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诉说 第一章立足于世 第十节前路

acomlf 收藏 0 2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


回到了屋子里罗承续开始饥不择食的疯狂吃着。只要能够吞下肚子里的东西都不放过,野菜、海鱼、粟米饭仿佛眼前的不是食物而是仇敌。看着罗承续这样吃东西周清云才放下心来,然后纷咐了一个与罗承续差不多大的孩子伺候着,他则退了出去。现在他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一个让他兴奋了好一会儿的想法。一个希望出现在他的眼中,也许这真是上天送给他的机会。所以他决定捉住。


吃了好一会儿罗承续对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和碗。这小岛之上确实没有什么好东西。除去黄鱼、小虾之外就连白米饭都是奢侈的。罗承续发现自己胡乱之间塞进肚子里的东西居然不认识。前一世这一世的时候他都没有吃过白米之外的主食物,而且连蔬菜都没有吃到。眼前连一点油星子都见不到的水泡菜应当是野菜什么的。罗承续一直以来都从来没有对自己吃的东西有过要求。但是他突然发现自己终于也会对食物无法忍受了,一阵反胃的感觉从自己的肚子里一直向上。他飞快的跑到了院子里,然后就再也忍不住了,在一个小沟边吐出了所有的东西。


“厄厄……”一条灰色的手娟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罗承续抬起头一看,眼前密密麻麻着站着许多人,而拿手娟给自己的就是周清云。擦完了嘴之后罗承续站了起来,眼前的人没有一个比自己矮小的。个个都是身给结实、目露精光。一看就知道都是一些练家子。而且最让自己惊讶的还不断有人从小院边的小路上过来。不一会儿一个小院就站满了是人。这些人一个个都静静的看着罗承续,眼中有各种表情,希望、怀疑、不满、挑逗、骄傲和无视。这些东西都尽收罗承续的眼底。而在这些人的前面的就是周清云。


只见周清云突然的一下半跪在罗承续的面前道:“二公子。”


“二公子。”后成的人一见周清云跪了下来,呼拉拉的全都跪了下来。但是罗承续没有惊讶。他知道除去周清云之外其他人都是在给他施压,并不是真正的信服他或者是怎么样。但是罗承续没有想到的是周清云居然会让自己来做这个领导。原本罗承续只是认为自己将来也许要与这帮子不知哪里来的家伙一起做海盗了,可能也就混个军师什么的干干。但是显然周清云此举是要让自己做老大了。那问题就大了,毕近练家子最服的是身手、意气什么的。而不一定是思想、见识。与这些脑袋里都有可能长肌肉的人在一起的话自己显然能难降服这些人。而自己的命令他们也很有可能并不理解。一次两次没有关系,但是长此以往就困难了,将来周清云可以帮助自己一段时间,但是如果自己还是无法让这些人心悦诚服的话那麻烦就不远了。显然周清云不是在帮助自己,而是在把自己往火山上推。现在要么装熊让这些一辈子看不起自己,要不就让这些人的领袖,没有第三条路可选。


作为一个现代的人的罗承续也没有面对过这样的情况。他唯一领导过他人的时候也是当年在学校里做篮球队的队长的经历的时候,除此之外都是人家来领导自己。但是人就是这样,一但生与死都经历了一切都看得自然了。罗承续发现自己居然没有激动,自己依然平静。难道这就是成熟?也许吧。


“你们这是做什么?”


