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监狱服刑的十年 正文 我与死刑犯一起度过的日子( 七 )

liesliu 收藏 0 27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2.html[/size][/URL] 我与死刑犯一起度过的日子( 七 ) 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杨大员不能回答了。 接下来我跟塔讲了很多道理,鼓励他抓住最后一线希望。 在我和杨大员谈话的过程中,没人插嘴,但我还是看了一下大家的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2.html



我与死刑犯一起度过的日子( 七 )





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杨大员不能回答了。



接下来我跟塔讲了很多道理,鼓励他抓住最后一线希望。


在我和杨大员谈话的过程中,没人插嘴,但我还是看了一下大家的表情,特别是老大,装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好像是在对我说,别谈。


我也不管老大的表情怎样,我只想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了,有没有效果不要紧,也许杨大员按我的引导搞个什么主动立功赎罪,那不是顺捡了一条命吗?同时还顺便为民除了一帮祸害,还抹去了杨大员妻女对杨大员死去的人悲哀吗?


我和杨大员谈完话后,我真想有个人能帮我一把,如果在这个时候增加一些人来劝杨大员,那将启到很好的效果。


这种带动在我第二天跟杨大员谈话时就得到了。有两个人加入了我的引导,一个是老大,另一个人记不清了。


两天对杨大员的谈话引导体现得无功,杨大员听完我的谈话早早的入了睡,鬼知道他睡那么早在想什么,我没有对结果作出多大的期待。


第三天早上,杨大员起床后精神很好,这种精神状态是他接受高院复核后没有的。等到吃完早饭,杨大员喊着我的名字:“何老师,我给你拿笔和纸,请你帮我写东西。”


杨大员的这种思想转变的时间是我没有预料到的,看样子我的说服工作是做的很成功的。听到扬大员的喊话后,我有些兴奋,有些什么兴奋的呢?其实,自私,保他的命是我所要的工作第二个目的,真正第一个目的就是我为自己建立立功减刑的机会。虽然我的案子还没有开始审判,我知道,无论是开庭前还是拿到判决书后,一但立功成立,我都将减少应判的刑期,可以缩短我的监狱里过的日子,还在未入狱,就为自己建立了立功的机会,我哪能不兴奋呢.。


我兴奋过后,我走近杨大员,帮着他在水泥柜里纸和笔。我把找出的纸和笔拿在手里,杨大员开始往风场里赶人,当然,老大不用赶,他自己去了风场,监号里只剩下我和杨大员两个人。


杨大员赶完人,他又忙着为我准备桌子,所谓桌子,就在地上放一床叠的整齐的被子,被子上原放一本杂志。凳子是有的,就是坐地上。


我俩面对面的坐在桌子的两端。我把纸放在杂志上,握着笔,等着杨大员诉说。


杨大员很润了一会脑筋,在润完脑筋后,他终于开口了。


杨大员一开口,口若悬河,虽然有的时间停顿,但停顿之后能更流畅的回忆起他和他那一班人创造的“故事”,杨大员很投入,看得出他脑袋里发动机的马力是开足了的。他极力搜索和补充那些尚未破案而影响力重大的案件和人物。在他的一边叙述过程中还也一边说,如果他所供叙的东西一旦被证实,还有人多有将和他一起到阎王那里报道。


杨大员回忆枯竭的时候,我已经做了二十四笔案件的记录,时间,地点,人物,方式,我都清楚地写在纸上。做完第二十四笔,杨大员说:“还有,我一时想不起来,就在点东西就可以让他们(警方)忙一阵子了。”


在我整理记录的过程中,杨大员仍然坐在我的对面。他的情绪轻松,如释重负的样子,他看着我写,眼里放射出一道道希望。


我很公正的整理好一份记录,我把这份记录交给扬大员。


当天上午,杨大员就迫不急待的打报告,要求见干部。


见完干部回来,杨大员脸上有了一点的红晕。从这一点红晕看得出,他得到了干部的夸奖,还得到干部说的许多令他振奋的话语。


回来后的杨大员心情很好。看着他有这么好的心情,大家都拿他调管子。有人说:“杨大员,肯定这两天你要被提审,知道唦,出去要装哑巴,没有好烟,没带吃的,绝对不能开口,这是机会,要他们求你的时候。”还有人说:“想办法弄一点进来,不可以在提审的时候吃一点就算了。”又有人说:“先问他,能不能改判,不能改判给他们说个鸡巴。”总之,那天很热闹,大家都给杨大员出点子,把本已兴奋的杨大员弄得更加兴奋。


