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黑金 第七章 武汉特战 第三回 偶遇军统

leijun1125 收藏 2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05.html[/size][/URL] 第三回 偶遇军统 华中派遣军司令部,岗村宁次正大发脾气。这冈村宁次先后就学于陆军士官学校、陆军大学。曾参加日俄战争和第一次世界大战。在驻华武官处工作。后长期供职于陆军参谋本部,研究中国情报。任北洋军阀孙传芳的军事顾问,参与中国内战。1927年任第六步兵团团长,次年率部侵占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05.html


第三回 偶遇军统

华中派遣军司令部,岗村宁次正大发脾气。这冈村宁次先后就学于陆军士官学校、陆军大学。曾参加日俄战争和第一次世界大战。在驻华武官处工作。后长期供职于陆军参谋本部,研究中国情报。任北洋军阀孙传芳的军事顾问,参与中国内战。1927年任第六步兵团团长,次年率部侵占济南,参与制造“五三”惨案。后任参谋本部战史课长。1932年任上海派遣军副参谋长,指挥第九师团攻打上海。同年晋少将,调任关东军副参谋长。1933年兼任驻伪满洲国武官,代表日本政府与中国国民党政府签订《塘沽协定》。1935年任陆军参谋本部第2部部长。翌年晋中将,任第二师团师团长。1938年任第11集团军司令,率部参加武汉会战。占领武汉日军成立华中派遣军,岗村宁次任华中派遣军司令,双手沾满中国人的鲜血。岗村宁次更是气急败坏,大为恼怒。把电话狠狠的摔在桌子上,下面的几个军官身子不禁同时一震,有冒虚汗的感觉,后背凉凉的。

岗村宁次咬牙切齿说;“码头被炸,梅山事件,这次的车队被袭击一系列事件,难道没有联系吗?你们特务机关怎么搞的?嗯!”眼镜后面的眼睛瞄了瞄几个站立的手下。特务机关头子森冈治更是吓得不轻,低着头,一味的“嗨”个不停。

“难道这些事件跟我们在山上的秘密基地没有联系?这是帝国绝对的机密,要是基地出了问题,你们几个甚至连我都不会站在这里,都该上军事法庭!”岗村宁次转身背着手。

一片沉寂。。。。。。

“将军!经调查;梅山事件是中国打散的游击部队所为,中村的死系土匪碰巧干的,尸体上有价值的东西全被带走,只有纸张文件没丢” 森冈治停顿了下,咽了口口水接着说;“昨晚麻城油站爆炸事件没有一具全尸,油站被连续的爆炸夷为平地,现在没有什么线索,查下午有两辆帝国军车进了油站加油,经查没有帝国军队的车在麻城加油的记录,两辆烧毁的汽车在麻城附近公路边找到,情况还在继续侦查中。” 森冈治说完,小心翼翼地把一份调查报告送岗村宁次办公桌上。

“我要的是准确的结果,并把这些破坏分子缉拿到案,明白不?”岗村宁次又转身双手撑在桌子上,仁丹胡下面的嘴里,一个一个字的吐出。

“嗨!”森冈治不知“嗨”了多少次,身子立震多少回。


麻城县城爆炸当晚就炸了营,街到上全是鬼子,还在街上走值得有点怀疑的,只要有汽车的,全部被抓进宪兵司令部问话,被抓进的人吃尽了苦头。闹得鸡飞狗跳,人心惶惶。这些有钱买车的主心里直恨搞破坏的国军,中国这么大为什么偏偏选麻城炸啊,害我们吃尽不少苦头。他们这些人还算能安逸的过日子,这一炸把他们害苦了。他们不知道造成这苦难的源头是日本人,因为日本人有吞灭中国的野心。更不知道去恨日本人,却恨不屈抵抗的中国人。这就是当时的中国民众。因为麻木不仁的中国人,难怪日本人在中国有如破竹之势占领那么多中国土地,这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麻城留下的两个特战队当晚转移到脚盆镇,一队在脚盆镇潜伏下来,一个队带着赵同青楼找来的女人(那曾裸体过的女子)进了山,没办法保密要紧。王果夫带着的特战队天亮时,分别进了武汉城。武汉的鬼子同样也炸了营,爆炸没多久,武汉接到麻城日军的报告,日军通宵没睡,一直的行动。运输车队的驻地就被鬼子围起来,幸好登记在册的汽车昨晚一直没生意,也没车出去。鬼子没办法,找不到证据撤了。倒是位于武昌城里的伪湖北省政府丢了两台采购车,早上出去一直没见回。

