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也识女人香 第二部 草原小流氓 第35章 信用

sxpnceo 收藏 11 25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


剿日木阴森森的盯视西一欧:“我相信你!但是不相信你的人都能守口如瓶!”

金刚叫道:“我发誓,我若泄露今天的事,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申志强、山南马上跟着发誓。

剿日木不耐烦的打断他们的讲话:“他们为了活命,敷衍老子,信用不高!”

申志强、山南、周福海急的连发几个誓,反倒让扎勒古台发起火来,西一欧一时半会儿想不出好办法,不同的种族、不同的国度,信用问题决不是一次相逢就能互相认可的。

玉美人忽道:“剿日木,我给你说句话!”

“嘿嘿,你有什么资格说话?”

“你过来,是悄悄话!”玉美人叽里咕嘟说了两句,西一欧一头雾水,打死也听不懂,剿日木和扎勒古台却是浑身大震,急步靠近玉美人。

玉美人拿出一块东西放到剿日木手里,剿日木比看宝刀还认真,脸上肌肉突突跳动,扎勒古台眼中放出奇光。

足看了三分钟,剿日木把东西收到衣兜里,恭敬的向玉美人弯腰,叽里咕噜说话,说了良久。剿日木转身向西一欧:“看在这位小姐的面上,我相信他们的誓言!那他们呢?”指着四个日本军官。

四个军官合计了一下:“我向天皇陛下发誓,只要你们不反叛皇军,绝不说出今天的事!”随即向东方跪拜发誓。

西一欧道:“看见了吧!他们都发了誓,如果你们的人坏事,我可没办法!”

“他们好办!交给我!”剿日木面对五六百警察:“弟兄们,事已至此,走又走不了,回又没地方去,咱们和皇军作个交易,大家看看行不行!”

事实摆在眼前,五六百个警察大都不愿降露国,满洲部队构成复杂,但都由日本人控制,驻守边界的警察归海拉尔兴安军指挥,多是蒙人,他们的家人受日本人挟持,被迫当兵,一般以维护治安为主,基本上不对外作战,哪知赶上千年一遇的诺门坎战役,关东军的主力分布在东三省铁路、公路、县镇,在此一带不多,诺门坎大战伊始,关东军一直以为三万步、炮、空军轻松摆平露、盟联军,没有抽大部队来海拉尔,打了一个多月,发现没那么简单,临时征调部队来不及,这些警察被迫上了前线。

目前担的风险就是怕西一欧他们出去反悔报信,剿日木与扎勒古台先后向长生天发誓,担保西一欧说的是实话。蒙古人对长生天发誓是一种极为庄重的誓言,警察们只能接受现实。

西一欧对玉美人的能力大为叹服,眼前顾不上说太多,只想着怎么多救出自己的兄弟:“剿团长,我一个人不能送大批给养,还得需要人手!”

剿日木对此没有异议:“我给你们派五十个弟兄!”

“你们的水平我不清楚,我想你把我的人再拨十个给我!”西一欧是想能多救出一个是一个。

“不行!你这是得寸进尺!”剿日木不糊涂。

“为了方便调动,你起码给我几个人吧!”

“五个!只能有五个!多一个你就别想了!”两人如同做生意般砍价,西一欧终究砍不过剿日木。

“好,我要她!”西一欧指着玉美人。

“不行,她不会打仗!”

“她可以当我翻译!”

剿日木语气坚决:“不行!这个人不能带!”

玉美人急道:“你不能去!”叽里哇啦和剿日木对话,剿日木置之不理。

“那好,我要他们。”西一欧点指,金刚、周福海、柳天罡、白玉米、山南。

“不行!”剿日木早看出他们几个是首领,西一欧点的人一律否决:“你可以带犹太人去!”

“那我得带个医生吧!”西一欧被逼的没法,指着柳天罡,“他是个医生!”

剿日木冷笑道:“我改变主意了,你只能带两个人,那个戴眼镜的算一个。中队长阁下,我劝你别耍花招,你点的人都是你的心腹,你带上他们万一跑了,我去找谁呀?”

西一欧的阴谋没有得逞,反被剿日木将了一军,肚子一鼓一鼓的,阶下囚的滋味真他妈不好受,任人宰割,没有发言权。

一个日本军官叫道:“我相信中队长对天皇陛下的忠诚!他不会逃跑的!”

“哦!”剿日木转过来对着四个日本军官:“还有你们!你们四个也跟他一起去!”

四个日本军官齐道:“为天皇陛下效忠理所应当!”

“中队长阁下,你同意不同意吧?过一会儿我改了主意,可不好办啊!”剿日木逼视着西一欧,西一欧只好同意:“行,行,就按你说的办!”

金刚、周福海几个惊慌失措:“你真的要去?”“草地上没地儿躲啊!”

呯呯,两枪打在他们脚下,“闭嘴!”

西一欧苦笑道:“不去咋办?不去,你们死路一条!我相信皇军的战斗力,露国人以前就输给皇军,估计这次也差不多!你们别忘了在关内皇军是怎么打国军的!”他在找借口安慰自己,从佳木斯来的路上直到海拉尔,听到的全是关东军的胜利捷报,日本兵确实素质很高,自己在山西和20师团的人交手,从不敢正面和他们打,印象中,总觉得洋毛子火器利害,士兵很怕死,不就是露国毛子嘛,掷弹筒轰不死他,小样。对于这一点,金刚、周福海、申志强等有共识,日本兵太厉害了,一个师团2万人打的国军10万人挡不住,大草原上不易隐藏,远了用三八大盖,近了拼刺刀,不近不远用掷弹筒,绝对干沉露人。

其它的流氓对老大仗义去救大为感动,纷纷表达自己的意见,西一欧忙止住他们,你们日语半吊子,少他妈添乱吧!

