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海战役胜负的关键其实在并不起眼的宿县!

三炮政治部 收藏 0 305
导读: 今年是淮海战役胜利六十周年。1948年下半年,在淮海战役第一阶段,为配合华东野战军围歼黄伯韬兵团,断敌退路阻敌增援,毛主席和中央军委急电中野刘邓首长尽速全力攻取宿县。这是淮海战役的首个攻城之战,刘陈邓首长把这一艰巨的任务交给了二野三纵来完成。担任西门主攻的是9旅25团,我率领的三营八连是突击队,由于敌人凭借坚固工事和优势火力拼命死守,战斗异常激烈,最终我们连靠手榴弹和拼刺刀,经反复冲锋激烈争夺最后仅剩14人终于攻上城头并巩固了突破口,保证了二梯队及时展开战斗并攻取宿县,战后我连获得了“登城第一连”称号,受

今年是淮海战役胜利六十周年。1948年下半年,在淮海战役第一阶段,为配合华东野战军围歼黄伯韬兵团,断敌退路阻敌增援,毛主席和中央军委急电中野刘邓首长尽速全力攻取宿县。这是淮海战役的首个攻城之战,刘陈邓首长把这一艰巨的任务交给了二野三纵来完成。担任西门主攻的是9旅25团,我率领的三营八连是突击队,由于敌人凭借坚固工事和优势火力拼命死守,战斗异常激烈,最终我们连靠手榴弹和拼刺刀,经反复冲锋激烈争夺最后仅剩14人终于攻上城头并巩固了突破口,保证了二梯队及时展开战斗并攻取宿县,战后我连获得了“登城第一连”称号,受到了野司领导的高度赞扬。作为连长和幸存者,每当想起当年冲锋路上倒下的战友和长眠地下的烈士,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到了垂暮之年,除了无限感慨和怀念,想得更多的就是当年那种不怕牺牲、一往无前的精神是多么的珍贵。

­

. 1948年3月下旬,刘邓大军离开大别山转移到河南叶县附近休整。陈毅在向中野旅以上干部做国内外形势报告时,传达了党中央毛主席关于要求中原和华东两大野战军在中原淮海广大地区捕捉战机大量歼灭蒋介石有生力量,加快解放战争进程的指示,要求部队利用战争间隙总结经验,抓紧练兵,作好打大仗的思想和物资准备。

当时部队刚下大别山,一个连队只有四五十人,且衣衫褴褛,武器长短不齐。经过短暂的修整补充后,我连达到了120多人,军容整洁,装备齐全。特别是经过诉苦教育以后,根据地入伍的新兵提高了觉悟,决心当好兵、打好仗、誓死保卫人民的胜利果实。解放过来的新兵,也弄清了应该为谁当兵为谁打仗,决心跟着共产党当穷苦人民的好战士。在整党和阶级教育的基础上,广泛开展了尊干爱兵活动,部队官兵团结士气高涨,个个磨拳擦掌积极求战。尤其是听到兄弟部队特别是华野部队的捷报频传,整师整旅的歼灭敌人、几千几万地俘获敌人,而我们只除了几次诱敌、阻击的小仗外,还没捞着象样的仗打,心里都不是滋味,上上下下都憋着一股劲,希望早一天打上象样的大仗。

. 1948年10月中旬,中野首长按中央电令组织郑州战役,我们25团进到中牟展开。没想到战斗刚要开始敌人就弃城逃跑了。纵队于是迅即掩旗息鼓、昼伏夜行 、秘密向东开进。这时干部战士都秘密的猜想,要参加淮海战役了要打大仗了。果然部队经由太康、柘城、毫县,于11月11日到达永城和宿县的集结地域,任务逐渐明确了。在这段时间里刘陈邓首长陆续接到中央军委关于全力攻取宿县的急电,野司迅速下达了作战部署。三纵受命后,连夜召开作战会议并确定七旅从东北方向包围,从东门实施主攻;九旅从西南方面实施包围,从西门攻城。九旅经研究决定25团从西门担任主攻,26团从南门佯攻,积极配合25团的行动,于11月12日开始行动。

