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强盗、流氓和老实人


强盗说:“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咱们平等,好不好?”流氓说:“少来这套,你他妈1米8,200斤,手里还有刀;我1米3,100斤不到,手里就根棍子,能和你一样吗?”老实人说:“强盗说得好,我们要搞大国外交,就得多和强盗这样的打交道;流氓说的也不错,我们可以理解。”


强盗说:“我没钱了”。流氓说:“我也没钱了。”老实人说:“我有钱。”


强盗说:“我多印点儿债券,老实人你来买吧。”老实人说:“这个……好吧,不过,你得对我负责哦。”强盗说:“放心吧,我一定对你负责。”


强盗又说:“我在多印点儿我自己的钞票,让大家都有钱花,好不好。”老实人说:“不好吧,你多印钞票不是会引发贬值吗,那我手里那些你家的钞票不久不值钱了吗?”强盗说:“没关系的,现在这道坎儿过不去,咱们大家不都不合适吗,我多印点儿钞票,你多负点儿责任,咱们一起使劲,共克时艰,对吧。”老实人说:“也对,那好吧,不过你得多我负责哦。”强盗说:“没问题,你还不了解我吗,放心吧。”


流氓说:“那要这么说,我也多印点儿钞票。”强盗一听这乐:“你一共没两个钱,你印了钞票有什么用,谁也不用,你自己用,有什么用?”流氓说:“傻B,我说的是我也印点儿你的钞票。”强盗说:“你引我的钞票,你这叫造伪钞,你这是犯法。”流氓说:“许你明抢豪夺就许我造伪钞,怎么着吧。”强盗说:“我怎么着,我揍你!”


流氓说:“老实人,强盗要揍我,你得帮我,要不他揍了我下一个就轮到你了,你想想吧。”老实人就说:“强盗你这样是不对的,你怎么能这样呢,太不和谐了,就说流氓做事比较流氓吧,那不是还有我罩着呢吗?”强盗说:“好了,那不揍流氓了。大家都看到了吧,流氓很流氓,但是有老实人罩着呢,老实人很厉害,所以我不能揍流氓!”老实人很高兴,因为自己很厉害。


流氓说:“我饿了,要吃的。”强盗说:“你不是厉害吗,自己想办法。”流氓说:“我告诉你,我要是饿了,我家里死了人,我过不下去了,我可跟你拼命。”强盗说:“好,给你二斗粮食,千万别饿死人。”流氓说:“二斗粮食不行,我要海参鱼翅鲍鱼燕窝。”强盗说:“去你妈的,我欠你的啊,你吃这些能吃饱啊。”流氓说:“我还不求你了。”


流氓说:“老实人,我饿了,要吃的。”老实人说:“不是年年给你吗?怎么又没粮了。”流氓说:“这水涝蝗旱的,谁保得齐啊。”老实人说:“不对吧。我怎么听说你把我给你的粮食转手又买了,自己又买了海参鱼翅鲍鱼燕窝了呢。”流氓说:“没有的事,你还信不过我吗?”老实人说:“我还真信不过你。”流氓说:“你看,你要信不过我,我家里饿死了人,都跑到你那儿去,你瞧着办吧。”老实人想了想说:“好吧好吧,真拿你没辙。”


流氓说:“强盗四处杀人放火,很坏。”强盗说:“你也不咋地。”流氓说:“我也不咋地?你杀的是别人,我杀的是自己家里人,咱俩能一样吗?”强盗说:“……这个还真不一样。”


流氓说:“给我钱。”强盗说:“你丫有完没完了?该你的欠你的啊,我?”流氓说:“我告诉你,我急了什么都做得出来。”强盗说:“哈哈,你能做出什么来?”流氓说:“我绑架!”强盗说:“你能绑架谁啊?”流氓说:“我绑架自己的家人!”强盗说:“你绑吧。”


话音刚落,流氓就抓过一个自己家里的小孩子,把刀夹在小孩子脖子上,问:“你说,谁害的你这样?”小孩子哆哆嗦嗦地说:“强盗!”流氓哈哈大笑这对大家说:“大家都听到了吧。”大家都说:“听到了,强盗你这样做太过分了,你就给他点儿钱怎么了,你家里不是富吗?”强盗说:“我靠,怎么这么倒霉啊。我家里富是不假,可是钱是大家的,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啊。”强盗家里人说:“行了行了,孩子也怪可怜的,就再给二斗粮食吧。”


