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也识女人香 第二部 草原小流氓 第34章 兵变

sxpnceo 收藏 8 20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


西一欧带人列队相送,剿日木怀抱令旗大声发布命令,五六百人缓缓启动。

西一欧正和剿日木打着招呼:“撒油那拉!”玉美人拽拽他胳膊:“老爷,你看他们的眼神!”

西一欧笑呵呵的看着过去的警察,他们紧张的朝西一欧他们盯看,看到西一欧眼扫过来,连忙朝前方正视。

“很正常嘛!他们怕皇军!”

“你看他们的队形!”

西一欧依言环视,一看之下有些奇怪,警察们不是朝西走,而是向他们靠拢,离他们最近的人双手握枪,咔咔咔的拉枪栓,立感不妙,手摸向腰间:“注意!注意!”

金刚、周福海见过大阵仗,听到一两百个拉枪栓的声音,各自警觉,苦于他们的长短枪都在帐篷里,佩手枪的没几个,撒腿就跑。

剿日木挥动令旗,警察们呼的挺枪瞄准,汉、满、蒙、日语都有,“别动!”“不许动!”

有的人过于紧张,呯呯呯呯朝天鸣枪。玻璃鸟站在帐篷旁拔脚就往帐篷里跑,呯,一颗子弹从他两腿间穿过,木偶般站住,两手捂住裤裆,不再动了。西一欧他们老老实实站定,丰富的经验告诉他们,在几百条枪前不能轻举妄动,只有拴在柱子上的哟希嗷嗷狂叫。

马匹立刻骚乱,警察们有人去收拢马,瞄着他们的枪口少了一半,西一欧仍是不敢乱动:“剿团长,你嘀什么嘀用意!”

剿日木微微一笑:“太君,皇军命令我们上前线,我们弟兄的命不值钱,但不想这么快就当炮灰!”他很客气,没有把话说绝,旁边的军官就没那么含蓄:“少费话!皇军不让我们活,我们临死也得抓个垫背的!”

“妈了个巴子的,杀了他们,上山当大王!”

西一欧心中已明,奶奶嘀,这么倒霉,好不容易弄个驻屯证,装的跟真鬼子一样,又遇上哗变了:“剿团长,皇军在前线作战胜利在即,你们这么做,是要杀头嘀!”

“放屁!”一个营长喝道:“坦克师团都打没了,我们骑兵凭啥能挡住飞机、大炮?”

剿日木挥手制止:“中队长阁下,凭心而论,我们不想造反,但是皇军不把我们兄弟当人看。你来的晚不知道,你看看我手下的弟兄们,半个月前,我的兄弟有一千八百三十六个,而今呢?他们只有六百一十二人,剩下的人死了,全死了!”他的语气很激动。

“他们是露人杀的?”

“不错!我们兄弟跟着皇军围剿抗联、打击胡子、维护治安出了大力,诺门坎战役暴发,皇军兵力少,让我们上阵,一夜之间让露人飞机大炮炸的死的死、残的残,那个惨哪!”剿日木胡子直抖:“就这还不算,现在非要我们过河,皇军都顶不住,我们能行吗?”

西一欧听到的多是关东军的辉煌战绩,关东军据说是皇军之花、将佐的摇篮,战斗力比在中国内地作战的部队强三档,面前的伪军如此胆小,看来天下的伪军都是一样水平----怕死鬼:“真的?皇军顶不住?”

“哈哈!哈哈!”剿日木看出仙人中队长受到的熏陶比较“正统”:“太君,您被蒙骗啦!你们在一千公里之外驻防,不可能比我们消息灵通,从五月中旬以来,皇军死伤超过三千,打了一个半月仗,死的人比三年剿匪阵亡的都多。今天的战势非常惨烈,露人的飞机平时不敢进入我们的地盘,但今天已经追到入我们境内----你还不知道吧,23师团已陷入露人包围,保不定要全军覆没!”

