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看了几个帖子,有些话想说

格洛纳斯 收藏 2 17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看了几个帖子,有些话想说

一位网友认为解放军大规模参与救灾是“不务正业”,是浪费,我不能苟同。其实很多网友都有这么一种观念,即军队就是用来打仗的,或者说是用来杀人的,这种观点直到冷战时期都可以算正确,但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冷战结束和全球化的影响,让大国之间爆发战争的可能性大大减少,随着高度紧张的意识形态对峙的结束,一方面过去被意识形态矛盾遮盖的矛盾、比如宗教、领土、恐怖主义等开始浮现,另一方面在放下意识形态矛盾后人们也有机会去关注那些非意识形态的矛盾,因此就有了非传统威胁这个概念(相对于政府与政府之间的战争之类的传统威胁而言)。这些威胁的复杂程度和危害丝毫不亚于传统战争,这就要求全社会共同来应对,这里面当然包括军队,但这些危机往往和战争无关,因此军队的任务清单中就多了一项:非战争军事行动。非战争军事行动的内涵很广,最典型的是各种救灾活动,比如抗洪抢险、抗震救灾,此外还有打击恐怖主义、控制军备、维和等。在2006年美军停止使用非战争军事行动这个词,其中一个原因是美军内部有一种意见认为这会冲淡军队的尚武传统,导致军队行动混乱。对此我们应该辩证地看,要知道单纯从救灾专业能力来讲,专业的救援队远远强于军队,比如汶川大地震中的日本救援队就体现出极高的素质,这是军队所不能具备的,又比如卡特里娜飓风横扫新奥尔良后进入灾区的国民警卫队被指责反应迟缓、缺乏责任心,这固然和一些人的表现有关(他们坐装甲车走公路进入灾区所花的时间比解放军用两腿走山路进入灾区的时间还长,而且到了以后要么倒头就睡、要么在一起打扑克),但最主要的原因是美军的任务清单中从来就没有救灾这一条,部队也没有进行过相应的专业训练,而且当地的政府、警察都没有和军队进行过类似的联合演习和训练,不知道应该如何和军队协同,导致相当一段时间的混乱。但要明白一点,如果灾区只限于一栋楼或几个街区,动用的人手限于几十人,专业救援队的效率肯定高于军队,但如果灾区面积扩大到几千平方公里,需要的人手增加到上万甚至数十万,凭借无可匹敌的纪律和协调能力,军队将会成为主角,因此对于大规模自然灾害频发的我国,仅依靠专业救援队,不但经济上不允许,即便就任务本身而言也是不可能的。

还看了一个网友认为神风敢死队的精神值得中国学习,我是打死也不会同意这种讲法。对于网上那种强调血性的言论,我是持保留态度,希望能和各位作进一步探讨。血性往往伴随着愤怒和仇恨,但战争其实不需要仇恨,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就论述过,他认为进入文明社会后战争就是为了利益而生,而这种利益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的,都是出于理性思考,政府通过理性(利益)来发动战争,军人通过理性(服从、责任)来进行战争,压根没有愤怒什么事。但这显然与现实不符,克劳塞维茨也注意到这一点,他认为战争中包括暴力,而暴力和情感(愤怒)有关,这种解释让我很不满意,直到看到富勒的《战争指导》后才受到启发。富勒认为,在中世纪战争是贵族的专利,与平民无关,这里举到了一个百年战争的例子,一个英国诗人到法国乡下旅游,在表明身份后仍然受到法国农民的热情接待。战争只和贵族有关,而贵族由于现实地位身份和文化传统的制约,倾向于理性处理冲突,并习惯给对方回旋的余地,此时情感受到压抑,同时与情感有关的暴力也得到控制,所以这时的战争还是比较节制和人道。后来就不一样了,这里我必须扯远一点,从消耗战这种作战形式说起。很多人认为消耗战是一个贬义词,但其实这种作战方式乃是不得已而为之,两种新现象对它的出现起到决定性作用:民族国家和工业化。过去欧洲没有国家只有领地,而领地属于贵族,所以战争是贵族的特权,领地上的农民理论上没有战斗的义务;民族国家则不同,它属于包括平民在内的民族全体成员共有,每一个人都有为国家而战的责任,这直接导致征兵制、国民军等新鲜事物的诞生,它们使战争中军队的伤亡很容易得到补充,同样工业化也使得武器装备很容易获得补充,这就使战场上的人命和装备变得不值钱,因为无惧巨大的人力物力消耗,会战代替行军成为了战争的主要内容。征兵制和工业化大大增强了国家的战争潜力,这就要求交战方如果要取得胜利,不但要消灭敌人的军队,还要阻止敌人组建新的军队并投放到战场,这种需求直接催生了总体战理论,即将敌人的一切都作为打击对象,无论是军队还是平民、民用设施,但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大量的时间和资源,这就奠定了消耗战的样式。综上所述,战争中没有人是无辜的,后来的无限潜艇战、三光政策都可以看作总体战理论的衍生物。

