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求存 正文 第十一章 怎样才算高手

fcj 收藏 0 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1.html[/size][/URL] 武士工会是吉尔曼王国的政府机构,隶属于王国军部,工会会长由军部委派,专司发现并培养王国需要的武士,规模相当庞大。 城市中心部位有三座宏伟的城堡式建筑。这是三座典型的要塞式城堡:高高的围墙,厚重的大门,门前的是宽阔而平坦的青石铺就的广场,手持弓箭的卫兵站在高高的塔楼上可以将广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1.html


武士工会是吉尔曼王国的政府机构,隶属于王国军部,工会会长由军部委派,专司发现并培养王国需要的武士,规模相当庞大。

城市中心部位有三座宏伟的城堡式建筑。这是三座典型的要塞式城堡:高高的围墙,厚重的大门,门前的是宽阔而平坦的青石铺就的广场,手持弓箭的卫兵站在高高的塔楼上可以将广场上的每一个人一览无余。

三座城堡以中间那座为最高也最坚固,这是吉尔曼王国东督大人、东洛州领主帕夏.希姆莱的官邸。东洛州地面上所有的军、政、民的命令都由里面签署生效。

左边那座为东洛州军堡,专司统辖吉尔曼王国东线所有驻扎的军队:包括王国驻屯军、东洛州地方军和洛汉城城卫军共计3万余人。这是一股相当强大的力量,其中更有王国总共5支重装步兵联队就的两支。受王国东督大人统辖,以洛汉城为中心,镇守整个王国东线。

右边那座城堡为东洛州民政署,专司东洛州地面上所有除军政以外的一切事务。战时,民政署就成为王国东线的后勤保障中心。和平时期,民政署的一项重要只能就是为王国培养和发掘能够为王国效力的人才。

三座城堡的中间是一个巨大的广场,由于广场周边是象征着东洛州的三座权力中心,因此,这个广场就叫做三堡广场。

和平时期,除了广场上被明令禁止一般人不得涉足的区域外,广场的其他地方就是东洛州最大的商品集散地;战时,这个广场就成为将士们出征前的校场和前线后勤保障物质集散地。

因此,广场的作用可说至关重要,为了有效的控制广场的秩序,除了派出人数不少的城卫军不间断巡逻意外,在广场的外侧,还修建了十几座高高的箭塔。

如此,广场上的任何异动都逃不过箭塔上那十几双时时刻刻扫视着广场的眼睛。广场上的任何骚乱也都逃不过塔楼上强弓劲箭的集中攒射。

因此,在遇到基德一伙人时,小卡尔的第一反应就是赶快赶到三堡广场。

……………………….

洛汉城的武士工会就坐落在三宝广场的民政署里,整个民政署城堡一层全部是武士工会的场所,而武士工会的门前永远都会有或多或少的人在排队等候。

要么是资格考核,要么是等级晋升考核。

对于普通人来说,成为武士或者成为等级更高的武士,才有可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否则,就只能永远生活在王国的最底层,任人欺凌。

当王中华看到洛汉城武士工会门前宽阔的广场上那弯弯曲曲站成一列携带者各式武器的准武士的时候,他突然想到,这是个强者为尊武力至上的世界,仁义与道义在这里完全不如武力行得通。

这和中国古代的春秋战国时期何其相似。那时候,中原诸诸侯国同样是以强者为尊,用武力决定一切,因此人皆尚武,尤以关中、燕赵之地为最。即使相对民风暗弱的吴越地区也不甘雌伏,出了个春秋霸主,可见当时武风之盛。

但同时,武风大盛之下文风更炙,璀璨的诸子百家学说也在那时大放异彩。

那时的华夏一族血液中充满了不屈血性,充满了征服天下的欲望,正是有了这种血性和欲望,也才击溃了北方的游牧民族,也才有了大一统的国家,也才有了今天的中华版图和多姿多彩的历史文明。

只可惜,后来的焚书坑儒禁锢了我们华夏一族的思想,程朱理学更是将我们民族尚武的脊梁彻底打断了,以至于数百年间,华夏两次被异族征服,再没有了汉军校尉大胜异族后禀告天子时的豪情:犯大汉天威者,虽远,亦必诛之。

直到先主席毛公。

…………………………………..