剿日木点派人马、筹备物资,他的人虽不想去,总比死一家人强。西一欧开始交待后事,枪子儿不长眼,弄不好就回不来了,随身物品交给白玉米,玉美人问:“你真的不怕----”

“嘿嘿,不怕是扯淡!关键时候,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玉美人喃喃的摇头:“你真傻!你走了,就别回来了!”

“不行!你是我的女人,他们是我兄弟,说什么我要也回来!”

“难道非得去?”

“不去你们能活吗?”

“他们不会把我怎么着的,你在外面等我,我悄悄逃出去跟你走!”

西一欧猛的推开玉美人,像看陌生人一样,大声道:“他们是我的兄弟,我一定要回来!”

“老大!”周福海哽噎着说不出话。

西一欧朝他们挥挥手:“咱流----第四师团是讲职业道德嘀,我把你们带出来,就要平平安安的把你们领回去!除非我死了,否则我爬也要爬到这儿。如果我贪生怕死扔下你们,有如此衣!”哧啦撕下衣角,大步走向柱子,解开哟希的绳子,指着玉美人:“去,看好她!”哟希乖乖的跑到玉美人脚下卧倒。

剿日木给西一欧准备好地图,23师团现在河西岸巴音查岗,需要水和弹药。西一欧拿上掷弹筒、一把手枪、十六颗甜瓜雷,叫上柳天罡、玻璃鸟,带着四个日本军官、五十个骑兵出屯狂奔,五十个骑兵马后各带了一匹辎重马。

四个日本军官为仙人大业中队长的勇敢精神折服,急于去增援23师团,狠抽战马、跑在最前。

扎勒古台听着马蹄声渐远:“团长,中队长武功不高,连个女人都打不过,那个眼镜和犹太人看着都不咋样,为什么您要让他们去!”

剿日木阴森森的笑道:“我压根就没打算让他们活着回来!武功不高,正好送死!武功高的家伙我还真不敢让他去!中队长一看就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雏鸟,但愿他在露人的火炮下能留个全尸!”

“那四个皇军军官功夫不错,让他们去岂不坏事!”

“让他们去是好事。他们手上拿着炸药包,对咱们是天大的危胁,跟着中队长走了,咱们的危胁自然就解除啦!哈哈哈哈!”

“您不怕他们五个人一齐去阿尔山报警?”

“不会的!那四个皇军军官的脾气你还不清楚?他们是宁死也要完成任务的!听说第四师团的人爱逃命,但是有他们四个人在,中队长想逃也逃不掉!两拨人相互制约,谁也不会去报警、谁也不敢逃!最后嘛,一块儿死在露人的炮火下,哈哈哈哈!”

“那可惜咱的五十个兄弟啦!”

“丢车保帅,在所难免!走吧,收拾东西,咱们开拔!”

“什么?咱们开拔?”

“对呀!狡兔尚有三窟,做事一定要留一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他们真的报警了,咱咋办?咱们有了那个犹太女人,不愁没有活路!走吧!”

西一欧三人骑的东洋马长途跋涉跑不过满洲兵的蒙古马,跑不了一个小时,被甩在后面,那四个军官非常敬业,穿插在队伍中监视,生怕有人掉队。西一欧瞅个机会叫过柳天罡、玻璃鸟:“老玻,你们过河后,我让他掩护你,回去向你们长官报个信!这个情报你拿着,就说我们中国人帮你们一把!”把日本飞行员的情报塞给玻璃鸟。

玻璃鸟目睹整个过程,感激涕零:“我会记住你的!但你不要帮日本人!”

“嘿嘿!你走你的吧,我知道该怎么做,记好,你以后不要开着飞机炸老子!”

“哈哈,一定,一定!西长官,世界人民会感谢您为反法西斯做出的贡献!”

西一欧笑笑,球毛,一句话,马屁把老子拍到世界水准喽!

晚上黑灯瞎火,全靠经验,满洲兵都是蒙族,世代居此,认路不在话下,未到哈啦哈河,便已听到北方两岸轰轰隆隆,枪炮齐鸣,听音跑死马,跑了十几里,那炮声仿佛还在天边一样,让西一欧和柳天罡心一下就提起来,当初六六战役的炮声也没这么响。

连日作战,守卫边境的巡逻队伍一个也看不见,边界铁丝网早被撕的支离破碎,轻易来到哈啦哈河。据地图上所示,在巴音查岗附近有一条日军修建的浮桥,距此大概有十五里,但所有的人都赞成泅渡,因为战争时期,凡是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何况日军就建了一座桥。

哈啦哈河水不急,一到两米深,几十个人牵马渡河,河面宽达一两百米,走了十分钟才算全部靠岸。过了河,已是后半夜两点多,喀喇喇,一个炸雷下来,下起了倾缸大雨,草地湿滑,流弹渐多,行进速度慢了,四个日本军官着急,这样下去天亮前是赶不到目的地的。

轰隆巨响,一发炮弹在马队中炸开,十几个骑兵炸成肉泥,一片惨叫。西一欧的耳朵几乎震聋,幸亏是一颗流弹,再没有炮弹炸来,而这颗流弹,快把他的魂儿炸飞,生平第一次见过如此大的炮弹。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