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场风花雪月的往事 第二部 创业辛苦 第四十六节

tanglin7020 收藏 1 7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7.html


当我签完名在上面签完名,按完手印的时候,阿艳总算回来了。警察不好意思再待下去,递给我卡片,说如果我再想起什么问题再跟他们联系。


阿艳坐在床边开始给我喂粥,我想自己喝,在被她用严厉的眼光警告之后,乖乖的让她喂,从来没有试过被人喂的感觉,怪怪的幸福。阿艳认真的吹冷着猪肝粥,生怕会烫到我,我注意到她已经在外面梳洗过,还化了一点淡淡的妆,脸上已经没有了刚哭过的痕迹,女人,真是奇怪,爱美是天性!


喝完粥,阿艳坐在旁边开始翻看一本女人杂志,我想下床活动活动,立刻也被阿艳制止了,


“姐姐呀,我想去厕所,你总不可能让我去厕所吧?”我笑着说。


“医生说的,想要下床要有他的通知,如果要上厕所就在病房里解决。”这是阿艳的回答。


“当着美女的面尿尿,我不习惯!”我不好意思的回答她。


“你还是处男呀!你还装什么呀?我们两个早就。。。。。。,反正不说了,你要上厕所,就在这里解决,我等下拿出去洗洗就行了!”阿艳说着拿出一个尿盆。


“那我宁愿不上厕所!”我倔强的说。


“那你就忍着呗!我就不相信了!”阿艳显然是个典型的朝天椒。过了半个小时,我实在忍不住了,只能跟阿艳说我要上厕所了,她扶着我下床帮我解开拉链,然后把头扭向一边去,


“大少爷,这样总可以了吧!身在福中不知福!”我不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医院的日子真会让人发疯,我才在医院躺了一个上午就已经闷得不行!我简直就是求阿艳说,你就让我出去走走吧,我实在是忍不住了!阿艳一副不关她事的模样,只是在上厕所的时候才扶我起来,其它的时候任凭我如何的哀求都是理都不理!


下午的时候,我正昏昏欲睡,突然感觉裤袋里的手机传来一阵阵的震动,我赶紧叫阿艳拿出来手机看看,到底是谁在打电话给我,阿艳看了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把手机递给我自己看,我一看,头都大了,原来是妻子来电话了,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按下了接听键。


“老公,你要什么时候回来?怎么一天都不给我电话呢?”老婆在电话那头问。


“我有点急事误了一下,你在干吗呢?”我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跟她讲这件事情,只得撒谎先。


“公司里面组织我们去北京旅游,有一个星期呢!我带上儿子一起去了,跟你打声招呼,到时你回来不知道我去哪里了!”原来是这样,我不禁松了一口气。


“好呀,反正你平时也很少出去玩的。记得身上多带一点钱,带多一点衣服,那地方贼冷!”我叮嘱她。


“我知道了,你在外面注意一点,办完了事就赶紧回去。!


“我知道了,如果有时间的话我就赶到北京去跟你们会,如果没时间我可能要去趟杭州,那边有家客户出了点事情要我过去处理一下,到时再看吧!”


“好!”妻子挂断了电话,我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掉回自己的胸腔里了。阿艳在旁边静静的盯着我。


“你说,哪天你是不是也要这样跟我撒谎?我们家的那个人肯定也是这样每天跟我撒谎的!你们男人说谎时跟直的一样,根本就分不出来是真是假!女人发现自己的老公被人家抢走时已经成了了定局了!唉,女人呀,真可怜!”


“我可从来没有跟你撒谎!”我回答阿艳。


阿艳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病房里面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


“阿艳,你看过我写给你的纸条了吗?”我突然问阿艳。


“看过了!也想通了!你不愿意就算了,反正我也没有损失什么。等你伤好了,我就回苏州,不在这里陪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了!”阿艳的眼睛又有点红了,我不敢再看她,闭上了眼睛!”





这种日子没有过得多久,毕竟我年轻,而且那一刀也只是伤了一点皮肉,没有伤到筋骨,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伤好得很快,三天过去了,我就已经可以下床活动了;一个星期后,医生说再过几天就可以拆线了。阿艳每天晚上回会所睡觉,然后早上来的时候就给我带来早餐,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就回会所睡觉。这天,我再也躺不住了,询问过医生之后,我决定今天就要出院,不能再睡了,再睡我身上都要长霉了!医生在不停的跟我讲一些注意事项,什么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吃,酒是更加不能喝。伤好了以后再到医院去拍一个CT,看看头部是不是有伤没有检查到。。。。。

阿艳在一旁认真的听着,不时的提醒我,要记住。那个医生不时的盯着阿艳,我不禁在心里大声的说:你真是一个大色狼!阿艳到是不在乎别人的色狼眼光,只是不停的要我注意,这个医生的注意事项终于完了的时候,他才对我说,“你太太对你真好呀,每天帮你擦身子,倒浴盆,这么年轻又漂亮,你还真有福!”


我神气的搂过阿艳,对医生说,“那是,你不知道当初我服侍她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阿艳推开了我,笑笑说,“走吧,我们早点出发吧!”她拉着她的小行李包,珠海我们要走了!


一路上我们都没有出声,只是紧紧的握着对方的手,仿佛一松开对方就会不见了一样。有时候又目光对视然后又迅速的松开,我知道这可能是这一辈子我们最后一次一起坐车了!京珠高速上大巴开得很快,我们很快就过了中山,进入了广州境内,我又回到了这个我熟悉的地方,是的,到了分别的时候了!不由得伤感了起来,阿艳,真的对不起,今生无缘,来世再见吧!


送她上了的士,我一个人游荡在清河西路上,没有方向,没有目的,我是谁?来这里干什么的?真的很迷茫。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