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见到代淑清的时候,她正忙着给一只 “京巴”狗打针。一口浓重东北口音的她,皮肤粗糙,略显清瘦,头发有些凌乱,一件不太合身的外套,一条沾满泥巴的裤子。46岁的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不少。

“半个月了,一直咳嗽,带回来我就给它打针,现在好多了。”半个月前,在去城里办事的路上,代淑清捡到了这只“京巴”,当时“京巴”又咳又喘,在街上流浪,已经快不行了。凭直觉,代淑清料定这只小狗是因为生病才被主人遗弃的。现在它已经成为了“流浪狗之家”百余只狗狗中的一员。

每只流浪狗 都有不幸身世

代淑清的“流浪狗之家”位于西郊西叶寨村。这是一处用木板、石棉瓦搭建的小院。小院没有像样的大门,除了有水,至今还没通上电。推门进去,一时“狗”声鼎沸。在代淑清的轻声吆喝下,狗狗们很快归于平静,它们视代淑清为“妈妈”,走到哪儿跟到哪儿。在这些可爱的小生命中,有眼睛残疾的,有腿被碾坏的,还有舌头露在外再也回不去的……代淑清告诉记者,这些狗有近110只,它们多数是被主人抛弃的,也有走失的;有黄色的导盲犬、有白色的西施犬,有“京巴”,还有一些搞不清品种的狗狗。这里的狗,每只都有不幸的身世。

收养流浪狗 有人叫她“神经病”

5年前的一天,代淑清养的小狗不慎丢失,爱狗心切的她找了不少地方也没找到。偶然,代淑清遇到一只被遗弃的失明小狗,看着小狗可怜的样子,代淑清毫不犹豫地把它抱回了家,从此开始了收养流浪狗的生活。慢慢的,但凡有人捡了狗,也都送到她这里。

春去秋来,一晃5年过去了,最多的时候,代淑清收养的流浪狗有170多只,她始终不离不弃地呵护着这些知冷知热、但唯独不会说话的小生命。由于场地有限,5年中,代淑清带着这些个小东西搬了六七次家。5年里,代淑清一次次被扣上“傻子”“神经病”等帽子,遭受白眼和不理解。因为狗叫声扰民还被人砸玻璃,仅在西叶寨村,代淑清就先后被迫搬了三次“家”。一年前,代淑清把基地搬到了现在的这个院落,算是安顿了下来。

为了流狼狗 她花光了积蓄

每天起床后,代淑清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生火烧水,为这些小生命准备一天的“伙食”, 然后开始打扫卫生。这一切代淑清早已习惯,抓一块干馍就是一顿饭,自己咬一口,再给抢不上食物的狗喂一口,她把这些弱小的生命看成自己的孩子。“一天听不到这些狗的叫声,我就会睡不着觉,吃不下饭。”代淑清说。

为了这些狗,代淑清和她的家人付出了很多。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代淑清一直做自行车零配件生意,生意不错,再加上做得时间也长,代淑清有不少积蓄,但随着收养的流浪狗越来越多,代淑清慢慢花光了积蓄,为了照顾这些可怜的狗,代淑清只好忍痛撂下了生意,甚至连在北关的家都很少回。从今年春节到现在,代淑清就回过两次家,回去两次还捡回来两只狗,给它们打针消炎,打血清增加免疫力……

说起这些,代淑清没有丝毫的悔意,让她倍感欣慰的是,丈夫和女儿非常支持她。为了养活这100多只狗,丈夫一直靠做小生意艰难地维持着“流浪狗之家”的日常开销。代淑清收养过的狗,如今有的已被领养,对于被领养走的狗,她还会进行回访。有只叫“小丫头”的白色京巴狗被领养走后,居然自己又跑了回来,至今还生活在“代妈妈”的家里。

照顾流浪狗 感动不少好心人

“仅一天就得20多斤粮食,更不要说买肉了……500个馒头仅够两天吃。”代淑清告诉记者,让她最头疼的问题是食物。经济条件有限,收养的狗却越来越多,一年5000元的房租对她就是不小的压力。尤其是去年冬天,她几乎被逼到了绝望的边缘,一时不知道该怎样维持今后的日子。

代淑清的执著感动了不少好心人。东木头市一家美容院的白医生得知情况后,替她缴了一年的房租;某蛋糕店的杨总时常为这些可爱的狗们送来食物;好心的姐妹俩为基地送来了过冬用的蜂窝煤;女军医钟小海每星期坚持买来几百元的鸭架为狗狗们解馋。西叶寨村的村委会主任范利强了解到代淑清的困难后,已经答应帮她在村里重新选一块空地,盖好狗舍安置这些可爱的小生命。

救助流浪狗 想办个宠物医院

“狗是人类的伙伴,它们也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收养它们我什么都不图,我就想通过我的行为唤起大家保护动物、善待动物的意识,只盼我的狗都能找到爱它的好人家。”代淑清说,她最大的愿望是办个宠物医院,像模像样地办个“爱心流浪犬救助基地”,让这些可怜的小生命过得更好。虽然很困难,但她坚信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大家的帮助肯定能够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