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队 带血的子弹 带血的子弹1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9.html


邓卓取出皮尺量量两个小坑的距离:“你看,这两个小坑的距离正好就是大正十一式机枪,也就是歪把子机枪支架的距离。日本鬼子不仅是步枪用这种子弹,机枪也是用这种子弹。这种机枪装满子弹后重量至少30斤,再加上一个机枪手趴在上面,机枪支架肯定要在地面留下痕迹。还有,歪把子机枪有一个可笑之处,它的左侧是一个供弹漏斗,必须不断地给漏斗里面灌油或者给每一颗子弹涂上机油才能正常使用。他们的油壶就在机枪的枪托里。你闻闻这颗子弹。”

唐功接过子弹闻闻:“果然有机油味!这是机枪子弹。”

邓卓又从地面抓起一把泥土,放到鼻子前面闻闻,然后把手伸到唐功面前:“你闻闻这个。”

唐功把头凑上去闻闻:“机油味,这里面也有机油味!”

邓卓呵呵笑道:“鬼子的机枪肯定是沾满机油的,而且要不断地向漏斗里面灌油,所以滴入泥土也不稀奇。你再找一找,看还有没有类似这里的地方。”

唐功马上跑开,仔细在地面搜索起来。

邓卓则慢慢在高地上走着,一会儿向东看看,一会儿向西看看,然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邓卓看到不远处有个模糊的鞋印,走上前用皮尺量了量,眉头一皱。

唐功跑了过来,喘着气说道:“队长,按您说的特征,我还真发现了至少六处鬼子的机枪点。草太深了,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六处?小鬼子想得挺周到的。”邓卓冷笑说道。

唐功不明白队长在冷笑什么,但此时他心中也充满了疑惑。唐功问:“队长,我觉得埋伏在这里的日军有点不对劲。”

邓卓笑着回答:“听听你的看法。”

“这支部队人数应该还不少,不过,他们完全没有参加战斗,这里看不到一点战斗的迹象,没有弹坑,也没有弹壳,他们似乎是眼睁睁地看着一营撤出战斗的。真不知道这支部队在干什么?”

“他们在等待。”邓卓说道。

“等待?”唐功不明白。

邓卓向西一指:“你看那边。”

唐功一拍自己的脑袋:“我明白了,他们在等二营过来。二营的阵地离这里很近,如果二营支援一营,肯定要从这里经过,那样的话,一营二营都会遭到重大伤亡,就只剩三营单独守卫兵工厂了,兵工厂就悬了!”

“但他们没料到的是,二营并没有在一营撤出之前赶来,所以,他们守了个空。”

邓卓暗暗心惊,这个内奸的布置简直是要彻底毁灭整个根据地。

“什么人!”唐功突然大叫一声挡在邓卓前面,手中的驳壳枪在腰间指着前方的一丛芦苇。

“哑巴吃黄连!自己人!”芦苇丛中有人回答。

唐功依旧枪口对准芦苇丛。

芦苇丛中钻出十几个新四军战士,个个都拿着驳壳枪,最前面的是一营长关则怀。

唐功收起了自己的枪。

邓卓走上前问:“关营长,你们怎么来了?”

关营长四周看了看,说道:“我听哨兵说,湖面来了鬼子的炮艇,我担心特派员有危险,所以带一个班过来了。怎么样,没遇上鬼子吧?”

邓卓笑道:“鬼子都是瞎子,看不到我的。对了,你来得正好,前面是二营的防区,我想请关营长送我们进二营。”

关营长也笑着说道:“对对对,没我的带领特派员还真进不了二营的防区。我们走吧,去会会二营那群牛。”

唐功一愣:“二营那群牛?”

“没错,二营那群蜗牛!十里地一小时都赶不到。”关营长气愤地说道。

唐功明白了,关营长说的是一营遇袭时二营增援太慢。

“齐团长牺牲之前你们一营二营的关系怎么样?”邓卓问。

“关系还很不错。”关营长快步走着,边走边向邓卓倾诉着哪一次二营遇袭时自己是怎样增援的,哪一回二营求救自己二话没说自己带兵就上的。关营长气愤地说道:“就在最关键的时候,二营的这帮家伙就摆了我一刀。哼!”

唐功想对关营长解释些什么,还没开口,看见邓队长瞪着自己,马上闭嘴了。

走了二十分钟左右,关营长一指前面的一丛芦苇:“前面就应该有二营的潜伏哨了,我让他们带特派员进去。我可不想再见二营的这些蜗牛蛋子!”