王中华带着小卡尔施施然从广场上那蚯蚓滚沙般的队列旁走过。袍服掩盖下相对来说并不很高大粗壮的身材,再加上黑发黑眼而轮廓明显与所有人都不一样的古铜色脸庞,他一时成了所有目光的焦点。

各式各样的目光都有,惊奇者有之、蔑视着有之、稀奇者有之。无论什么样的目光,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没有友善的目光。相对于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补丁的短衫来说,王中华现在穿在身上干净整洁没有一块补丁的长袍服多少显得有些奢华。

更何况,他还带着一个跟班。

这部明显是来抢劳苦大众的饭碗的么?

他是如此的与众不同,以至于无论他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有时候,与众不同并不是件好事,至少现在王中华就没遇到好事。由于与众不同,他一出现,负责在广场上维持秩序的武士工会驻守军士立刻就注意到了他。

由于年年同法兰克王国交战,整个东洛州可以说都是战区,军士的警惕性相当高,任何来历不明或者与众不同的人都是他们盘查的对象。

10名军士迅速围了过来,10只锋利的长矛指着他的胸膛。

面对抵胸的长矛,王中华立马苦笑着举起双手。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刚才在街上他们遇到一队巡逻兵时就曾经这么来过一回。

由于不是第一次,已经有些免疫的卡尔这次表现得相当不错,没有感觉到明显的害怕,只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王中华为什么每次遇到这种情况都会举起双手。

难道这有什么特殊含义?

两名士兵熟练的将王中华双手反扭并搜遍他的全身。

幸好,除了一块身份牌以外再没有其他东西了连一个铜子都没有,更不用说其他碍眼的东西了。

一名军官模样的人走到他面前来来回回围着他转了两三圈,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

“哦,天哪,这是误会。”呆呆的卡尔猛然反应过来,他冲着军官模样的人叫道:“长官,这是利亚.古德先生的侄子,你们是抓错人了。”

军官翻来覆去的查看着王中华的身份牌,身份牌是真的,一般人是不可能伪造的,有这个身份牌的人在王国的土地上有自由行走的权利。照理说他现在应该放人了,但他还是不放心,这个人的长相实在是太奇怪,还是查查再说。

“你去人口司核实一下,”军官将王中华的身份牌递给旁边的一个小兵,然后问卡尔:“你是什么人?”

卡尔现在已经不那么害怕了,他个恭恭敬敬地低头答道:“我是古德家的仆人。”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古德先生来考取武士的资格,我陪着古德先生一起过来的。”

军官瞄了瞄王中华,语带嘲弄的说道:“你来考取武士资格?就你这样单薄的身板也来考武士?你以外武士是那么好考的吗?”

“是的长官。”王中华的态度相当的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也不是个张狂的人),而且还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我就是想来试试看,成不成考过了才知道。”

…………………………………

城西洛克洛特家族不远的一家小酒馆里,惊魂未定的壮汉基德正和他手下的几个马仔喝酒“压惊”,平时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洛汉城地下社会龙头老大基德这时正耷拉着脑袋喝闷酒。

平时和他走得近的几个马仔不解的看着平日里威风八面的老大,其中一个人试探着问道:“老大,你今天怎么。。。。。。。。?”

“仓皇逃窜是吧?”壮汉基德冷冷一笑,斜剜了马仔一眼:“他妈的,今天要不是我见机的早,我们他妈的都的交待在那条巷子里,还问我怎么了,幸亏老子脑子转的快,不然他妈的都得挂在那里。”

马仔满脸不信:“不会吧,老大,我看那小子就是一菜鸟,你打他一拳屁都不敢放一个,还。。。”

“闭嘴你个蠢货,”基德蓦地大怒:“你知道什么,都他妈的忘了今天的事情,以后离这个人原点,越远越好,我他妈再也不想看到他了。你们都给我听好了,想活的长点的就离这个人远点。”

马仔们大为吃惊,这时怎么了,洛汉城无所畏惧的基德大爷今天怎么扮起了缩头乌龟了?还是刚才那个马仔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道:“老大,究竟是咋回事啊,你不说清楚,兄弟们心里直打鼓啊。”

“讲讲?”

马仔们齐声应和:“讲讲,讲讲,老大讲讲,来,先喝口酒润润嗓子。”

“好,那我就讲讲。”壮汉基德坐直身体说道:“你们知道我是为什么每次找别人茬都扮地痞流氓从来不带武器吗?”

