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无泪 外传 中尉的眼泪

猪革不亮 收藏 0 7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3.html[/size][/URL] “队长,你说我们还能出去吗?” “你放心吧,组织不会抛弃我们的,马上就有救援队到了!”中尉微笑地安慰着上等兵,可上等兵看不到他的微笑,50米深的地下矿井中这个不足两平米的狭小空间在此刻像是人间地狱,一点点地消磨着中尉和上等兵的意志! 作为第一批到井底侦查的先锋队员,中尉感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3.html


“队长,你说我们还能出去吗?”

“你放心吧,组织不会抛弃我们的,马上就有救援队到了!”中尉微笑地安慰着上等兵,可上等兵看不到他的微笑,50米深的地下矿井中这个不足两平米的狭小空间在此刻像是人间地狱,一点点地消磨着中尉和上等兵的意志!

作为第一批到井底侦查的先锋队员,中尉感到自己是失败的,没有把井底的消息带给上面的救援部队,刚到井底时中尉和上等兵看到的是一片废墟,偶尔可以听到幸存矿工的呻吟,他们顺着呻吟声找去,发现了一段手臂裸露在煤堆之外,不容多想他们冲了过去。

突然——

他们停住了脚步,感到脚底好像在晃动,没等他们反映过来,先是煤尘散在了他们头上,紧接着无数的煤石块从天而降,仅仅用了十秒不到的时间,中尉和上等兵就消失了,连呼唤都没来得及。

——

在矿井二次坍塌的霎那,中尉认为自己的使命到此就结束了,想不到造化弄人,死神偏偏又留了两平米的地狱给他,在这里中尉和上等兵的生命紧紧地困在了一起——

“减缓呼吸,不要紧张,这里的氧气不会支持太久的,照你这速度我们半小时就耗尽这里的氧气!”中尉淡淡地向呼吸紧促的上等兵说到。

上等兵克制了一下自己的呼吸:“队长,这里好黑啊,我从没见过这样的黑暗!”上等兵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是啊,这里的黑暗是有重量的,重重地压在上等兵的心上,他试着挪动自己的右脚,可发现那个不争气的家伙被紧紧压住,他用手狠狠地去拽他的右腿,可一点作用都没有。上等兵长叹一口气:“队长,你有烟吗?”

中尉没有说话,只是借着打火机的火光递给上等兵一根烟,火光在充满煤尘的狭小空间中显得如此微弱,上等兵接过烟把它含在嘴里。

“如果你想死在这里就尽情地抽吧!”

上等兵把烟从嘴里拿了出来,狠狠地拍在了地上,用力地抽打着这根可怜的烟,仿佛和他有仇一样。

“最好不要做那样猛烈的动作,那会耗费你的体能,加剧氧气的消耗量!”中尉再次淡淡地说到。上等兵沉默了,中尉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但感到了他心里的恐惧感,那是无助地等待死亡的感觉!

中尉手表的滴答声此刻显得格外刺耳,秒针的走动声在狭小的两平米中游荡,每次传到上等兵耳中时,上等兵的末梢神经就会剧烈的抖动一下,他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有在黑暗中等待着救援部队的到来或是等待死亡的到来!

“滴答、滴答——”,伴随着呼吸声静静地流淌——

“队长,过去多长时间了?”上等兵的声音告诉中尉,他已经缺氧了,产生了睡意,如果在此刻睡下,那将是永久的睡眠。

“刚过‘十分钟’呢,他们马上就到了,你听有点动静了。”其实中尉是什么都没听到的,这里只有像地狱一样的寂静,这样寂静已经持续了四十分钟了,他也不知道救援队什么时候能到,也许一个小时、也是两个小时、也许五个小时,除了这狭小的两平米,他只知道如果二次坍塌是个大面积的坍塌,那救援队找到的绝对是两具尸体。

上等兵竖起耳朵,努力地去寻找一点点除了心跳、呼吸和手表声之外的声音,可他没嗅到任何生存的气味。

“队长,你也会撒谎了啊!”上等兵笑着说道“如果我出不去了,你告诉我爸妈:我是个不孝的儿子——”

“放屁!”中尉狠狠地打断了上等兵的话“你自己去说去,我可懒得跑腿!”

中尉听到了除了心跳、呼吸和手表声之外的声音,那是微弱的哭泣声、绝望的哭泣声。

“你还记得‘消防战士之歌’吗?”中尉低声地唱起了那首歌——“我们在岁月中守望,三百六十五天箭在弦上。我们在战车上奔驰,胸怀着万家灯火辉煌——”

上等兵跟着唱了起来:“消防战士啊严阵以待,祖国安危在我心上——”

本来慷慨激昂的“消防战士之歌”在此刻显得是那样苍白无力。

“面对着熊熊地烈火,我们就是神兵天降——”上等兵的声音一点点变得微弱,最后消失在了寂静的黑暗中。

中尉停止了歌唱。

“不想唱了吗?你说我们消防队对面超市的那个收银员漂亮吗?”中尉得到的是一片沉默。

“怎么?不好意思说啊,我知道你暗恋她啊!”说到最后中尉的声音中有了一丝恐惧“喂!你个混蛋也队长也敢不理啊?说话,你是不是暗恋她啊?”

沉默,仍是可怕的沉默——

中尉想唤醒沉睡中的上等兵,可他做不到,全身只有右手和头部才能活动,上等兵和他的距离已经超过一臂了。中尉抓起一块石头,朝着上等兵的方向仍去,没有答复,接着第二块、第三块。

“队——长,我好——困啊。”上等兵的声音已经是断断续续的了。可这样的声音还是让中尉心里的恐惧感消退了一点。

“不能睡,陪我说说话,回去我给你放三天假,让你好好睡个够!”

“队——长,我——真的——”上等兵的声音再次消失在了黑暗中!

中尉此刻好想过去狠狠地踹上等兵几脚,可他做不到。

黑暗似乎在一点一滴的变的更加沉重,压得中尉感到了呼吸都变得困难了,中尉停止了一切动作和话语,默默地朝上等兵的方面望去。

“滴答、滴答——”中尉静静地听着手表的声音,这仿佛是他听过的最美妙的声音一样,他陶醉了,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努力地回忆着人生这二十八年来的每一次美好,他想起了父母的白发,他想起了高中时坐在他前面的那个漂亮女孩,他想起了第一次穿上军装时的那份欣喜,他想起了第一次出火警的那份激动,他试着去回忆在军校的每个点滴,可每次回忆都深深地刺痛中尉的心,他的回忆在军校时代嘎然而止。

军校啊、军校啊,好想再回到那个充满激情的地方,他记起了脾气暴躁的诸葛队长,记起了充满智慧的余教导员,想起了“小张飞”、“王公子”“毛一身”——,一个个面孔在脑海闪过。

“要是能再见到他们该多好啊——”沉重的黑暗终于把张天无中尉的眼皮压了下去,两滴泪水静静地划过中尉的脸庞——

两平米的黑暗中只剩下了中尉的手表声了——

“滴答、滴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