的,就让他把这种希望深存着吧。


当天夜里,我收拾好了第二天该带的东西,杨大员把他盖的那床被子,那被子是才从新犯子手里强占的,是一床暂新的被子,我把我所收好的东西和这一床被子一起打包,等待第二天下监狱。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走廊里大声传来点名的声音,各个监号里该下监狱的人都被叫出监号集合。我的监号门被打开,干部叫着我的名字,我拎着东西往外走,所有的人都还没有起床,就在床上说些道别的话,我即将踏出门的那一刹,杨大员从床上爬了起来,他要和我握手。干部看见杨大员往门冲,对他一阵大吼,他不顾及干部的吼叫,他把手伸给我,我和他握手告别。


铁门关了,我站在门口等候其它监号还没被叫出的人,所有先被叫出的人站在各自的门口等候着人员全部到齐后集合。出了监号门,我也站在了我的监号门口,背对着监门。不知什么时间,监号铁门上的风口被打开了,一个声音在叫我:“何老师,何老师......”我回头一看,杨大员的眼睛在风口往外寻看着。


我贴近风口。杨大员讯速从里面丢出一包烟,说:“收好,不要被没收了。”一包烟在外面的价值很轻,但在监号里, 为了一根烟可以产生群殴,我知道,杨大员和我产生了感情。我收好烟,把他藏好,我对杨大员说:“好好搞,等我出来了,到监狱去看你。”杨大员听完我的话,他有些难受,他的眼睛里明显多了些什么。不一会,有干部过来,询问风口是怎样打开的,干部关上风口,这是我最后一次和杨大员见面,我想。将来再看到他的机会不大了。


下到监狱后,我很关心杨大员的开庭审判结果,大约到监狱4个月后,一批新下队犯子分来,其中一人在我们隔壁号子呆过,我向他问李大员的情况,他回答说:“哦,就那个杨大员吗,听说他改判了,判了十五年。他的改判还有许多人立功呢,管监干部加了一颗星,号子老大被减四年刑期......。”


大约半年以后,我又碰到一个才到监狱又是隔壁号子的人,我向他询问杨大员的情况,他告诉我:“杨大员被枪毙了。”


到20049年5月我出狱,事情已过了六年多,杨大员到底怎样,我不得而知。


我本想救杨大员来为自己立功,我没立到功,在监狱服刑的时间里,我又有二次救人,都没立到功,一次立功被转移到别人身上,一次立功仅落了一个口头表扬。算上我在看守所的那一次,我有三次立功,任何一次立功,都有可能被减去一大截刑,有时候真不好想,一个缺乏背景的人是那么难得该自己得到的东西,而有的人为什么无需付出就轻而易举地拿到。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我的心态永远不会发生变化,正直助人的人总是有希望的,但愿社会早日把这种希望落实。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