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华日军到底在中国开设了多少家娱乐所、行乐所和慰安所,又有多少女人落入深渊,要作精确的统计,是极其困难的。现存的资料显示:从国籍上看,在上海的慰安妇主要来自日本、朝鲜和中国。日军称慰安妇为“P”,日籍慰安妇称“日本P”,朝鲜慰安妇称“朝鲜P”,中国女子称“支那P”。


来中国的日籍慰安妇大致可分为三种。第一种是应召的妓女。从日本国内召募妓女充任从军慰安妇,是战争初期日军的既定政策,因此可以说妓女是早期慰安妇的主要来源之一。但是,随着战争规模的扩大,慰安妇的需要量急速增加,日本国内的妓女已不能满足需要。第二种是家境较为贫困的,迫于生计而不得不让女儿受苦。


警署内,报名志愿参加挺身队的女性


第三种则是在军国主义宣传下自愿成为慰安妇的。


虽然现在的人们很难想像竟然有女人会“自觉、自愿去做慰安妇”的想法,但在当时日本的战时机制的鼓吹下,日本国内确实有很多妇女是自愿参与并组建慰安妇团。在战争初期,一些单纯的少女为了“国家、“理想””而奔向了战场。


例如,《从军慰安妇·庆子》(千田夏光著)中写道——


坂田庆子,家住长崎。1937年底的一天,她意外地发现热恋中的情人已另有所爱,悲愤之下,庆子来到慰安妇募集处,加入了慰安妇的行列。当办事员递上1000日元时,庆子轻蔑地说:我一元钱也不要。


几天后,她与其他的慰安妇到达上海,被送到沙泾小学接受体检。军官命令她脱去衣裤,庆子高喊:我不是妓女,我是自愿来的,我是处女!话音未落,那军官飞起一脚,吼道:到这里来的,都是当妓女,脱!庆子的理想破灭了。


因为庆子是处女,她被首先用来接待一个50多岁的将军,后来也像其他人一样被送入“杨家宅陆军娱乐所”,从此做了7年的从军慰安女。最多的一天,她接待了67名官兵。


以下,重点介绍的就是这些“自觉、自愿去做慰安妇”的女人们——






在亚洲日本的殖民地、占领区和本土,慰安妇的总数在四十万人以上,至少有二十万中国妇女先后被逼迫为日军的性奴隶,日军慰安所遍及中国二十多个省。图为“自觉自愿”的日军慰安妇。二战期间,日军在其占领地区普遍设立了被国家默认的合法的强奸中心——慰安所。在这一制度的奴役下,大量中国、朝鲜、东南亚和欧美各国的妇女惨遭日军的蹂躏。强征中国、朝鲜等地妇女做为日军性奴隶,是当时的日本政府和军部直接策划、各地日军具体执行实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