“二少爷,周清云与这众兄弟原本也是平常的百姓。只可惜如今却被奸人所害,只能被逼上梁山。现在奸人势大,我等都是粗人,实在不知道如何报仇。清云当年见识过二少爷的手段。知道二公子世之大才。只望二公子能够带着兄弟们一起找出一条路来。将来要是有个三长二短的也决无二话。”周清云并不会说话,但是确实已经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如今我已不再是罗家的少爷了,与众位英雄一样也是落难当中,又手无缚鸡之力,年纪更是众好汉当中最小。如何能够当得众位之信任,请大家起来吧,不要拆煞了承续。”罗承续对着众人做了个辑,他没有跪,这些人也当不起他的跪。但是罗承续面对面前这一堆人的压力而冷静沉着的应对却让下面的很多汉子在心里叫了一声好。


“二少爷!若不是二少爷与老爷让清云在府上避难。青云又哪有机会能够帮助众位兄弟度过难送、逃过追杀呢。所以二少爷不但是青云的恩人,更是在此所有兄弟的恩人。加上众位兄弟也都知道二少爷的大才。所以才会厚着脸皮来求二少爷带着兄弟们一起寻找出路。”说完周清云的头就磕了下去,而他从人一看到了周清云嗑了下去虽然不服,但是也都跟着磕了下去。


“承续不才,蒙众位英雄不弃。愿与各位同甘共苦,但是这领导各位之事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望各位英雄不要为难在下了。”推是一定要推地。要不然给人于太骄傲的感觉。这个时代里皇帝上位都要假惺惺的推个三次才上去,自己一次都不推对不起这么多跪地之人啊。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没有人抬起头来,大家都这样的沉默着。只是他是站着这些人是跪着而以,这回所有人都在给他施压。


许久罗承续才回应道:“即如此承续明白了,各位英雄请起吧。”


……


巨大的屋子里罗承续坐在正中。一张长桌在他的面前,然后在桌子两边各坐着三个人。左边为首的人正是周清云。右边为首的人要矮小许多,叫章成。周清云的边上坐着一个中年汉子,左边脸上有一个刀疤。给人以非常可怕的感觉,此人叫王耀祖。但是外面的人都叫他的外号王十三。居说当年他一个人杀了十三个人带着大家冲击官兵的重围。而他的边上坐着一个非常年青的后生,看样子不过二十出个头而以的人,黑色的皮肤和削瘦的样子给人一种阴郁的感觉,此人叫李俊。是当年標局里人的后人。而章成边上坐着一个白胖的家伙,头上光光的一丝头发都没有,力量大象可以与鲁智深相比的家伙,叫程得胜。而他的身边坐着的是一个与章成长得非常象的青年,也是一付精神的样子。此人是章成的弟弟,章胞。


这几个人是目前这个团队里的几位话语人。基本团队内部的决定都是他们一起做的,就连那天去救罗承续也是他们一起去的。但是对于让罗承续成为他们的首领大家还是有着不同的意见的,首先章成就不希望这样,虽然周清云经常在他这里提起罗承续,但是毕近要让一个成年人服气一个小孩子,这还是有很大难度的。而章成最为在意的还不是这个,他反对周清云的决定是因为罗承续不是他们这个团队里的人。


但是在周清云不断的劝说之下他才答应了下来,让这个少年试试。如果他确实是能够带领着兄弟们找到新的前途的话那就把他当成真正的首领,如果不行就请他下来就行了。毕近一个六岁多七岁不到的孩子还翻不起浪来。所以在两个头领都确定了这件事之后于是下面的兄弟自然只能够先答应着。所以众人现在把这个最大的大屋作为他们开会的地方。其他人都散了,现在这六个人正式坐在这里进行着他们的决议。


周清云之所以会做这个决定也不是没有原因的。首先罗承续回复过来之后整个人都变了,现在的罗承续给他的感觉是冷静而坚定。再不是当年那个时不时还会瞻前顾后的他了。其次罗承续此人做事非常有心计。无论做任何事情都会做好充足的准备,然后才行动,计杀李霸王的那一次周清云就彻底的服了罗承续。一个五岁多的孩子能够镇定自若的分析敌我形势,然后用正确的方法杀死强大的对手,还不让麻烦找上自己,这不得不让周清云佩服。同样情况下他也能够杀死李霸王,但是自己一定会使用一正面击杀,或是潜入刺杀这些常见的危险的方法。虽然应当可以成功,但是却有着极在的风险,哪象罗承续那样,杀了人之后居然没有半个人知道是谁杀的人。这种智慧让周清云感到一阵后怕。而更让他无法接受的就是一个这样小的孩子居然谈笑之间就杀了一个大恶霸。之后也一点都看不出他有任何的反应,再想想自己第一次杀人时的样子。周清云感到这个孩子的内心自己完全无法看明白。


