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1949年周恩来夫妇邀请宋庆龄北上始末

湘军长沙 收藏 1 345

1949年8月,为了争取宋庆龄由沪北上来北平参加新政协,中共中央做了大量细致周到的工作。由中央文献研究室和中央档案馆联合编辑的《建国以来周恩来文稿》中所录《周恩来邓颖超关于宋庆龄北上参加新政协的电报往来和批语》,为世人揭示了周恩来邓颖超夫妇为力邀宋庆龄北上而作的长达两个月的努力。“邓赴沪即专为请孙(夫人)北来”


1949年6月25日,奉中共中央之命,邓颖超带着毛泽东和周恩来邀请宋庆龄北上共商国是的亲笔信,在廖梦醒的陪同下抵达上海。抵沪当晚,邓颖超并没有贸然上门,而是派廖梦醒先行试探。


廖梦醒是廖仲恺、何香凝夫妇的女儿,曾长期担任宋庆龄的英文秘书,深得宋庆龄信任。当廖梦醒身穿灰布制服,头戴灰布军帽出现在宋庆龄面前时,她还以为来了一个女兵,廖梦醒叫了一声“Aunty”,她才认出廖来,于是笑了起来。廖梦醒对宋庆龄说:“北平将成为新中国的首都,邓大姐代表恩来同志,特来迎接你,大家都盼望你能去参加新政协。”宋庆龄为难地表示:“北平是我的伤心之地,我怕去那里。待我考虑考虑,想好再通知你吧。”虽然如此,廖梦醒看到宋庆龄的情绪“很兴奋”,于是向邓颖超汇报说“盼其赴平似有希望”。


两天后,廖梦醒再赴宋宅劝说,言谈间,宋庆龄“颇感盛情难却”,再次表示“考虑考虑”。当晚,宋庆龄即设宴请邓颖超吃饭。宋庆龄的态度似乎十分热情,但是,邓颖超长期与宋庆龄交往,十分熟悉其特立独行的孤傲性格,所以,在这次宋邓初谈中,双方仅限于寒暄。但是,看到宋庆龄热情的态度,邓颖超初步判断请其北上“或有可能”,但“依其性格,尚须下工夫”。


27日,邓颖超向中共中央发出了抵沪后的第一份电报。电报是发给毛泽东的,邓向毛汇报了上述情况,并请求答复“如孙夫人坚持此次暂不来平,则在我返平前,是否将请其参加政协及政府事,征其同意”。


7月1日,周恩来以中央的名义回电答复了邓颖超。他说,宋庆龄曾与史良谈过参加新政协的事,她告诉史良过去香港曾送来毛、周致电,邀请她北上参加新政协,史良听后力劝宋参加,宋则请史“回沪后与之商决”。据此,周恩来要求邓颖超应向宋庆龄“直说请其参加新政协”,但是参加新政府的事得等她到北平后再说。


周恩来特别向邓颖超强调,史良认为“邓亲往劝驾必成”。他因而要求邓颖超要向宋庆龄说明“邓赴沪即专为请孙(夫人)北来”。


在7月1日的电报中,周恩来要求邓颖超“应多往孙夫人处谈话,为之讲解各种情况和我党政策,并对我军解放上海后,由于不熟悉情况,致对孙寓所及孙中山故屋发生几次误会,予以解释和道歉”。


电报中所说的“孙寓所及孙中山故屋发生几次误会”的确是令中共中央十分尴尬的事。


1949年5月27日,住在林森中路 1803号(今淮海中路 1843号宋庆龄故居)的宋庆龄迎来了上海全市解放。对上海解放宋庆龄是满怀喜悦的,在25日解放军先遣部队进入上海后,宋庆龄曾兴奋地向长期协助她工作的友人王安娜表示:“感谢上苍,我们现在总算可以自由地呼吸了!”但是,不久就发生了意外。据华东局事后于6月1日向中共中央的汇报,以及宋庆龄本人和时在解放军三野二十军军政治部工作的姜宿回忆,那天,六○师一七八团一个营进驻淮海中路,连长指定武康大楼对面一所宽敞房子,要排长带一排人去宿营。谁也不知道这是宋庆龄公馆。当敲门要进去时,遭到了门房的拒绝。门房没有说明缘由,只是笼统地说“这里不能住”。双方争执相持不下时,宋庆龄亲自下楼来,当着战士们的面说:“我是宋庆龄。这里是我的公馆,你们部队不能住。要住,请陈司令打电话给我。”


