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一词源自隋文帝的家庭暴力

拓石 收藏 1 494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5_29_59556_9359556.jpg[/img] 隋文帝杨坚 按常理,皇帝不应该怕任何人,按照古代的宪法而言,普天之下,都是他的土地,土地上生存的所有人,又都是他的子民,他用得着怕谁?撇过宪法,即使翻遍其他所有的律典,皇帝杀别人的合法条款可以找出成百上千条,别人杀皇帝的合法条款却找不出一条。所以,从法律角度而言,不怕任何人的皇帝才是正常的皇帝,一旦怕起某人来,那他就不是正常的皇帝。如果怕的这个人还是自己老婆,那就更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隋文帝杨坚

按常理,皇帝不应该怕任何人,按照古代的宪法而言,普天之下,都是他的土地,土地上生存的所有人,又都是他的子民,他用得着怕谁?撇过宪法,即使翻遍其他所有的律典,皇帝杀别人的合法条款可以找出成百上千条,别人杀皇帝的合法条款却找不出一条。所以,从法律角度而言,不怕任何人的皇帝才是正常的皇帝,一旦怕起某人来,那他就不是正常的皇帝。如果怕的这个人还是自己老婆,那就更不正常了。自古以来,身为天下之主的皇帝都是万人迷,无数佳丽们磕破脑袋也要赢得他的宠信,只有老婆怕他的份儿,他用得着惧内?因此,怕老婆的皇帝是所有皇帝中最不正常的皇帝,而且怕老婆都没有好下场,每次都会带来亡国之祸。


在通常人的观念里,最怕老婆的皇帝莫过于唐高宗李治,印象最深的莫过于李治想要废掉武则天,正命宰相上官仪起草废后诏书时,被武则天逮个正着。武美眉发飙,李治就马上装熊,把责任全部推到上官仪头上。事实上,这是一种误解,李治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他本人和武则天的外甥女偷情,所以心虚。而另一位皇帝--隋文帝杨坚,那可是实实在在地怕老婆,他的"气管炎"已经上升到了"肺气肿"的境界。我们说要追求自由,"自由"这个词就是他被老婆压得喘不过气时的悲鸣。


杨坚的祖上是汉人,本来一直姓杨。后来北周皇帝觉得他们家辅佐自己有功,就赐了个胡姓--普六茹。杨坚本人生得相貌堂堂,面相好得几乎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隋朝的《天命论》中记载:帝体貌多奇,其面有日月河海,赤龙自通,天角洪大,双上权骨,弯回抱目,口如四字,声若钏鼓,手内有王文,乃受九锡……顾盼闲雅,望之如神,气调精灵,括囊宇宙。这样的长相不当皇帝似乎没有天理。公元五八一年,杨坚迫使自己的小外孙宇文阐禅让皇位,改回原来的"杨"姓,年号开皇,正式建立了大隋朝。在这个过程中,他的妻子起了不小的作用。其妻复姓独孤,名叫独孤迦罗,史称独孤后,是北周卫公独孤信最小的女儿。独孤信生了三个女儿,结果三个女儿都做了皇后,其中最厉害的皇后就是这个独孤迦罗。在夺权的过程中,杨坚曾因为惧怕众多北周皇室的势力而犹豫不决过。独孤后鼓励他:如今已没有退路,你还有啥犹豫的呢?并提醒他要斩草除根,包括自己的小外孙。正是听了这番话,杨坚才最终下定决心改朝换代。


杨坚感激独孤后的贡献,约定二人一起管理天下,并称"二圣"。每次杨坚上朝,他都带着独孤后一起乘龙辇去朝堂上班。他坐在前殿临朝听政,独孤后就坐在后殿认真旁听,下班后,两人又坐上龙辇一块儿下班。在武则天之前,杨坚算是最迁就老婆野心的皇帝了。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独孤后还提出一个在当时看来极其过分的要求,她要杨坚发誓不能亲近自己以外别的宫女姘妃,更不能和别的女人生下一子半女。杨坚同志估计当时刚刚得到皇位,脑子还在发热,居然答应了她。到后来,杨坚生了五个儿子,分别是长子杨勇、晋王杨广、秦王杨俊、越王杨季、汉王杨谅,全是他与独孤后的爱情结晶。杨坚也因此得意扬扬地笑话别的皇帝因为老婆太多,导致各自的儿子与其他皇子相互倾轧,自己的儿子们都是皇后一个人所生,自然不会发生那样的家庭悲剧。


