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沙英雄女民兵

右仆射黄飞翔 收藏 0 41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你们这些女民兵很棒!”


2002年3月27日上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的江泽民同志兴致勃勃地来到位于毛乌素大沙漠南缘的陕西省榆林市七里沙绿化基地,亲切接见了补浪河乡治沙女民兵连。


顿时,热泪打湿了姑娘们的脸颊……


有谁能想到,28年前,脚下这块土地还是“天上无只鸟,地上无根草,四季狂风吹”的大沙漠,而如今却是“树网成林,绿波无边,炊烟袅袅”;又有谁能想到,创造这人间奇迹的仅是一群群十八九岁的妙龄姑娘。


沙漠作证:28年来,姑娘们用她们稚嫩的双手修渠35公里,打井15眼,平推沙丘800多座,硬是让沙漠向后退了15公里;


树木作证:28年来,在这块寸草不生的沙漠上,姑娘们用心血和汗水浇灌出了33条13公里长的万亩绿洲,使昔日沙进人逃的补浪河成了农、牧、工、商贸共同发展的园林化小镇。


面对这一切,总书记怎能不竖起大母指连连称赞!


日前,中共陕西省委、省人民政府和陕西省军区在授予民兵连“治沙英雄女民兵连”荣誉称号的基础上作出决定,号召全省军民向她们学习。


沙窝窝里安家来扎营

种不活树儿就不嫁人


榆林,地处陕西北部,是我国草地文化与黄土文化交融的城市。历史上曾是一个林木茂密、群羊塞道、水草丰美的好地方。汉唐以后,由于战乱频繁,过度垦殖,加上大气蜕变等,植被遇到严重破坏,生态环境日趋恶化。到解放前,全市林木覆盖率仅为1.8%,流沙已越过长城南侵50多公里,吞没农田、牧场200多万亩,沙区6个城镇和412个村庄受风沙侵袭压埋,许多人也因此而远走他乡,妻离子散……。古老的榆林城也不得不三次被迫南迁。


这段历史,成为榆林人刻骨铭心的记忆。同时也成为一代又一代榆林人心中的酸楚和不愿讲但又不能不讲的故事……


依照沙丘向前推进的速度,科学家预言:再过500年,沙漠将淹没世界历史文化名城—西安。


面对“春天刮沙冬天停,黄沙高飞不见人”的绝境和“风刮河来睁眼眼难,庄稼苗苗长不全,压咱地来埋咱房,讨口口饭来离家乡……”的生活。补浪河乡54名姑娘在插队女知青童军的带领下,身背窝窝头、肩扛铺盖卷,挥泪告别父母和家人,组成“女民兵治沙连”,安营扎寨来到没有一滴水,但名叫大水湾的风口处。


这一天,是1974年5月14日。


54名女民兵靠她们带来的3辆架子车,10辆独轮车和40把铁锹开始了艰难的植树治沙。


大水湾,茫茫沙海突起上千个沙丘,大风裹着沙石不时从天而降。沙海初上阵的童军和伙伴们顾不上搭棚支帐房,把铺盖和干粮往地上一扔就急着去挖树坑。

不到半天时间,她们每人就挖了上百个树坑。尽管姑娘们手上打上了许多血泡,但望着排列整齐的一排排树坑,初战先捷的姑娘脸上挂满了笑容。沙海中,放情的信天游随风而起……


可谁知,第二天早晨一起来,6000多个树坑全让风沙刮没了,就连她住的帐房也被沙漠埋了大半。


姑娘们头一次哭了。


从小就生活在沙窝窝里姑娘们心里明白,要在沙海深处栽下树、栽活树比古人当年在这里修长城还要难。但为了治沙,不让风沙再侵袭家园,不让沙漠向前再一步步推进,她们一定要在大水湾栽下树、栽活树。


