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少年无忧 第二十九章 镇守野羊沟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URL] 两边军士闻言,同情的看看赵云,架起了赵云就要出去。赵云确实垂头丧气,他是在想不通公孙瓒为何会这样对他。   “在下张信见过将军。”   “嗯,是张信啊!怎么样,刚才受的伤怎么样了?”公孙瓒瞅瞅张信的胳膊问道。   “谢将军关心,些许小伤,信还挺的过去。”张信指了指被架住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两边军士闻言,同情的看看赵云,架起了赵云就要出去。赵云确实垂头丧气,他是在想不通公孙瓒为何会这样对他。

“在下张信见过将军。”

“嗯,是张信啊!怎么样,刚才受的伤怎么样了?”公孙瓒瞅瞅张信的胳膊问道。

“谢将军关心,些许小伤,信还挺的过去。”张信指了指被架住的赵云问道:“不知这位少年,犯了什么过错啊?”

“这个你不要管,也不是你能管的。”公孙瓒还没说话,公孙越倒是插上了话。说实话,他心里挺恨张信的,觉得张信现在看来怎么都不顺眼。

“哦,张信,是这样的。赵云在校场上打伤了严刚,严刚这次没有前生死状,按道理是算不的比试的人员的。所以我打算打他二十军棍,再撵他出军营。”公孙瓒倒是挺客气。

张信觉得这话怎么说怎么别扭,这公孙瓒也不知带怎么回事。严刚既然敢下场,就要做好受伤的准备,甚至准备好死。如果赵云不下场是他下了场,严刚就不会只是划破点皮那么简单,肯定会死在他的抢下。不把别人的命当做命的人,早就应该死了。

“将军,若是这样的话,张信愿意赔偿严将军的一切医药费,只是希望将军放这位兄弟一回。毕竟他也算武艺超群,胜过信几十倍,有他在咱们军中,也多一份力量啊。“

“张信,你算什么东西。不要以为曾经救了我家大哥一次,就得意忘形。那赵云是我的人,生死自由我来决定,轮不上你说话。你给我下去!“公孙越显然怒了。

“三弟,你这是做什么?有一点风度好不好。”公孙瓒看着公孙越说话恶毒,就忍不住训斥了他,想了想对着张信说道:“张信,这个事情我可以答应你,就像你们将军说的,这次我是看在你救我的面子上,可今后你也要想想你是什么样的位置,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什么话自己心里掂量清楚。赵云既然是你救下的,以后就跟着你。”

“大哥”公孙越急了。

“不要说了!”公孙瓒也有些怒了,向公孙范看了一眼:“二弟,眼看着鲜卑人的春狩就要开始了,咱们还有哪里没有防守好。”

“大哥,现在就野羊沟那里还没人。”

“野羊沟?”公孙瓒想了想,突然咬了咬牙,眼睛直直盯着张信:“张信,你到这你那一百人替我防守野羊沟,可行?”

张信看着兵士放下了赵云,拉了张云一把,和他一起跪下:“将军但有所命,信自是尊崇。”

“好,那你就下去准备准备,明日就开拔。”

看着张信和赵云已经远远的走开了,刘纬台有些奇怪:“将军,那野羊沟是幽州的门户,这次鲜卑春猎肯定会大规模的派兵从野羊沟通过,就靠着张信的这一百人,恐怕是守不住啊!”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可你不想想张信在军中的声望,都快赶上我了,我能放心吗?再说了,这些读过几天书本的人,你的时刻提防着他们,指不定心里在想着什么呢!他们这些人,不能可劲的对他们好,这样他们就会当做是自己应得的,就不会感谢咱们。我就是要他们去野羊沟,死了也就罢了,要是不死,也得让他们知道,这片天还是我公孙瓒的,轮不上他们说话。”

刘纬台看着公孙瓒有些阴狠的面容,紧紧的闭住了嘴巴。

………………………………………………………………………………………………

路上张信没有和赵云说过一句话,他不知道该怎么对待赵云,因为赵云不像其他人那样,是心甘情愿的跟随着他。他知道自己没有让赵云心服他的实力,论武艺,他知道自己不如赵云,就像黄忠说的那样,自己遇到注重防守的对手注定会吃亏,赵云就是这样的对手。自己可以出其不意的伤了赵云,可最后死的一定是自己。而且他也明白,赵云也是年纪轻,没什么经验。等到过些日子,赵云成长了,两个自己怕是也不是赵云的敌手。靠恩义吗?就凭这自己让赵云免受皮肉之苦?自己也不是那种挟恩要求的人啊!

赵云的心情也是不好,他刚刚出师,想着做一番大事,才来投奔令鲜卑人闻风丧胆的公孙瓒。可没有想到公孙瓒会是那样的人,就拿着一点事小事情整他。看着前面走着的这个白发少年,他不知道怎么办,也不知道自己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师傅说的本事只能辅佐一个好的主公,要是自己干一番事业,那是不行的。他也知道自己的本事,论武艺,自己辛苦了这么多年,他知道自己的本事不差。可别的就一点也不行,自己的师傅只是一个武功高强的异人,只能教他武功,别的他也不会。

两人就这样沉默的走着,不一会就到了张信的军营。

张信看看不行,总不能都这样沉默下去啊!