“也好,免得耽误关营长的防务。不过,关营长,革命队伍可是要讲团结的,误会是难免的,但千万不能因为个人情绪影响整个根据地的战斗力。”邓卓对关营长提醒道。

关营长低声回答:“特派员说得对,拳头只有捏起来才有劲,我不会把情绪带到工作中的。”关营长抬头看着前面,大声喊道:“二营的蜗牛蛋子,别看了!出来!中央首长来了!”

两丛芦苇从两个不同位置跑了过来。

原来是两个新四军战士,从头到脚绑满了芦苇,像个草丛一样。他们趴在芦苇丛中就跟身边的芦苇完全融为一体了。

“营长好!”两个战士向关营长敬了个军礼。

关营长回了个军礼,一指身边:“这两位是中央来的特派员,要见你们营长,你们谁带首长去?”

“我!”一名战士回答。

“行,就你!但你得无论如何都要保证首长的安全!”关营长几乎是点着小战士的鼻子说道。

“是!营长!”这名战士开始摘除自己身上的芦苇,然后把芦苇又塞进了芦苇丛中。

“那我们先告辞了,首长保重!”关营长向邓卓敬了一个军礼,邓卓和唐功也回了一个军礼。

关营长带着自己的士兵小跑着离去。

“你继续潜伏吧!”邓卓对那个身子绑满芦苇的战士命令,这名战士立刻跑进一丛芦苇,没影了。

“首长,可以出发了吗?”为邓卓带路的战士站到邓卓身边,等候着邓卓的命令。

“走吧,辛苦你了!”邓卓说道。

小战士腼腆一笑:“不辛苦。”说着就向前走去。

唐功马上跟着小战士往前走,邓卓却停下皱住了眉头。

“队长,怎么了?”唐功走出十几米远才发现自己的首长站在原地没有动。

邓卓用手一指:“你们二营的营部不是在那个方向吗?”

三个营部的位置邓卓之前从一营的军用地图上看得一清二楚,而小战士领的方向偏得很厉害。

小战士走到邓卓身边,也一指邓卓所指的方向:“没错,我们营部就在那个方向,直走肯定是最近的,不过,直走不安全。”

邓卓笑笑:“怎么,在你们防区内部也有不安全的地方?”

小战士回答:“就是齐团长牺牲的那天,我们营长带人来支援二营,结果发现所有的路上都被人埋了地雷。我带您走的那条路虽然绕远一点,但是这是绝对没有地雷的一条路。”

“我记得你们营最后和一营还是碰头了,也就是说,你们排出了一条道,应该就是这条道,对吧?”

“对。”

邓卓眼睛突然一亮,说道:“小兄弟,我猜一下,你们当时虽然是在晚上排雷,但你们雷排得很轻松,应该很少有人踩地雷伤亡。”

小战士嘿嘿一笑,说道:“首长,您还真猜错了。”

邓卓听得眉一皱,唐功也盯着邓卓。

小战士说道:“踩地雷伤亡的人不是很少,是一个也没有。那地雷埋得太不专业了,就是一个手榴弹开了保险盖后,半截埋在土里,拉环挂在一根树枝上,树枝插在土里。人要是不注意,绊到了拉火索,那肯定翘辫子了。不过,这样一个东西都放在路中间,我们又拿着火把,想不看到这地雷都难。”

“你们当时就是从那边排出一条路去支援一营?”邓卓一指小战士最先走的方向。

小战士回答:“我们这里的路很多,所以营长一边在原地排雷,一边派出了五组战士探一探其它的路,结果其它的路上也都发现了地雷。”

“所以你们营长就集中人手排除这一条路上的地雷,对吧?”

“是,首长。其他几条路上的地雷还没有完全排完,所以,请首长跟我走安全的地方。”

“不,我们就走最近的路。”邓卓说道。

“可是……”小战士紧张起来,首长要是出了什么事,自己可怎么向营长交待啊!

邓卓看出小战士的疑虑,说道:“放心吧,我这个助手是延安的排雷专家。”

唐功一愣,我什么时候成排雷专家了!但唐功看到邓卓正充满信任地看着自己,于是胸一挺,神气地说道:“没错,我在延安专门教别人怎么排雷,以前我在苏联首都——那个叫什么伦敦的地方,留学学的就是排雷专业,不管是地雷水雷还是没有爆炸的航空雷,到了我手中就跟乖孙子一样。”

“真的吗?那太好了,我们就走最近的路。”小战士兴奋地说道。

唐功瞟了邓卓一眼,邓卓正笑着看着自己,唐功不觉脸上热热的,心想,明明是你让我吹的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