流氓看着二斗粮食进了家门,说:“不行,要鱼翅燕窝。”强盗说:“想什么呢?”强盗家里人也说:“门儿也没有啊!”大家也跟着说:“这实在是有点儿过分了。”


流氓一看性子上来了,一脚把二斗粮食踢出去了,说:“我宁肯饿死也不吃嗟来之食。”这时流氓家里的孩子饿哭了,流氓问孩子:“谁把你饿哭了?”孩子颤颤微微地说:“强盗。”


老实人看不下去了,说:“算了算了,从我那儿那二十斗粮食吧。”流氓很感动,说:“还是咱们哥俩儿好啊,谢谢啦!再来点儿鱼翅燕窝吧。”


流氓说:“我也有刀啦!”强盗说:“刀很危险,是凶器,你不能拥有。”流氓说:“那你怎么有那么多呢,不但多,而且大。”强盗说:“我负责维护治安啊,谁耍流氓我就砍谁。”流氓说:“谁请你维护治安了,我有刀就是为了保护自己不被你这样的强盗砍。”


强盗就给老实人打电话,说:“老实人啊,流氓这种流氓手里有了刀,就不好办了。别说他给我找麻烦,说不定哪天他也找你的麻烦呢。”老实人说:“那倒是。可是不好说啊。你说当初我自己玩刀的时候你也不让,他也不让,我就说是要独立自主。现在轮到别人自己玩刀了,我出来反对,好像自己也不大好意思。”


强盗说:“嗐,你管那个呢!你还是老实,哪儿有这么多说的。当年是当年,现在是现在。再说,玩刀和玩刀不一样啊。”老实人说:“那有什么不一样啊?”强盗说:“你想啊,我手里拿着刀,你知道我怎么出招;你手里拿着刀,我知道你怎么出招。大家都互相知根知底,这刀就砍不出去。我问你,流氓下一招怎么出,你知道吗?”老实人说:“还真不知道。那怎么办啊?”强盗说:“咱们开会,大家坐在一起商量解决,很和谐吧。”老实人说:“对,不过得在我家里开。”


于是大家一起凑到老实人家里去开会。开了很多次会,每次开会老实人都对家里人说:“你们看看,都上咱们家来开会了,有面子吧。这说明我们对流氓有约束力,还说明这个世界少了我老实人不行,我老实人的影响力日益增强了。”


强盗也说:“对啊,大家都去老实人家里开会,说明老实人对流氓的约束力很大。”老实人呵呵笑得很开心。


流氓也说:“对啊,我就去老实人家里开会,别人我都信不过,我就信得过老实人,就老实人对我有影响了,决定性的!”老实人呵呵呵呵笑得更开心了。


大家都说:“对啊,流浪强盗都肯去老实人家里开会,真好真好,说明老实人很好很强大,有绝对的影响力,必须的!”老实人呵呵呵呵呵呵笑得开心死了!


可是开了很多次会也没谈出个所以然来。强盗就说流氓没诚意,流氓也反唇相讥。强盗说:“你要再这样不跟你玩了。”流氓说:“不玩拉倒,谁稀罕你啊,我有老实人这个忠诚的好朋友。”


强盗说:“大家看到了吧,流氓老是这么耍流氓,就是因为老实人总在背后给他撑腰。”流氓说:“对,全世界就老实人对我有影响力,怎么样!”大家都说:“老实人你要这样就不合适了,让流氓攥着刀多危险啊,你不是对他有影响力吗,使点劲啊。”老实人琢磨了半天:“这个……按说……可是……似乎……不太对头啊。”


流氓说:“谁也不管我,我不谈了,我退出。”强盗说:“怎么着,耍流氓是吧?”流氓说:“对,我就耍了,怎么着?”强盗说:“老实人,流氓耍流氓,你管不管?”老实人说:“我管啊。流氓,你不能耍流氓。你得接着谈。”流氓说:“行,咱俩是好朋友,我听你的,我退出。”老实人说:“不对啊,你听我的就不该退出啊。”流氓说:“放心吧,我听你的,我退出。”


流氓又说:“我要拿刀砍人了。”强盗说:“你砍谁?”流氓说:“我想砍谁就砍谁!”


强盗说:“老实人,你管不管?老实人?老实人……”大家也说:“老实人呢?老实人你管不管?不是说流氓就听你的吗?老实人……”


……


老实人说:“嘘,别打搅我,我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