“赵将军,不知道你可有表字?”

“在下下山的时候,师傅给我起了表字叫做子龙。”

“哦,那我以后就叫你子龙了。将军说以后让你跟着我,可你也不要太在意,若是待一段时间,觉得不习惯的话,你可以自己离开。”

“张将军,说的过了。公孙将军既然让我跟着你,我自会真心的为你效力的。”

“那就好,你先住下。回头我在给你安排职务。”张信皱了皱眉头,他真不知道该拿赵云怎么办才好。

“公子回来了,这位就是赵云吧!今天见过你,说实话,你的枪法很好。”这时高顺出来巡营,看见了张信。

赵云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向高顺抱了抱拳。

“高顺,公则他们在吗?”

“他们都在你的房间,刚才还说到你呢!”高顺看看赵云,赶紧向张信回道。

“哦,那我先去找他们。”张信疾走两步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走了几步又回头说道:“子龙,你和高顺也进来。不管怎么说以后大家也要待在一起了。”

……………………………………………………..

张信的房间里,张信将今天去公孙瓒的情况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然后说道:“大家一起说说,现在这个情况该怎么办?”

话音刚落,张飞就站了起来,大声嚷道:“我看也没有什么可议的,不就是镇守野羊沟嘛!咱们去不就行了,鲜卑人要是敢来,咱老张就先撕了他。”

郭图听完张飞的话,哼了一声,张飞一听赶忙坐下。郭图笑了一下:“公子,我看着事情有些不对。”

“怎么说?”曹性也是心急,赶忙问道。

“呵呵,这个就让元直来说。”郭图这时倒玩起了深沉。

郭图看众人的眼光都看向了他,脸色红了红,咳嗽了一声:“公子,因为翼德是涿县人,所以我没事情的时候就和他谈了几次,也了解了涿县周遭的地形。这野羊沟位于涿县的西北方向,向西直通右北平郡,向北可达左北平郡,可以说是幽州的咽喉之地。鲜卑人要春狩,按照惯例,自会前往右北平郡,所以这野羊沟就是必经之地。可这么险要的地方却屡屡失守,可想而知每次防守的难度。咱们现在只有一百人,要是按照公孙将军的要求,这个人数肯定远远不够。我想着怕是公孙将军要为难咱们。”

张信一听,冷眼看了一下坐在那里默然不语的赵云,“子龙,说说你的意见。”

赵云本来坐在那里就是想听一下众人的意见,没想到张信却问到了他。看着众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只好站起来:“大家都说过了,我也是这个意思,不过我想着既然咱们一定要去,就得先做好准备,想好可能要发生的一切不利于咱们的情况。”

张信一听,这赵云说的也不错,有点眼光,虽然是有些消极了。

“高顺那你说说。”

高顺站了起来:“公子,我看你再听听公则他们的意见,我们这些人战场上还行,至于谋划还是公则和元直在行。”

众人一听又把目光移向了郭图,郭图笑道:“大家也不要心急,急切间我也想不出什么,我的意思咱们是先去,到时候看看情况再说。”

“说的对,自古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们虽是人数少,也不见得怕了鲜卑人。再说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咱们就向公则说的,先去了野羊沟再说。”张信站了起来,最后说道。

张信的这一百人全都是骑兵,行动起来也是很快。张信要求每一个人都自带三天的口粮,不准带任何别的杂物,向公孙越说了一声就走了。路上曹性不停地对张信说自己不适合带兵,虽然只是二十人自己也是辛苦,要求张信换人,自己还是给张信作护卫。张信一想曹性不学兵法,也真的是不适合,自己去管“从龙卫”也是没那个时间,就让赵云接了曹性的职位,曹性作“从龙卫”的统领,还让高顺给赵云教习兵法。赵云也算是争气,按着高顺的要求将那二十个人管理的井井有条。张飞也是不服赵云的枪法,硬缠着赵云和他比斗,赵云无法只能答应。一路上打斗了好几场,虽然每次都是赵云获胜,可他也是胜的艰难无比。不过也就是这一路上,赵云也熟悉了张信这一行人。

一路上也没有出什么状况,三天以后就到了野羊沟。

野羊沟的确就像徐庶说的那样险要,在两山只见开了一条小道,不过小道倒是宽敞,能并行五六头健马,两边的山崖陡峭异常。山间的驻扎地也是破破烂烂的,没人收拾。

张信看着一皱眉,此时众人因为一路行军都是极为疲乏。徐庶走了过来也是皱了皱眉:“二郎,现在是非常时期,得要派人侦查一下。”

张信点了点头,传令道:

“高顺,元直,带着你们小队,收拾营房。子龙,你带人去两边山崖上巡查一番。曹性和翼德两人各代五名“从龙卫”分西北来年各个方向巡查,有任何情况就回来汇报。“

众人闻言赶忙直起酸疼的身体各自奔去,张信则和郭图两人巡查着各处的情况。

张信看着破败的营房不禁直皱眉头,这样的地方怎么来防守鲜卑人的进攻啊?

接下来,该怎么办?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