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后讲人坏话总是不道德的,但有时候,你很难控制住自己的嘴巴,更何况有些人确实是话题的聚焦点,很难不让人对他说点什么。作为一个男人,我毫不忌讳地坦白我背后讲女人坏话的事实,虽然会招来无数的痛骂,但比起那些讲了坏话又死不承认的人来说,我的行为何尝又没有进步的一面呢?


背后说三道四其实也需要控制一个度,有些可以当作吃饭、游戏时搏人一乐的玩笑,笑过之后便不再提及,那样就算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也不会有后顾之忧了。但是如果这些风言风语飘进了当事人的耳朵,那么事态可就不好控制了。




这是一次发生在办公室的亲身经历。




公司办公室人员的分配严格遵从了“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宗旨,六人一间的办公室基本是三男三女,或者是二女四男,绝不会出现全是男人或者全是女人的情况。所以,有时候,男人要想聚一块讨论只属于男人的话题,在办公室是找不到合适的地方的。但偶尔也会出现这样的机会。因为女人也有她们自己的聚会,当她们要私下讨论事情时,往往会主动要求男人回避一下,而在她们获得私人空间的同时,在别的地方也就誊出了属于男人的地盘。




这一天,所有女人都聚集到了我所在的办公室,我和屋内另一个男性就被理所当然地请了出去。到了另一间办公室,受到了屋里几个爷们儿的热烈欢迎。一帮男人聚到一起,自然也不能闲着,我们也许没有女人那么有计划,有预谋,但我们的临场发挥能力绝不逊色于她们。随便找来一个话题,大家聊的你来我往,不亦乐乎。谈话一多,内容就开始随意,最后把焦点转移到了一位女同事身上。几个兄弟一致把矛头对准了财务部一位老女人,此女人说老吧,也就三十来岁,但是她有太多让人看不顺眼的地方。听听哥几个的热烈讨论。




“那天我数了一下,她一天大概上了十二遍厕所。”这是和老女人同在一个办公室的小和何道出的惊天秘密。


“不是吧?她是不是那里有问题啊?”小陈感慨地问。


“我敢肯定是的,她身上总能闻到一股特殊的味道。”小何继续说。


“什么味道?”大伙一致问。


“骚味!”


“咳,她骚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不是传闻说她跟咱们老板有一腿嘛。”小孙又把话题转移到另一端。


“我觉得这个传闻基本属实。”我终于插上话了。


“为什么?”大家问。




“第一,老女人一点工作能力都没有,居然能做上财务主管,要不是老板开后门,让她去扫大街都没人要;第二,上次公司聚餐,老女人坐在老板旁边,老板时不时给她夹菜,这个细节可能你们没注意观察,我是看的很仔细的。”我以亲身经历来作充分的论述。




“哈哈哈哈。。。。。。”大家同时大笑起来。但是我还没有尽兴,继续说下去:“老女人身上确实有股怪味,那天帮她修电脑简直折磨死我了,她就站我旁边,我一边闻着那股味,一边还要听她在那念念叨叨,简直是生不如死。最痛苦的就是每个月末的时候,我要提交月结报表给她,她非要让我改个七到八次,她才满意,她就算接受了,最后还要丢下一句难听的话。我快被她逼疯了,这个人要是继续留在公司,我怕我是撑不下去了。”




在我最后一句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大伙的表情突然变的阴沉,一直此起彼伏地谈笑声也戛然而止,小何、小孙和小余立即走回自己的座位,小陈还有另外三个同事往门的方向走,我已经猜到了原因,并且感觉到有个人站在我的身后,我企图跟着小陈一起走出办公室,但是在我转身的时候,一具身体挡在了我的面前。我看着衣服,一眼就辨出是老女人。




“你很痛苦啊?”老女人摆出一个阴险的表情对着我。我没有回她,只是看着她那张丑陋的脸。


“说话啊!刚才不是说的挺带劲的!怎么哑巴了?”老女人的气势很凶狠,比在月末叫我修改报表时来的还要凶狠。


“要不要到老板那去说啊?把你的苦衷都告诉他听啊!然后可以把我开除,你就不会再痛苦了啊!”她的声音越来越大,我不敢再正视她的眼睛,我很清楚,只要我说一句话,她可以用十句乃至一百句把我给顶回来,所以我最好的还击就是保持沉默,当然我也是理亏的,只能怪我自己没有防备好,这帮女人竟然那么快就结束了交谈。


“我告诉你,小李!以后要是再让我听到你讲我坏话,你会死的很难看!”老女人丢下这一句就走向了自己座位,而我当然毫不犹豫地离开了办公室,在我出门到走廊上的时候,我又听到了老女人的叫骂:“还有你们三个,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一刻我才发现,原来走廊里可以那么清晰地听到办公室里的动静。




回到办公室,查看了一下邮件,都是刚才一起谈论老女人的几个兄弟发来的,他们都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不过,我也算大难不死了。




晚上快下班的时候,我收到了一条短信,打开手机一看名字,竟然是老女人,短信内容让我更加震撼:“晚上我请你吃西餐,能不能赏个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