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也识女人香 第二部 草原小流氓 第33章 试马

sxpnceo 收藏 10 3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661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


两个蒙面女人弹起了马头琴,二十多个年青女人翩翩起舞,警察部队中有几个日本军官上来向西一欧敬礼、敬酒,肩章挂的是小队长、班长衔。西一欧回礼,心道警察里怎么会有日本人?剿日木陪笑道:“我们部队的皇军教官作战非常勇敢,前些天基本上都在战斗中殉国了,只剩他们几个了。”

在满洲部队中,各团、各营、各连、各排都配有日本人,名义是顾问或教官,实际上是操纵、监视他们行动,西一欧糊里糊涂,滥竽充数,故作理解的样子点头:“是的,是的,皇军很勇敢的!”

剿日木道:“太君,这些女人,您看中了哪个,我让她晚上陪您!”

西一欧吃惊地看着剿日木。

剿日木笑道:“一个不行,两个?”

“不!不!我有她就足够啦!”西一欧拍拍倒酒的玉美人细腰,他选择占便宜的时机恰到好处,玉美人没敢还手。

剿日木色迷迷地盯着玉美人,仿佛想穿透她的面纱:“太君,您真是好眼力,一看就是个大美女!”

“哟希!”西一欧看着两个弹琴的女人,想起了绿茶:“她们怎么蒙着面纱?难道长的丑陋?”

“哈哈,太君想错喽,两个大大嘀漂亮!”

“是吗?摘下面纱看看!”西一欧心想,得装出点特色,一味的严守军规,那不是日本军队的做法。

剿日木有些为难:“太君,您觉得其他的女人不好看吗?”

“呵呵,那些女人晒的又黑又瘦,我嘀不喜欢!”说着站起来:“这两个女人嘛,我只是想看看相貌,没别的意思!”一手端着酒碗,一手去掀蒙面女人的面纱。

剿日木叫道:“太君!慢着!”

已经晚了,西一欧被两个蒙面女人一人一脚,踢的飞出去,马奶酒泼了一脸。

金刚大叫:“八嘎!”拔出马刀、踢翻桌案,指向两个女人,“死啦死啦嘀有!”两侧一片拔刀之声,寨墙上几声喝叫,仓啷仓啷,也传出拔刀声,咚咚咚,从寨门里冲出几个警察。

剿日木一拍大腿:“坏喽!”他旁边的营、连长个个像弹簧样跳起,“疯啦?敢打皇军!”几个日本军官更是和金刚一样愤怒,拔出了手枪。

玉美人抢先一步,扶起西一欧,掐他一把:“赛鬼(色鬼)!”

西一欧搂着玉美人腰:“哈哈,喝多了,喝多了!”谁都知道他才喝了半碗酒。

两个蒙面女人哭叫着躲到四个警察后面,当中的警察怒吼不止。

嗷----嗷----嗷----哟希长啸,挣脱绳索,纵身跳起,扑向那个警察脖梗,火光映照之下,哟希的眼光蓝莹莹如鬼似魅,警察身后的三人吓得各持弯刀退后几步。那个警察侧身弓步,立刀迎上,哟希如果冲上去,必然撞到刀口上。

西一欧哧的吹出口哨,呼唤哟希停住,哟希在空中腰身猛摆,像弹簧一样触地,避开刀锋,噌,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弹到警察身后,反口咬向警察屁股,警察簌的离地,向后翻个跟头,身子腾空,双手握刀,狠狠劈下,刀风震颤。

金刚挺身而上,当----一声清脆响亮的兵刃相交,手中刀与警察相碰倒退三步,那个警察借着刀势向上再翻一个跟头,如大鹏展翅般刀又劈下,当----两刀打出火花,金倒再退三步,握着半截马刀发愣,这可是精钢打造的东洋刀啊。

那人落地嘴里咕哝,噔噔噔退后五六步,手中刀也折断,脚下一勾,挑起一支上刺刀的步枪直刺金刚,有点拼刺刀的意思,金刚刀背向上,当----第三次交锋,磕开警察的枪,刀已举在警察头上,呜,挂着风声扫向他的脖子,金刚的刀断了,长度不够,刀贴着警察脖子而过,那个警察惊出一身汗,猱身后纵。

忽儿哟----西一欧再度发声,哟希蹿回身边,吐着血红舌头瞪视前方。

“腾哥儿!住手!”剿日木喝道。

那个警察用刺刀指着西一欧说话,玉美人翻译:“他说,你敢动他妹妹,就如此刀!”

