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的事


1942年8月15日至8月29日,华北日本士兵代表大会暨华北日本反战团体大会,在延安召开,历时14天。前5天为日本士兵代表大会,后9天为反战团体大会,两会代表合一,而会议按阶段分开。会址主要选择在边区参议厅和日本工农学校两地。这十几天里,日本士兵代表和各反战团体的与会人员简直闹红了天,上至八路军总司令,下至中共中央中直、军直和边府机关干部战士,都为侵华日本军中竟杀出一支抗日队伍而振奋。如此规模的盛会,完全由延安日本工农学校和设在延安的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本部组织、召集、安排,虽然会议议程颇多,但办得环环相扣,周密紧凑。


8月15日,开幕式在陕甘宁边区参议厅召开,与会人员超过3000人,印度、朝鲜、荷印均派代表参加。大会主席森健致开幕词。朱德、吴玉章、高自立及印度援华医疗队巴素华、荷印朋友阿里阿罕、朝鲜义务军安仓顺、国民政府军委会联络参谋周励武等均上台讲了话。墙壁上悬挂各机关团体贺匾锦幅,大都将文字用日文书写,再加上席间日语盈耳,使到会的中国同志如置异国一般。大会持续6个小时之久。晚上日本年轻的士兵和从晋西北赶来的战斗儿童剧团的艺术人员又为大会演出了抗战歌舞,一直热闹到翌日凌晨两点。


这次会议还发出了致苏联红军统帅斯大林电,致八路军新四军书,形成了《华北日本士兵代表大会宣言》、《日本士兵要求书草案》等文本,使全体与会人员明确了反战新的目标任务,掌握了在前线进行反战斗争的手法,坚定了反战必胜信心,完全达到了会议的预期效果。特别是日本反战士兵代表还在大会上集体宣誓,自愿参加了陕甘宁边区自卫军,延安各界人士激情振奋,深受鼓舞。他们的誓言主要内容是:我们是曾经受日本法西斯军部欺骗的日本士兵,当我们彷徨在战场,处在生死关头之时,得到八路军的搭救,并在八路军国际主义友爱中逐步成长为反战战士。边区是我们的第二故乡,绝不允许敌人踏入边区蹂躏一寸土地。我们决定参加边区自卫军,愿以流尽最后一滴血的坚强决心,坚决保卫边区,为彻底消灭中国和日本人民的共同敌人日本法西斯强盗而战斗到底!


大会主席团也分为士兵代表大会和反战团体大会两个主席团,共17人组成。前7人为士兵代表大会主席团成员,后10人为反战团体代表大会主席团成员。他们是中小路静男、高木敏雄、小林武夫、松木敏夫、中川秋男、大山光美、浅井悦男、山田义次、后滕光昭、泷泽三郎、杉本一夫、松井英男、森健、高山进、梅田照文、茂田江纯等。这些华北反战佼佼者均来自各日本人反战团体,他们的个人经历及当时担负的职务和工作态度大体如下:


泷泽三郎,来自延安反战支部。他是日本福井人,在日本关西大学毕业,曾任侵华日军某部充瓦斯班班长,百团大战中被俘。他来到延安日本工农学校当学员,由于本身文化程度较高,又谦虚好学,学业不到半年,其政治觉悟及业务成绩就有了显著提高。八路军对敌工作干部学校特聘他为该校日文教员。


森健,又名吉积清,籍贯日本福岗县,来自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本部。1938年2月被八路军120师359旅俘虏,到延安后曾任抗日军政大学的日文教员,他是日本工农学校、日本人反战同盟创建的功臣,担负着日工校教务主任和反战同盟延安支部领导职务。


杉木一夫,是觉醒联盟本部的代表。他毕业于日本一所商业学校,在中国东北满洲铁路当过职员,于抗战全面爆发一年后来到了八路军。1938年11月,在晋东南创办在华日本人觉醒联盟,成为华北最早的日人反战组织的创始人。他英勇善战,胆量过人,在康家垴战斗中,冲到距敌人仅有30米的地方,用日语喊反战口号,使猛烈扫射的日军停止了攻击,敌军官也惊慌万状,乱了阵脚。他善待盟员,组织有力,培养了众多的反战斗士,成绩斐然。他行程数千里来参加此次大会,并担任了大会筹委会负责人。


大山光美,延安支部的代表。他出身于日本中产阶级家庭,中学毕业,曾供职于神户三菱造船所。他抱着从军能当军官的思想被征入伍,但刚被提升为炮兵少尉后,便厌战怠工,被上司斥责。他来到延安,理论水平大为提高,还被大家选为边区日本人自卫军大队长,在宣誓时声音最亮,军姿最帅。


茂田江纯,在日本一家军火工厂当过工人,1940年21岁时被征入伍并乘火车到中国。他的哥哥在东京政府当职员,在列车窗口叮咛他“勋章不足奇,只愿见弟回”。当时,他还认为这是对“武士道”精神的渎言。当年7月就在山西兴县被俘,半月后到了延安。在工农学校,终于成长为一个无产阶级战士,与森健等一起拟定了建立在华日本人共产主义者同盟计划和章程。


中小路静男,也来自延安支部。他当过海员,搞过土木建筑,曾两度被征参军。他的弟弟参加侵华日军而阵亡,家人生活无计,他对日军军阀切齿痛恨。在延安日本工农学校和日本人反战团体均负有一定领导职务,并被选举为陕甘宁边区延安参议会议员,成为整个边区的名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