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第一部 硝烟弥漫归程 第六章 粮食危机 1

楠梓 收藏 2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4.html[/size][/URL] 李久旺奉山田之命,带着松野,登上了梭子峡汪占魁老窝。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要说服汪占魁向日本人投降,带着人马归顺大日本皇军。在进入山洞时,把守洞口的土匪一下拦住了他们。命令他们交出随身带着的武器。 松野一见土匪用枪指着他,一把握住手中的东洋刀,嘴里叽哩哇啦地囔开了。翻译官一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4.html


李久旺奉山田之命,带着松野,登上了梭子峡汪占魁老窝。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要说服汪占魁向日本人投降,带着人马归顺大日本皇军。在进入山洞时,把守洞口的土匪一下拦住了他们。命令他们交出随身带着的武器。


松野一见土匪用枪指着他,一把握住手中的东洋刀,嘴里叽哩哇啦地囔开了。翻译官一见马上走到松野跟前对他说:“按照他们这时的习惯,进入山洞前,必需交出随身携带的武器,这是客人对主人的一种尊重。”


松野一听,皱了皱眉,从枪盒里掏出了自己的南部十四式手枪,递给了翻译官。土匪接过手枪,用枪指着他腰间的东洋刀,冲着他说:“刀也要摘下。”


松野把眼睛一瞪,说了声“八嘎。”顺手就想抽刀,土匪一见,立马向后退了一步,“哗啦”一下,拉开了枪栓。这帮土匪哪里知道,日军军官随身的战刀,既是随身的武器,也是一种荣誉和尊严的象征。你让他们交出战刀,就等于让他们向你投降。翻译官一见,马上用手按住了松野的战刀。满脸堆笑地冲着土匪说:“这刀就让他带着吧。一把小刀,能起得了多大事。”小土匪这才收起枪,让开道,放他们进去。


走进大厅,李久旺不觉倒吸一口凉气。这里阴森可怕,杀气腾腾。一个略显清瘦,留着长须,五十开外,一副仙风道骨模样的人,坐在当中的一把太师椅上,他那咄咄逼人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李久旺估计这就是他们的大当家汪占魁。李久旺寻思着:这哪象传说中的梭子峡大当家。更不象说书人说的土匪形象。在他身边两旁站着的两个人倒真有点说书人的土匪样子,五大三粗,满脸横肉。他想: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汪占槐,汪得贵两人。左右两旁全是荷枪实弹的土匪。这架式哪像是接待客人,倒像是一个刑场。李久旺虽然是个地痞流氓,但遇到这正宗的土匪,还是感觉低人一等。他不自觉地向松野身边靠了靠。


“我和你们日本人没什么交情,不知此番拜山,有何指教啊。”汪占魁一开口,就让李久旺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这清瘦之人,声音却如此洪亮。


松野对这种场面不以为然。他挻直腰板,不可一世地扫了一眼汪占魁。“我们山田少佐,对阁下,仰慕已久,非常欣赏阁下的才干,今天特遣我来拜会。这是山田少佐带给阁下的信。”松野说完,双手将信奉上。


汪占槐从松野手里接过信,递给了坐在太师椅子上的汪占魁。汪占魁慢悠悠地打开信封,拿出了一张对折的纸,轻轻抖了抖,把纸展开。一手拿着信,一手捋着长须,仔细地品味着信里的内容。


汪占魁来来回回把这封信,仔细地看了二遍。然后他把信往旁边的桌子上一放,顺手端起了茶杯,揭开杯盖,抿了一口。然后慢悠悠地说:“山田的一片心意我领了,卑人才疏学浅,文不能安国,武不能定邦,所以,才落得个落草为寇的下场 。山田是抬举我了。我哪有什么治理地方的韬略。如果说我有打家劫舍的本事,那倒是不夸张。算了,我还是在这梭子峡上,过我的逍遥自在日子。”汪占魁的语气虽然不紧不慢,可字字句句都透露出没有半点合作的意思。


翻译把汪占魁的话译给了松野。松野一听,汪占魁居然拒绝了山田的邀请。“山田少佐说了,不能为友,就是为敌。我们大日本皇军敬重你的才干,对你可是先礼后宾,阁下可要考虑清楚。”


汪占魁“嘿、嘿”干笑了两声。“什么大日本皇军。不就是帮倭寇。”翻译官嘴唇动了两下,觉得不妥,没把这句话译给松野听。


李久旺在一旁倒是听出了汪占魁讥讽。此时,他也想在松野跟前表现一番。于是,帮腔说。“汪大当家的,你不要不识抬举。皇军这是给你脸子,不然的话,早就荡平你这梭子峡了。还留你到现在。”


汪占槐刷地下就拔出了腰间的手枪,把枪口对准了李外旺。李久旺吓了一跳,赶紧把嘴闭了起来。


“你代表着哪门哪派呀。这有你说话的地方吗?”