. 宿县(现安徽宿州)位于徐蚌线的中点,是年代久远的古城,有“南徐州”之称。在蒋介石眼里,宿县城不单是皖北交通枢纽,还是徐州集团的重要补给基地,倘一旦丢失将陷徐州于狐立无援的绝地。为保宿县万无一失,蒋介石增兵遣将,派津浦路司令部中将副司令张绩武亲自坐镇严加防守。守军有25军148师三个团及交警第16总队和二总队三大队、第七装甲营,加上地方保安团共约13000人。

. 宿县防御组织严密,工事异常坚固,外围据点环环相扣,公路铁路上有装甲车、铁甲列车昼夜巡逻。我军某部以前曾打过宿县,结果伤亡惨重未能拿下,张绩武则更加骄狂,曾向蒋介石炫耀“宿县固若金汤”。而我们部队一年前挺进大别山时彻底轻装,扔掉了所有重武器,下山后一直未获必要的重装备补充,有人说打这样的硬仗没有大炮,岂不是拳头砸核桃,所以打宿县是个极其艰苦的攻坚战。然而集中全力攻取宿县是关系到淮海战役决战胜利的关键一仗,必须要不惜一切代价完成任务--首战必胜!为此9旅旅长童国贵战前动员时要求每个指战员都要有为夺取胜利而牺牲的思想准备,各级指挥员都要事先指定二个代理人,随时进行火线整编:团伤亡大了可编成两个营或一个营,营伤亡大了可编成一个连或一个排甚至一个班,但部队必须保证每时每刻都能连续作战,只要有一个人,就要坚持战斗到底!

. 11月12日拂晓,部队沿永城至宿县的公路向东南方向开进,距宿县10多公里处前卫营和敌人遭遇,听到枪声后,张庆和团长、童国贵旅长先后骑马赶到,令部队迅即展开迎击将敌击溃,并乘胜前进到西关附近,尔后调整部署立即投入夺取西关的战斗。敌人利用居民房屋构成坚固的支撑点顽强抵抗,六七辆装甲车横冲直撞,以疯狂的火力阻止部队接近。这时我25团2营组织部队用炸药包、集束手榴弹,并用柴草放火,硬是以大无畏的拼命战术一举击毁了敌两辆装甲车!其余装甲车见势不妙仓惶退回城里,我军趁势猛打猛冲一举占领了西关,残敌烧毁护城河上的木桥狼狈逃入城内。

. 11月13日拂晓前我所在的3纵9旅25团3营全部进占西关,我率八连在居民区西南沿便于隐蔽和机动的地方抓紧改造和加修工事作为进攻出发阵地。中午我和连指导员任佩贤到营部开会,先由3营营长毛效义扼要传达了上级对当前战场形势的分析:华野正在围歼黄伯韬兵团,杜聿明急令邱清泉李弥两个兵团东援,但遭到华野顽强阻击进展很慢;蒋介石发现中野主力也到了淮海战场,急调黄维兵团从河南驻马店来援,我六纵正以各种办法迟滞其行动;南线蚌埠之李延平刘汝明部亦有北进企图。正像刘伯承司令说的,蒋介石已惊惶失措,日以继夜最大限度地调动他的机动兵团到徐海地区与我决战,其态势就象一条蛇,徐海地区是它的蛇头,现已被我卡住,动弹不得,黄维兵团是蛇尾,现已被我们拖住,徐蚌线是蛇身,常常说蛇打七寸虎打腰,宿县就是蛇身上的七寸,正是要害中之要害。接着张庆和团长布置战术,上级决定以我25团在西门担任主攻,26团从南门佯攻,团里决定:三营为突击营,一营二营分别为第二第三梯队,在我团之后,27旅的80团为旅的预备队。纵队和旅党委决心很明确,就是以多梯次连续突击,一定要完成攻城任务。团政委古稀年强调说,这个突击营就是刀尖子,它的任务就是必须在城西面打开一个口子,再把口子撕得宽宽的让后面的大部队插进去,彻底消灭敌人。毛效义营长接着说,我们营就是这个刀尖子,就是要在西门撕开一个口子,要先架好桥打通部队的攻城道路,而后迅速登城打开突破口并击退敌人反扑巩固突破口。具体任务是:七连架桥,八连为突击队,九连为二梯队,全营连续突击共同完成打开口子的任务;如七连架桥不成功,八连接着上,八连没有打开突破口九连接着上,要不惜一切代价,拼着把三营打光,也要坚决完成上级交给的光荣任务。任务传达后,马上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各连都表了决心,下了保证。