从来没见过如此高的效率。当天夜里约摸10点钟的样子,杨大员被提审了。


监号里的人都很关心杨大员的事情,都想知道他的这次提审的结果,都想知道他所提供的东西是不是引起了重视。总之,都想看一部悬念电影,等待着杨大员的命运怎样去发生转机。所以,本来提审杨大员时大家都睡着了,杨大员被提出去后,大家都睡不着了,大家躺在床上七嘴八舌的乱谈,有的人很困,但也强撑着,等待杨大员回来。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杨大员被送回来了。


杨大员一回到监号,监号热闹起来,大家纷纷发问,各种各样的问题等待杨大员回答。杨大员的情绪兴奋,兴奋带着一种自我压抑的稳定,从他的情绪可以看出,今天的提审,有让他高兴的事,也有让他不十分满意的事。对大家的发问,杨大员基本拒绝回答,他思绪还停留在审讯之中。


杨大员上床躺了一会儿后,我问他:“今天什么人来提审?”杨大员说,今天来的人有六七个,最大的官是公安局主管刑事侦查的副局长,姓刘,还有刑侦支队长,来的官级别都很高。他们告诉杨大员说,说杨大员提供的东西很重要,为此,他们在来的时候,专门成立了一个办案专班,由刘副局长负责,全面调查杨大员提供的线索。


杨大员对公安局给他的重视感到高兴,但有一点杨大员不高兴。


杨大员在接受询问时,他问刘局长,像他这样主动立功保不保得住脑壳,刘局长告诉他,他也不知道。这句话让杨大员不好想。所以杨大员回来后的心情既有高兴的一面,又有失望的一面。


对于杨大员来说,这次提审让他还有一件高兴的事,他抽了许多好烟。不怪杨大员生活品味差,也怪我们号子确实穷,给杨大员两天供应一包的低劣香烟,有时还落实不到位,他怎么不欠烟抽呢。


第一次提审完杨大员,肯定还有第二次,可以肯定,杨大员是暂时死不了的。所以,在这期间,杨大员又想做一件事,这件事让人好笑,他想写回忆录。


杨大员认为:他的一生是充满传奇的,大家都瞧不起他,认为他道德品质低下,认为他是不可依赖的人,其实他是一个好人,他的心地善良,他经历过蛮多苦难,他做过蛮多好事。他认为他的一生可以写下来。


杨大员提出写回忆录,我觉得他写回忆录应该有个目的。或是在社会上出书发行,或是其它用途。所以,我多次询问他为什么要写回忆录,写回忆录要达到什么目的。杨大员对我的问题支支吾吾,我也忘了他是怎样回答的,反正到了今天为止我还没搞懂。


杨大员反复把他要写回忆录的愿望给老大讲,给讲。老大倒是无所谓,写吧,他又不受累,可是我不行,书写他的回忆录肯定要落在我的头上的,这是一件很累的事。他的人生没有闪光的一面,没有让人觉得愉快的一面。不能让人高兴,这种回忆录写起来让人感觉更累。


在老大的默认许可下,他向管号干部要来纸和笔,开始由我主笔,用他口述,回忆录就这样开始写了。


从干部那里拿回纸和笔后,我就开始受罪了。


杨大员的口述从他出生开始,陈年芝麻烂事也不放过,他又没有一定口头表达能力,我真不知道如何下笔,不管三七二十一,他怎么说,我就怎么写。


写了半天,,他口述累了,我也写累了。杨大员要我读给他听。


我拿起记录稿,照着我的记录读给他听,


杨大员听完,摇头,说:“你写的不好,不像文人写出来的东西。”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