“什么?全军覆没!”

“嘿嘿!皇军只会宣传胜利,不会传播失败,皇军之花怎么会失败呢?”

“那你准备拿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剿日木指着西方,“我们兄弟想多活两天,委屈诸位太君做个人质,送我们到那边去!”

“你们想投靠露人?”

“哈哈,我可没这么说,用不着说那么难听嘛!”

剿日木掩耳盗铃的话让警察队伍中出现骚动,嘟嘟囔囔,西一欧悄声问玉美人:“他们说什么?”

“他们说家里有父母、妻小!”

几个军官回头斥骂,西一欧看出点眉目,当官的想造反保存实力,当兵的不太愿意,那可是株连全家的大罪。

“剿团长,你们部队的皇军军官呢?”

“呵呵,中队长真体恤本国人,自己的安危都顾不上,先问他们。明着告诉你,他们和你一样,在屯里,要不要把他们带出来看看!”

“不必了!你要想清楚你嘀后果!你们到露人那里,露人会收留你们吗?”

剿日木敛起眼睛:“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有人有枪有大批的弹药,到哪里都受欢迎!”

“露人刚杀了你们一千多兄弟,你的弟兄们愿意吗?”

警察们嗡嗡嘤嘤,牢骚渐大。

剿日木提高语调:“吵啥吵?退到大兴安岭,没吃没喝,早晚是死。投到露人那里,我们叫做起义!起义,懂吗?哪个国家都厚待起义人员的!不就是死个老婆孩子吗?怕什么?回头再娶个洋媳妇过几年啥都有啦!”

“哈哈哈哈,是吗?”西一欧想不出更好的法子,笑着拖延时间,想承认自己是中国人吧,有驻屯证在,谁还信?不承认吧,当作人质铁定要过河。

就在这当口,寨子里大乱,呼喝打斗不断,剿日木叫道:“扎勒古台,看看去!”

“是!”旁边的营长拎着刀向寨子里走去,走到寨门,里面冲出七八个人,拿着刀与警察搏斗。

扎勒古台带人上去阻拦,叮叮当当,不住往后退,当中一个刀光霍霍,正是腾哥儿,身后几人有日本军官也有警察,估计是腾哥儿的手下。

剿日木命令:“谁敢反抗,格杀勿论!”一排枪手调转枪口逼向腾哥儿。

扎勒古台大叫:“大哥,不要开枪,他们身上有炸药!”

火把照耀,几个日本军官身上捆着炸药,凶神恶煞般砍杀。

剿日木举枪朝着空中呯呯鸣放:“住手!腾哥儿,再不住手,我杀了你父母、妹妹!”

腾哥儿闻言收住弯刀,看着日本军官,一个军官叫道:“腾哥儿,救我们出去,皇军会保护你的父母、妹妹!”

腾哥儿左右为难,刀身上下抖动。

剿日木呸了一口:“腾哥儿,我平时对你不薄,跟我们走,我会救出你的父母、放掉你的妹妹!”

日本军官砍开扎勒古台的刀:“腾哥儿,你的父母在阿尔山,你帮助剿日木叛乱,皇军不会宽恕你的!”

“你不用考虑啦,为了你的父母,你必须帮助我们!”

从黑影里又出来几条人影,两个警察用刀逼着两个蒙面女人:“腾哥儿,放下刀,不然杀了你妹妹!”

腾哥儿痛苦的扔下弯刀:“长生天哪!你睁开眼吧!“

扎勒古台把刀架在腾哥儿脖上:“腾哥儿,我敬你是条好汉,跟我们走!”

西一欧和玉美人嘀嘀咕咕,算是弄个大体清楚,腾哥儿受日本军官威胁放了他们,在门口又被抓住,暗道,这个腾哥儿,脑子不够数,等他们走了你再动手嘛!不成功,成仁啦!