于是,姑娘们剪掉了长辫子,发誓“种不活树儿就不嫁人”。


这一年,民兵连的姑娘们最大的19岁,最小的才16岁。


沙枯树枯心不枯呀

眼泪泪打转我不哭


治沙防风的决心好下,但真干起来,却困难重重。


没处住,姑娘们就从村子里背来柳梢棘条,在沙地里搭起了四面透风的庵子。这种房,不易被风刮跑,但确容易被沙子填埋。劳累一天的姑娘们一觉起来,常常是半个身子在沙里面,头和身上满是沙粒,嘴皮干裂得流出了血。


听说在沙漠里扎草格子能阻止黄沙流动,童军就和伙伴们在方园附近沙坡上一把一把的栽草,直到把沙流减到最低程度。为了防止风把人刮跑,姑娘们就用绳子把自己串起来。白天干活、晚上睡觉她们也不敢把绳子解开。


没吃的,姑娘们就从家里拿来炒面、青稞和窝窝头。没有灶房,他们就在沙窝窝里支几个石头架口锅。最初的时候,姑娘们的大餐就是盐水泡镆和盐水拌炒面。


在沙漠里,水比油还金贵。为能省下一口水,姑娘们个个学会了干吃炒面。


刚开始,大伙对这种生活还有一点新鲜感,常常凑在一块吃东西,但慢慢地姑娘们都不在一块吃饭了。她们东一个、西一个,双手掬着炒面和窝窝头,一个个都低着头,有的还在一傍悄悄地流泪……


童军知道,她们是在想家中的父母姐妹。见18岁的张列爱哭的最伤心,童军就安慰她说:“别哭了,列爱,后晌我就让人给大妈捎点窝窝头回去!”


童军心里清楚,为了支持她们来治沙,每个人几乎都把家里能吃的东西都背来了。张列爱家中人口多,家里又穷,她娘为了让她当民兵来治沙,把家里剩下的20斤青稞和10多个窝窝头全装进了她的搭裢。


每每想到张列爱的家和她多病的母亲,童军常常是禁不住泪水满面。她下决心,再苦也要把树栽活,把风沙治住。经过准备,童军带领姑娘们又重新开始了植树。


树坑,挖开了,一场风过来,又填平了;一次不行,他们就挖两次;两次不行,就挖第三次,第四次……。直到姑娘们手上的鲜血染红了锹把……


手烂了、手肿了,锹把握不用,姑娘们就用手刨,鲜血染红了黄沙……


但是,姑娘们的苦干,并没有感动老天爷。


望着急红了脸和满含泪水的姐妹,童军和几个连队干部一碰头甩出一条纪律:“栽不活树,谁也不准哭!”


成片的挖坑不行,就一个一个挖。一个人挖坑不行就两个人挖;两个不行就三个人……。后来实在不行,就一个班的人全上。五六个人坐在地上围成一个圈,把风沙挡住,其他几个人轮换着挖坑,直到把树栽进去,再把水浇上。


就这样,大水湾的树一棵一棵地多了起来。


可谁知,还没等姑娘们脸上的笑容和手上的血泡退去,又一场大风,把成片的树拔的拔、折的折,剩下的几棵树苗苗也成了枯树。


眼看植树的季节就要过去,姑娘们又一次急了。


难道大水湾真的栽不成树吗?


一连好几天,童军和她的伙伴们不停地问自己。


不对啊!树苗被风吹折,说明风是大,树苗也大;树苗枯,说明水份没有跟上。


在总结前几次教训的基础上,姑娘们这次没有急着先栽树。她们在沙丘背风处先挖一条一米宽、三十米长、一米深的马槽渠,尔后再向下挖两尺见方的树坑。见树坑里沁出了水,姑娘们高兴得跳了起来。


为了防止风沙的再次破坏,她们又连夜将挖出的沙,折成一道道沙岭,再在沙岭前面栽上两道柳笆墙。还嫌不放心,姑娘们又从自己家里拉来蒿草、麦草和沙棘条,在柳笆墙前面织起了防沙格……


沙不再大面积的流动了,风也不再肆虐乱刮了,马槽里栽下的1.3万棵柳树全部露出了嫩芽。


望着这些,发誓不再哭鼻掉泪的女民兵们,忍不住爬在马槽旁的沙岭上哭了。


沙肥水美羊羔羔肥

梦想不实现誓不回


“女民兵娃子在大水湾把树栽活了!”