马仔们都摇头,有两个人还瞥了撇嘴。“我们本来就是地痞流氓,还用装吗?”不过这句话他们是无论如何不会讲出来。

“库克,你他娘的别撇嘴。”基德讲马仔的神色看在眼里:“你们以为我真的小流氓啊,操,10年前我在王城的时候就是5级剑士了,不是我自夸,现在我最少是个7级剑师。装小流氓是为了保命知道吗?”

库克讪讪一笑,给基德已空了的杯里倒满酒:“嘿嘿,老大你讲明白点,这保命和装地痞流氓到底有啥关系啊?”

“嘿嘿,有啥关系?小子,我告诉你,高手都是眼睛长在头顶上自命不凡的人,他们对小流氓往往不屑一顾,他们觉得为难一个地痞有失他们的身份,最多揍你一顿而不至于要了你的命,懂了吗小子?”

“那今天这个人.。。。,也是高手?”

“绝对是高手。还是最能要人命的那种。”基德一仰脖将杯中的酒一口喝干,继续说道:“你们都知道我是从王城来的吧,你们知不知道我在王城是做什么的?”

马仔们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库克摇头的时候还不忘拍壮汉基德一个小小的马屁:“凭着老大的实力,在王城应该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

“大名鼎鼎说不上,”想起在王城的那段时光,基德暗暗叹了口气,说道:“我在王城遇到过一个人,也象今天这个人一样黑眼睛黄皮肤,只不过那个人头发不是黑色的。如果不是这个人年纪比那个人小的多的话,我几乎以为这个人就是王城那个人了。幸好不是那个人。”十年过去了,一提起那个人,基德还有一种从心底里泛起的恐惧。

马仔们都不作声,紧盯着老大听“故事”。

“那时候,我还是王城巡检司的一迅城官,有天在街上遇到了那个人,职责所在,我就上前盘问,那个时候年轻气盛,再加上我自己也是个5级剑士,就动上了手。那个人也不还手,就像今天这个人一样,虽然外人看起来我狠揍了那厮一顿,但实际上我自己清楚,我一下都没打到他。当天晚上,我在夜巡的时候,发现一条巷子有些一场,我就带队过去,结果再次发现了那个人,那个时候,他也被几个人堵在了一条小巷子里,就像今天这样,那几个堵着巷子的人我见过其中的一个,是当时还是小孩的三王子的剑术老师,九级的大剑师,在王城中绝对是鼎鼎有名的人物。我看这几个人好像没有一个是我惹得起的,于是我就趴在巷子口看,没有进去。”说到这里,壮汉基德的声音已经开始有点发抖了。

“结果呢?”好奇心重的库克忍不住接口问道。

“结果?”基德突然打了个冷噤:“全死光了,不到一刻钟,包括3个大剑师1个大法师1个神箭手的5个高手就都被那个人杀光了,只用了不到一刻钟。”

基德舔舔有些发干的嘴唇,继续说道:“知道吗,这些人,随便一个出来都能够将我们这几个人全部撂倒,但是,就是这样几个高手,在那个人面前,就好像是六个小孩遇到了武圣一样,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马仔们不由面面相觑。

这时候,基德似乎是在梦呓:“你们还是没见过那样情景,我现在想起来还直恶心,剑光闪过,胳膊大腿四处乱飞,一群人在里面打群架,你一点都听不到兵器相撞的声音,只能听到噗噗噗噗利刃割裂肉体的声音。那个人宰割完了那几个人后,满身满脸都是鲜血,出来对我咧嘴一笑,还拍拍我说麻烦你收拾一下,当时已经吓傻了,我带着的那几个巡城兵都已经吓痰了,等我反应过来,那个人已经走没影了。”

讲到这里,基德长长的出了口气,深埋心地的恐惧似乎随着这口气消散在了空气中,声音稳定了许多:“第二天,我就逃离王城跑到这里来,再也不敢回去了。”

几个马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还是那个叫库克的家伙犹豫这问道:“老大,那我们怎么向亨利交代啊,如果………….”

基德怒道:“交代?还交代个屁啊。有这么个杀星在,洛汉城早晚得血雨腥风,他妈的,洛汉城不能呆了,等一下都回去收拾东西,我们还是去西洛州混吧。”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见一个声音在耳边炸响:“行啊,疯狗基德,你竟然敢放我鸽子,我看你也不用去西洛州了,把尸体留在洛汉城吧。”随着声音,一脸邪笑的亨利带着十多个表情木然的黑衣人踏进了小店。对基德等人形成包围之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