加上他那古人所没有的知识与见识。所以才会让周清云这样的佩服他。再次,当年那种情况下他都愿意帮助阿木去报大仇。可见他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必近在这个时代的仆人,说句难听的很多大户人家都不把他们当人看。所以周清云是完全的佩服了罗承续。加上罗承续无论是做生意也好,考秀才也好。这个世界上基本就没有难住了他的事情。相对自己来说这个少年实才是太有才了。人就是这样,一但自己的双眼被某种事情所蒙住了的话就会开始完全的信任。现在的周清云就是这样,罗承续的才能和人品蒙住了他的双眼,所以现在罗承续的决定如果有些无法理解他也会依然的执行。不过还好罗承续不是个蠢蛋,首先他没有胡乱的下任何的决定。而是先了解了一下事情。


……


“众位英雄好汉,承续不才,得各位信赖。今日坐于此位,然以后便是与众只英雄一样的亡命之人。今后便与众位英雄一起同舟共济。”罗承续说完对着眼前六人一拱手。而六人也都拱手回了他。


“今后承续已不再是罗家的二少爷了,而今承续身负血海深仇。故自今日起,请众位好汉再勿用二少爷来称咱承续了。”


“那二……,我等便称呼你为大当家的?”李俊以为罗承续今天的目的是想在声威上夺势,所以出言明是询问实上讽刺。


“如此不成那山盜海贼了。”罗承续丝毫不恼道:“承续也算是有功名在身之人,那些个江湖上的玩意儿不适合承续。几位若是无介意便称承续为二公子吧。便是将来我等上陆此称谓也无不可。如何?”


“尊二公子号令。”几人异口同声的说道。见到罗承续不急于夺权,几个大汉也是放下了心思。看来这个少年确实有他出众的地方。


“即如何,那今日承承续便想听听众位英雄当年的故事了。”听到了罗承续的话几人神色一黯。然后周清云主动出来讲解他们当年的故事。


周清云这帮兄弟的故事正如同那千万个老土的故事里的情节一样。一班子兄弟开了个镖行,兄弟们功夫好,所以生意不错。但是这引起人了他人的觊觎,有人提出要合并了他们的镖行。显然他们不同意。于是他们很快就成为通倭之人。然后几天之内镖行被封,人员被捉。但是与罗承续的故事所不同的是,这些人之前就收到了消息,结果跑了大半。虽然一直都被追杀。但是他们确实通过最近的十年里不断把一些失散的人找了回来。而现在这些人还有一些是大家在外流亡的时候交的朋友。大家之前在镖行里的时候虽然关系很好,但是与现在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是现在不同了,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一荣具荣,一损具损。所以他们的敌人反而是成就了这些人的兄弟关系。


对于这样的故事罗承续已经没有任何的感觉了。现在他要做的是从万千的线索里找出重点来。这个巨大的势力倒底有哪些重要人物,哪些人是他们的同谋。哪些人又是他们的利益共同体。只有知道了这一些他们才有机会反击,要不然一切都是白搭。经历了生死的罗承续已经不再是那个平凡的小孩子了,他早已明白利益就是天下一切的准则,所谓官商勾结、官匪一家者都证明,利益是可以让两个完全对立的阶层站到一个平台之上的。所以他们的敌人一定不是武侠小说或是肥皂剧里的某一两个坏人,而是一个集团、甚至是一个阶级、一个巨大的利益共同体。对付这些的强大势力,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众位可有查出是何人在害我等呢?”罗承续小心的问道。


六人四目相对,只见章成说道:“之前我等查知当为跑倭国的宁波陆家与徐家。还有之前与我等竟争的‘万里镖局’。”