李久旺这才老实起来。站在一旁不再敢言语。他知道,这梭子峡上的土匪,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这帮人是这带出了名的凶狠。就是当年进山剿红军的中央军也让他们三分。如果真的惹恼了他们,说不定自己哪天脑袋就搬家了。还是省点事,为自己留条后路为好。李久旺本来就是个会见风使舵,欺软怕硬的家伙。见自己占不了便宜,就会立刻收手。


汪占魁对松野说:“你回去告诉山田,说我就待在山上,哪里也不去。就管着梭子峡。咱们是大路通天,各走一边。他走他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


“阁下说得井水不犯河水,是不是能理解为我们互不侵犯?”松野抓住汪占魁的话,想达成一个口头上的承诺。如果真的能做到这点的话。这对他们顺利进入凤凰无疑也是有利的。他来之前,就已经了解了棱子沟里的土匪的大致情况。知道这里有一个不成文的约定:匪不斗兵。山田也曾有过交待。如果棱子峡上的土匪能够保证他们不阻拦进军凤凰山的日军部队,下山的事情可以从长计议。


汪占魁当然明白松野的话,他捋了捋长须。“嘿、嘿”两声说:“只要你不从我这里过,咱们当然就相安无事了。”


“你想阻挡我大日本皇军前进的步伐?”松野阴沉着脸说。


“你从我这里过,焉有不留下买路财?”汪占魁慢吞吞地说。


“吆稀。要钱。把钱给他们。”翻译官慌忙把手中的包递给汪占槐。汪占魁迷着眼,不屑一顾地说:“我不要钱。”汪占槐一听汪占魁说不要钱,赶紧把包还给了翻译官。


“那你想要什么?”松野压抑着心中的怒火问。


“我要你们留下命。”汪占魁睁开眼说。


“八嘎。”松野哗啦一下抽出了东洋刀。双眼紧紧地盯着汪占魁。汪占魁嘿嘿一笑,顺手拿起台子上的茶碗,抿了口将茶碗重新放在台子上。缓缓地说:“别人打我这里过,我要财,倭寇打我这里过,我就要命。”


松野定了定神,收回东洋刀。“阁下可不要后悔。”松野硬棒棒地扔出了这句话。


“我要是按照你们意思去办,那我才真的会后悔。送客。”汪占魁显然有点不耐烦。松野转身就向洞外走去。翻译官和李久旺俩人急匆匆地跟在后面,走了出去。


汪占魁捋了捋长须,心里想:我占山为王,杀人越货,那毕竟是咱中国人自己的事。现在你让我卖国求荣,认贼作父。那我还怎么去面对自己的烈祖烈宗。我就是再坏,也不至于,坏到要去帮你这倭寇来祸害咱中国人。你想在我面前跃武扬威。我偏要捅你这个麻蜂窝。你如果真的要跟我摆场子,我就跟你来个鱼死网破。


“大哥,我们真的要跟日本人干?”汪占槐问。


汪占魁看了眼汪占槐没吭声。“大哥,这日本人可不好惹,连堂堂的国军,都被他们打得溃不成军。咱们跟他们干,是不是有点自不量力?”汪占槐说。


“屁话。你别忘了咱们的祖宗。岂能让这帮东洋小鬼在大青山里横行霸道。”


“大哥。咱们棱子峡历来都不犯兵。他们好歹也算是兵吧?”汪得贵也在一旁附和汪占槐的话说。


“他们算什么兵。就是帮寇。大明朝那会叫倭寇。现在居然改叫什么大日本皇军。其实就是一帮长着两条腿的畜生。他们不在东洋好好待着,跑咱们地盘抢食上来,你们说咱们能放过他们吗?”


“大哥,我听说前冲里的共产党扯起了抗日游击队旗帜。咱们可是死对头呀。”汪得贵说。


汪占魁沉思了会说:“从今往后,他们打棱子峡过。甭管他们干什么。咱们任由他们来去自由。从前的结的梁子,等小鬼子走了后,咱们再好好地算。”


“大哥,要不,咱们也扯个抗日旗帜。说不定以后也能弄个官做做。”汪得贵献计说。


汪占魁想了想说:“这事咱们先别忙,等看看再说。中国有句古话,先出头的椽了先坏。”


汪占魁翻来覆去的话,把汪占槐和汪得贵弄得稀里糊涂。


“大哥,那咱们还打不打小日本?”


“咱们不叫打,叫劫。只要他们打这里过,咱们就既劫财也劫命。老三,你今天就带人下山。把这帮小鬼子的来头给我弄清楚。我要看看这小日本,是不是三头六臂。”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