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刀 第二卷 第五章 大选(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46.html


山上木拓心里憋屈的厉害,玩女人不成自己差点连小命都丢了。隔了几天之后,刘大胖带着东西来看山上木拓,一脸殷勤的笑着。两人坐毕,山上木拓依然神情严肃,对刘大胖手里的东西丝毫没有兴趣。刘大胖趴在他的胳膊上瞅了一眼,用手小心地摸了下,问道:“木拓君,您的胳膊好些了吗?我这里给您带来了一些草药,您早晚喝一碗对伤口很有好处。”刘大胖把黄纸包下面的艾蒿拿出来,攥了一小撮闻了闻,说道:“味道中性!这个是艾蒿,中国人最常用的一种草药植物,能熏,加上水还能喝那个汤。”

屋子里的灯光昏暗,今天是个阴天,山上木拓喜欢这种天一个人呆在屋子里。他不搭理刘大胖手里的这些玩意,站起来走到门口。“刘掌柜,我这胳膊可是那个女人伤的,那女人是你的人。”山上木拓目光凶煞,带着一股杀气。刘大胖顿时感觉今天来这里时候不对,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山上木拓身边,笑着说道:“木拓君,这女人该死,可是她可不是我的人,您也知道这是镇长的老婆,跟我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八嘎!你的死啦死啦的。”

“爷,您可千万别生气,您的身子经不起折腾。女人已经死了,还是以公事为主。”刘大胖不敢盯着山上木拓的眼睛,他知道山上木拓迟早会提到这一岔。

“八嘎!八嘎!”

“您消消气,消消气。不知道有个关于国民党残余部队的消息,木拓君想不想知道?”刘大胖故意抬高了语调。山上木拓走回去坐下来,问道:“刘掌柜,你说,什么消息?我洗耳恭听。”

刘大胖笑了笑,他正对着山上木托的眼,说道:“我听说国民党残余部队去了大荣山,还去找过大荣山的土匪,想拉帮结派对付你们。”

其实,这个事情刘大胖和山上木拓说过,他现在根本不知道张擎和等人的任何消息,他只是想从新握住主动权。山上木拓吃了亏,刘大胖明显被他抓住了尾巴,现在他必须把这个尾巴收起来。只有这样,他才能顺利当上洛桥镇的镇长。山上木拓站起来,靠近刘大胖说道:“你这个跟我说过,你想把我当傻子。”

“不,不!木拓君息怒,我是说还有另外个消息。”

“你的快说,妈的,死啦死啦的家伙。”山上木拓抓着刘大胖的衣领,将他举到半空中。刘大胖张牙舞爪求饶着,“是真的,是真的。他们现在就在距离洛桥镇不远的另一个镇的村子里,一共不到二十个人。”

“你说的是真的,要是有半点谎话,咔嚓!死啦死啦的。”山上木拓把刘大胖放下来,转身拔出挂在墙上的军刀顶在刘大胖的脖子上。“太君,太君,我说的都是真话。”刘大胖双手举着,脸上顿时冒出了大汗。山上木拓收起刀放在桌子上,似笑非笑的说道:“巴嘎!刘掌柜,吓吓你就尿流了。No,不行的,你胆子太小,做洛桥镇的镇长要狠。”刘大胖见刀没有在自己脖子上了,他撩起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长长舒了一口气。

山上木拓重新坐下去,对刘大胖半信半疑的问道:“你从哪里知道的这个消息,谁可以证明你不是在骗我。”

“这、、国民党残余部队的的确确来过洛桥镇,木拓君这个您总不能怀疑吧!上次大营被偷袭一事,我想十有八九就是这群人干的。”刘大胖表现的很自信,“这群人虽然伤残不轻,但是一个个都拿着命往枪口上送,你说不是他们会是谁?”

“这个我早就知道了,现在的问题是他们在哪?你说的那个村子叫啥名字。”山上木拓的神情缓和了下来,他把军刀插到鞘里,正视着刘大胖。刘大胖刚才急于辩解和解围瞎编了这这件事,没想到山上木拓真的当真了。他想了一会说:“那是个荒诞的村子,没有村名。”

“八嘎!刘掌柜你把我山上木拓当傻子耍,你的想死啦死啦的。”

“不敢,不敢,真的不敢。您可以派人去查看查看,再来评断我说的对不对。”

“你的带路,我派人跟你一起去。”

刘大胖知道这事情越来越复杂,如果不能找个合适的理由推脱掉,自己跟定连命不保。“这样吧!我手下有些人,我先找个手脚灵活的去查看查看,要是有好消息就来告诉您,您看这样好不好。”

“嗯!不错,不错。我给你几只好枪,你先用着,要是把事情办好了,这个大大的有。你的明白。”

“明白,明白。”

“要是没有别的事情你走吧!我要休息休息。”山上木拓站起来,拾起刘大胖拿来的草药放在嘴边闻了闻,说道:“这些东西的有奇效?”

