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9日、20日不久前发生的“六省集体断网”事件,罪魁祸首是黑客,和暴风影音等无关,这是包括工信部,网监部门在内早已经定性,板上钉钉的事,因此,在几天之后,各大媒体关注的焦点要么是转移到黑客上,要么是停止了对这一事件的关注。唯一的例外是网易,依然还在大炒热炒这一事件,并把再普通不过的暴风影音升级程序冠以《独家追踪:暴风发新版 后台自动运行程序仍未改》标题,放在科技频道顶置的显要位置发布。网易为什么揪着暴风不放?看似是网易针对暴风,和它为难和过不去,仔细分析却远非如此。

今年以来,网易似乎一直像一个绯闻故事中的女主角,频频牵涉进和百度、九城的掐架和官司之中,这一次不幸者是暴风。网易为何处处“惹事生非”?我们看一看最新的网易第一季度财报,不难找到根本原因。

根据易公司于2009年5月20日公布的2009年第1季度财报显示,其第1季度总收入7.817亿元人民币(1.144亿美元),环比下降2.49%。这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值得关注的有两组数据,其一:网络游戏在网易整体收入占比约为92.6%。其二,2009年第1季度网易广告服务收入大幅下降,仅为4100万元人民币,环比下降63.4%,同比下降46.8%,创单季最大降幅。

这两组关键性的数据表明,一、网易越来越成为一个网络游戏公司,尽管它的名义上还是门户。二,在几大门户中,网易越来越边缘化,现在我们已经很难把它列入主流门户和主流网络媒体的行列。当然,网易是不想看到这些变化的,因为淡出门户意味着流量和用户会骤减,最终会影响到网游等业务。为此,网易对于门户业务进行调整,将内容团队迁移到北京,对包括管理层及以及整体架构也作出了一定的调整。试图加大内容建设,维持或者重归门户行列。但显然,这一挑战实在太大,网易有点无力回天。

最能代表一个门户的媒体性质和公信力的是网络广告收入。如同传统平面媒体一样,广告卖得好的,一定是专业性出色的媒体,内容、发行等有过人之处。我们不妨对照一下几大门户的网络广告收入。

搜狐:2009年第一季度(截至2009年3月31日)品牌广告收入为3,910万美元,较上一季度下降13%,较上年同期增长18%。新浪:第一节度财报还没公布。但08年第四季财报显示其广告营收6950万美元,其老大地位可以说十分巩固。

比传统门户,网易已经不再一个等级。而和许多后来者相比,网易也落后一大截。腾讯控截至09年3月31日的第一季度的财报显示,其网络广告业务收入为人民币1.466亿元(2,140万美元),而网易仅为4100万元人民币,只有人家的一个零头。

被新老门户甩出好远的网易一觉醒来,才发现自己离门户之路越来越远。网易当然不甘心,希望通过各种努力充分昔日的光荣。但正如“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一切谈何容易?于是有了网易急功近利,为新闻而新闻,为炒作而炒作,不择手段炒作,吸引眼球的一系列事件,包括和百度的过节,和九城的纠纷,以及这次揪着暴风不是小辫子的小辫子不放,“无事生非”,显然是同一个道理。


从网易的角度来说,我是媒体我怕谁!报什么,炒作什么,我说了算。因此我们看到了《独家追踪:暴风发新版 后台自动运行程序仍未改》这样文章中,断章取义随处可见;只有一边倒的声音,根本不给第三方,给苦主任何解释的机会。打着网民和调查的名义报道,实际上都是截取的对暴风不利的信息。不明就里者,还以为网易在做独家,深入的客观报道;或者以为暴风和网易有什么过节,现在被整,或者是两家公司在掐架。实际上完全不是。就网易来说,他们最需要的是眼球,炒作,让他们重塑在用户中的地位,而不是的新闻。这次被盯上的如果不是暴风,可能是任何一家其他公司。在炒作上,被利用的暴风不是第一家,也绝对不是最后一家。


网易太需要轰动性的,独家的新闻和事件了。但要抓到这些东西,需要按照新闻规律做事,需要客观事实来支撑,有点可遇不可求的意思,而且需要媒体的专业性,需要媒体的耐心和坚持。但网易没有时间了。因此有了以上种种形似而神非的所谓独家,爆料,纠纷等等。


其实,网易这又是何苦呢?自己擅长的是网游,就专注做网游得了,那些“靠游戏骗青少年人钱”的指责,抵不过“存在即合理”的事实。要不就学搜狐,把这一块独立分拆。当***又要立牌坊,忽悠大众,最终必然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最没有必要的是,和百度、九城、暴风等四面树敌,这些拥有众多用户和实力的主,也不是好得罪的。不信,我们可以走着瞧。如果网易不再收敛一下,要么踏踏实实做新闻,做媒体,要重返门户,可以说几率为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