“可知哪些官员为他们的后盾呢?”对些这些家族罗承续一点应象都没有,自然不知道这两家人所代表的势力。他从没有花精神于这些人身上,听着象是天书一般。但是现在的他却强令自己要进入这个世界并进而了解这个世界的人。


“这,还末查到。不过陆家的陆儦与徐家的徐时进都在宁波多年为吏。这两家人里大多人都识得我等一众兄弟。所以在他们那里我等实在不方便露面。所以一直没有办法查出来。”


“那众位可有考虑过如何洗脱自己待罪的身份呢?”罗承续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显然这个问题使得章成都觉得非常的尴尬。于是在坐了除去周清云和他之外四个人都不高兴。但是罗承续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好吧!无法深入、待罪之身、立于孤岛、没有强援。我等便是生存亦何其坚难也,何谈复仇之事。”见到章胞拳头都鼓了起来罗承续丝毫不在意:“先前太袓起兵时朱升进言太袓,言:‘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众位可知为何?’”


看到没有人应他于是罗承续继续慢慢的说道:“欲成大事,必先谋定而后动。太祖当年正因有着充足的准备耳后才最终击败暴元成就了我朝开国之盛世。我等之才能显然比之太祖相差千里。然太祖成事之方法我等却可以引以为鉴。当下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同样的沉默,这些武夫哪里会想过这些问题。所以罗承续并没有多等待,而以接上就说道:“当是先活下去。若我等活下去都困难何谈报仇。”


“只有我等立足于世,外结强援。之后方能查找出当年的线索。最后才能够复仇。”虽然只是几句话却让在坐的人豁然开朗。有的时候大智慧就是这样平平常常,但是又往往是那些钻进的牛角尖里的人想不出来的道理。于是罗承续一下子就发现这些人的眼视开始起了变化。他慢慢的扫视着眼前的这些人物。然后在他们的心里种下自己见识无双的观念。


“那二公子认为,我等当如何立足于世呢?”王耀祖稳重的问道。


“呵呵……”罗承续突然的微笑让房中的气氛一下子放松了下来,不象刚才那样剑拔弩张了,他柔声的说道:“我便称乎您在十三叔好了。十三叔勿急,在下连我等所处之环境都还不了解哪能立刻便有办法呢?便是武侯再世,若是一无所知相信也是无能为力的。十三叔可以为然否!”


罗承续说得轻松,自然众人都微笑了起来。


“倒是在下唐突了。只是二公子想如何了解我等所处之环境呢?”


“这样吧,我先问一些重要的事情。大家只需如实相告便可。”


“二公子请问吧。我等必定知无不言。”


“那好,我等现居何地。”


“双屿岛台门村!”章成回道。在这个时代里双屿远比六横这个名字要出名得多。所以章成才会这样说。


“嘶这……”罗承续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本以为是什么地方,居然是个贼窝:“可是当年朱大人双屿大捷的那个双屿岛。”


“正是!”当周清去确实了罗承续的猜测之后罗承续还是皱着眉头思索了半天,说句老实话,他是在害怕。怕什么呢——通倭。


但凡了解过一些明代抗倭事情的人都听过双屿岛,这个被称为六横岛的地方因为一个明代的双屿港而闻名于世界。在20世纪初被甚至被日本学者藤田丰八称为“16世纪之上海”。但是这个16世纪之上海却给明王朝带来了巨大的麻烦。由于涉及倭寇的侵略与葡萄牙的殖民问题,还有当时海上国际走私贸易。使得双屿岛最知名的时代里成为了明王朝的心腑大患之一。结果使得几十年前的明王朝除去了北方战争包袱之外在东南又背起了另一个战争包袱。而比起北方来说,东南则是整个明王朝最为富裕的地方。这里如果有事的话对于当时明王朝的经济则是沉重的一击。所以终明一朝,农民起义可以投降,但是通倭却是必死。所以之后的大明废尽千辛万苦,花费巨资,数十位名将在此鏖战二十几年才算是部分解决了倭寇的问题。而这个双屿就是首当其冲被消灭的首恶之地。


