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到底怎么看《南京》

dengjinshou 收藏 0 1333
导读:五月二十三日,日本读卖新闻召集了在上海的几百名日本留学生集体观看《南京!南京!》,我被邀请与他们对话。我自己很期待这个见面会,他们,这些来自日本的几百名留学生,会怎么看待这部影片呢? 在上海影城的酒吧里,先接受了日本媒体的群访,没有想到这个活动竟然吸引了这么多日本记者,大约有十五家日本媒体,日本大媒体似乎都到齐了:《读卖新闻》,《每日新闻社》,《朝日新闻社》,《共同通讯社》,《时事通讯社》,《每日电视台》,《NHK》等等。可见他们对于日本在中国的留学生,集体观看《南京!南京!》非常感兴趣。

五月二十三日,日本读卖新闻召集了在上海的几百名日本留学生集体观看《南京!南京!》,我被邀请与他们对话。我自己很期待这个见面会,他们,这些来自日本的几百名留学生,会怎么看待这部影片呢?


在上海影城的酒吧里,先接受了日本媒体的群访,没有想到这个活动竟然吸引了这么多日本记者,大约有十五家日本媒体,日本大媒体似乎都到齐了:《读卖新闻》,《每日新闻社》,《朝日新闻社》,《共同通讯社》,《时事通讯社》,《每日电视台》,《NHK》等等。可见他们对于日本在中国的留学生,集体观看《南京!南京!》非常感兴趣。


日本记者的群访持续了一个半小时,他们都已经在上海和北京的影院里面“偷偷”地看过了这部电影,也都谙熟中国媒体上的各种声音,所以他们上来第一个的问题就是:导演怎么看,中国有些媒体骂你?你委屈吗?

功课做的不错呢

我说这很正常,我以这种方式讲述电影,我当然承担所有的结果,无论是掌声还是质疑;在我看来这部电影最牛的地方就是在中国和日本两个国家都会有很多人要骂,这证明了电影的伟大。在中国电影市场,争议的声音把电影骂过了一亿六;拜托在日本上映的时候,你们也多骂点,我们在日本也希望有同样的票房。在场所有的记者都笑了。

日本记者:你接受网络上的批评吗?

(鸭够狠,我心里话)

网络上?网络上哪里有批评?新浪和搜狐网上,百分之四五十的观众都给我的电影打满分,哪里有批评?豆瓣网上,一万多观众给我打满分,哪里来的批评?中国网民都站在我这边呢!我笑呵呵地答道:如果有批评,非把我们往火坑里推的,也是你们派来的,是不是?

没有,没有!不是的。日本记者笑了。

这次争议的确很多,支持的,反对的,但是在这样争议的声音中,《南京!南京!》从容安全地完成了在中国的上映之旅,没有受到任何干扰,这证明了国家的自信和宽容,这证明了政府的自信和宽容。可以说是这个时代,成就了《南京!南京!》。

我的这番回答,让日本记者频频点头。


短暂的轻松之后,日本记者的问题开始引向深入和沉重,他们提到了大屠杀数字问题,你怎么看待三十万这个数字;有记者强调说这个数字在日本国内有很多争议;

我说首先数字的争议不影响大屠杀的存在这个事实。十万,二十万都是屠杀,你们承认吗?

日本记者们都点头,看来这些日本记者基本上都是相信屠杀存在的。

然后我又说犹太人说德国人杀了他们六百万,德国人好意思跟犹太人掰吃到底是六百万还是五百万吗?肯定不好意思,作为屠杀的加害者,怎么好意思跟受害者掰哧数字呢?你们跟我们掰哧数字,好意思吗?

日本记者们低头猛记,显然陆小川的回答,让他们还是有些感受的。


有位日本女记者,竟然问了一个这样的问题:为什么让抵抗的刘烨半路死掉?

我实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您的意思您希望刘烨抵抗下去,活着出城?

女记者捂着嘴笑:我仅代表我个人的看法,我希望刘烨活下去,我喜欢刘烨打仗,太帅了。

晕。


漫长的群访结束,等到了进影厅和日本观众见面的时候,在影厅门口,三个日本女孩站在临时搭建的迎宾台前,上面用日文写着“受付”等几张字条;组织工作井井有条。

谢谢你们,这些日本朋友。这次的观影组织者来自上海三个日本留学生协会,据说他们一直在忙碌,昨天晚上开了一整夜的会。


走进会场,剧场里气氛很压抑,等日本留学生代表把我介绍上台之后,我走上了舞台,三百五十的影厅里面,坐了有八,九成观众,几乎都是日本人,那种气氛是非常异样的,一瞬间我似乎仿佛去到了东京,在东京的电影院里,《南京!南京!》开始向全日本的民众发出自己的声音!!

