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武铉的悲剧,是制度还是文化?

北斗中天大圣 收藏 0 42
导读:卢武铉的死,不少人和媒体用“明志”来形容,这样从道义上已经为这个正在接受调查的韩国前总统盖棺定论,“他是清白的”。不管是否清白,因为他的死,有关的调查在目前的民情面前不得不停顿下来,是否还会继续,则要看李明博政府的判断和魄力。 选择自杀的方式,对于成年人来说,这是个人自由,但是到底是因为懦弱还是坚强,则见仁见智。也因为这样,对于卢武铉,有的人更加敬重,认为他用生命来为自己的错误做出承担;有的人则更加相信,连死都不怕,那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他一定是清白的,于是要追究到底是谁要为他的死而负责;也有人看到,因

卢武铉的死,不少人和媒体用“明志”来形容,这样从道义上已经为这个正在接受调查的韩国前总统盖棺定论,“他是清白的”。不管是否清白,因为他的死,有关的调查在目前的民情面前不得不停顿下来,是否还会继续,则要看李明博政府的判断和魄力。


选择自杀的方式,对于成年人来说,这是个人自由,但是到底是因为懦弱还是坚强,则见仁见智。也因为这样,对于卢武铉,有的人更加敬重,认为他用生命来为自己的错误做出承担;有的人则更加相信,连死都不怕,那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他一定是清白的,于是要追究到底是谁要为他的死而负责;也有人看到,因为他的死,使得他那些弊案缠身的家人,可能获得一个安宁,他也留个清白;也有人看到,韩国的司法体系,还有李明博政府,正在面对一个卢武铉留下的天大难题,弊案还要不要追下去。


二战之后的韩国总统,下台一个,被调查一个,但是用这样的方式来结束生命,还是第一次。加上卢武铉对于韩国人来说,他代表着韩国人的高道德标准的期待,是韩国走向真正民主国家的象征。他的死,让不少人开始思考,韩国政治如何才能够脱离这样的一个怪圈,那就是为何在总统任职期间,没有足够的约束和监督?为何司法调查,不会在任期间内进行,总是在卸任之后开始,从而导致民众认为,检察机关是用来对付政敌的政治工具,而不是一个独立的司法机构?怎样才能让民众相信,没有人能够超越司法,法律面前真正是人人平等?


不管是司法还是总统权力,都是需要一个制衡的机制。很多人指责,由于韩国检察机关权力过大,因此成为现任政府来打击政敌的工具。而在一个有制约的架构下,检察机关依然会进行调查的工作,但是他的权力会被警方,还有调查机关来打破独占侦查的生态。


至于政治献金,通过投票选举产生的领导人,在竞选的过程中,最需要的当然是竞选经费,这些支持者,当中不少是抱着自己的目的,期待在被支持者当选之后,能够有所回报。这样的情况,在西方社会同样存在。美国对政治捐款有详细的法律规定,包括捐款的上限和方式,竞选捐款的财务细目,都必须接受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的监督。秘密的政治献金一旦发现,作弊者就可能被绳之以法。在这一点上,由美国的媒体指出,虽然韩国模仿了美国的选举方式,但是在法律的监管方面,并没有跟上。不过这一点并不属实,韩国也有”政治献金法“和”反贪腐法“,只是,大宗个案被揭发出来,往往是在下一任政府的手上。


这就使得韩国人本身不相信司法是公正的,既然每一届总统都有问题,而且问题都是在任内或者之前,为何总是在下台之后才被发现?很多人已经预期,如果韩国的政治生态不改变,李明博下台,等待他的,同样也是司法调查。这里面所暴露的,其实还有总统权力过大,加上韩国的经济资源集中在几个大企业身上,形成政府和大企业之间相互绑架的恶性文化。解决的办法,除了制约总统权力,当然还有让那些所谓的私营大企业,摆脱国有的影子。


有人说,企业家喜欢向总统身边的人下手,这是和东方人看中血缘关系的文化有关,不管是台湾的陈水扁,还是泰国的他信,他们的家人,都被卷入了弊案当中。其实说到底还是制度问题,西方社会同样存在人脉和血缘亲情的关系,如果法律对于政治人物的利益冲突的定义以及执行是详细而严格的,文化就不会成为存在的借口。


说到陈水扁,他说了,不会像卢武铉,要好好活着出去,看着害他的人得到报应。阿扁是明白人,知道自己如果自杀,只会被人说成“畏罪”,弊案也不会因此而停止追查,再加上,阿扁已经没有任何道德压力,也没有儒家爱面子的传统。不过,话说回来,阿扁这样坚持到底,倒是正好给大家示范,用司法来处理一个前领导人的贪腐指控的程序。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