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卷二 心底无私天地宽 第37章、兄弟(1)

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 收藏 4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URL] 1260年元月下旬,重庆府“国宾楼”。   这是刘华修建的三层豪华公寓式官驿,刚刚落成,专门用来接待各地前来重庆的官员和宋国、三大汗国的使节。   文天祥正在一间书房内奋笔疾书,这是刘华给他安排的蒙宋联络处,共有五间套房。   “陛下圣见,微臣文天祥叩首:近闻酋首蒙哥欲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1260年元月下旬,重庆府“国宾楼”。

这是刘华修建的三层豪华公寓式官驿,刚刚落成,专门用来接待各地前来重庆的官员和宋国、三大汗国的使节。

文天祥正在一间书房内奋笔疾书,这是刘华给他安排的蒙宋联络处,共有五间套房。

“陛下圣见,微臣文天祥叩首:近闻酋首蒙哥欲明年开春立国。国名谓天,年号大统……挖金掘银,火器犀利,发招贤令,恤下体民……见微知著,可见鞑子,虎狼之心,微臣身在曹营,夙夜难安……望陛下励精图治,卧薪尝胆……”这是几个月来,文天祥给宋理宗写的第十封信了,差不多都泥牛入海,只收到唯一一封宋理宗的回复“既去之,则安之”,再无后话。

草合离宫转夕晖,孤云飘泊复何依?

山河风景元无异,城郭人民半已非。

满地芦花和我老,旧家燕子傍谁飞?

从今别却江南路,化作啼鹃带血归。

文天祥停笔吟咏道。最近和建霖公主一唱一和,作了不少诗,现在诗词造诣见长,随口都能来一首。

“大哥,请喝茶,你又在给皇上写信呢?”二弟文壁给文天祥倒茶。

文壁小文天祥一岁,今年虚岁23。文天祥父亲在他考上状元的第4天过世了,母亲次年也撒手而去,留有三个弟弟----文壁、文霆、文璋,其中文霆前年得病夭折了。两兄弟在文天祥丁忧结束回朝后,一直在老家读书备考。眼看要过春节了,文壁、文璋商量了一下,就从江西老家赶到重庆府来和长兄团聚。

“哦,是二弟呀,你怎么不和四弟在房间看书呢?”文天祥喝了一口热茶,关切地问道。

古人有“长兄为父”的说法,现在三兄弟父母都不在了,文天祥自然而然当起了“父亲”的角色。

“大哥,兄弟说句不该说的话,现在朝廷腐败无能,亲小人,远贤臣。到处哀鸿遍野、民不聊生,就算我和四弟的文彩能达到大哥的水平,那又有何用?”文壁不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所以对国家时事、社会民生还是很关注的。

“二弟不得胡说、妄议朝廷!”文天祥打断文壁的话。

“大哥,小弟怎么是胡说呢?当初你在老家丁忧,那年吉州(江西吉安)大旱,官仓贪污赈灾米粮,饿死了十几万百姓,你不是都看到了吗?”文壁红着脸,顶嘴道。

“是呀,大哥。这次我和二哥来重庆,一路上饿殍遍野,多少人家吃树皮、草根、观音土,甚至易子而食(互相交换自己的孩子杀来吃)…真是惨不忍睹!有一次如果不是我和二哥跑得快,都可能被难民捉来吃了。”四弟文璋也从门缝里钻进来。

“住嘴,小小年纪懂什么?我想皇上也有难处,都是被贾似道、丁大全这些奸佞小人蒙蔽了……”文天祥说着、说着,也说不下去了,他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

“大哥,我们都受圣人教诲,本不该说这些诋毁皇上的话,但是事实胜于雄辩,血淋淋的事实摆在眼前,谁敢说当今皇上是个好皇帝?”文壁继续说道。

“再说,我打死你这个无君无父的东西……”文天祥举手欲打。

“大哥,你别生气,先喝口水消消气……”16岁的文璋连忙把文天祥拉到旁边椅子上坐下。

“扑通”文壁给文天祥跪下,声泪俱下道:“大哥,我知道你从小都爱护我们几个弟弟。自从父母过世后,你一手拉扯我们,盼望我们金榜题名、出人头地。但是你想过没有,我和四弟已经成年了,有自己判断是非的能力了。我还是想再说一句话,说完你再打不迟!”

