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心底无私天地宽 第49章、讨逆(2)

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URL] 全军弃甲复抛戈,奔命穷途可奈何?   尽说悬崖宜勒马,谁知纵辔竟投河!   哲别、速不台正准备回军,忽然接成吉思汗命令,宽甸吉思海北面,有钦察部,曾收纳蔑里吉部的溃卒,应前往致讨,毋遽班师等语。二将不好违慢,只得再接再厉,复向西北杀入。   成吉思汗命术赤、察合台、窝阔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全军弃甲复抛戈,奔命穷途可奈何?

尽说悬崖宜勒马,谁知纵辔竟投河!

哲别、速不台正准备回军,忽然接成吉思汗命令,宽甸吉思海北面,有钦察部,曾收纳蔑里吉部的溃卒,应前往致讨,毋遽班师等语。二将不好违慢,只得再接再厉,复向西北杀入。

成吉思汗命术赤、察合台、窝阔台,往征乌尔鞑赤。乌尔鞑赤无主帅,由兵民推选库马尔为首领,防御蒙古军。术赤等军将到城下,前哨劫掠牛马。守兵出城抗御,被诱至数里外,中伏败溃。由此城内兵民,便一意坚守不复出战。城跨阿母河,垣堞坚厚无比,猝不可拔。术赤先遣使招降,但城主库马尔不从,乃伐木为桥,令兵三千进攻。不意守兵大出,把三千人困在垓心,杀得片甲不留。术赤急发兵往援,怎奈桥已被毁,前后隔断,只好双眼睁着,静看这三千人,做了无头之鬼!

察合台欲乘风纵火,毁他城堞,但术赤想在此地建立汗国,所以不许烧城,由是兄弟不和,你推我诿。一直拖延到至七月,还是没攻下来,使人禀报成吉思汗,成吉思汗闻知实情,改命窝阔台统领诸军。窝阔台到了两兄处,极力和解;而后合力急攻,但攻了几天还是没有效果。直到后来准备引河水灌城,城中守军才惊惶失措,窝阔台就督军杀入,将城攻陷。城主库马尔,仍然带领守兵死战七昼夜,至力尽身亡,方才罢手。兵民多被屠戮,只工匠妇女幼稚,算是幸免。术赤留驻城中,察合台、窝阔台撤回成吉思汗大军去了。

在八米俺城征战了半年多后,成吉思汗接到侦报,札兰丁在哥疾宁纠集余众,与城主蔑力克汗、班勒纥联合,声势颇盛;另外,札兰丁之弟屋克丁,在合儿拉耳地方也有数千人马。于是再议亲征,南下攻札兰丁;命令哲别等分兵攻屋克丁。哲别奉谕,遣裨将台马司、台纳司二人去攻打合儿拉耳。屋克丁在合儿拉耳地方兵力不多,听到蒙古军又至,便逃入苏吞阿盆脱堡,经台马司等率兵追入,围攻半年,堡破被杀。

札兰丁整备一年多,纠集了六七万人马,又得蔑力克汗相助,有恃无恐。成吉思汗统兵南征,翻过巴达克山,至八米俺城,围攻未下,乃令养子忽秃忽领前哨军,先向东南进发。忽秃忽到了喀布尔(今阿富汗都城)。正遇着札兰丁,两军会战,自昼至暮,互有杀伤。次日再战,忽秃忽考虑到众寡不敌,密令军中扎了假人,放在军后,仿佛援军一般。临阵时,前面的军士,仍照常厮杀,战至半酣,将假人载着马上,从后推至。札兰丁的军队果然怀疑有后援,渐渐退却。只有札兰丁奋然道:“我军人多势众,怕他甚么?”随即分士卒为三队,自率中军,令蔑力克汗率右翼,邻部阿格拉克率左翼,两翼包抄,将忽秃忽军围住。忽秃忽知道计策已被识破,慌忙命令军士朝着帅旗方向突围。谁知敌众已四面攒集,似铜墙铁壁一般,来困忽秃忽,那时忽秃忽搴着大旗,率众猛突,冲开一条血路,向北而逃。敌骑乘势追杀,死亡难以计数,军械马匹,亦被夺去不少。自蒙古军出征西域。这次算是第一遭损失。

成吉思汗正因爱孙莫图根攻城中箭,身死含哀。莫图根系察合台子,少年骁勇,骑射皆精。此次阵亡,不但察合台恸哭不休,就是成吉思汗也悲泪不止。忽又接到忽秃忽败报,不禁咬牙切齿,誓将八米俺城攻下,以便赴援。即日督军力攻,亲负矢石,察合台报仇心切,不管什么厉害,只麾军士登城,城上城下,积尸如山,蒙古兵只是不退。当即移尸作梯,奋勇杀入,把城中所有老幼男女,一律杀死,连牛羊犬马,统共剁毙,并将城垣尽行拆毁,几百年后此地都无人烟,可算得一场惨劫了!

成吉思汗不待部署,急忙麾军南行。半路上遇到忽秃忽败军,命令忽秃忽做向导,到了哥疾宁,听说札兰丁已逃奔印度河,乃舍城不攻,引军疾追。

原来忽秃忽败北时,曾有骏马一匹为敌所夺,蔑力克与阿格拉克二人皆欲得此马,相争不下,恼得蔑力克性起,突执马鞭,将阿格拉克面上挥了一下,阿格拉克大愤,竟率部众自去。札兰丁失了臂助,未免惶恐,当听到成吉思汗亲来报复,所以先自南奔,蔑力克汗亦随往。

离印度河还有1里多,札兰丁回头看到后面尘土飞扬,猜是成吉思汗大军赶到,自知来不及渡河,只好列阵以待,一决雌雄。那成吉思汗大军,煞是厉害,握着大刀阔斧,突入阵中。忽秃忽奉了密谕,猛攻右翼蔑力克军。蔑力克支持不住,向后倒退,退至印度河畔,不料蒙古军已绕至前面,阻住去路,一时措手不及,被蒙古军刺于马下。

札兰丁势孤力弱,进退徬徨,自早晨战至中午,手下只剩下数百人,幸好成吉思汗命令要生擒活捉,禁止士兵放箭,所以得以突围而出。奔到印度河边,又被忽秃忽军堵住,顿时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札兰丁急中生智,竟纵马跑上一高崖,又将马缰扯起,扑的一跳,连人带马,跳入印度河中去了!蒙古军在悬崖上瞧着,以为他身入水中,一落数丈,不是跌死,也是淹死,谁料他却不慌不忙,从水中卸了军装,凫水逃去。成吉思汗对几个儿子道:“好一个健儿,是我生平所未曾见过的!若被他漏网,必有后患!”部将八剌,请命渡河穷追,成吉思汗允他前行。八剌便命令兵丁,斩木为筏,渡河南去。成吉思汗复返,攻打哥疾宁城,城中守将,早已遁去,兵民开城迎降。窝阔台奉成吉思汗密谕,把哥疾宁的兵民,一一戮毙,只留下工匠妇女,留作军中使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