经过了这一次家中的灾难之后的罗承续的认识有了巨大的改变。从前一世到这一世他是第一次体会到了权力的威力。真是要你死就得死。没有半句讨价还价,如果不是自己实在是不知道哪里来的运气居然让周清云这一帮子不要命的人给救了出来的话,那自己基本上是死定了。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也一直在了解这个世界。当年从郭夫子那里当听到他讲述除阶对于严嵩的近二十年的忍让的时候,罗承续的心里其实是很不以为然的。但是那只是当年,现在罗承续已经能够体会到当年除阶在面对严嵩巨大的权势的时候那种牙齿都可能会打颤的感觉了。


那个想要自己全家命的人显然是极有权势的一个人物,甚至可能是一个家族或几个家族。总之目前自己与之相比就如同一只蚂蚁一样的弱小,而最让他害怕的就是敌人不但强大还是躲上暗处的的。都说黑暗中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而现在自己不但实力弱得可以呼略不计,而对方还是一个黑暗中的强大的猎食者,如同一只在草丛里老虎一样强大而可怕。而现在自己还有家人在对方的手中,居然在这样一个敏感的海岛上。万一被自己的那个或是那一群对手知道了的话,也就意味着自己最后翻盘的希望都失去了。因为敌人可以轻易的坐实自己通倭的罪名。到时候整个大明朝都是自己的敌人了。而自己除去做一个海盗外基本没有其他的活路可以寻找。联想一下大明王朝那些海盗们的最终结果,想到这里他不经一个颤抖,虽然这个动作被那几个人都看在了眼里,但是眼前的这些人反倒是轻了一口气。一个小孩子如果连怕都不知道的话那还是人吗,只是他们根本不知道罗承续怕的是什么。


罗承续想到了这里做了第一个决定:“那各位,而今首要之事便是隐藏实力。如若不然,则我等通倭之罪名立刻必然被坐实。”


看到几人思做思考状,或慢慢点头罗承续知道他们还算是明白道理。与一股黑暗中的势力斗总好过与大明王朝为敌。与后者为敌强如李光头、许二、王直、林凤之辈都一样死无葬身之地可见一斑。大明王朝现在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在未来几十年里她依然能够打赢万历三大征就可以看出。所以这个时候可不比之后郑芝龙那个年代。大明王朝已经外强中干了,所以才会对从海盗起家的郑芝龙进行招安。当然明代中后期各地督抚们喜欢招安也是因为这是速度最快,效率也最高的“消灭”敌人的方法。而最主要的是这种方法不但可以得到原本敌对的势力为已所用,同时可以少花点钱。估计这才是明代中后督抚们喜欢用这招的原因,毕近皇帝只管国家内部有没人闹,不管用什么方法使这些人不闹。也使得明代中后各地军伐得以保存实力。


但是现在基本想都别想,从前一世玩大航海时候了解的中国海盗资料中看,从现在直到万历去见先袓之前的五十年里中国周边的海面上还有好几个势力巨大的海盗被大明给打得灰飞烟灭。由此可见这个王朝在这个时代里强大的生命力。所以做海盗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在罗承续看来并不明智。而他知道自己一但被定性为倭寇的话那自己现在还在牢房里的那些家人基本死定。明代自洪武之后通过法律手段来杀人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就是定了罪之后每一年太监还要拿着这一年的死型犯的名字给皇帝来打红勾。只有勾上了的,那么才会被杀。也算是封建社会的一种仁慈了。但是通倭之人却不在此列当中。基本上就是各地的督抚就有处理通倭之人的权力。只要定了案那基本就死定了。


“在双屿上可还有其他人生活。”罗承续问道。因为他之前一直都没有出小屋,后来也只是去了一下海边而以,现在的他对于双屿也只是知道周边。听过有明代有一个小朱执的人指导了一场双屿大捷而以。所以这个岛多大,上面有没有人。有没有食物什么的一切不知。


