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第30章 海上长城(中2)

中悦 收藏 5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size][/URL] 老谭和沈湘他们接近黄尾屿时,已接收到郑和一号发来的黄尾屿战情资料。研读后感觉到战情复杂,自身位置既是宝贵的机会,又非常危险。 黄尾屿作战集群拥有我钓鱼岛作战各部中最大的一个货柜群,53条货柜运载了黄尾屿中队和国军海军陆战旅第1机步营1个加强连,大量设备物资,还有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


第30章 海上长城(中2)


老谭和沈湘他们接近黄尾屿时,已接收到郑和一号发来的黄尾屿战情资料。研读后感觉到战情复杂,自身位置既是宝贵的机会,又非常危险。

黄尾屿作战集群拥有我钓鱼岛作战各部中最大的一个货柜群,53条货柜运载了黄尾屿中队和国军海军陆战旅第1机步营1个加强连,大量设备物资,还有6管203毫米弧管炮。登陆部队指挥员是国军第1机步营的营长,挂中校军衔,双方部队是临时混编的,从统一指挥的原则出发只能设一位作战主官来指挥,政治因素导致事起仓促,按军队的惯例只好临时看军衔高低了,黄尾屿中队的中队长到东海分公司前是解放军某部海军陆战旅的少校营长,到东海分公司后官降一级当了正连职的中队长,同一个部队先来的战友告诉他,来者官降一级是中岳集团的“惯例”。中队长如果不来,可以在原部队继续干营长,下一步正常转业到地方的话安排也不会低了。不过他老兄还是毫不犹豫、几经争取来这里干了中队长。行动前,上面交代:让国军那位营长当登陆战指挥官。

中队长是我军的一位优秀指挥员,水平是不低的。对钓鱼岛之战的战略意义理解得比较透彻。钓鱼岛之战,不在一城一地的得失,而在于打破美日台联手对我的战略格局,转变为海峡两岸的中国军队联手对付侵犯我主权的敌对势力,把台湾问题上数十年来的一对三,转变为二对二。李中岳在行动部署会议上曾对大家说:现在的经济危机提供了一个契机,钓鱼岛发现新油田是一个契机,为台湾人民夺回钓鱼岛海域新油田,贯彻国统经济纲领,是能够获得台湾人民的支持的,台湾政局的变化,台独势力失势,国民党重新掌握了相当大的实权,这是第三个机会,这三个机会在时机上难能可贵地重叠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历史机遇,可以让我们趁机而上,走出我们过去一直没有条件走出来的一步,这一步对中国人民的整体利益意义巨大。我们果断出击,为了一个重大经济目标,实现两岸第一次战略意义上的政治军事联合行动。 果断出击,就意味着大大小小的条件未必全俱备,一些次要方面的东西,可以先不管它,只要两岸联合行动了,就是胜利!从这个战略意义上说,仗打得好是赢,仗打得不太好也是赢,岛子守住了是赢,岛子没守住,但是拿到了战后实际控制态势,也是赢,就是说,钓鱼岛之战,胜在打响,不在打赢。 当然,希望你们行动顺利。

曾司令在战前动员会上说:钓鱼岛被人家占着,是我们中国军人的耻辱!我们都是当兵的,钓鱼岛之战,不仅要打响,还要打赢!打赢的标志就是守住,最低限度,钓鱼岛和黄尾屿要守住!要想打赢,要点是两条:第一,从二对二,进到2对1+0,这个零是美军实际中立,不与日军联合作战。因此,作战计划不是纯粹军事上的,解放军名义上不直接出兵。若解放军以海空兵力与日美海空军硬碰,则一来在军事上可能还打不赢,二来不利于中立美军。第二,要充分发挥中岳级装备的隐蔽性优势。