“有奇效,有奇效,您喝上这么一两回就知道了。”

“不是毒药吧!刘掌柜。”

“木拓君,您这是说的哪里话,这是草药治病养伤用的。”

“那就好,那就好。中国人的方子,我倒要看看有什么奇效。”

临走之前,刘大胖吞吐着言辞,问山上木拓说道:“木拓君,这个镇长的事情,您看、、、、、”山上木拓停住脚步,回过头来走到刘大胖面前,说道:“这是个大事,镇长的大印都在你的手里,你害怕生米煮不成熟饭。中国人有句老话,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刘掌柜您不会不明白这个代表什么意思吧!放心吧镇长你已经当上了,等我和稻田一郎商量将告示发出来,那时候你就是名正言顺的洛桥镇镇长了。”

刘大胖这次去山上那本想赚个好人,谁知道不仅好人没赚成海蹚了一次浑水。回到家之后,挑选了几个精干的下人,秘密安排他们去了大荣山去找莫独眼,他不放心准备紧接着也跟去。这一次,六子没有一块去,刘大胖自己留了一手,在和国民党打交道上六子这个人不好用,嘴太滑。六子猜测到了刘大胖这次去山上木拓那里没有挨上好脸色,定是灰头晦气的回来的。但是对刘大胖派出去那几个人到底是干什么,他还真的不知道了。

这天晚上,刘大胖把六子叫了来,对他说自己最近要出去一趟,三天后才能回来,安排六子照顾好家里。有人找就是他去东北过亲戚了。六子很痛快的答应了。

刘大胖第二天一早便出门了。而对于刘大胖的走,六子反而更加喜上眉梢,他在心里暗暗叫好,这一次他终于有机会好好和小妾风流风流了。刘大胖不会想到六子对他的女人有想法,他只知道六子将来可能在做事上背叛自己,但却没有考虑到他会上自己的女人。刘大胖刚刚离开家一个多时辰,六子就急忙忙的跑到小妾的房间门口,他在外面徘徊了一阵,四处张望了一下见没有人注意人注意自己。他正准备敲门,这时小妾端着脸盆开门倒水,她只穿着红肚兜,下身穿着四角裤衩,见六子这么早就站在门口吓了一大跳,盆里的水泼了六子一身。

“六爷,您这么早在这干嘛!对不起,泼了你一身。”小妾的脸通红,头发披肩散着,脸上还带着几分睡意。六子盯着他看了一会,回过神来说道:“我从这里路过,等老爷起床有话说。”

“老爷他出门了,怎么六爷您不知道啊!”

“啊!啊!知道,知道。你看看我这脑子把老爷出门的事情都给忘记了。”六子拍着自己的脑袋,显出一脸的懊恼。小妾虽然穿着肚兜衣和裤衩,但是她没有回避,她看见六爷懊恼的表情,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六子看了看她,说道:“你笑起来真漂亮,和天上的仙女似的。”

“天上的仙女,你见过天上的仙女?”

六子故作神秘的回答道:“见过,做梦的时候经常见,还和她们牵过手,和她们一起、、、睡觉呢。”

“六爷您真不害羞竟然说这样的话,我还没洗漱呢!不跟您说了。”小妾拾起地上的脸盆转身将门关上了。六子还站在门口发愣,他似乎已经感觉不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全湿了,这个时候他只想和小妾一起,跟他撒谎做梦似的牵手睡觉。六子有些不舍的走开了,他走几步回头看看,走几步回头望望。

小妾关了门并没有马上去洗脸梳头,她靠在门后面双手抱着心脏的部位,她的心跳变得减速。她知道,六爷刚才的话暗含着什么,难道他真的想和自己上床,他不害怕刘大胖吗?要是被刘大胖知道的话,不仅她会被处死,六爷恐怕也会被赶出家门。六爷这么早就在门口鬼鬼祟祟的站着,等老爷是假想偷看自己才是真。

且说,小妾比刘大胖小了十几岁,刘大胖虽然玩的女人很多,对每个女人只要上过一次,第二次就会轻车熟路,不会有任何的阻挠。但是,对小妾来说是个例外,和刘大胖睡了一年多,她并没有真正的高潮快乐过。也许是自己的性欲望太高了,每次和刘大胖做床事,她都感到了一种压力感。她觉得和大自己十几岁的男人ML有些不论伦理,躺在她身边的不是自己的男人而是自己的“父亲”。小妾忍着,每次都忍着快流出来的眼泪。当六爷暧昧的看着自己的时候,她竟然有一种莫名的想亲近他的欲望,是原先从来没有过的,这是女人对男人发出的信号,一种强烈被占有和侵犯的欲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