陈毅知道这件事后,非常生气,批评了师、团干部。他亲自打电话向宋庆龄表示歉意,随即又与潘汉年一起亲赴宋庆龄寓所,除当面致歉外,还向宋庆龄征询了接管和建设上海的意见。5月31日,在陈毅、史良,以及长期在沪从事情报工作的吴克坚的陪同下,中共中央华东局第一书记邓小平和第二书记饶漱石,亲自登门拜访道歉,并派卫兵在宋庆龄住宅警卫。


孙中山故居所发生的“误会”一度鲜为人知,可能因为这次误会只是一件小事,不是针对寓所本身而发生的。


据周恩来7月1日致邓颖超的电报,史良告诉他孙中山故居中的一个老仆人曾被拘留,但她不知道详细经过。史良是1949年6月初离开上海去北平参加新政协筹备工作的,所以事情应该是在她临走前才发生的。但不管怎样,被拘留者是孙中山故居的老仆人,周恩来恐怕会引起宋庆龄的不满。


他指示邓颖超:“如尚未释放,望市委速开释,并查明理由。如系错在我方,应正式向其认错道歉,并对老仆人的损失予以赔偿。如系错在彼方,而错并不大,应予以释放,勿使孙夫人为此介怀。”就邓颖超7月5日致中央电来看,这只是一件小事,老仆人当日就释放了,“所发生误会已向宋庆龄解释”。


其时,对于孙中山故居,中共中央在解决“孙寓所误会”的同时就表示了高度重视,曾明令上海市委“要保存孙中山先生在上海的旧居,以资纪念”。


在7月1日的电报中,周恩来又细致地关照邓颖超:长途旅行,宋庆龄病体难支,“可嘱上海铁路管理局备头等卧车直开南京,然后再换卧车,由浦口直开北平,并附餐车,大约三天可达”。


宋庆龄患有严重的荨麻疹,她每遇过度紧张或过度劳累,此病便会剧烈发作。1949年上半年,宋庆龄几乎是在病痛中度过的,先是重感冒,继而是剧烈的神经痛、高血压。大夫令她卧床休息并放弃所有的工作和活动,当她病得只能抱着热水袋呆在床上时,由于“那些处于绝望挣扎中的人,在逃脱即将来临的局面之前”,仍在对她施加“巨大的压力”,所以她被迫下床去会见一些不得不见的人。形势最为紧张时,正值春季,恰是皮肤病高发季节,正患肠胃病的宋庆龄荨麻疹大发。在给王安娜的信中,她无奈地说:“在过去两个星期中,焦虑和麻烦成了我全部的生活,苦苦缠住我不放。我已经不再年轻了,不能像以前那样可以轻易地把那些影响立即消除……”巨大的精神压力使宋庆龄急欲放松自己,所以她还未等邓颖超开口,就向邓提出“希望能到苏联疗病,并在国外工作一时期”。


邓颖超对宋庆龄的病痛十分同情,她在6月27日给毛泽东的电报中说:“据其病情,乘火车赴平确不无困难”,拟暂缓长途旅行。周恩来据此提出,“嘱上海铁路管理局备头等卧车”,“而孙(夫人)希望到苏联养病,当于新政协后进行交涉,估计必能办到,病治好后,亦可至东欧新民主国家参观”。


经过邓颖超和廖梦醒的多次劝说,当6月30日邓颖超向宋庆龄出示毛、周亲笔邀请函时,宋庆龄终于答应北上赴平。在邓颖超将7月1日中央来电告诉宋庆龄后,得知能坐头等卧车,宋庆龄非常高兴。尽管邓颖超叮嘱宋庆龄要保密,但是宋庆龄还是忍不住悄悄告诉了即将赴北平工作的王安娜:“因为我无法在北平呆上几个月,所以我只要能及时赶到那里参加会议就行。但是,此事要绝对保密,因为他们不想挨炸弹(保密),因此我建议你在8月份请假一个月,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乘坐豪华的特快列车南下了。”


7月5日,邓颖超致电中央汇报宋庆龄已同意在7月10日后动身,“但只拟在北平住半月到一个月即返沪”。电报发出后,邓颖超在与宋庆龄谈话中又得知“她须在八月六日前赶回上海为其姨母祝寿”,考虑到新政协极有可能在8月中旬召开,于是经与宋庆龄商量,邓颖超决定将行期推迟到8月6日以后,并立即于7月6日再发电报向中央汇报。