“八嘎!对皇军嘀无礼!”西一欧抖起来,他看出腾哥儿是剿日木的手下。

玉美人小声道:“算了吧你!”

剿日木喝骂腾哥儿,几个营、连长相劝,日本军官们不太愿意,嘴里咒骂,腾哥儿护着妹妹要回去,金刚叫道:“慢!”

腾哥儿呼的站住,眼光怒视。

“咱们比试比试!”金刚扔了半截刀,摆个徒手格斗的架势,腾哥儿甩掉上衣,露出健壮的肌肉:“干!”他也会说汉语。

“慢!慢!慢!”剿日木做个和事佬立在两人当中,嘴里少不得训斥腾哥儿,眼里乞求西一欧出面。

西一欧不想假戏闹大,自己吃点亏就吃点亏吧:“喝酒!喝酒!算了,算了!”金刚眼眯起:“算你走运!”腾哥儿哼了一声,转身回寨。

西一欧能忍下这口气,让剿日木很高兴,这个中队长不简单,腰里的宝刀是最好的证明,得罪不起呀:“太君!请息怒!”

“他是什么来路?”西一欧觉得腾哥儿肩上挂的是排长肩章,没啥了不起的,感兴趣的是他能和金刚打个平手。

“说起来话长!太君,他是我们这儿方圆三百里有名的训马好手,司令官阁下骑的马都是他训出来的,很多满洲王公大臣都指名要他的马,只可惜他性子烈,不服管,我们把他的父母、两个妹妹‘请’过来照顾,他才答应为皇军训马,不过有个条件,皇军不能碰他妹妹、为难他家人,太君,您看----”

剿日木的口气西一欧再明白不过:“啊----好说,好说!我嘀明白啦!他是个大大嘀人才!我嘀刚才喝多了酒,一时鲁莽,请不要介意!”西一欧探明情况,自认倒霉,司令官骑马找他,咱犯不着惹事生非。

剿日木找个台阶下,酒肉猛上,大赞金刚功夫高强,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满洲人、蒙古人好勇斗狠,剿日木一抬眼的功夫就看出金刚的实力,传说中的第四师团不会打仗,尽他妈胡扯,那是人家保命有道,逼急了照样是豺狼野兽。

金刚气犹不止,独自喝闷酒,没保护好老大,刀被劈断了,平生大耻:“剿团长,听说他训的马很不错,我想开开眼嘀干活!”

“行!行!”这种要求不过分,剿日木派人叫腾哥儿牵出一匹马,蒙古马矮小,看不出稀奇。

“腾哥儿,太君原谅你的粗鲁,想看看你训的马!好好表示表示。”剿日木小心地看着哟希,那种野兽之光让他惊颤。

腾哥儿看见自己妹妹打了日军中队长,试出金刚的功夫,生怕他们报复,听到剿日木打圆场,点点头:“太君,请您让您的狗叫两声!”

让哟希叫两声有什么用?西一欧不明就里,叫就叫呗,拍拍哟希,哟希扬头长啸,西一欧等骑过来的拴在柱子上的战马个个甩着蹄子低鸣,有的挣着绳子左突右窜,这比前几天好多了,前几天哟希一叫唤,能把马上的人甩下来。

腾哥儿牵的马毫无反映,甩甩尾巴,西一欧看不出有啥奇怪,山南站起来:“好马!好马!”

西一欧笑笑:“很一般嘛!又低又瘦!”

腾哥儿道:“请借用一下您的手枪?”

西一欧止住笑,看着剿日木,剿日木点头:“不要紧!不要紧!”

西一欧把手枪扔过去,腾哥儿扳开机头,走进西一欧带的马群中,呯呯两枪,由于距离太近,西一欧带来的东洋马唏溜溜鸣叫,大力挣绳子。

腾哥儿又走到自己牵来的马前,冲着马耳呯呯呯三枪,那匹马仍是摇摇尾巴,老僧入定般站立不动。

西一欧这下看出了名堂,马怕高音惊吓,对马发布命令通常低声即可,不需要大喊大叫,而这匹马根本对突发枪声不理不睬,非同一般,掏出颗甜瓜雷:“用这个,行吗?”

