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富豪入党、沃尔玛建支部--中共的无声革命

gogemj 收藏 4 262
导读:英国《卫报》20日刊登一篇署名文章说:世界上最大的政党正悄然进行自我改造并改善同公众的关系。中国共产党逐步由一个着眼于群众运动和意识形态的庞大组织,转型为专家治国的领导团队。年轻、受过良好教育的都市青年,构成了中国共产党新的面孔。文章题为《吸收又红又专的年轻人入党---共产党的无声革命》,要点如下: 吸收最优秀人才入党 杰丽是一名才华横溢的大学生,她争取入党已经三年了。霍普正在读哲学博士学位,她的理想是改造社会。蒂娜只想找到一份工作。 这些年轻、受过良好教育

英国《卫报》20日刊登一篇署名文章说:世界上最大的政党正悄然进行自我改造并改善同公众的关系。中国共产党逐步由一个着眼于群众运动和意识形态的庞大组织,转型为专家治国的领导团队。年轻、受过良好教育的都市青年,构成了中国共产党新的面孔。文章题为《吸收又红又专的年轻人入党---共产党的无声革命》,要点如下:

吸收最优秀人才入党


杰丽是一名才华横溢的大学生,她争取入党已经三年了。霍普正在读哲学博士学位,她的理想是改造社会。蒂娜只想找到一份工作。


这些年轻、受过良好教育的都市女性,构成了中国共产党新的面孔;而在海外,中国共产党的典型形象仍旧与老年男性相关联。



然而,在停滞的表象后面,是一个复杂得多的故事:这个演进之中的政党,恰恰正在通过改变自身及其与民众的关系,来巩固其统治。


中国共产党是世界上最大的政党,党员人数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5000万增加到目前的7400多万。该党吸收亿万富翁入党、在沃尔玛建立基层组织,甚至打算在中国第一个太空站建立基层党组织。


近年来,中共逐步开始把目光锁定于那些最优秀、最聪慧的人才。共产党已经逐步将自身"由一个着眼于群众和意识形态运动的庞大组织,转型为专家治国的领导团队",加拿大渥太华加利顿大学杰里米·帕尔蒂尔教授说。


帕尔蒂尔是研究党员组成情况的专家。他说,在上个世纪80年代,新党员被同龄人看不起,认为他们是热衷于往上爬的人,并且很可能是二流学生。现在一些精英学生仍然认为共产党老是开会,枯燥而没有意义,但却有30%至50%的学生申请入党。大约5%的批准率确保了党员质量:选拔者们会挑选那些学习成绩优秀、有领导潜质,以及拥有理想主义的学生。要在政府中获得升迁,党员资格是必须的。在其他雇主面前,党员也是金字招牌。


入党并不证明你在意识形态方面有多纯粹,蒂娜解释道,这更多是个人成就的标志。


实行技术和干部现代化


在外界看来,中国共产党仍然是意识形态僵化,党员都被灌输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等。事实上,这也许跟意识形态毫不相干:对许多人来说,共产党其实意味着个人成就、社会稳定和国家团结。"相信马克思主义和成为党员是两回事,"她们中的一人很自然地说道。


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政治学副教授安妮-玛丽·布雷迪认为,二十年来,中国共产党的任务是"改变内容不改变旗号",要求专家们研究海外的****,从新工党和法国、德国的社会主义政党吸取经验,并以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作为前车之鉴。她说:"向西方学习的经验被移植到中国,以维护和改进目前的政治体系。"


政府不仅实行技术现代化,而且也实行干部现代化。


中国政府现在已经是民意调查的高手并能娴熟使用缜密的舆论诱导工具,同时对民意做出反馈也更加有效。当然,与其所学习的国外对象不同,中国政府不需要经过选举产生;但至少,它需要民众的默许。允许人民在一定的范围内质疑现状,为不满与异议提供发泄的出口,实际上有助于其体系的长治久安。


由于民众的要求,中国公民有了更大的---尽管变幻莫测的---自由空间可以批评低级官员或追究他们的责任、参与公共事务、辩论理念和参加新兴公民社会。


霍普说:"人们只要不触及底线,很多事都可以做。"


"做批判者很容易,但也许你会无法改变社会。而如果你身在体系之中,就可以比在体系之外做更多的事。"她说道,"学生们能看到党的问题,但仍旧认为在党的领导下,中国能发展得更好。他们想加入到体系中去,或许能产生些微小的改变。也许有人在内心深处有权力欲的动机,但很多人真的是想做些什么改变国家。"


领导能力得到人民认可


她认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首要的是信息自由与法治。只有少数人期望多党竞选制度:"中国民众不希望走西方的道路,而是希望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恢复社会正义。"


亚洲民主动态调查有关政治态度的最新研究获得惊人的发现:在中国大陆,53.8%的人选择民主体制。之后又有更令人意外的发现:当问及现在的民主状况时,如果从1到10进行打分,中国人认为自己国家的得分是7.22---在亚洲名列第三,远高于日本、菲律宾和韩国。


时天津(音)博士得出结论认为:"中国的政治文化使人们以不同的方式理解民主,这就使中国政权有很大的腾挪空间。"


使一些西方观察家迷惑不解的是,中国领导人在党代会上的讲话提到民主这个字眼达60多次。跟中国官员一起努力改善选举和公民教育的卡特中心中国项目的刘亚伟(音)博士说:"他们喜欢谈论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我的问题是,没人能提供这种民主的定义。"


"如果你看一看公民活动的情况,如果你看一看网络上发生的情况,如果你看一看中国60万个村庄(基层选举)的情况,它们似乎都表明,从高层,更重要的是从底层,有一种要求进行****的愿望。"


中国民众抱怨官员腐败、效率低下。但是,正如政府提醒他们的那样,多党选举并不能保证善治或稳定。在经历了几十年的动荡之后,很多人似乎乐意满足于安定的生活和经济上的富足---至少在眼前。并没有什么迹象表明,当前的经济危机会带来广泛的社会群体事件,更不用说公开对政府的反对了。


蒂娜诚恳地说:"从基本上讲,我认为他们干得很出色。"


"中国很大,但不富裕。中国的领导人让中国得以快速发展。我关注了伦敦的G20峰会,为我们的政府感到自豪。外国真心希望中国能提供帮助。"


"也许有人会说,哦,中国,没有自由。但是,要做到尽善尽美是不容易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