独孤后本人也确实有两把刷子。她对长辈十分尊重,不论是自己的叔叔婶婶还是官员的父亲母亲,她都待之以长辈之礼。仅此一点,她就为杨坚赚取了不少大臣的忠心和爱戴。为了维护国家的法律权威,独孤后反复嘱咐亲人们要遵纪守法。有次她的表弟奸淫妇女,杨坚念在她的面子上本想赦免,铁面无私的独孤后却严词拒绝,让表弟以命抵命。

然而,男人毕竟是男人,猫离不开腥,男人也离不开女人,何况是身边美女多得数不过来的皇帝?杨坚年轻时候看着独孤后漂亮,等到人家的青春被他消费光了,审美疲劳是必然的。于是趁着独孤后生病的时候,悄悄和一位叫尉迟贞的美女发生了关系。这位尉迟贞是宫中梅花苑主人,既年轻漂亮,又体态优雅,举手投足尽显女性的妩媚,让杨坚见识到了什么才叫女人。相比整日一副女强人做派的独孤后,犹如北京吉普碰上了法拉利,差得不是一星半点。于是,杨坚把持不好自己,就和她春宵一刻去了。


独孤后对老公一向看得紧,见他一夜未归,马上派人去打听。得知他偷腥的时候,马上露出醋婆本色,叫上一干手下就去收拾尉迟贞那个" 小狐狸精"。而杨坚同志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一大早就大摇大摆上朝去了。独孤后来到梅花苑,见到尉迟贞二话没说,就命手下拖出去棍棒伺候。可怜的尉迟贞虽然妩媚功夫了得,但铁布衫的功夫却没练过,不多大一会儿就从一个楚楚动人的美女变成了血肉模糊的尸体。


消息传到杨坚的耳朵里的时候,他惊呆了。好歹自己也是个皇帝,连个过门的小老婆都不能碰,首先他便失去了做皇帝的尊严。其次,尉迟贞和自己就算有些偷情之嫌,但也罪不致死,堂堂一个大老爷们儿连一个小老婆都保护不了,便连做男人的尊严也失去了。做男人更难,做独孤后的男人更难,想到这里,杨坚也发飙了,不过他的飙不是他虐,而是自虐。具体步骤如下:甩袖子,不听大臣劝,随手找来一匹马翻身跃上,然后就是策马狂奔。一边奔,还一边不停地抽鞭子,就差逼得马儿长出翅膀飞起来了。


大约跑了二三十里,大臣高颎从后面追了上来扣住杨坚的马辔,苦劝他回去。杨坚此时发出了一个"气管炎"最高境界的哀叹:"吾贵为天子,不得自由!"这就是汉语"自由"一词最早的出处。


高颎也不示弱,义正言辞地教育眼前这个任性的疯孩子:您当年创业不易,怎么能因为一个女人而放下整个天下呢?您还是尽早回宫,免得人心惶惑。


估计跑了好一阵子,马累了,杨坚也累了,文武百官陆陆续续都赶来劝驾。杨坚同志冷静了一下,勉强跟着高颎回到了城里。一向听话的老公突然这么发狂,独孤后也害怕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认错,然后搬出夫妻恩爱的旧事,好容易说动了杨坚。此后,独孤后对老公稍加放宽,对他的拈花惹草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不容许他太过分了。


独孤后不到五十岁时,先于杨坚去世。这时的他才彻底获得自由,不过已经年过六十。想想自己浪费的大好青春年华,杨坚觉得十分可惜,于是再次发飙,接连找来陈宣华夫人与蔡容华夫人等几个绝世美女入宫伴驾。这两个女子都是典型的江南美女,比起当年的尉迟贞不知道好多少倍。饿了几十年的杨坚,如今终于可以饱餐一顿了,从此左拥右抱,日夜享乐。但毕竟老爷子这么大岁数了,身体再强那也是秋后的蚂蚱,不久就倒在了病床上。


他的儿子杨广非常不安分,趁宣华美眉更衣时加以调戏。杨坚知道后哀叹:"畜生何足托大事,独孤误我!"然后准备重新立长子杨勇为太子,但一切为时已晚。杨广派亲信当夜发动政变,杀死老爹杨坚和几个兄弟,在一片血腥中登上皇位,是为隋炀帝。杨广是个典型的败家子,仅仅十几年就把铁桶一样的大隋帝国搞得摇摇欲坠,最后被农民起义的滔天大浪吞噬。由此可见,皇帝真的不能怕老婆,这大概算是我国封建社会的一大潜规则。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