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沦陷,国军代表率领英兵血战突围

飞鹰兵团司令 收藏 0 461
导读:[img]http://img1.cache.netease.com/catchpic/B/B6/B6CDE6C31E459D12A32AA469AFE3A885.jpg[/img] 1941年圣诞节,香港殖民地政府宣布投降,香港成为日本占领地,大部分英军被投进集中营。当时有67名英国军官联同一名国民党驻港军事代表决定一起逃亡。这批“逃亡组”成员分别乘搭英军在投降前准备的5艘鱼雷艇,从香港仔湾经水路潜逃,至南澳湾(今深圳东部)登陆,再徒步5天来到当时未陷日军之手的东江游击队总部惠州。67年后,这些逃亡官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1年圣诞节,香港殖民地政府宣布投降,香港成为日本占领地,大部分英军被投进集中营。当时有67名英国军官联同一名国民党驻港军事代表决定一起逃亡。这批“逃亡组”成员分别乘搭英军在投降前准备的5艘鱼雷艇,从香港仔湾经水路潜逃,至南澳湾(今深圳东部)登陆,再徒步5天来到当时未陷日军之手的东江游击队总部惠州。67年后,这些逃亡官兵的后代翻开父辈日记,几经波折重走了当年的逃亡路线。


带领英军士兵突围


当年的国民党驻港军事代表名叫陈策。他拖着独脚,身穿中国海军制服,联同另外3位中国人和12位英国在港军官,从香港仔湾登上英军用树枝隐藏的鱼雷艇,准备突破日军的封锁。当时大部分人神色凝重,唯独陈策显得出奇冷静。


陈策后来获颁英国K.B.E勋衔(帝国骑士司令勳章),被英国传媒称为“世界英雄”和“东方的纳尔逊”。陈策当时是国民政府驻港最高代表,是仅次于蒋介石的第二号重要人物。12月25日,陈策收到港督杨慕奇的电话,提前知会他香港政府将宣布投降。陈策当即说:“本人决计突围,贵方如果有人愿意相随,请立刻告知。”


港督的答复是,几乎所有英军高级将领,都愿随陈策将军突围。陈策问英军是否还有船舶可用,对方说,目前仅余6艘鱼雷快艇,可以全部拨交陈策指挥。不一会儿,英国远东情报局局长麦克道格尔、助理罗斯、空军海军陆军将领等10余人赶至与陈策会和。


16人上了船,平安无事。可是,船驶出香港仔湾不足半里被日军发现。一时弹如雨下,船上舵手中弹身亡,艇长和两名士兵亦中枪倒下。在陈策的钢盔挡了一枪后,左腕中枪,血流如注。陈策的参谋徐亨冒死为他包扎,陈策忽然大叫:“弃船!”


徐亨连忙解下陈策的木造假肢,一看,里面竟藏有4万港币,乃作紧急救济之用,陈策把假肢丢进大海。这时陈策发现,全船只有惟一一件救生衣,便马上递给不谙水性的副官兼保镖杨全说:“你有了这救生衣,就可以跟我游到鸭脷洲了。”


让战友把戒指转交妻子


时为隆冬,水寒刺骨。日军火力并未稍停,众人只能借快艇掩护。20分钟过后,日军猛烈轰击稍停,众人才迅速向鸭脷洲方向游去。香港仔与鸭脷洲相距不远,即使登上岸仍然在日军机枪有效射程之内。奇迹般的,受了重伤又缺了一条腿的陈策在徐亨的帮助下竟然安全抵达对岸。原来陈策早年失去左腿后,每天坚持在九龙海滩练习游泳。更巧的是,徐亨为香港自由泳冠军,泳术之高无出其右。


众人抵岸后,日军炮火未停,徐亨冒死扯下自己内衣,做成几条绷带,先为陈策包扎。杨全和徐亨合力把陈策抱到一块岩石之后。陈策命令两人马上离开,前往鸭脷洲另一边与英军其他5艘鱼雷艇会合,然后北上突围。徐亨坚拒道:“我决不能抛下你在这里,要死我们死在一起!”


两人争持不下,徐亨最终同意先找鱼雷艇,再折回来接陈策。陈策这时向徐亨交代向上级报告的内容。最后,他脱下戒指平静地说:“若我有所不测,请你把这枚戒指交给策婶。”徐亨黯然别去。


指挥“海上空城计”


徐亨别过陈策后,入夜9点多钟才找到英军及其鱼雷艇。徐亨马上解下鱼雷艇上的救生艇,从海路折回陈策留守处。徐一上岸,一阵浓烈硫磺味扑鼻而来。原来徐等离去以后,对岸日军发射烧夷弹,一下子把该处夷为一片平地。徐亨找遍了岸边的石堆,却见不到陈策的影踪。英军也开始分头低声呼叫寻找陈策。


蓦地,一颗小石子自山顶滚下,徐亨快步赶至小山丘之顶,见陈策安然躺在那里。同行英军见陈策单手独脚竟能逃脱,极表钦佩。到了舢板上,陈策居然向徐亨开玩笑说:“敌军炮火这样猛烈,等了你两个多钟头,我还以为你罹难了呢。”