“当然有了。”章成回道:“如果不是岛上黄大当家的收留我等的话,那现在我等就只能够下海去当乌龟了。”


“黄大当家的?”罗承续惊讶的看成章成。


“当然了。二公子不会认为当年双屿大捷之后这岛上就没有人了吧。”看到罗承续惊讶的样子几个人都笑了起来。周清云不愿意看到罗承续继续的出丑了。于是马上接口道:“二公子年纪小,又是日日在府中学习那圣人之学哪里会知道这些事情。”


周清云的话让几人点头相应,于是章成接着说道:“其实二公子有所不知,当年朱大人虽然是破了这岛上的营寨,并封了西边那大港,但是这双屿岛之所以成为远近有名(其实在当时是世界有名)的岛子就是因为这个岛上码头众多、位置优良。所以虽然之后岛上被官兵攻破,许二头领、王五峰等被迫远走之后,岛上还是有一些其他的势力会时不时的占了这里暂作休整之地。不过许是朝庭对此颇为观注,所以大势力都未再注意此地了。”


“原来如此。”罗承续沉吟了一会儿道:“那这黄大当家的手下有多少人。都做些什么营生?”


“哦,黄大当家的名叫黄权,听说也是一年之前才来到岛上的,手下有三百多汉子。都是些好把式的,原本乃是义乌人,后来因为开矿的事情与邻村的人发生的冲突。后来那些人居然请动了官府的力量,于是黄大当家的被人迫害才不得不拉了一些兄弟下海了。但是由于黄大当家的十分讲意气,所以在这里大家也都十分的佩服黄大当家的。至于做什么营生,二公子觉得在海上还做什么营生?”


“真可谓‘家无立锥地,身如蓬随风’啊!”罗承续感叹道。只是罗承续的感慨一众武夫都没有听明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


“那我等与黄大当家的又是何种关系?”罗承续感慨了一会儿后继续问道。


“黄大当家的原本系我等江湖上的朋友,所以只是暂住于此。他的也只是接济于我等而以。”


“那岛上就只是我们这些人。”


“非也!”章成继续说道:“我们目前在岛的东边,岛上西边还有几百人在那边。那边的当家的姓何名飞。号称水上飞,最近一段时间才有了一点名气。”


“完了完了。真是入了贼窝了。这下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罗承续心道:“怎么办,怎么办。”


“那位何大当家的与这边的黄大当家的关系如何。”


“井水不犯河水而以。他们干他们的,我们干我们的。”王耀祖随口说道。但是这句话却引起了罗承续的警惕。显然王耀袓在内心已经把自己当成一个海盗了。这是罗承续不愿意发生的事情。而有可能他的想法还不止是一个人而以。


“除去外面那些兄弟之外可还有其他的兄弟?”


“有,我等兄弟结义一共有八十多人。”


“都在岛上吗?”


“有十几个平时很少露面的兄弟在象山。”章成的话让罗承续一阵惊喜,这说明这些人里还有一些是没有暴露出来的,这就是助力。


“有多少汉子。”


“七十多人。”


“其中有多少是有家倦的?”


“四十多人。”


“都在岛上吗。”


“没有,都在老家。”罗承续实在了服了。家里有人居然还敢下海,就不怕家里人被关起来?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的思想是后世的思想。这个时代里背着家人下海了多如牛毛,官府哪里管得过来,一般小人物的家人都不会有人关心。所以家人在家乡才是最安全的,平日里也有周边的民族可以帮衬着,不至于受到伤害。毕近自己干的都是有今天没明日的活计。所以也不可能带着家人在身边。但是这依然让罗承续感到不安,他仿佛看到了将来自己这些人被官府的人用人家来危胁的样子。


“我等可有自己的船。”


“没有。”章成刚回答完众人就看到罗承续惊讶的看着他。


“那我们是怎么上岛上的?”