“说吧,大哥其实也舍不得打你们,只是恨铁不成钢!”文天祥看到弟弟满脸的泪花,心中也是一阵难过。

“大哥,自从上月底我和四弟来重庆后,四处游历,看到、听到很多事情。说句你不能否认的话,大汗的领地到处都是欣欣向荣,老百姓生活都挺安定。到处都有新鲜事物,别说这水泥路我没在老家没见过,想必你在临安也不曾看过吧?”文壁看了一下文天祥的脸色,继续说:

“后来,我们看到蒙古兵也不像以前听说的那么穷凶极恶,而且对百姓还不错,还会帮百姓挑水、劈柴,上次我和四弟还看到蒙古兵出手揍了一个欺负良家妇女的流氓……就算是我们大宋的官军也不会对老百姓这样好!”文壁明显被刘华的花招骗了。

“那都是表面现象,以前蒙古兵杀了多少汉人,你知道吗?”文天祥骂道。

“我知道,可能有几十上百万吧……但是打仗总会死人的。从古到今,改朝换代不是也会死千百万人吗?难道只允许汉人杀汉人,外族人就不能杀汉人吗?”文壁还比较有辩证思维。

“你...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今天说了这么多蒙古人的好话?”文天祥被气得差的背过气。

“大哥,实不相瞒,我和四弟中旬去参加重庆府的考试了,而且今天刚刚接到官府通知,我已经被录取,任命到交趾西贡县当七品知县,而四弟则考上了军政部新设的军官学校,进去就是九品排长学员…”文壁有点得意地说。

刘华自从上个月颁布《整军令》后,让训练处在城外缙云山修建一所军校,专门培养军中立功士兵和地方可造之材。

“啊……”文天祥晕了过去。

两个弟弟慌忙给他掐人中、捶胸口,好半天文天祥才顺过气来。

“55555…列祖列宗、父亲母亲在上,不孝子孙文天祥愧对您们在天之灵,没把弟弟带好,才让他们误入歧途!咳咳…明天我就辞官不做,把两个弟弟带回老家,终身不出门!”文天祥嚎了一阵,痛下决心说。

文壁、文璋对视了一眼,文璋乖巧地一边帮大哥拍背心,一边劝慰道:“大哥,就算我和二哥想和你走,都怕走不出蒙古的范围。人家当官的说呢,我们现在已经是政府和军队的人了,明天必须报到,否则视为叛国,哪怕走到天涯海角也会被抓回来!”

“啊……”文天祥白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

文天祥弟弟的选择

用鲜血书写了什么是英勇和忠贞的文天祥,有两个弟弟,一个降了元,另一位则逃避现实,退隐不仕。1278年冬天,元军猛攻文壁驻守的惠州,他开城投降,年底文天祥在别处被俘;小文天祥十三岁的文璋,随文壁投降。文壁自述投降的理由是:其一,不绝宗祀。文天祥两个儿子一个早死,一个战乱中失散,文壁把自己的一个儿子过继给了文天祥;而文天祥母亲身死他乡,一直没有安葬,需要举灵柩归乡。其二,不同于元军刚侵南宋的投降派,文壁降元之时,南宋实际上已经灭亡,抗争的结果是全城百姓跟着倒霉。这样的托辞当然无法让道德审判者满意,但是他的哥哥体谅他。1279年三月,文天祥被押解到广州,文壁也前来与兄长告别,他是否解释了自己的变节,以及文天祥当时的态度,都不得而知。然而,文天祥有一首写给弟弟的诗《寄惠州弟》,诗中云:“五十年兄弟,一朝生别离。雁行长已矣,马足远何知?葬骨知无地,论心更有谁?亲丧君自尽,犹子是吾儿。”他希望文壁替本是长子的他尽哀痛父母之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