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警察 第二季天使行动第一卷 微笑天使 第47章 嘉瑶芳踪2

flxlrh303 收藏 6 5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0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663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01.html


换上便服的冷睿打开车上的导航系统,直奔帝景夜总会。谁也想不到丐帮的帮主竟然经营着帝景夜总会,每日花天酒地,每晚莺歌燕舞。

大白天的,夜总会不营业。帝景夜总会大门半开,几个身穿保安服的彪形大汉在门口无聊地游弋。他们看见冷睿停下车往门口闯,连忙堵住门口。一个保安伸手拦住冷睿,而另外几个则双手抱胸乜视着冷睿,目露凶光,眼神就像是饿狼看到肥母鸡一样,活脱脱就是看门狗和打手。如果不是看到冷睿丰神俊朗、举手投足风度翩翩,他们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早就骂出来了,甚至动手推搡了。

冷睿亲昵地拍拍一个打手的腰部,笑吟吟说:“丧辉睡醒了没有?我根据彪哥的提示找丧辉谈大生意。”

冷睿的笑犹如和风拂面,令人心情舒畅,令几个打手心情更舒畅的是冷睿手上的动作,因为一张红色的百元大钞塞在他们每个人的手中。金钱的魅力无法挡,他们的脸上马上展出讨好的笑容,仿佛得到主人食物打赏的哈巴狗,在对着冷睿摇头摆尾。

一个打手把冷睿拉到一旁,环视四周后,才神秘兮兮地小声对冷睿说:“我看在和兄弟有缘的份上,想提醒兄弟一句话。”

“什么话?”冷睿笑眯眯地说。

打手:“兄弟如果没有急事,今天就不要找辉哥,因为辉哥前天和昨天深夜都被神秘人莫名其妙地暴打一顿。”

“哦?谁敢在老虎头上搔痒?”

“辉哥正为找不到打他之人而发大火。”

“哦,你通知丧辉,说我有可能知道谁打他。”

一个目露凶光的年轻人头上绑着绷带,连左手也缠着绷带。他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恶狠狠地盯着冷睿,就像古代的地主恶霸在盯着下人,如果不是听说冷睿认识彪哥,他早就骂娘了。

冷睿笑笑,若暖风吹走寒冬。丧辉大咧咧地坐下,掏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根扔给冷睿,自己也抽出一根叼在嘴上点燃,冷睿把弄着香烟却没有点燃。

丧辉盯着冷睿,问:“兄弟,我在城里谁人不知哪个不晓?竟然有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混蛋深夜摸进我的房间,狠狠地揍我一顿。哼,你知道谁揍我?”

冷睿不答反问:“你难道不知道昨晚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

“怎会不知道?昨晚的警察就像疯狗一样到处乱吠。”

“我就是其中一条疯狗。”冷睿笑眯眯地说完后,就把警徽放在桌面上。

冷睿的话虽轻,但听在丧辉的耳朵不啻是一颗炸雷。他脸色倏变,腾地站起来,右手下意识地摸向后腰。他的右手背陡然巨疼,犹如被毒蛇咬了一口。他定睛一看,他的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种上”一张蓝色的塑胶扑克牌,扑克牌上的俏丽女郎正咧嘴对着他甜甜地笑。他傻眼了,骇然地想这张扑克牌是怎会深深地插在他的手背上。

“如果你刚才掏出了枪,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冷睿的话轻轻的,淡淡的,就像和老朋友谈心。

冷睿的话令丧辉的神经进一步错乱,敲破丧辉的脑袋也想不明白冷睿的手劲为什么如此强大,竟然能把一张扑克牌插入他的手背上。

“我想你应该明白用扑克牌切断咽喉比插入手背容易许多,你想活命的话就乖乖地把手枪掏出来放在桌子上。”冷睿淡然的话语修复了丧辉错乱的神经,使丧辉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他眼前这个警察不是吃素的,不是他能对付的。

丧辉忍着剧痛掏出手枪,轻轻地把枪放在桌面上,期间他不敢玩什么花样。说实话,他也玩不出花样,他不仅拔枪速度慢,射击准度更不用提,除了把枪紧贴着靶子,他从来射不中五米开外的靶子,枪只是他壮胆和吓唬老百姓的介质而已。

丧辉小心翼翼地偷瞧着冷睿,就像犯了错事的小学生正等着严师的惩戒,赔笑着脸说:“啊sir,我敢对天发誓我没有参与昨晚彪哥的案件。”

这些人发誓就像吃青菜一样随便,相信这些人发誓的后果和相信某些信口开河的政客的后果一样,都是被人愚弄。就像有些政客以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发动战争,谁知这个借口却是天大的谎言,愚弄了天下所有的正常人。