“行!”

西一欧得到答复,让开众人,把甜瓜雷扔出去三十多米,轰的一响,东洋马纷纷跳动,有的已把柱子拖倒,而腾哥儿的马仿佛睡着了,连尾巴都不摇。

“哟希!好马!好马!”西一欧带头叫好,跟来一通掌声,金刚不服腾哥儿功夫,对他训的马一百个服气。

“乌珠穆沁马!鼻大、眼亮、肢短、鬃长、耐力持久!”玉美人轻轻说。

她的声音低,西一欧和腾哥儿都听到了,西一欧夸张的张大嘴:“哇!你嘀很懂马!”

腾哥儿扫视了下玉美人:“说的不错。太君,您乘坐的马都快不行了!”

“什么?”西一欧睁大眼睛,自己骑的马挺好的嘛。

腾哥儿走到一匹东洋马前,解开鞍绳,掀起马鞍:“马是良驹,可惜长途跋涉,受伤了。”

马鞍下面血淋淋,西一欧解忙解开另一匹马,同样如此:“为什么?”

山南答道:“每天超过一百公里急行,马匹受不了!”

“没走几天啊?”西一欧认为这几天一直在坐火车。

腾哥儿接过:“东洋马骑二三十公里就要休息一下,如果连续负重急行超过三天,马匹必然受伤!你们的马在七天前就已经受伤了。”

七天前,西一欧想了想,那是在从洛阳到界首的路上,和张方武、金钱豹子比马累的,太厉害了,这都看出来鸟。西一欧如见贤人,腾哥儿,是个大大嘀人才,放下老脸,客客气气的向腾哥儿鞠躬,献酒,围着马团团转。

皇军喜欢硬汉,众所周知,几个日本军官对腾哥儿平时也很尊重,现在更是和气,剿日木对中队长的义举表示理解,但心中立马升起另一种征兆,以为大阪商贩军人看中了他的马,连忙说这马是专门贡奉给满洲皇帝的,总共训了三十匹,已训了八个月。

西一欧明白他的意思,让自己不要打御马的主意,赶忙说只是想让腾哥儿指点一下怎么训马,无奈这是腾哥儿的独门绝技,打死也是不会说的。

目的达不到,不耽误交朋友,篝火熊熊、舞蹈再起,西一欧当起了酒司令,金刚和腾哥儿拼起了酒,马奶酒看着像奶水一样,酒精度只有二度,号称千杯不醉,两人盘腿而坐、四目对视,一人一坛下去,各喝了两坛,拼的是膀胱的忍耐力,西一欧和剿日木等人走马灯似的方便了七八次,两人愣是久坐不下,最后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跑去方便。

所谓一笑抿恩仇,腾哥儿除了对金刚的日本身份有点不快外,其他的有一种相见恨晚之意。

“报告!”一个通讯兵跑过来:“关东军驻海拉尔指挥部急电!”

剿日木接过电报,看了一眼:“我不识日本字,念!”

“是!关东军驻海拉尔指挥部电:我大皇军23师团渡河收复国土、拯救蒙人,重创露人,我第1坦克师团英勇无敌----”

“行了,行了,拣主要的说!”

“是!因第1坦克师团第4联队与总部失去联系,渡桥被露人炸毁,已命多支预备队前去支援,现令你部乘夜渡过哈啦哈河,务必于天亮前为23师团运送给养弹药,沿途搜寻失踪部队,此令!”

啪!一个营长摔碎酒碗,大喊大叫,几个军官跟着叫嚷。

玉美人告诉西一欧,他们说,不能去前线当炮灰!

剿日木向几个军官使个眼色,转向西一欧:“中队长阁下,军部命令我们作战,我们去准备一下,您可以早点安歇啦!”

说罢,带着几个人走进他们的帐篷,帐篷里不时传出摔碗、踢凳的声音。

玉美人脸上忧郁:“老爷,咱们走吧,别呆在这儿了!”

“为啥?”

“他们不是好鸟!”

“你认识他们?”

“感觉,我的感觉!”

西一欧已闻到空气中的雨气,身上打个寒颤:“快下雨啦!回去睡觉吧!”

号角吹起,五六百个警察牵着马匹出来,马上驮着物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