. 会后团政委古稀年亲自到我连进行战前动员:“打宿县是淮海大战的第一个硬仗,打好这一仗是关系到整个战役的大问题,同志们要不惜一切打胜这一仗。八连是个坚决勇猛、英勇果敢、善打硬仗的连队,由于屡建战功,在全旅甚至纵队也是小有名气的,所以团里放心地把突击任务交给你们,相信你们一定能很好地完成。”我们坚定地说:“请首长放心,上级把这么重要的突击任务交给我们连,我们一定不会辜负各级首长对我们的信任,一定坚决地打勇猛地打狠狠地打,发扬猛打猛冲、死打硬拼、不怕牺牲的作风坚决登上城头,只要还有一个人,就一定坚守住每一寸已占领的阵地!”经过动员,大大激发了全体指战员英勇杀敌的斗志,增强了必胜的信心,战士们一致认为淮海大战是杀敌立功的绝好机会,纷纷写决心书、保证书和要求负担重要任务的请战书, 并提出了响亮的战斗口号:“谁英雄谁好汉,咱们城头上见!”

. 按照旅对战斗任务的分工,张庆和团长亲自指挥三营主攻,在我们突击连后面督战。大家都知道张团长是1947年1月巨金鱼战役杨庄战斗中著名的英雄指挥员,他向来英勇机智、组织严密、指挥果断,战斗中的重大问题总是亲临现场,他的到场让我们大家更有取胜的信心了。9旅旅长童国贵则亲自到团指挥,有时也是一天好几次来营询问指导。13日天亮后,各连连长、指导员都到营观察所现地堪察敌情地形。我们看到宿县城墙很高,顶部有连续的野战工事,隔不远就有一个隐蔽火力点,城墙根有互相连接的地堡群,城墙中部不规则地散布着有射击孔的火力点,城门已经被堵死,城门两侧和桥头都有碉堡或暗堡,其中有不少预制钢筋水泥碉堡俗称钢帽堡,中间有交通壕连接,周围有铁丝网和拒马,显然城门两侧的集团工事是敌人的核心阵地。营长归纳说敌人工事坚固,火力组织严密凭险据守,攻击困难不少;我们这边的加强火力,有旅山炮连、团迫击炮连和一纵的野炮连,他们除参加火力准备外,还负责对我营的火力支援和消灭前沿敌火力点;还有旅工兵连的一个爆破班,负责七连架桥成功后,在西门附近预定位置为突击连在城墙上炸开一个缺口。

. 接着研究突破口的选择问题。毛效义营长和武银河副营长分别提出两个方案,一是瓮城,即城门楼前的半圆形突出部;二是城门楼向南第18个垛口处。经过大家分析认为前者是敌兵力火力集中的坚固支撑点,在这突破是啃硬骨头,但冲击距离短,过桥后可以直扑上去。后者是敌兵力火力薄弱,容易突破但冲击距离长,且受瓮城方面侧射火力和反冲击的威胁很大。张庆和团长说道:“如果在老桥基处架桥,这块硬骨头是绕不过的,另一方面,经过爆破和火力摧毁强点也会变成弱点。”于是大家一致同意从瓮城方向突破。张团长又特别提醒两点,一是要求不间断地观察,弄清敌前沿火力点的位置和火器种类,特别要监视可能有暗火力点的地方,也要想到城墙中部,说不定什么地方有暗火力点,因为城墙砖没有推掉,我们尚未发现,这些都要及时提供给炮兵观察所。一定要记住,多发现一个火力点,就能使突击队减少一分伤亡,有一丝疏忽就要付出血的代价!二是加强出发阵地上的土工作业、运动路线上的交通壕和防炮洞的加修,特别要避开西关开阔地,尽量减少运动中的伤亡。