我摇摇头,让自己回到现实中来,我看到观众西两侧的走廊里,支满了日本电视台的摄像机;冲动在胸间回荡,我告诉自己要冷静,这只是一项伟大进程的开始,现在眼前的,不算什么。


观众中很多都是女士,很多人还在擦眼泪。

当主持人要求提问的时候,很长时间没有人提问。

有一位中国女孩是陪她的日本丈夫来看的,她起立提问的时候,一直在哭泣……她的日本丈夫一直在旁边深深地低着头……

有一位日本朋友问到了角川自杀为什么不用刀,而是用枪……

有人问到了日本慰安妇的问题……

很多人起立,问出了他们的问题。但是我心里很清楚,真正的问题,并没有被提出来,这让我深深地遗憾,难道因为这不是他们的主场?难道有所顾忌?难道大批日本媒体的在场影响了他们起立发表自己疑问的勇气?还是他们没有从电影中走出来?


这次和日本观众的交流,在我内心中是有遗憾的,因为我是被提问者,我必须回答问题;而事实上,我非常想成为一个提问者,我想知道他们看了电影究竟在想什么……他们相信这段历史了吗?他们读懂了我想传递的信息了吗?他们对大屠杀的记忆因为这次观影而恢复了吗?对于屠杀的看法因为这部电影改变了吗?他们对战争的看法到底是什么?他们认同里面的日本人吗?认同里面的角川吗?

很多问题,要等到下一次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但是我坚信,下一次给日本人的放映,应该不远了。


《南京!南京!》的开映以来,鼓励和质疑都收获了很多;这些都是让我和我的年轻合作者们非常感激的,争议对于一部作品的成就永远超越了一边倒的掌声或者一边倒的批评。一部电影能参与并加入到中国当下激烈的社会变革,思想变革,精神启蒙中去,这是电影的幸事,也是我们青年电影人的幸事。


至于我们这批年轻电影人是否能够为这段黑暗沉重的历史拿出所谓的“终极正确答案”,在我看来并不重要,但是我不想掩饰我对我们触碰禁忌之勇气的骄傲;对于用四年时间对史料的搜集整理比对思考,拿出的我们自己独立的历史观,展现的角度,对于经典叙事控制系统的颠覆……林林总总汇集在《南京!南京!》中,由此引发的全社会的争论,回顾,思索,拷问,我感到满意;我认为这恰恰是这部影片对于当下这个歌舞升平的社会做出的贡献。


就如同这次的日本青年集体观影活动,能否从他们嘴中听到他们对战争的反思,对屠杀的认知;可能并不是最重要的结果,最重要的是他们这次行动本身带来的意义;这证明着沟通的开始,理解的开始。


《南京!南京!》的上映以及引起的全社会的热议,在强大的社会追捧和同样强大的社会批评中从容完成整个上映旅程,从某种程度而言,是中国进步的一个标志,是中国自信,强大,宽容的一个标志。所有的发生在公共领域,如平面媒体,电视,互联网等上的论战都是健康的表现,足以证明中国的开放和进步。


既然选择了这种讲述的方式,我也会承担所有由此而来的所有结果,包括批评和质疑。文责自负,这是我必须承担的。这次的争论,让我对当下的中国,中国社会,中国民众,有了更深切的体会。


然而我认为,触碰禁忌,推动中国社会的进步,是我们年轻一代电影人当仁不让的职责。对于文化的,历史观的,思想意识的,种种禁忌的触碰而引发的所有质疑与批评不会让我们失去尝试的勇气,却会鼓励我们去迈出更大的步伐,不仅仅是为我们自己,也是为后来的年轻电影人,能有更广阔的尝试和探索的空间;


我坚信对这种探索的宽容和保护,对于向全世界展示中国的开放和民主,向全世界展示中国的强大而自信的文化形象,将新一代中国人对于人性的尊重对历史的情怀,传递到全世界,是极端重要的。


五月二十三日,上海影城,三百名日本留学生集体观看《南京!南京!》

今天的一小步,明天一大步。

我坚信《南京!南京!》走到东京,走进日本民众的视野中去,已经指日可待了。

上周,电影已经卖到了英国和爱尔兰,很快便是法国,美国的签约已经指日可待……西班牙,以色列在向这部电影发出邀请,美国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希望这部影片能在那里做首映,那里曾经是《辛德勒名单》首映的地方……

我们这批年轻创作者几年前出发的时候心里的那个愿望,正在开始慢慢实现:

用电影去教育日本的年轻一代,用电影去把一个事实传遍世界。


蝴蝶没有翅膀,依旧可以飞过海洋

我们会坚定地走下去,背后有你们,一路保护《南京!南京!》的朋友们,你们的臂膀,你们的目光,会让我们坚定地走下去。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