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赴野三关采访被群殴

hu2dongyang 收藏 2 307
导读: 邓玉娇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端午节(5月28日)中午十一点半,新京报记者孔璞,和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卫毅正在采访邓玉娇的外婆,一群男子冲了进来,把两记者按在墙上,喝问是哪里的。得知是北京、广州的记者后,男子一行声称他们的形象被“你们这帮人搞坏了”。 喝令记者随他们去乡镇府。记者说你们没有权力限制和指定我们的活动,   男子一行随即同孔璞和卫毅发生肢体冲突,卫被打倒,伤情不祥。几个男子推搡孔璞,孔璞说我是女生,你们最好住手,不然我就学邓丽娇,男子停了下来。但两个人随身携带的器材、资料被毁。更多信息尚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邓玉娇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端午节(5月28日)中午十一点半,新京报记者孔璞,和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卫毅正在采访邓玉娇的外婆,一群男子冲了进来,把两记者按在墙上,喝问是哪里的。得知是北京、广州的记者后,男子一行声称他们的形象被“你们这帮人搞坏了”。 喝令记者随他们去乡镇府。记者说你们没有权力限制和指定我们的活动,

男子一行随即同孔璞和卫毅发生肢体冲突,卫被打倒,伤情不祥。几个男子推搡孔璞,孔璞说我是女生,你们最好住手,不然我就学邓丽娇,男子停了下来。但两个人随身携带的器材、资料被毁。更多信息尚在获取之中。干部们就来推拉,要强行带走记者,其中卫被打倒,伤情不祥。孔大叫我是女生,你们最好住手,不然我就学邓玉娇。

近十二点时,冲突平息,两位记者被男子一行带往乡政府(徒步路程一个多小时)。途中,两人摆脱他们,重新回到村里继续采访。

下午两点半,男友接到孔璞电话,电话中传来孔璞与他人的争执声音,随后,孔璞在哭喊“让把手机还给我”,要回手机之后,男友了解到,男子一行揪她头发,抢走了她的手机。期间,电话一直没有被挂断。约半小时过去,冲突结束。在孔璞与男子一行发生冲突期间,卫毅的手机一直关机。冲突结束后,孔璞出去找卫毅,发现他被关在一屋子里。相机、MP3等采访工具被夺走。四点出头,警方到达。


刚刚与卫毅通电话了解情况,卫毅称,下午分开后,他在村里等孔璞,突然冒出来一帮人,直接将他打了,现在脖子,手指都有伤痕,目前,两人正在配合警方做笔录。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