. 如何架桥是旅团首长关注的重点。七连连长冯秉志说拂晓在阵地前摸地形时,因护城河水深岸陡没有找到可以徒涉和便于架桥的地方。武副营长也说敌警觉性很高,稍有动静几个火力点就开火射击,一会儿炮火就出来了,老桥那里基本没有死角,隐蔽架桥很难成功。张庆和团长最后下了决心:“看来只有在敌炮火下强行架桥了,今晚就要把河宽水深和桥基有关数据确实探测出来,而后要好好考虑架桥的多种方案做好物资准备,困难一定不少,要充分发动群众开展军事民主。” 随后又明确了各分队架桥、突击登城和纵深战斗等各个阶段的任务以及火力互相协同的方法。战前准备时间急促,但各项准备工作一定一项一项地落实,明天天亮后旅团一起组织检查。

. 回到连队后我立即召集排以上干部现地传达任务。先明确架桥和突破的位置,发起突击的时机,又分析了这次战斗的特点是敌火力猛,正面狭窄,但突击距离短,务必动作迅速、勇猛连续突击才能减少伤亡和挫折。因此各排以突击组为中心奋勇向前直指目标,随后火力组投弹组在突击间射击投弹;并指定两到三名突击队员兼爆破手必要时接替爆破班冲上去按时完成爆破任务;各突击组之间一定要连续突击不能间断,敌火力封锁再猛也决不能因轻伤停下来。前一组受挫,余下的人则编入下一突击组,依次各组余下的人和勤杂人员编为第三第四第五突击组,我们这些人不管谁在,只要还能动就要不断组织突击突击再突击,一定要冲上城头!已登上城头的,应即就地组织巩固阵地。全连每个人都是突击队员,全连只有一个目标就是突破口!14日全天全连紧张的进行了战斗编组,准备器材和装备,进行着装检查。尔后分排带到村后,先排队形,后练动作,再进行演习,边练边提出问题,开展军事民主,统一认识后再进行演练,团长和营长在旁一一亲自过目。

. 11月15日17时,各项准备工作全部就绪,随着纵队首长一声令下,炮兵一齐开火,攻打宿县的战斗正式开始了!我军的各种火炮以猛烈的炮火压制和摧毁敌前沿支撑点及纵深的火器和有生力量,按计划逐个消灭已发现的敌火力点,同时前沿所有轻重机枪按事先分工对已发现的火力点和城墙孔进行严密观察和火力封锁。17时30分,旅指挥所向部队发起了总攻击的命令,7连随即冒着敌人的密集火力前出架桥,先后六名架杆手倒在血泊中,最后战士李守业神速的跃出堑壕,抱着滑杆,灵活地冲过去把滑杆搭在桥基上,尔后桥板组四名战士抬着桥板往前冲,突然两个人倒下了,行动失败,又一个组冲上去又失败了,先后七个组都没有成功!7连人员伤亡巨大,排以下战斗人员就只有三个人了,最后二班长张二嘴最后再次带着剩下的三个战士冲上去终于搭上了桥板架桥成功!接着旅工兵连爆破班,在排长刘凤成率领下冒着牺牲迅速冲过桥去,灵活地接近到城墙根按预定位置放置30公斤重的炸药包连续爆破成功,在城墙上炸出一个斜坡缺口。

. 看到爆破成功,在营吹起冲锋号的同时,我即向一排大喊:“现在该看我们的了,冲啊!”此时,敌人为了堵住缺口阻止我军冲击,调动了各种火器组成密集的火网一起向桥上打来,城楼两侧的火力点也侧射过来,城内的各种火炮也集中打过来,城头上的敌人疯狂嚎叫,不住地扔下手榴弹、燃烧弹,西门外弹如雨注,百米之内一片火海。出发阵地的工事以及附近民房几乎都被炸为平地,我连伤亡重大,但每个人仍在毫不迟疑地向前猛冲。一排长负伤,副排长李四得继续带头冲击,副排长负伤掉在桥下,三班长申正丁继续指挥冲击,二班长李贵得则用铁锹砍断铁丝网排除前进障碍。勇士们冲过桥后在桥头堡侧后突然出现了敌暗火力点猛烈射击,好几个同志又中弹倒下,随一排前进的指导员也被打断了腿。