鬼子宪兵在武汉城到处抓人,只要在街上走动,看似无业值得怀疑的人全部被抓紧宪兵队审查,闹了一整天。晚上王果夫一身西服打扮,赵同黑对襟衣作保镖紧随其后进了一个酒店。落座并点了酒菜,听着艺人的说唱悠闲的喝将起来,酒至半巡。临窗的街道上突然有枪声响起,一个穿当时时髦黑色绸缎对襟衣的汉子被一队日本兵追赶,从酒店临窗的这条街跑过,并不时回身开枪还击。王果夫把头伸向赵同这边,轻声耳语几句,赵同好象有事出了酒店,转小胡同询枪声而去。

鬼子的枪法真不赖,追了一段就有鬼子立住瞄准开枪,前面跑的汉子可能是腿中弹,差点摔倒在地,干脆不跑了,躲在胡同中的墙角对射了起来,形式对那汉子相当不利。鬼子后面突然窜出赵同,轻步走进离鬼子只有十来米远,两手提二十响盒子炮左右开枪,和那汉子形成前后夹击之势。处上势的鬼子被前后夹击立见败像,纷纷被击毙。赵同冲上前去拉起黑衣人一路没命的跑,不知跑了多少胡同多少小巷,听枪声远离了,才停下来。

“你没事吧?”赵同关切的问。蹲下看那汉子腿上的伤势,没大碍,三八式步枪子弹从大腿上肌肉里对穿而过。并帮他熟练的包扎起来。

“谢谢兄弟的相救之恩!请留下名号,来日相谢”那汉子抱拳感谢赵同。

“什么不恩不大恩的,都是中国人,只要是打鬼子,我义无反顾的帮!没什么大号,知道是中国人就行”

“好!兄弟的骨气我佩服!后天中午在汉口的‘小天鹅酒楼’备酒席感谢兄弟救命之恩,望兄弟给薄面不要失约,到那说找李松生就行”汉子起身就走。

“好!喝酒,兄弟我爱!也愿意交你这样的抗日志士!一言为定!”赵同也抱拳送他走后,也消失在城市的胡同中。


汉口‘小天鹅酒楼’在当地很有名气,比赵同他们麻城的‘酒仙酒楼’还要大。生意很好,一般到用餐时间没订座还没位置呢。

赵同来到门口,一个服务生迎了上来;“请问先生几位?订座了没有?”

“我找李松生”

“哦!请跟我来”服务生在前面带路,把赵同带到了二楼的一个包厢。

在一间装修甚是高雅的包厢里,红木八仙桌上座的两个人见赵同进来,忙起身抱拳见礼。待服务生倒上茶退出后,李松生并介绍跟他一起的人叫马家斌,是他的弟兄。并问赵同怎么称呼?赵同并不忌讳别人知道他的名字,直言相告。

酒席上李松生向赵同透露是军统的人,奉戴笠的指令在武汉执行锄奸行动。赵同知道如果不是救了他,对于这些是最高机密,绝对不会吐露半点给赵同。再说李松生看到赵同杀鬼子那狠劲,很难装出来。话语中谈到想拉赵同入伙的意思,一起暗杀日本人锄汉奸,重庆大有奖赏。赵同说自己原来是国军军人当过连长,部队打散了流落到武汉,见国军的一路溃败,觉得没意思不想再归军队,在武汉一个航运公司做保镖。他恨日本人,只要有机会时不时杀他几个鬼子解气。不想再参与什么组织,这样干也自由。李松生也不怎么勉强赵同,说以后只要用得着他们的地方,打电话或者到这酒楼找他就行。知道赵同的身手,有什么行动请赵同帮忙。并按次支付赵同不菲的奖赏。赵同表示这样很好,符合自己的行为,乐于干杀手的行为,但只杀鬼子和汉奸,告诉李松生要联系自己直接到中华航运公司找门卫就行,他在那做保镖兼护卫队长。

赵同和李松生他们谈了一下午,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并与李松生摆上香案,喝血酒结为异姓兄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