9时30分,5艘鱼雷艇一同出发,迎面却驶来一艘日本驱逐舰。当时众鱼雷艇总共只有3枚鱼雷,根本无法应战。陈策躺在甲板上,处变不惊,命令5艘快艇排成一字,加速径向日本驱逐舰冲去。日舰见状以为盟军发动攻击,仓皇间掉头而逃。陈策凭借这招“海上空城计”成功脱险。


陈策直至惠州才将左腕的子弹取出。这颗子弹后来被包金刻字以为纪念。


世界和平的象征


2008年,陈策的儿子陈安国和他的孪生弟弟陈安邦怀揣对父亲的思念,向记者讲述了父亲的生平事迹。“我们儿时跟父亲接触的时间不算多,15岁时父亲去世,我们被送到英国读书,几十年来,我们从没想到要重新研究父亲的历史。”陈安国说。


1998年,陈安国的外孙上网找到记载曾祖父事迹的英文网址,辗转把网址内容告之陈安国和陈安邦。陈安邦在一年后终于与网主理查德·黑德相约于伦敦见面。理查德·黑德是当年逃亡英军中一员的后人。


然后,奇妙的事接踵而至,愈来愈多“逃亡组”后代通过该网站联系起来。他们最新的计划是在2009年12月25日这天,从香港出发,再依当日路径走到惠州。目前,有意参加的“逃亡组”后代估计已有100多人。


陈安国说:“可能是上天安排,如果你问我为什么过去几十年都不去追寻父亲的历史,现在却那么抓紧,我难以回答。不过,我衷心希望中国人和英国人后代都能永远记住这段历史,如果这条路获官方批准成立,必能成为世界和平与大同的象征。”


重走当年逃亡路


无独有偶,几年前,英国将领麦克道格尔的女儿爱丽森的母亲去世。爱丽森赫然发现母亲仍然留着父亲生前的战时日记。60多岁的爱丽森读完日记后,第一个感觉是后悔。“很遗憾,为什么在父母生前我不懂得问?现在我已经没有人可以问了。”


爱丽森看完日记忽然想到,自己是不是可以根据日记记载的内容,重寻父亲当年从香港逃亡到惠州的足迹。丈夫提姆非常支持,并开始用尽一切方法侦查当年的确实路线。


提姆跑到英国档案室找来大半世纪以前的香港战时地图,将广东话拼音地名对照成今天普通话发音译名。他又上网找到其他“逃亡英军”的战时日记,互相参照,一步一步,把逃亡路线重新整理出来。2008年12月,两人联同另一位登山好手和一名充任客家话和广东话翻译的中国人,重走了父亲当年的路线。


原定要跟父亲日程一样的5天行程,结果花了7天才走完。虽然早有沧海桑田的心理准备,但是中国实在变化太快。南澳的小渔村,逃亡组首晚借宿之地,如今变成了度假酒店。很多日记中的描写,到今天只能想象,因为那些沼泽、果园和四野巡视、危险万分的日军,变成了充满卡拉OK的酒店、高尔夫球场以及高速公路上呼啸而过的巨型货柜车。


跟60多年前不同的是,爱丽森他们没有携带武装,他们有的只是行山拐杖和一把口琴。12月25日到达终点时,没有市民夹道欢迎,也没有人拉起欢迎横幅,他们只好自己把一条白布绑在棍上,充作军旗。不过,今天他们已经找不到还记得当年英军逃亡事迹的老村民。


虽然实际行程和日记中记述的惊险有太大差距,但爱丽森兴致不减。“如果你父亲知道你此行,你想他会有何反应?”记者问。爱丽森笑着说:“我想他如果仍然健在,他一定会高兴地加入的!”


链接 / LINK


鲜有港人知此历史


近日,“逃亡组”最后一名生还者徐亨以98岁高龄于台湾逝世,令人惋惜。


陈安邦忆述,父亲在虎门击退日舰时左腿中炮弹碎片,初不理会,到1940年因细菌感染,必须在香港切除左腿。陈安邦说,父亲断腿后仍勤于公务,每天坚持带同儿子一起游泳锻练,更经常与太太到舞厅跳舞。人皆以为其腿仅限不良于行,殊不知裤管内的左腿只有一条木造义肢。


陈策对部下情同手足,家中常宴亲朋,如同孟尝君般食客三千。可是论杀敌陈策则不留情面,人称“杀人王”。


两兄弟谈及父亲,都说别人说父亲枪法如神,而且其父拐杖内藏利刃,必要时剥开下半截拐杖,露出利刃可以杀敌,是中国海军罕见的彪悍将领。


不过遗憾的是,可能因为政治、制度等原因,陈策之事迹,香港年青一代绝大部分闻所未闻。香港记者也是在采访爱丽森和提姆之后才惊觉香港曾有这样一段历史,香港曾出现过这样的人物。


今天重走突围路虽然缺少当年紧张刺激之气氛,但不用杀人、不虞被杀,正是今天值得珍惜之处。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