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卷二 心底无私天地宽 第45章、盟誓(2)

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 收藏 1 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晚上,刘华在汗宫为旭烈兀饯行,末哥4兄弟和家人也来了。

因为考虑到今后大家要各自独立发展,所以刘华没有分封5个兄弟当亲王,这一直让不知内情的大臣很困惑。不过看到各个王爷整天乐呵呵的,大家也懒得多管闲事、自讨没趣。

吃完饭,旭烈兀喝得脸红红的,突然郑重地说:“大哥、各位兄弟,小弟马上就要西去,临走前有个不成熟的想法,还望大哥和众兄弟磋商、磋商!”

“五弟(哥),有话请说!”刘华和其他弟兄异口同声道。

“大哥仁义慈爱,答应我们几个兄弟另起炉灶,我旭烈兀今生今世都不会忘记大哥的恩情!”旭烈兀顿了一顿,“但是为了防止后世某个不肖子孙见利忘义,所以小弟倡议,借今天这个机会,我们众兄弟还有儿子们一起歃血为盟,宣誓永不负大哥的恩情,永世不得互相攻伐!写在金书铁卷上传给子孙,后世如有违者,我们拖雷家的后代必须群起而攻之!”

“好!五弟想得周到,我坚决赞同!”忽必烈首先发言。

“我也赞同!”其他3兄弟纷纷表态。

“各位兄弟,为兄谢谢大家!好,叫各家儿子进来,拿酒来!”刘华虽然不怕今后内讧,但战乱不休,最后还是苦了百姓,所以也很赞成这个提议。

不久,6个兄弟和昔里吉、木忒、真金等七八个小孩跪倒在长生天的雕像前,歃血为盟。

“长生天在上,我蒙哥、末哥、忽都、忽必烈、旭烈兀、阿里不哥及儿子们,对天发誓,今后我们6兄弟和后世子孙休戚与共、互帮互助,永为骨肉!如有兄弟相残、见利忘情者,其他子孙必当群起而攻之。如悖此誓言,天诛地灭,死无葬身之地,永世不得超生!”

“大哥!”

“兄弟!”

众弟兄紧紧抱在一起,连昔里吉、木忒、真金等小孩也抱成一团。

大统元年1月底,旭烈兀心满意足地带着300个“鬼见愁”离开重庆,返回西域。代表路易9世前来联盟的天主教士卢布鲁克也随旭烈兀一起离开。刘华除了给了他一份礼节上的回信外,告诉他联盟的事情和旭烈兀商谈,自己爱莫能助。

同行的还有刘华让李志常从长生教抽调出来的1千名教士,用于西征军内部和西域地方传教。分手时,刘华委托旭烈兀帮他在大马士革找点顶尖铁匠回来,旭烈兀什么都没问就满口答应了。

20世纪末,中国考古学家在甘肃东汉末年的墓中发现了“麻钢”,为何当时有工艺生产麻钢一直是一个迷。有专家猜测,可能有中原铁匠被流放到西凉高昌县,把西域人锻造工艺和中原锻造工艺相结合,使用当地特殊的矿石和材料锻造,制造出了麻钢,13世纪流传到大马士革后,形成了闻名世界的“大马士革钢”。

刘华不懂冶金,对于这一失传千年的炼钢技术既惋惜又神往。现在很多军工产品急需这一技术,所以他一方面委托旭烈兀从大马士革找,一方面准备派专人到甘肃一带去找。

二月的中都燕京(今北京),依然大雪纷飞。

北京的前身叫幽州,辽会同元年(938年),将原来的幽州升为幽都府,建号南京,又称燕京,作为辽的陪都。1126年金把国都迁到了幽州,并在残破的旧城城置上营建新城,定名中都,第一次成为半个中国的统治中心。1215年,蒙古骑兵在成吉思汗的率领下,以锐不可当之势,攻下中都城,乱兵之中,金朝的皇城宫阙被付之一炬。1260年忽必烈迁都到了这里,并重新修建皇宫,中都改称为大都,成为元朝的国都。

城南一座清雅的大院中,有个两层小木楼,楼匾写着“凉楼”二字。

“亮儿,为父看你近段时间魂不守舍……哎,明日你就收拾一下,去重庆吧!”一个四十多岁的儒生打扮的中年人说。

此人正是成吉思汗的“智囊”--耶律楚材之子耶律铸,字成仲。被他称作亮儿的是他的独子耶律希亮。(详见作品相关)

耶律楚材乃辽国皇族之后,曾经在金国担任员外郎,博览群书,旁通天文、地理、律历、术数。后来蒙古南征,攻陷中都。楚材当时恰好在中都,被成吉思汗所闻知,召为谋臣。每有谘询,无不通晓,甚至让他占卜吉凶,也尤为应验。成吉思汗称为天赐,言听计从。

窝阔台即位后,也同样重用耶律楚材。后来窝阔台大汗晚年因沉迷于酒色而亡,丧葬事毕,乃马真皇后就临朝听政,提拔奥都剌合蛮为相国,无论大小政务,都听其裁决。还有一个西域回教女子,名叫法特玛,乃马真皇后也很宠爱。奥都剌合蛮与她勾通,遇有反对的官僚,就令法特玛从旁进谗,内外蒙蔽,斥贤崇奸,没多久满朝旧臣,被罢黜大半。耶律楚材很是郁闷,有时入朝谏争,听者一二,不听者八九。

一日,楚材听说乃马真皇后以御宝空纸交给奥都剌合蛮,让他遇事自行书写,立即勃然进谏道:“天下是先帝的天下,朝廷诏敕,自有宪章,奈何得以御宝空纸,竟畀相臣!臣不敢奉诏!”乃马真皇后虽然后来把御宝空纸收还,心中很是不乐。过了数日,又降下懿旨,只要是奥都剌合蛮所奏议的事情,命令史官必须记入国典,如果不写,就要把手砍掉。当时,耶律楚材担任中书令,所以又进谏道:“国家典故,先帝都委托给我,与史官何干?如果事情合理,老臣自当奉行,不过不适合记录的,我坚决不记录!我死都不怕,难道还怕砍手吗?”乃马真皇后勃然大怒,楚材大声道:“老臣服侍太祖、太宗三十余年,从没有对不起国家,皇后你岂能无罪杀臣?”说完,辞官而去,不久郁郁而终。

临死前,他叮嘱耶律铸:“我家世代皆读儒书。现在儒生俱在中原,你就带全家子弟,到河北去读书,从此不要再涉足官场!”,说完便撒手人寰。耶律铸全家搬到北平,命希亮拜赵衍为师。

耶律希亮,字明甫。年仅九岁时,已能赋诗,现在年方20,弱冠之年,才名已是名满燕赵,更兼家学渊博,被河北读书人誉为“赛东坡”。前段时间,《招贤令》传到河北,不少同窗学友纷纷前往重庆。绝大部分都已经被录取当了官,正在各地施展抱负。年轻气盛的希亮,看着才华不如自己的学友纷纷走上仕途,心中难免不平衡,但碍于祖父的遗训,所以不敢向父亲提出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