7月9日,周恩来以中央名义给邓颖超发出了第二封电报,告诉邓“新政协八月半后方能开”,要求邓与宋商量,请宋先来北平,“八月初南返”,8月中旬再由回沪一行的史良陪伴“北来”参加会议,若宋不同意则照原定计划将行期推至 8月6日以后。“颖超在沪如能养病,可留候夫人同来。”


新政协的具体召开日期是宋庆龄最关心的问题,因为她“无法在北平呆上几个月”,“只要能及时赶到那里参加会议就行”。


8月3日,邓颖超在还未收到周恩来当日致电告知“新政协会期在九月上旬”的情况下,向宋庆龄坦陈:“新政治协商会议可能推迟到二十日以后。”宋告之8月底有事,“必须赶回上海”。邓颖超随即直接致电周恩来告之,并分析说:“我观其意,是她不愿在北平多留。她曾说过,在北平容易引起她的悲痛,因为孙中山先生死于北平。”


8月6日,周恩来回电邓颖超,再次告之“新政协须九月上旬始能开会”,并建议“孙夫人以迟至八月下旬或九月五日前来平为好”。他同样认为“孙(夫人)说八月底有事,恐系推辞”,要求邓颖超和已回沪的史良一起“分别推动”;并要邓去见苏联领事孙平和与宋关系较近的塔斯社驻中国记者罗果夫,让他们“从旁推动”,邀请宋庆龄“在平参加中苏友好协会”,“届时将有苏联对外文协访华团代表参加”。


在确认宋庆龄承诺来北平后,宋庆龄在北平居住的问题必须解决。8月3日,周恩来致电邓颖超告之:“房子已准备好,我方去看过,较重庆、上海我常去的两个地方都大,楼房,有上下两层,在北平为稀有者。一切内部陈设责成阿曾、罗叔章负责指导。”


周恩来所说的房子位于东单方巾巷44号,后因北京建新火车站而于 1959年拆除。据曾经去过那里的廖梦醒的女儿李湄描述:“那是一栋外国人建造的两层花园洋房,小巧玲珑,在北京很少见这样的洋房。”


周恩来考虑得非常周到,他知道宋庆龄长期生活在西式建筑中,遂为她选择了这栋稀有的洋房。不仅如此,他还在百事缠身的情况下,亲自去现场勘察。宋庆龄对周恩来为她选定的方巾巷寓所甚为满意。


就宋庆龄以何种名义出席新政协的问题,8月7日,邓颖超在致中央并周恩来电中作了汇报。她说,宋庆龄对被选为新政治协商会议代表一事,最初有以下意见:“一、仍以旁听身份列席。二、对与张治中、邵力子等列名,没有什么意见。三、对担任妇联代表颇为顾虑,如不会说话、不能反映团体意见、不能经常参加团体的工作等。”经邓颖超解释说明,宋庆龄不再坚持己见,并说:“请你们替我考虑,你们觉得怎样好,就怎样办。”


8月13日,周恩来以中央名义致电邓颖超:“孙夫人究以何种名义出任新政协代表,等孙(夫人)来平后,与她当面商定较为合适。”


为了能让宋庆龄愉快地北上,对于她所提出的一切条件,周恩来均竭力给予满足,除了上述逐点外,另外包括“谭宁邦需先到北平代宋庆龄与有关方面商定业务范围”、“在赴北平途中拟过济南时往国际和平医院参观”等,周恩来均一一答应,并责成相关部门和相关人员具体办理。


1949年8月28日下午4时 15分,宋庆龄乘坐的专列徐徐驶入北平火车站,受到了毛泽东、朱德、周恩来、林伯渠、董必武、何香凝、郭沫若、廖承志等50余人的热烈欢迎。当晚,毛泽东还特别为宋庆龄举行了欢迎宴会。


在周恩来和邓颖超无微不至的体贴照顾下,在中共中央细致周密安排下,宋庆龄最终放弃了原来只在北平参加新政协会,会议结束就回沪的计划。



1949年9月21日至 30日,宋庆龄以特邀代表的身份,在北平出席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并在会上发表讲话。在这次会议上,她当选为共和国副主席。10月1日,她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


10月 17日,宋庆龄在罗叔章和邹韬奋夫人沈粹缜等人陪同下,返抵上海。以后,宋庆龄每年均定期赴京“上班”。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