. 这时,我和二排十几个人也几乎同时冲过了门板桥,我一边冲一边喊道:“同志们快冲过去,这里千万不能停下!”新战士周玉明腿负伤不能跃起就匍匐接近碉堡,先后投了18颗手榴弹终于炸掉了敌暗火力点,有力掩护了突击分队前进。两个排剩下十几个人冲到了豁口附近,许多同志都是带着伤上来的,我的左臂也负了伤顾不着包扎大声喊着:“要坚持住快冲上去,为牺牲的战友们报仇!宁可到城墙上和敌人拼死,也不能在下面等死啊!”说着提起机枪就往上冲去。城墙上的敌人不停地向下疯狂的射击、扔手榴弹,二排长任宗海被炸伤两个手指,仍然端着机枪往上爬。十几个人喊着杀声冲上了城墙,但爆破豁口上土很松,我们爬上去却被滑了下来,战士杨如海都爬到顶了又被滚下的敌人尸体砸了下来。

. 随后三排冲过火网的同志也陆续冲到了城墙根,但城墙上的敌人也增加了兵力。敌人更加疯狂,情况更加危机,伤亡不断增加,我迅速调整力量临时编成了几个突击组相互协助着往上冲,我提醒和鼓励大家不要忘了我们都留了血书,为了完成任务,为了给战友报仇,一定要攻上去。接着按统一口令大家一齐向上投弹,利用爆炸的掩护,我们喊着杀声又冲了上去。三排长高金城嘴被炸伤昏了过去,被杀声惊醒后也冲了上来。经过大家互相支持互相鼓励,战士魏兴全、郭费利终于领先冲了上去,我和司号员李式琴也紧随着冲了上来,我马上命令小李吹起冲锋号,紧接着二排长任宗海和几个战士也冲了上来,我们迅疾抢占了豁口右边城墙上的工事,我又令三排长高金城带着陆续上来的同志赶紧抢占左边阵地,并指挥大家依托敌人的工事,搜集利用敌人的武器弹药,打敌反扑。此时最称手的就是手榴弹和冲锋枪,发挥作用最大,我叫李式琴把拧了盖的手榴弹摆在我面前的胸墙上,一个多排的敌人冲过来,我一气扔了六七个手榴弹就把敌人打下去了。

. 敌人又一次大的反扑开始了,在关键的时刻九连的十几个同志及时冲了上来,他们立即在突破口两边加入战斗,机枪手李三考端着轻机枪不停地射击,手都被打热的枪管烫起了血泡,终于打退了敌人的反扑。我赶紧调整部署:八连的七八个人由任宗海指挥着往南打,九连的人往北打,积极扩大突破口巩固已有的阵地,我则组织力量沿城墙壁肃清残敌。当时指战员们都打红了眼,敌人的不少火力点都是被从后边干掉的,掩蔽部也被我们个个捣毁,还抓了敌人不少俘虏。敌人一个军官模样的俘虏蛮横不服气,二班长端着刺刀想上去收拾他却被不知啥时也冲到了我们阵地上的周教导员喝住了,并告戒大家要遵守战场纪律。

.这时,又有约一个多连的敌人沿着城墙向突破口拼命反扑过来,此时二连的杜双云排长带着该连20多个人正好冲上城头,我即令他们加入战斗和八连九连一起击退了敌人的反扑,随后继续向北扩大突破口。经过反复激烈的争夺最后彻底打掉了敌人的嚣张气焰,西门附近终于被我们完全控制住了。之后,一营的三连一连也相继加入了战斗,分别向西门大街和沿城墙内侧向北发展。这时张庆和团长派通讯员通知我说:“你们连已经完成任务,把你们的人收拢起来带到西关休息吧。”我们这才撤出了战斗。我沿路收拢伤员,相互搀扶着回到西关,一清点,全连干部战士120多号人,最后集结起来的仅有14人,而且全部都负了伤。

.战斗是激烈残酷的,人民解放军英勇的战士们在冲击的道路上没有丝毫的犹豫和退缩,用自己热血的生命和坚定的信念攻下了国民党严密防守的宿县县城,打胜了淮海战役关键的一仗!为人民共和国的诞生奉献了他们的勇敢和热血!

. 宿县战役结束后,纵队为八连记集体大功一次,并授予一面《登城第一连》锦旗,同时我和其他7名干部战士荣立个人大功一次。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