“如果你有参与昨晚的行动,你还能舒舒服服地躺在这儿吗?爽快点说,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冷睿淡淡说。

“啊sir,我什么都不知道,叫我说什么?”丧辉一副委屈的样子说。

“我没有说发生什么事,但你怎会知道昨晚的事情和彪哥有关?给你五分钟陈述,否则你到牢房里说。哼,杀警察的罪够得上枪毙了。”冷睿慢条斯理地说。

丧辉脸上冷汗直流。

刚问完话,几个人就冲进来,就是刚才那几个打手,其中一人冲着冷睿怒骂:“你奶奶的,想不到你这个小白脸是小偷,偷了我的钱送给我,幸亏其中一张钱中我写有电话号码……我……”

此君的话语就像便秘似的戛然而止,因为冷睿正握着枪对着他们微笑,而丧辉却一脸颓丧,就像死了老爸似的。这些狐假虎威的家伙马上干瘪下去,就像破了的气球。

冷睿打电话给袁副支队长,让他派员拘捕这些人。


冷睿坐上袁副支队长的车,假寐着,他表面平静,内心却如波涛汹涌的大海,千丈高的巨浪一浪接一浪地拍击着他的心房。根据丧辉的口供,嘉瑶离开独眼彪总部后马上找丧辉逼问独眼彪的下落。嘉瑶找独眼彪是在他遇袭之前,远在千里的嘉瑶赶来k市找独眼彪干什么?还有,另一个神秘男人在8月4日凌晨五点多也找丧辉逼问独眼彪的下落。嘉瑶打破了丧辉的头,并把丧辉捆绑起来;而这个神秘男子却把丧辉的左手手指硬生生折断三根,也把丧辉捆绑起来。这个神秘男子又是谁,又为什么急着找独眼彪,神秘男子和他遇袭事件有关吗?

丧辉还交代,他告诉嘉瑶的地址虽然是真地址,但独眼彪在危急关头并不会在那些地方居住,独眼彪真正匿藏的地方他也没有亲自去过。独眼彪避难时,常用的手机号码会关机,用另外一个只有他才知道的号码。他说昨晚八点左右他的兄弟为他松了绑,他第一时间(冷睿遇袭期间)对独眼彪预警了,既然已经预警了,因此他对昨晚深夜拷问他的神秘男子和冷睿说的是都是真地址。今天他已经打不通独眼彪的电话了,他不能担保独眼彪还在那个地方呆着。最后,他还问他这样配合警方能不能减刑。

这就是所谓的江湖义气,大难临头各自飞。但丧辉这么配合冷睿也耍了小聪明,他已经提前对独眼彪预警,冷睿找不到独眼彪就不关他的事了。

袁副支队长的话把沉思的冷睿扯回现实:“超级警察不愧是超级警察,在抬傻狗担架进医院中果然有一个谁也不认识的护士,傻狗的致命伤果然是右胳膊上的针孔。”

冷睿嗯了一声,不置可否。

“高队长一直在押送傻狗的警车上,不知道高队有没有注意到这个女杀手。”

冷睿猛地睁开血红的双眼,问:“高队在我离开后不是一直陪伴着受伤的手足,而是呆在押送傻狗的警车上?”

袁副支队长:“是。经过我的排查,高队和你一样也是个拼命三郎。高队在车上支开医生和其他民警,可能是问傻狗的口供吧,跟着高队就失去联络了,可能和你一样连夜查线索。”

冷睿紧皱着眉头,修长的手指有节奏地在大腿上敲打着。一会儿,他抬起头,眼中熠熠生辉,问:“袁副支,从我和你们分别的地方到达县人医需要多少时间?”

袁副支队长:“夜深人静时车少人稀,不用八分钟就可以到达人医。”

冷睿取出手机拨打高守业的手机,高守业还是关机。

本地的派出所长早就在路口等着冷睿他们,所长上了冷睿的面包车,取代袁副支队长的位置开车。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他们不想开太多的车,开的车挂的也是民用牌照。

冷睿为了空气清新,也不想患上空调病,即使在三伏天,只要车开动了,他就习惯把所有车窗打开,享受那种燥热的风。他远远就闻到一股难闻的气味,连忙关上所有车窗。

这是k市市郊的养猪场,在苍松翠柏下一排排猪舍点缀其间。山上流下的溪水不是清澈的,而是乌黑粘稠的,发出令人窒息的恶臭。污水流过的地方,小草也枯黄。崎岖的山路上还晒满猪粪和牛粪,那是村民用来做肥料的。猪粪牛粪在烈日的蒸晒下,发出一股股浓烈的、令人说不清楚的怪味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