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新聊斋之警察故事——马蹄声声

消防警察119 收藏 32 19980
导读:先声明一个问题,本文其实与马无关,而实际上说的是被大家戏称的“跑马”,也就是YJ。本文所讲的故事都是围绕着YJ有关的话题展开的,并非是俺在YY,俺讲的故事都是真实的,只是在时间和地点以及人物等方面来了一个乾坤大挪移而已,这也是为了防止有人对号入座而采取的迫不得已的“和谐”措施,相信各位朋友能够理解,您要不理解俺也没办法。

先声明一个问题,本文其实与马无关,而实际上说的是被大家戏称的“跑马”,也就是YJ。本文所讲的故事都是围绕着YJ有关的话题展开的,并非是俺在YY,俺讲的故事都是真实的,只是在时间和地点以及人物等方面来了一个乾坤大挪移而已,这也是为了防止有人对号入座而采取的迫不得已的“和谐”措施,相信各位朋友能够理解,您要不理解俺也没办法。

今天的故事就从YJ讲起,本来YJ是健康男性到了青春期性成熟之后必然出现的现象,但是出于几千年来封建思想的余毒积淀太深,二十几年前,大家对这一话题还是讳莫如深的,至少不会像如今这样“光明正大”和理直气壮的。那时,俺所在的ZB警校是男女学员混编的,大家在内心极其希望渴求而面上又躲躲闪闪之余,YJ和大姨妈来队自然就成为男女学员之间互相调侃取笑的谈资。在ZB警校,由于有规律的生活,特别是高强度、超负荷的训练,让俺们这些青春年少的半大老爷们精力旺盛的两眼放光,水满则溢,因此俺们男学员当中YJ就成为了非常普遍的现象,每月一次那时再精确不过的了,超过了女学员的大姨妈来队探亲的准确性。

某次,三九寒冬的季节,夜深入眠之后在梦中遇到了美女小A,一番春光旖旎,俺不幸在“纵马驰骋”时把马蹄印留在了军被上,出早操之前看天气不错,遂急急忙忙把军被晾了出去,还跟中队长撒谎说是不小心把喝的水撒到被子上了。不知道其它部队是怎么规定的,反正俺们那里对内务条令的执行已经到了一种BT的程度,军被晾出去也要和中队长请假,因为这涉及到内务摆设的整齐划一问题。

书归正传,俺的运气实在不佳,越怕越出鬼,晾被子的时候偏偏被和俺同一个部队入校的美女小A看见了,一向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小A用手指着俺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说:“119啊!你真丢人,这么大了还尿床!”俺当时就差点晕死过去,其实也不怪人家小A产生这样的误会,怨就怨俺当年的“马术”实在太好,每每一泻千里之时,马蹄印驰骋范围之大和别人画的“地图”范围近似。面对着“梦中情人”娇俏无辜的笑颜,当时俺恨不得在地上找个缝钻进去,心说这回的人可是让俺给丢到家了。

谁知时间不长俺报复的机会就来了,不久以后的一个周日的上午,俺正在宿舍内百无聊赖的站马步,突然透过窗户看到小A同班的女学员杨春香正在宿舍楼前洗军被的被套,心想这可不是个刺探“军情”的好机会?于是飞奔过去向杨美女大献殷勤,将美女冻得通红的的“大手”从洗衣盆内拽出,一边洗被套一边从杨美女的嘴里套话,数九寒天,把手伸进水盆,那种刺骨的感觉是需要人付出相当大的勇气滴,为了美女也只好豁出去的。要么说老实人就是老实人,杨美女在表示感激之余顺口说道:“119真是太感谢你了!要不是小A 不方便也不会麻烦你受这罪。”俺一听立刻心里一转,啊!原来杨美女洗的被套是小A的,看来很大的可能是小A的“大姨妈”来了,这个机会可不能放过啊!于是,俺立刻装出一副纯洁的大灰狼模样,追问杨美女小A到底怎么了,杨美女怎好说实话,支支吾吾说是小A的亲戚来队。俺充分发扬我军勇猛顽强的战斗传统,打破沙锅问到底,杨美女被逼不过,气急败坏的说了一句:“小A的大姨妈来了!”

中午在食堂列队吃饭时,俺一本正经的对小A说:“你这人也太不够意思了!家里有亲戚来队,你也不打个招呼,俺也好接待一下嘛!都是一个支队的,再说又是老乡,你也太见外了吧!”小A一脸的茫然,“我家没有亲戚来队啊!”这时站在小A 身后的杨美女自然明白了俺的恶毒用意,对着俺做出杀鸡抹脖的手势。俺终于按耐不住之下使出了杀手锏:“不是说你大姨妈来了吗?”只听“啊!”的一声高分贝尖叫之后,小A扔掉手里的饭盆,双手捂脸冲出食堂落荒而逃。

此事的后果十分的“严重”,俺虽然出了一口恶气,但是小A却不依不饶,最后在杨美女的调停下,以请该班全体女学员吃冰激凌为代价才摆平此事。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俺也渐渐的把这事抛在脑后,谁知报应还是来了。转眼到了春季,在一次捕歼实战演习之中,需要有一个人扮演受伤歹徒,在红方女兵班一阵拳打脚踢之后被俘,然后受到发扬人道主义的女兵包扎救护。导演部设定的情节自然简单,其它的学员纷纷跃跃欲试,争抢这一“美差”,可是俺心里有鬼,看着红方女兵班以小A为首的众人那一脸得意的坏笑,俺的两腿直打哆嗦,不由得直往后躲。小A等“众雌”哪肯放过,向导演部的监督参谋强烈要求,“我们就要119配合!”虽然俺自认手脚利索,但是红方女兵班里包括有暴力新娘这样的高人,那次演习的结局就是俺先被众女兵打成了猪头,随后又被捆成了木乃伊。那次俺总算是对“最毒莫过妇人心”这句话有了切身体会,从那以后小A被大家戏称为“大姨妈”,俺自然就荣任“大姨夫”。

不过,俺也不是一点场子都没找回来,杨美女因对俺心怀歉疚,曾经找俺表示歉意,自然就被俺打蛇随棍上的给“俘虏”了,后来在给俺织毛衣的时候仍然小心有余悸,担心被小A发现而遭“报复”,一副怕怕的样子。说来一点也不奇怪,杨美女是班长,所在的女生班有两大高手,暴力新娘的绝招是无影脚,而外表娇小柔弱的小A居然是点穴高手,曾经有一次杨美女惹怒了她而被点“笑穴”,大笑半个小时,你说杨美女能不怕她“吃醋”!俺自然是拍胸脯保证一切有俺之类的豪言壮语,几天后俺就穿上了杨美女织就的温暖牌毛衣。

谨以此文纪念逝去不再的青春岁月!



点击超过一万,奖励工分50分。

本文内容于 7/2/2009 3:23:42 PM 被消防警察11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