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愤青”的高兴与不高兴

fengyimin 收藏 0 117
导读:[新加坡《联合早报》5月26日文章]题:中国“愤青”的高兴与不高兴(作者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杨丽君) 中国正在经历着改革开放以来的新一波民族主义浪潮。擅长互联网的年轻人则构成了这一波民族主义的主体。中国年轻人中的民族主义从何而来?是否会对中国的内政外交产生影响?应该如何看待年轻人中的民族主义情绪? 三波民族主义情绪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历了三波民族主义。第一波民族主义贯穿于80年代,主要表现为学习西方,特别是亲美国;第二波出现于90年代,反西方反美国为主

[新加坡《联合早报》5月26日文章]题:中国“愤青”的高兴与不高兴(作者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杨丽君)

中国正在经历着改革开放以来的新一波民族主义浪潮。擅长互联网的年轻人则构成了这一波民族主义的主体。中国年轻人中的民族主义从何而来?是否会对中国的内政外交产生影响?应该如何看待年轻人中的民族主义情绪?

三波民族主义情绪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历了三波民族主义。第一波民族主义贯穿于80年代,主要表现为学习西方,特别是亲美国;第二波出现于90年代,反西方反美国为主要特征。这波民族主义的抬头与美国的对华政策调整、国际环境因素、经济发展以及新左派知识分子的崛起有很大关系。

第三波出现于进入本世纪以来。这一波不仅针对国外也针对内政。对外表现在反对西方对中国的不公正评价,反对美国霸权、反对跨国公司的垄断;对内则表现在反对政府积极融入世界经济体系、推行国内市场经济的亲西方路线,同时也反对新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向政府推行的美式改革,对新自由主义政策带来的诸多问题,如收入分配不公、生态环境恶化、社会分化等不满。

这波民族主义情绪代表的是被边缘化的民间声音,而被称为“愤青”的年轻人则构成主体。互联网的普及为这一波民族主义注入了新的活力,国内外民族主义力量的联合也成为第三波民族主义的新特征。

在第一波民族主义中,被中国年轻人信奉的CNN以及其他国际主要媒体则成为攻击的对象。从总体上来看,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波民族主义的特征为开放性,第二波则具有很强的防御性,而对国际国内事务的双向进攻性则为第三波民族主义的特征。

“愤青”是怎样出现的?

是谁制造了“愤青”?或者说当今年轻人的民族主义情绪从何而来?

第一,与两个落差有关

首先,国内经济崛起与国际地位相对低下之间的落差。中国经济崛起增强了民族自信心。以80后为主体的“愤青”是伴随着高速经济增长成长起来的一代,也是在奥运筹备过程中长大成人的一代。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经济年增长率持续两位数,他们与世界先进国家同期消费着各种商品以及文化,有些人甚至超前于先进国家。另一个方面,举办奥运会、“神七”发射成功等重大事件更体现了中国作为崛起大国的力量。从“愤青”的成长环境来说,较之前两波来讲,他们因崇拜西方而产生的自卑感要少很多。一般来讲,强国通常也意味着较高的国际地位,但现实中,西方国家尚没有调整好心态来理性地对待中国。百年前内忧外患曾经激发了中国的民族主义,而百年后“内兴”、“外患”同样是激发民族主义的因素。

其次,对国际认知的理想与现实间的落差。对中国人来说,意味着告别“东亚病夫”、百年悲情的中国,将跻身于强国之列。奥运会承载着好几代人兴国的梦想,办奥运的主要目的在于提高国际形象。中国以为世界也会友好地与中国圆同一个梦,但遭遇的却是西方大规模反华言行。对于2008年的诸多抗议行为来讲,奥运前后在欧洲各国发生的反华言论和行为是直接导火线。

第二,与金融危机的影响有关

金融危机之后,国内很多人认为“华盛顿共识”不行了,“北京共识”将取而代之。也有人认为美国经济将一蹶不振,今后称霸世界的将会是中国。一时间到美国抄底的呼声颇高。《中国不高兴》一书则充分体现了这种骄狂心态。

第三,全球化的影响

加入WTO为中国带来了机会,也改变了中国与世界的关系,西方国家从学习对象变成了贸易竞争对手。随着经贸关系的增加,各种冲突和摩擦也在增加。民间贸易冲突会激发民族主义情绪,官方将贸易摩擦政治化或是不理性的处理方式同样会激发民族主义情绪。

第四,被边缘化之后的不满

中国政府为了发展,推行新自由主义的政策,主导全球化,使得新左派被边缘化。“愤青们”的不高兴有对外的不高兴,也有他们被边缘化之后的不高兴。

内政外交影响有限

民族主义将会对中国今后的外交和内政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正如前几波一样,新一波民族主义不可避免地会对内政外交产生影响。民族主义反映了多元化社会中的一种民意,中国政府越来越不能忽视。这种以互联网为载体的民族主义更能动员民族情绪。中国领导人包括胡锦涛和温家宝多次表示,他们很关注互联网的讨论,也亲自和网民对话。他们很难对网络民族主义置之不理。民族主义往往以追求国家利益为目标,具有道德性。如果领导人忽视这种民意,政府的合法性就会受到挑战。

但是,民族主义情绪也是有限度的。民族主义与政府之间也存在着冲突,如果政府不加以控制和引导,首先会影响到的是内政而非外交。从民族主义对国际的影响来看,尽管民间民族主义所造成的舆论声势以及一些抗议行为会使国际思考对华策略,以免刺激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但却不会影响到中国的外交政策和格局。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民族主义不断,但外交政策则表现出相当的一致性。因为全球化,中国已经是世界共同体的一部分,再也不能关起门来。过分的民族主义会损害本身利益。中国和外部世界存在着很多问题,但这些问题只能通过在世界经济体系中求发展来解决。

同样,中国在发展过程中产生了无穷的问题,民族主义者表达不满可以理解,这也必须在进一步发展中得到解决。民族主义一旦对社会稳定构成负面影响,就会制约中国的进一步发展,会和官方发生冲突。

如同在其他国家,民族主义不会在中国消失,民族主义与政府间的合作和紧张关系也会继续。对政府来说,重要的就是要对民族主义情绪进行有效管理。幸运的是,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民族主义风波,中国政府已经具有了相当高效的管理能力。所以,尽管民族主义情绪会继续,但对内政和外交的影响是非常有限的。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