“那是黄大当家的船。”


“那我们还有多少银子。”


“还有三百两。我等兄弟们都把几年来的积蓄都拿了出来。”罗承续又收到一个好消息。有银子就有了本钱,可以做生意了。虽然三百多两并不多,但是他知道这个时代已经是巨款了。所以罗承续开始思考起来怎么让这些钱生出钱来。


“黄大当家的可知道这些银子?”


“我等怎会让这种事与他知道。”一直不出声的章胞冷冷笑道。


“甚好。”罗承续的一门心思都在银子的利用上没有关心他的话。


“兄弟当中可有会驾船的。”


“有,有好几个弟兄都驾过船,但是不多。其中以老张头时间最长。有二十多年了。”


“哦。”罗承续原本只是希望能有几个生手就行,没有想到还有这么有经验的老水手。要知道驾船可是一门学问,放在后世还有相关的证照的。不是人人都可以干得了的技术活。其中尤以经验最为重要。所以一个二十多年的老水手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了。


“待会儿可否让那老张头与我见上一面。”


“当然,如果二公子想见我们叫他进来便可。”


“不用。待会儿见就行了。”


“周师傅,罗家之前的那些海船在何处上下货物你可知道?”


“这些哪里是我一个寻常恭奉能够知道的。”周清云微笑道。


“嗯,不仿,这些我去问大伯好了。众位英雄,如果我等脱离黄大当家的单干你们可愿意?”


“这……”罗承续的话一下子让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起来。显然这件事几人心里都有数,只是不知道别人的思想前他们不想轻易的表现出来。从这些有阴晴不定的脸上罗承续发现他们还是想跟黄权做这无本的买卖的。这是罗承续不能容忍的事情。


“好吧。我等若是跟着黄大当家的干短时间也许可以。”罗承续知道这个姓黄在历史上没有留下名子。前一世看大航海的资料时了解到的中国海盗里没有他的份,证明他一定没有做大,很有可能不久就死于海盗之间的吞并或是官府的攻击,或是台风、伤病什么的。总之他一定没有做大。所以跟着他基本上可以确定死路一条。但是这些东西罗承续不知道怎么解释给这些人,于是他开始思考着怎么样让这些人接受自己的想法。


“然,我等现在在此只是权宜之计。并非是想与黄大当家一般就一直做这海上的营生了。若有将来报得大仇的话我等还是回到家乡,购置两亩薄田过些个平平安安的日子才好。各位以为然否?”


于是几人开始默然不语,罗承续知道其中也许有这样的想法的,碍于他人的想法所以没有点头,而有的人则觉得罗承续毕近是小孩子,自己出海就是想大干一场的哪里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同样没有说出来。


“而若我等跟随黄大当家的来干这无本的买卖,则他日定会被有人心知道告知我等这仇敌。到那时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我等也就一世都只能做这海上飘泊之人了。”罗承续这两句倒是引起了几人的共鸣,中国人乡土观念极重。就算是王直那样的海商其本质的目的也是希望朝庭开海。而只有开海之后他们才能够由倭寇洗白为商人,而只有成为一个商人他们才能够光荣的回到故里。如若不然他们为何紧张那开海呢。而眼前这些人更是被人迫害才被迫到这里,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埋骨他乡。所以罗承续的话确实引起了其中几人的想法。看到起了一点作用罗承续的口风一转。


“当然,如今我等也不能轻易的离开这黄大当家的。我等一无船二无落脚点实在不宜太快的离开这双屿。所以如今还需要窝在这双屿。只是大家首先都要改一个名字,若不然则不久即会被发现。”罗承续的话这些人深有同感,但是当罗承续说到改名的时候则引起了大家的讪笑。他才发现自己实在不聪明,秦程不就是周清云的假名吗。


“是我唐突了。这改名之事想来大伙都有了。那第二步我还需要考虑一下,过两日再与众位商议好了。”罗承续说道。几人也是同意,并商量下目前不把主事人为罗承续的事情告知黄权。之后罗承续在周清云的带领下见到了那个有二十多年驾船经验的老张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