D日行动一展开,就体现了这个意图。解放军以自己不直接出兵换取美国不出兵,中央政府宣布钓鱼岛归台湾省宜兰县行政管辖,把直接交战双方在明面上限于日本与台湾地区,在总体布局上把美国逼到或说是置于中立调停、尽快平息事态的立场上,所以美军舰队尽管摆出干预姿态,却一直努力约束日军不要大动,以免引起解放军的大动。发挥隐蔽性优势,郑和1号的隐蔽性是民船、油轮,虽然这个隐蔽性是一次性的,海螺、货柜这些很难探测的半潜平台是也发挥的是隐蔽性,赤尾屿货柜和海螺凭此打掉了瑞鹤登陆群,刚收到的消息,马哥带的送俘船,6条海螺,击沉了日军南下主力舰队的旗舰苍龙号中型航空母舰,逼退了美军小鹰号航母战斗群,让美国军事力量退出钓鱼岛战区,军事实现了日美“1+0”。

中队长没直接看到D2日中午的战局。但他全局在胸,D日下午坦然接受由国军营长担任黄尾屿登陆部队主官,并对营长提出积极建议:由于你们还不熟悉海螺-货柜系统的使用,要把双方部队混编,国军陆战旅第1机步营1个半连的每一个班编进一个东海分公司黄尾屿中队的战斗小组负责联络指挥货柜和海螺的火力,构成一个陆战分队,一共编成了15个陆战分队,不要一下子拿上去,岛上来不及做工事,要提防日军的海空火力覆盖,因此应使用逐次添油的战术一批批投上去,一直坚持到最后停战时,保证这个岛上还由我们的人控制。营长心里明白现代岛屿争夺战打得不是登陆兵力多寡,国军兵多,但自己眼下还不懂这些信息战新装备的运用,既便当了指挥主官,也要认真听大陆方面指挥员的意见。对中队长的意见基本上从善如流了。两人商定,第一批先上雷达主机工程组、安装离心式钢珠炮的工程组、3个陆战分队指挥环岛6条海螺构成警戒圈,警戒正面是日军最可能来袭的北-东方向,货柜群在相对安全的西南角海面,6条弧管炮货柜先放在西、南两侧海域当预备队,也是添油战术,准备在作战后期再拿上去。 黄尾屿在钓鱼岛与赤尾屿中间偏北位置,距离郑和1号近,货柜群D日傍晚即已到达,如果不出意外,很快即可装好海上长城黄尾屿节点指挥控制中心主机和雷达天线,等到最远的赤尾屿也装好的时候,午夜时分即可进行海上长城03号系统的联网调试。后半夜即可操控海螺建立初步的防空反导能力,再抓紧施工,力争于D2日午前装好离心式钢珠炮,进一步增强防御能力,弥补没有工事的缺陷,在台湾陆基航空兵的支援下顶住10个昼夜,直到岛上的基本工程施工完成,那时的防御能力就不是小鬼子能够打破的了。

开始的两步都还顺利,主天线立起来以后,海螺有效拦截了日军的多次巡航导弹攻击。但是,台湾陆基航空兵的空中掩护竟未按计划实现,日军得以顺利取得制空权制海权,从宫古-八重山基地和翔鹤号战斗群连续发动导弹攻击。没有制空权只靠地面防空火力是很难的,既便地面的防空系统优越。持续导弹攻击的压力之下,人们容易犯错误,小错误也容易被放大。赤尾屿分队的一个失误,整个钓鱼岛防御体系东端出现一个大缺口,日军巡航导弹源源不绝从这个缺口打进来,终有漏网的大当量气爆弹钻进来炸毁了黄尾屿的主天线,上岛的工程人员和3个陆战分队遭受了严重伤亡,首批上岛的黄尾屿中队中队长负伤昏迷,和伤员一起被钓鱼岛派来的直升机接走。随机来的一位接替中队长职务的的中年人,穿着海岛工程服(作战服),没有佩戴军衔,但气度不凡眼神凌厉,举止迅捷准确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营长一看就知道是军官,级别不低,立即举手敬礼。来人抱拳回礼,简单自我介绍一下,让营长喊他老宋。没想到营长得知眼前的老宋就是大陆方面享有名气的谁谁后,啪地又一个敬礼,恭敬交出指挥权,自己甘当老宋的副手了。