日本军官恐怖的长笑:“剿日木,咱们同归于尽吧!”几个人手拽导火索,大步向前,警察们两侧闪退,不敢拦挡,离剿日木只有十几米。

“站住!拦住他们!”剿日木拿枪顶住西一欧:“再向前,我杀了他!”

几个军官心有顾忌:“中队长阁下,为天皇陛下献身的时候到啦!”嘴上说,脚步停下来,第四师团的几十个皇军和皇协军都做了阶下囚,一死俱死,有点下不了手。

西一欧不想死:“别开枪,别开枪,剿团长,我们做个交易吧!”

剿日木鼻子上冒汗,定定神回过头打量西一欧:“少他娘的糊弄老子!”

“如果你打死我,你说他们会不会拉响炸药?”

剿日木非常相信西一欧的话,日本军官视死如归的样子让他心惊肉跳,勉强压抑着慌乱:“哈哈,做交易是你们第四师团的强项,但不是我们满人的强项。开个价让我听听,看看合不合算!”

“我有五千块日元----”

剿日木直接打断:“哈哈哈哈,你太小看老子喽!事关几百条人命,不是钱的问题!”

“那你想要什么?”

剿日木扫了西一欧身旁的几十号人:“你替我们去完成任务!”

西一欧头大了八圈:“什么?让我们去!”

“对!这才能显出你们的诚意!”剿日木脸上露出阴险的笑。

“不能去!”柳天罡叫道,呯的一枪甩在他脚下。

西一欧道:“别开枪,别开枪!你不怕放虎归山?”

“哈哈哈哈,那得看我的手狠还是你的胆子大!”

西一欧立即明白剿日木的意思:“你想让我带人去完成任务?”指着手下:“把他们扣押作人质!”

“聪明!太聪明啦!”

金刚喝道:“那让我去吧!”

“让我去!”

“我去!”

周福海、申志强相继报名。

剿日木挥挥手枪:“少他娘乱动,否则老子开枪了。”指着西一欧:“他,就是他,其他人老子信不过!”

西一欧忙说:“别开枪,别开枪!行,行!我去就我去!”

“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中队长愿意去,我就不为难他们了!”

“请问剿团长,怎么个交易法?”

“你带人去23师团,完成任务后拿着师团的证明回来,老子立刻放人!不过今晚的事你看----”

“好说,好说,完事之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今晚的事我绝不泄露!”

扎勒古台插了一句:“凭什么相信你的话?”

剿日木冷笑道:“让他对天皇陛下发誓!”

“行!我发誓!”西一欧举起手郑重的发了一遍誓。

扎勒古台叫道:“团长,日本人的话靠不住!”

西一欧手扶自己的佩刀,剿日木手枪紧逼:“别动!”

“好,我不动,请您把我的刀摘下来!”

剿日木使个眼色,两个警察摘下西一欧的武士刀交给剿日木。

西一欧道:“我的刀给你,做抵押!”

“刀不错,可是我不稀罕!”

“这把刀是天皇陛下亲赐的宝刀,您可以问问他们,如果丢了刀,会有什么后果?”

“啊?”剿日木拿过刀在火把下细看,晚上光线暗,只觉得这把刀珠光宝气,没想到如此珍贵,扔给一个手下,那个手下拿刀在四个日本军官面前走了一遍,四个日本军官都认出了菊花标志,齐道:“大日本天皇陛下万岁!”

剿日木接过刀摸着刀身上的“昭和”字样:“哈哈,好刀,好刀,你继续往下说。”

“天皇陛下所赐宝刀,刀在人在,刀毁人亡,相信您是听说过的吧!”西一欧说话的时候紧盯剿日木,天皇赐刀在日本军人心中固然珍贵,但并不是丢了就一定要自杀,目前把话说重点,是为了争取宽大机会。

剿日木倒重重的点头:“嗯!”

“如果我完不成任务,你可以把刀毁了,相当于杀了我!”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