消息给榆林人民带来了新的希望,也给女民兵们增添了无穷的力量。


为了加速造林速度,扩大造林面积,抵御更大的风沙,1975年春,连队决定在马槽林的下游自己建圃育苗。


姑娘们又从家里推来30多辆独轮小推车,大干60天,送走了一座座少丘,再运来近千方黑泥土,在沙漠地上垫出80多亩苗地,育上了合作杨。


笨拙的小独轮车,在松软的沙丘地上平推不好掌握,就是壮小伙推车沙土也得费一身力气,何况是这些年轻的姑娘。


可是,就在她们挥汗流血将杨树苗务到寸把高时,一场风沙暴,一夜之间把苗木埋了个严实。


面对突如其来的灾害,姑娘们惊呆了。辛酸的泪水又一次湿了姑娘们的前襟。但是,灾害和挫折并没有吓倒这些矢志治沙的女民兵。从小生活在沙窝窝里的席永翠,第一个冲进苗里,跪在地上用手刨呀刨……


当泪水伴着沁满鲜血的双手,将第一棵幼苗救出时,连长童军含着泪水,大喊一声:“干!”


54名姑娘齐刷刷跪在地上,用手一把一把将压在树苗上的黄沙刨出来,把树苗一棵一棵扶正,然后用簸箕把沙子端走。簸箕不够用,姑娘们干脆就将上衣和裤子脱下来,把衣口和裤腿扎住,把沙子一点一点背走……


经过6天6夜的苦战,姑娘们挖走了2000多立方黄沙,救活了全部树苗。


为防备风沙的侵袭,姑娘们又从40里以外的地方背来柳梢,在苗圃地边扎起了防风挡沙的柳笆墙。


沙暴那肯认输啊,一天傍晚,它又如一条恶狼似地撤着哨子向苗圃地袭来……


刚刚回到宿舍的童军、张列爱和席永翠想到刚救出的树苗,就抱着自己的被子冲出了门。姑娘们见状也一个个抱着自己的被子,冒着风沙冲了出去。


就这样,54名姑娘用自己的被子在苗圃前筑起了一道防风的墙。


望着沙海中的碧波和茁壮成长的一片片树苗,一些老人给姑娘们捎话了:能栽活这片树林已经很不容易了,要见好就收呀。如果再硬干下去,贴了钱不说,砸了锅可就不好收场了。


姑娘们明白,再干下去肯定有风险,但就此打住要彻底降服沙漠就是一句空话,要实现“沙肥水美羊羔羔肥”的好日子也是梦想!


于是,她们请来治沙专家、植树专家、水利专家、农牧专家,同时也请来种草专家,就连各村的会织篱笆墙的能人,他们也请来了……


一次次讨论,一次次争吵;一次次辩论,一次次收获……


终于,姑娘们拿出了栽草固沙、赶羊踩坑,广撤草籽、种草蔽障,打井修渠、织篱植树,交替推进、人进沙退的系统治沙的整体方案。


每年春秋两季是植树造林的好时节,但也是风沙最狂虐的季节。刀子似的西北风一刮就是三四个月,随风卷起的黄沙打在人脸上像似针扎。为了赶在这些季节多栽一些树,姑娘们每天顶风冒沙,起早摸黑,到30里外的王家峁去砍柳条筑挡风墙。就这样,姑娘们每天忍饥挨饿,背着近百斤重的柳条,往返于连绵不断的沙丘中,风一吹便东摇西晃。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下来,双脚像灌了铅似的,挪动一步都十分艰难。遇有大一点的风,常常连人带柳条一块被吹到沙沟里。每次回来,姑娘们的鼻孔里、眼睛里、嘴里、耳朵里都吹进了沙子……