数月前筹划行动的时候,老宋是钓鱼岛作战的3位备选指挥员之一,原是东舰的一位大校,干过潜艇、当过两代驱逐舰的舰长、进过第一代航空母舰指挥员培训班、在海军陆战队锻炼过,还参与了郑和船队的装备研改,海军内人称“宋5栖”,此人精研信息化登陆作战指挥,保持了与时俱进的学习能力,在两岸军界都有些名气。

3位备选指挥员各提了一个方案,各有特点。一位是潜艇部队出身的,他拟制的方案突出了老本行:第一打击以潜艇隐蔽接近敌主要基地以潜射导弹发起突袭重创其在港在场的海空实力,让我军的后续打击得以较轻松地取得制海权和制空权。这个方案体现了钓鱼岛作战的军事要领:钓鱼群岛上无敌据守,发起袭击的一方可以轻松夺岛,问题是怎样在敌人后来的反扑中站住脚;等敌人的飞机军舰开出来展开了再打我们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也没有必赢的把握,把它们堵在港口和机场的老窝里消灭掉就容易多了;既然是打突袭,就同时突袭他的基地,先给侵入钓鱼岛巡逻的日军发一个限时撤出的最后通牒,时间一到,潜艇就对他的中绳主要基地和宫古-八重山基地动手。方案注意避免了从大陆基地起飞飞机轰炸敌方的陆基基地。方案的作战目标设定在借钓鱼岛一战重创日军现役海军及其航空兵主力上,说明拟订者显然估量到了战后的基本局势,政治和外交斗争是少不了的,日方一定会借此事情掀起一个轩然大波,但是,只要他的海空军力受到重创,他就玩不出什么大花活来,大浪头一过,还是要接受中方实际夺回钓鱼岛控制权的既成事实。核武器明面上他还没有,战略导弹也非其所长,他凭籍的就是常规海空军力的某些优势,打掉了,他也就只好老实一段日子。至于,数年之后他还会发展起来,以更快的速度更疯狂的劲头把军备发展起来,那也是几年以后的事情,这个是总体的战略问题,连同打还是不打的基本决心,都是上级考量的,作为军人,作战计划能涵括到让小鬼子战后几年没资本说话,在军事上就已经够了。 这个方案虽然抓住了军事要领,但在政治策略上还考虑不周,中绳基地也是美军的重要窝点,一旦发起突袭,就很难让美军保持中立了。我们D日行动的当天能同意与日方达成“互不攻击对方本土”的最低限度协议,就是考虑到不把美军拖进来。 这个方案当时被上面从政治战略上否掉了。

另一位的方案没有涉及攻击敌方基地。他提出的要点是,以我军6条现役驱逐舰和护卫舰,各带中岳集团的一个无线电小组上舰,驾驭12条海螺,组成6个“海螺链环”,海螺在军舰天线高度直射通讯允许的距离内留出富裕量确保在其它条件都失去的情况下仍能保持通讯指挥,在军舰前方15-20千米放6条海螺担任防空拦截和搜索攻击,军舰其它方向较小半径内布置6条海螺担任以反潜和防空为主的警戒防御,钓鱼岛打响后,敌反扑的轻型航母-大型登陆舰战斗群可能走的航线是有数的几个,我军的海螺链环事先途中部署,到时候就迎上去拦截,距离100-150千米即警告、交涉,并在警告交涉无效后,水面军舰主动后撤,把海螺群静静地留在身后形成埋伏,海螺即使失去通讯指挥,仍能按设定程序自动搜索攻击,当敌舰队开进海螺的鱼雷和螺管炮射程时,埋伏的海螺突起攻击,一举摧毁敌反扑的海空兵力。 这个方案报上去一个月后还是被否掉了,理由是:解放军不直接出兵。因此不动用我军水面舰艇驾驭海螺。