但问题来了,民众有战争的义务,战争也需要民众支持,如何获得支持?理性的分析是无力的,必须承认高端思考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做到,而且战争总是为了总体利益,但牺牲的却是个体,个体总有趋利避害的本能,比如阿拉曼阵亡将士墓有一句墓志铭:对于这个世界,你是一个士兵;对于你的母亲,你是整个世界。因此需要更简单更直接的作用力,就是情感,因为它很容易被煽动,美国就提出了扭曲国民精神的五个精神扳手(分别是:控诉敌方的暴行、将敌人包装得禽兽不如、利用宗教进行宣传、让民众相信政府的敌人就是他们的敌人、使敌方的宣传变得不可信。是不是有《城管执法秘笈》的味道),这就是战争当中的情感的真面目。顺便一提,正是这种情感的作用,民众很难接受除无条件投降之外的其他结果,而政府不可能置民众感情于不顾、毕竟是他们自己煽动起来的。所以政府会对敌方施加大量压力,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对方,这让双方在激烈的斗争中逐渐丧失理智,也丧失对暴力的节制,但战争的本质是人类社会一种通过流血手段进行的交往方式,可控的暴力始终是最重要的,而正因为感情会导致暴力失控,所以我不赞同军人带着很强的情绪去战斗。

那血性不能成为战斗精神的主体,什么才合适?我认为是责任。记得一篇论述美军战斗精神的文章中提到一个事例,珍珠港事变时,起飞的美军飞机大约有70架,和日军相比,他们缺乏地面支援、缺乏协同,甚至缺乏弹药,但仍然义无反顾地升空作战。一个记者采访其中一位飞行员时问道他们当时的动机,这位飞行员说:“既然美利坚已经将珍珠港的天空交给了陆军航空兵,那我们就要保护它直到最后一刻。”美军很重视责任,西点军校的校训“责任、荣誉、国家”不是拍脑袋的成果。其实不但美军,美国社会也很重视责任,比如911事件中的消防员和警察,还有为了投票而站了三个钟头的老太太,这都反映了在一个公民社会中责任的地位,在军人社会属性不断增强的今天,这是否值得我们学习?

谈到这我顺便想说一下军人的牺牲精神。一直以来无论是科幻还是新闻都有某国政府开发僵尸士兵的内容,所谓僵尸士兵就是没有感情、不会疲劳不会恐惧、绝对服从命令的“东西”(它已经不大好称为人了),这其实反映了政府对军人的一种期望。军人的工具性恐怕是所有职业中最高的,因为服从是他们的天职,当军人与政府意见发生冲突时,妥协的往往是军人,比如山本五十六,他反对与美国开战,但又是珍珠港事件的策划者。军人出于责任,就要履行职责,就是服从,但军人也是人,人不可能没有独立思考,这是一种人格的要求,但这种人格的要求又与责任相左,所以军人只好痛苦地服从责任的要求,将自己变成工具,而这种痛苦正是军人崇高之处,他们不但牺牲青春和生命,也背叛了自己的独立人格,也许这才是牺牲精神的真义。

最后鄙视一下那些说“战争与政治有关,军人和政治无关”的人,军人怎么可能与政治无关?衡量军人是否合格的首要标准不是军事素养而是政治上的可靠性,政治上都不可靠了其他又有什么价值,闹不好还会引狼入室。政治是军人存在的理由,相关理论在马列著作中都有提及。“政治合格”也不是拍脑袋的结果。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