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飞扬 中篇 第十节:班长遗像

枪奴 收藏 2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5.html[/size][/URL] 第十节:班长遗像 接第九节《教师生活》:叶洪:“只有妈妈一个人了。” 吴勇见其母带着三妹来到,兴奋地张开双臂:“三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5.html


第十节:班长遗像

接第九节《教师生活》:叶洪:“只有妈妈一个人了。”



吴勇见其母带着三妹来到,兴奋地张开双臂:“三妹!”

“哥!”三妹背着书包,快步跑上去,拉着还坐在轮椅上吴勇的双手,吴勇一把将其抱在怀里。

吴妈微笑道:“看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像个小孩似的。”

“妈,我高兴呀。”吴勇放开三妹,看了看越显苍老的母亲。

吴妈:“我知道你高兴。我说呀,这丫头在家时你就一直宠着她,是你把她给宠坏了,宠出了一身病来了。”

“我在家里最小呀,当哥哥的就应该宠着妹妹嘛。哥,你说是不是呀?”三妹撅着嘴边说边进了室。

吴勇转过轮椅:“当然!”

吴妈推着轮椅跟着进了屋:“看你们这一大一小的,真把你们最办法。”


屋里的物品极其简单但却干净整洁,一张破旧书桌笔筒里的钢笔十分耀眼,三妹伸手就拿起观看起来。

“三妹,别动!”吴勇使劲地用力,轮椅从吴妈的手中挣脱出去,驶到了三妹的背后,他收敛起笑容,“把钢笔给我!”

“干吗?看看嘛。”三妹背着吴勇,撅着嘴,转过头望了望吴勇,又回过头去看着那只钢笔。吴勇急了,拉了一下三妹的衣服使她转过身来,摊着右手,“给我!”

“给你!”三妹一把将钢笔放在吴勇的手里,翘着嘴走到单人床上坐了下来。

吴勇转过轮椅:“三妹,哥的东西除了两件东西不能动,其它的你都可以动。一个是这只钢笔,另一个是你后面的这张像。”

三妹转过头,用疑惑的眼神看了看床上方这张用精美的木架镶边,透明玻璃贴紧的像片,心里泛起嘀咕:这不就是一张解放军相片吗。这张相片包装如此精美,难道相片后面.........



黑山市井繁华,车水马龙,商品琳琅满目。吴妈推着吴勇来到动力车销售场,各式各样的动力车真是目不暇给,吴勇喜上眉 梢。

他们像找地上的针似的,来回四遍仔细搜索着这里每一个销售店里的动力车。最后吴妈停在了价格便宜的一家商店,不停地与老板讨价还价;吴勇停在了价格昂贵的一家商店,不停地与老板讨价还价。他们分别从东西两头走了出来。

吴妈:“这边价讲好了,只要170元一辆。”

吴勇:“我这边已讲好了,330元一辆。”

“330元一辆?太贵了!太贵了!还是买便宜一点的。”吴妈摇了摇头。

吴勇:“妈,我定了,就买贵一点的。找饭吃的家伙必须要好的。”

吴妈看了看吴勇坚定的眼神:“330元,我们要是在家里五年都挣不到这么多钱,再说街上那些个动力车不也是便宜的吗?你不是......”

还未等吴妈说完:“就这样,我定了!”

吴妈显出一脸无奈:“好,我说不过你,你大了。”

吴勇撤娇似的:“妈.............”


老板将动力车推入坝内,仔细地调试着车辆。老板在坝内试骑了几圈,非常满意,与吴勇回到屋内,拿起笔,填写完发票。

“你可以叫人来将车骑走了。”老板说道。

“叫谁呀,不就是我啰!”吴勇答道。

“你?!”老板惊讶。

吴勇看了看老板吃惊的神态:“怎么,不信?”说着,便上车慢慢开了起来。

看到吴勇慢慢熟练起来,老板从心里赞叹起来。


吴勇开始了用动力机载客的生涯。

“到了,到了。”吴勇同往常一样,从学校里接回三妹。今天他没与三妹共同做晚饭,却拿起了一把老虎钳径直又上了车。

“这么晚了还要出去拉客呀?”同院的民政局向局长招呼道。

“不,我出去办一点事。”吴勇回应道。

深秋最美是黄昏,夕阳偎依着人口绸密的黑山市。感人的是在吴勇耳边那呼呼的风声,落叶在林间飞舞着。这一切,在他看来,那落叶正如一位位美丽的少女,伴着那耳边的交响曲正在翩翩起舞。

“嘎!”动力车在一棵直径两尺的大树下停了下来。吴勇感到距离大树太远,又前行了一段,然后取出老虎钳,从车上站立起来。他伸直左手,抓住一根生锈的铁丝猛地剪了下来,放于车内。他再次站立起来,努力伸直左手,却总也抓不到上一些的那根生锈的铁丝。他急中生智,将刚才剪下的那根铁丝弯曲起来,钩住了那根锈铁丝使劲地往下拉,伸直略有些颤抖的右手,却还是剪不到锈铁丝。

在林荫下散步的一位大爷心里直泛嘀咕:“他在干吗?”于是停了下来,走近一看,原来上一些的那根生锈了的铁丝紧紧地缠住树干,而且深深地陷进了树内。“这不是前年国庆节街道挂彩灯时遗留下来的铁丝吗?这根铁丝已给这颗大树带来了伤害。原来这小子是想解救这颗大树呀!”这位大爷正想着,旁边却已站了六七个青年人围着好奇似的观看。

吴勇试了几次都没能剪到这根铁丝,他心一急,用双腿往上一撑,右手张开老虎钳夹住了,但重力使他又重新返回,这时他双脚站立不稳,从车上摔了下来。

观看的人大惊,立即上前,发现吴勇的假肢散落一地。那位大爷说道:“小伙子呀,我们不知道你双腿不便的情况在解救这颗大树呀!”大伙上前将吴勇扶于车上,递上假肢,吴勇一看,完了,假肢摔坏了。

在这位大爷的指挥下,吴勇看着他们顺利地将这颗树上的锈铁丝剪了下来。



“你在干什么?快点给我放下!”吴勇刚到家门口,看见那精美的相框拆散后,散乱地摊在床上,三妹正在匆忙地将其重新组装起来。吴勇气不打一处来,大吼过后,嘴唇略显颤抖。

自有记忆以来,三妹从未听过吴勇这么大声地吼过自己,也从未见过吴勇这种痛惜的眼神。她被吴勇这一震天动地的吼声镇住了,她轻轻地放下镜框,渐渐转过头,张着嘴,用呆呆的眼神望着吴勇。吴勇慢慢地将轮椅推到床边,深情地凝视着那一块块散乱的镜框。伸出右手,“啪”的一声,重重地打在了三妹的左脸上。

三妹的左脸顿时突现四根红色手指印痕,但她还是目目瞪口呆、若无其事地盯着吴勇。吴勇看了看自己颤抖的右手,将颤抖着的右手小心翼翼地将镜框一块块放于自己的床边。

他最后用两指轻轻夹住有些折皱的相片,那相片在空中上下跳动着。他缓缓地把相片往自己身边挪动,左手伸出,将相片正放于自己的眼前,嘴里深情地对着相片说道:“班长,对不起呀!我没有管教好三妹,让你受委曲啦!”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