老宋的方案既没有攻击敌方基地也没有动用我军舰艇,他的要点是:“五船一扁担”的郑和一号的“大扁担”上有30个升降机库,把30架飞豹装在里面,郑和一号作为货轮/油轮走靠近中绳的货运航线,到D日动手的时候,恰走到卡在敌主力舰队南下航线的位置上,在双方接近到数十千米距离时——越近越好,突然打开升降机库顶盖把飞豹升上航空甲板,郑和一号的航空甲板尺度有准地面机场的规模,不用弹射器也不是滑跃甲板,允许多位置多起点的3架一组同时起飞,30架轰炸机升空速度是美军重型航母的十倍以上,这么近的距离,敌人是来不及反应的!这是关键的一点。飞豹升空不久就进入无动力滑翔制导炸弹65千米的水平攻击距离,500公斤以上的重型炸弹从高空落下以制导机构驱动尾翼精确对准并加大水平滑翔距离,这么近的距离,飞豹不用副油箱,9个主挂架全挂重型炸弹,30架一次把270枚500公斤级滑翔制导炸弹投下去,就超过了日本舰队的拦截能力,并且,郑和一号的203毫米螺管炮先以高射速猛烈轰击各日舰,炸掉它的雷达天线、导弹发射机构、近防炮系统,203毫米炮击炸沉敌舰也是可以的,但那需要较长的时间,也不利于我方拦截敌舰射出的反舰导弹和放出的舰载机,几十千米的中程防空拦截靠得就是203螺管炮了,因此要做分工:203口径螺管炮负责中程防空拦截,并以密集制导炮击先行摧毁敌舰的通讯指挥制导拦截能力,飞豹的任务是投放重磅炸弹炸沉失去防空能力的敌舰,500公斤级的航弹威力远大于203口径的炮弹,270枚重磅航弹只要有三分之一命中目标,就可以炸沉鬼子现役全部够吨位的水面舰只。

作战计划迟迟没有批下来。直到1个月前,大家都认为作战计划八九不离十要以老宋方案为蓝本了,好不容易避开了那些让人头疼的政治问题啊!相应的准备工作也已开始。

随后,情况突变。上级把老宋方案也否掉了。原因只有一条:内部情况显示,原定担任夺取钓鱼岛海域制空权任务的国军航空兵有可能不能出动。 既便可能性较小,也不能不做好准备。如果拿不到制空权,那么为了保证守住钓鱼岛并保持岛上的主要工程施工不被敌方空袭破坏,只有把唯一具有足以屏蔽全岛的强大防空能力的战舰——郑和一号,放在钓鱼岛旁。因此,宋方案让郑和一号远离钓鱼岛出击,是做不到了。

另两位备选指挥员,一位当了曾南岳的副手,一位跟着黑马在送俘船上当船长,玩他的海螺链环。老宋被指定负责郑和一号,心里很火大。不为别的,就是因为打到现在,国军的飞机一架影子也没看见。到黄尾屿吃紧,坚决要求曾南岳放他到黄尾屿来。

营长按老宋的部署,第二批只派2个陆战分队上岛,避开中部,尽量分散隐蔽在北-东-东南海岸边缘,并暂禁止工程队伍继续上岛施工。指挥部不登岛,坚持放在一条电战指挥货柜上,隐蔽在西南角一处海岸峭壁的脚下。其他作战分队乘货柜停靠在西、西南、南侧海岸待机,尽量利用陡崖峭壁掩护,听到命令后就从那里登岸。老宋说,这些地带超出日军舰炮射程,而导弹打紧贴在峭壁下的目标在眼前态势下是很难做到的,光是制导手段一条他就做不到。老宋指出:为了防止日军的气爆弹攻击,我们总的战术要“紧贴日军”,要放鬼子上岛,不要全以制导炮击打光他,留一点活的在岛上,并且粘住这一点,当保护伞,直到我们解决掉他的登陆战斗群。