任志芳,是民兵连年龄最小、个子最矮的一个,但每次她都比别人背得多,而且走得快,常常是第一个回到连部。一天晚上,其他人都回来了,怎么还不见她?连里干部带着班长席永翠等几个伙伴前去找她。在远离连队66里的一个大沙沟里,只见任志芳拖着鞋背着柳条一跛一跛在沙窝里艰难地行走着。走近一看,只见她的脚肿得老高老高,淤血的脚青得像个茄子……


为了让她好好休息一下,连里安排她暂时护林。可谁知,天不亮,她就起床,提着粪筐出去了。夜静了,她还一瘸一拐地在树林的小道上来回走动,她怕晚归的牛、羊啃了树苗……。回到班里,任志芳就一头栽倒在地上,姑娘们围过来一看,“啊!脚和鞋全冻在一块了!”大家急忙端来了温水,把她的鞋和脚一齐泡在里面。足足泡了半个时晨,待大伙好不容易才帮她脱下鞋袜时,谁知竞是一双血淋淋的脚……,望着这一切,姑娘们抱着任志芳的脚哭了……


两个多月下来,姑娘们背了8万多斤柳条,造了300多亩沙柳林,建了4华里篱笆挡风墙。


1976年夏天,大水湾遇到百日大旱,眼看着当年新栽的几万株树一天天地发黄。民兵连紧急动员,号召全连抗旱保苗。女民兵们每人一副扁担两只水桶,顶着40度的高温,踏着软绵绵的黄沙,昼夜连轴转,淘干了20多个马槽井,担了近5万担水,把新栽的树苗一棵不漏地浇了一遍。


随着造林面积的扩大和开垦沙漠造地种田,对水的需求越来越多。治沙连决定打机井,大水湾处处是沙,可是找不到一点能做水泥管所需要的沙子。


1981年春节前夕,寒风凛冽,滴水成冰。人们都在准备着过年,而治沙连的女民兵却放弃20天的假期,提着塞满青稞面馒头的小布袋,在无垠的沙海中去找“沙”。三天过去,她们终于在30里之外的内蒙古巴音柴当找到了打井所用的沙子。很快,6个班的女民兵带着口粮和被褥来到巴音柴当。


其实,这里也没有成堆的大沙,只是每个沙丘顶上有薄薄的一层,还混在细沙堆里。她们便用簸箕和扫帚把大粒沙从沙丘上刮扫下来,然后再迎风上扬,借风吹出细沙,留下可用的大沙 。一场风雪后,气温降到了零下30多度。寒风中,姑娘昼夜加班,直到腊月二十七,才备足了一口的井的沙料。沙找好了,姑娘们拉着十几辆架子车往回运沙。沙丘中没有路,只能在沙窝窝里来回转着走。隆冬时节,滴水成冰,汗水使姑娘们头发上挂满了冰穗穗,眼睫毛上结满了水珠珠。找沙、运沙的那些天,全连就有21人手、脸、脚和耳朵被冻烂……


开始打井了,姑娘们推着沉重的绞盘不敢停歇片刻。稍作停顿,泥浆流沙就会溢满井身。就这样,她们白天晚上连轴转,10天时间终于在沙漠中打成了第一口井。在此后的两年时间里,治沙连女民兵凭着这股顽强的劲头,先后在沙漠中打出了9眼机井,开挖了30公里的水渠,不仅保证了造林用水,而且使昔日“四处黄沙,不产五谷”的不毛之地,变成了渠网配套,年产5万斤粮食的“南泥湾”。


喜悦的背后,有这么一组数字:最初进出民兵连的200人中,有125人得了妇女病,65人得了关节炎,72人推迟了婚期。为了治沙,第5任连长潘生清先后5次推迟婚期,直到28岁才结婚。


一家家好来不算富

万家家富了才进步


经过一茬青年女民兵的努力,大水湾绿了,补浪河绿了。


几百年没有被降服的沙魔在一群年轻姑娘面前败退了。中国女民兵,用她们的智慧和心血,创造出了今世人震惊的奇迹。


随着植树治沙面积的进一步扩大,渐渐地,来这里居住的人们也多了起来,逃离沙海几辈子的人也回到了这里。


为尽快帮助这些刚刚解决温饱的乡亲们富起来,姑娘们又拿出她们治沙的勇气,展开了新的一轮攻坚。


当地教育落后,她们就用连队饭堂做教室,帮助那些放羊娃识字学文化……


补浪河养殖业原始单一,姑娘们就投入20多万元,自己动手,在连队旁边盖起猪圈、羊圈、和养鸡场。从外地引进改良的白绒山羊和其它优良品种,请科技人员给乡亲们手把手的教养殖和圈养。


当地沙地多,治理后可利用面积大。为了充分利用沙地优势,姑娘们在上级帮助下,先后建起两座占地2500多平方米的温室大棚,示范着在温室里育树苗、种疏菜。植树种菜渐渐让乡亲们富了起来……


沙治住了,植树种草的人也多了起来。为了让乡亲们走以林养林、以林带牧,农牧相济、农副发展的路子,姑娘们在不断扩大经济林木苗地的同时,先后育出适合沙地生长的侧柏、圆柏和臭柏,并尝试着在幼木林里套种沙打胆、草栖、苜蓿、玉米和日本小白豆。


见植树种草也能过上富日子,周围的人们纷纷前来取经学习。


姑娘们为了扩大治沙植树的示范效果,想方设法筹集资金。她们有的向家里和亲戚借,有的用个人房产作抵押到银行贷款,有的还拿出了准备买嫁妆的钱,不少人把省下买化妆品的零用钱也捐给了连队。


马金梅是第二任连长张列爱的女儿,也是治沙连走出的女兵。这位从小在沙窝窝里长大的女孩子,参军到部队也是一把好手。她多次参加部队的射击比赛,次次夺冠。就在部队准备为她提干时,她却说:“在这里当兵是我的义务,回榆林去治沙是我的任务。补浪河的乡亲们富不起来,我就一天不离开大水湾。”


“一家家好了不算富,万家家富了才进步”。为了让乡亲们快点脱离贫穷,牺牲所谓个人前途和幸福的岂止一个马金梅。边振玲,这位入伍前就是治沙连连长的倔姑娘,谢绝好的工作岗位和留在大城市发财的机会,退伍后毅然回到治沙连当了个副连长。


“你入伍前就是连长,当了几年兵,回来才给个副连长,图啥呢?”一块当兵的战友为她惋惜。


可边振玲笑着说道:“为了那些和我父母一样的乡亲们。”


她拿着自己积攒的津贴费和退伍费,又从亲戚朋友处借来8000元,全部投到连队的治沙示范田里。


28年来,出入连队的姑娘有900多人,有38人光荣地加入了党组织,156人加入了共青团,230多人成为科技治沙能手,500多人成为农村致富奔小康带头人,20多人走上乡镇或科局级领导岗位,连队共为附乡镇培训致富能人6000多人次。


姑娘们植树治沙是能手,军训打靶也是标兵。她们先后21次参加上级组织的军事比武,次次夺魁;30多次为上级作军事表演,次次获奖。


在姑娘们的带动和影响下,榆林军民以治沙女民兵为榜样,进行大规模的植树绿化,全市造林面积由最初的60万亩,增加到1192万亩,林木覆盖率达到32.5%,固定流沙600万亩。由于林草植被的增加,沙区沙丘高度平均降低了30-50%,彻底实现了“人进沙退”,全市国内生产总值达到79亿元,解决了温饱问题的农民开始过上了富日子。


祖国和人民永远不会忘记那些用忠诚和心血浇灌幸福的人们:治沙女民兵连先后被全国绿化委、人事部、国家林业局表彰为“全国防沙治沙标兵单位”,被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树为“全国基层民兵预备役建设先进单位”。连队代表多次出席各级先进表彰大会,受到邓小平、叶剑英、李先念、邓颖超、朱镕基、张震、迟浩田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