D2日上午,黄尾屿战况一变再变。翔鹤号登陆战斗群冲抵黄尾屿北部海面,位于北部海域的112、113号海螺在失去岛上的人力指挥后机械地按设定程序打仗不知隐蔽一味攻击,已被击沉。东端海面上的111号海螺正在日军巡航导弹的攻击轴线上,在拦截了多枚大当量战斗部巡航导弹后被日军临近的直升机察觉以火箭弹摧毁,这也是在岛上雷达主天线被毁之后发生的事,否则的话,那架临近的日军直升机可能先被111号打掉了。东南部海面的110号战绩出色,日军两个中队分乘6条大型气垫登陆艇和3架重型直升机从岛东北角和东南角攻击登陆,岛上战士以激光照射目标指引110号海螺左右开弓,先以制导炮弹一连干掉了日军攻击东北角的3条LCAC大型气垫登陆艇,连同上面运载的3个日军小队一起报销,又指挥110号调转炮口,以203毫米炮弹把岛东南角登陆日军一百五十余人一一敲掉,发现鬼子一个火力点就打一个火力点,发现它一个藏身处就打它一处,对不能确定仅是怀疑可能隐蔽了日军陆战队的一个个崖后、岩缝、巨石和灌木丛集的地方,都召唤203毫米炮弹轰上一遍,奉行宁可错杀一千鸟蛋也绝不放过一个鬼子的政策,直到打得东南角登陆鬼子了无声息才罢手,打到110号的炮弹告磬。战士们这么打,没有很好体现老宋的“留一点”的战术意图,因为国共两军的配合是几十年前的事了,现在骤然间很难配合熟练,国军登岛的基层军官没弄懂老宋“留一点”的战术含义,加上首次登岛的弟兄被日寇炸得伤亡惨重,大家眼睛都红了,两个分队长都是国军班排长,玩命地要求大陆方面配属的制导指挥小组调动海螺的火力炮击登岛日军,把登陆的两中队鬼子打得一个不剩,一点保护伞也没留下。 老宋得知情况后暗呼不妙,立即命令两分队后撤脱离岛东部,到南部海岸下海、进货柜。东南角陆战分队接到命令后动作很快,基本躲过了日军随后而来的疯狂的气爆弹覆盖。东北角分队的撤退则慢了一步。


日军发现岛东端我军以数字化步兵制导炮击后,很快就调整了战术,暂不派兵登陆,打算在岛东部“空出来”后以气爆弹覆盖消灭守军。同时,按瑞鹤战斗群神盾舰转发的井边中尉的见解,认为打制导炮击的是隐藏在黄尾屿东部海面上的中国的新式两栖坦克,于是派2条驱逐舰带2架直升机仔细搜索东部海面。

东北角分队撤退慢了一步的原因,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问题引起的。这个分队进入东北角阵地时,日军对岛中部的一次气爆弹攻击刚过,队员找隐蔽时发现里岩缝里密密麻麻地聚集了大量的蜈蚣,多名大陆队员立即被咬伤了。黄尾屿号称鸟岛,除鸟多外,岛上另一著名居民就是蜈蚣,它们身长约20-30厘米,有红色、黑色两种,都生长在阴暗的石缝中,在阳光下行走时,闪闪发光。国军陆战旅了解情况有备而来,登岛官兵的防护服都有防蜈蚣、毒蛇的功能,大陆来的队员的防护服在三防性能、隔绝红外等主要方面都不错,防蜈蚣的事没想到,蜈蚣本是不主动咬人的,但日军轰炸后,东北角地带躲闭聚集的蜈蚣都变得疯狂,见着活物就咬。不抛弃伤员是两岸军队都奉行的传统。东北角分队抬伤员撤退动作慢了一步,结果被一枚大当量气爆弹盖在下面,全体壮烈牺牲。


日军以空气燃料炸弹覆盖岛东部以后,顾忌到空气燃料炸弹的杀伤力,往岛子西端打了一枚之后即不敢再打,2个中队的鬼子戴着氧气面罩登岛拉开散兵线,从东往西小心翼翼地搜索推进。中方有一个分队的人还在岛上,投鼠忌器不敢以制导炮击打光登陆日军,按照上级“留一点”的布置,紧紧粘住日军散兵线,距离不过百米,边打边撤。双方各有顾忌,战斗打成了传统的步兵散兵线之间的轻武器对抗,双方步兵基础战斗力的长短就看出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