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手:生死丛林 正文 第三章 狙击任务(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9.html


8

见没什么动静了,他才提着枪站起来,摇晃着堪称虚弱的身子继续踉踉跄跄往前走了两步。他随即蹲下,侧着身用匕首在前面探雷。

峡谷里地雷大家都埋,错综复杂。这般往前了两步后,他手里匕首刺探进地里,一下子便触到了一颗,再往前一探,又触到了一颗。这一来他可不敢有任何大意了,匕首在地上触动得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马虎。

这样速度虽慢,但安全第一!烈日太毒了,为减轻暴晒,他返身用两片芭蕉叶制作成了一顶简易斗篷戴在头上。

体力消耗虽不算大,但他蹲着没移动上两步便觉得头很晕。再坚持得一会,实在不行了,他想站起来清醒下,还没站直,整个人便出人意料地摇晃着软倒下地去了。

不过这次还算不错,他没有再昏晕过去。更不错的是,前面未经探过雷的地方一大截,他俯身卧着,什么也没弄响。只是地上全是污泥,脏到不能再脏。他索性那样卧倒着了,没打算起身。如此一边探雷一边往回爬,他头前阵地上哨兵看着他一边用匕首在地上刺探一边往前挪,有时停下来排雷,身躯慢慢蠕动就像蜗牛,都替他捏着把汗。

天气热得人发慌。短短三十多米的峡谷,他花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才接近到前面山脚。跟清障下来的人会师,他整个人已是奄奄一息,只剩了一口气在。“辛苦了!兄弟——”下来接应他的人递给他半壶水,他伸手接过来一饮而尽,水温大热,但刚一喝完,周身力气立刻长起。

“还有没?”他将空水壶递过去,带点贪婪地问。“没了!”那下来接应他的战士说。他抬头望望蓝天,接着又说:“老向,云过来了,估计要下雨。它妈的,这鬼地方,一天三次雨还不能到黑,难怪说是雨季了。不过再来一场大雨也好,老子皮肤都快给老天爷晒焦了。”

乌云压境,先是大风猛一阵刮,跟着大雨说来就来,半空中还打响了几个大大的炸雷。顷刻间山上浊流汇聚,泥水“哗啦啦”而下。这可好!眨眼间向前进便给淋得透浇湿,浑身变得清爽不已。但斜面坡又陡又滑,可费了他九牛二虎之力才跟来接应的人爬回到了阵地上去。

这时的他从外形上看已经是浑身肮脏,满脸污泥,不像个人样了。大家看着都不吭声,还以为是侦察兵故意弄来伪装的。

等他瘫倒在战壕地上有气无力地问有没有水洗脸时,大家才晓得他历经了多少苦楚。

“我们说过了要来抬你,你咋装得没事似的?还以为你龙精虎猛,原来气若游丝!”阵地上驻防班长说着向另一个估计是新来的战士下令:“老歪,快去叫卫生员来——”这里大家七手八脚,先卸了他身上武器装备,而后合力将他弄到坑道口处弹药箱上,让他半坐半躺,恢复一下元气。

“我问有没有水洗脸——”向前进倒也没他们想象中那么虚弱,说话底气还是很足的。

“没有,都用完了。在我们这里,面子没卵子重要,除了喝的,都洗那玩意儿了。”蹲在他旁边的一个裸体大卫说着站起来。向前进瞥眼看到他下身部位烂裆严重,黄水在大腿内侧流成了河道,印迹很明显。

缓过神来后的向前进“哦”了一声,说那能不能弄点水来给我喝,最好再整点吃的,要热乎的。班长说:“脚卵,听到没?你快去整点来,不然他一口气接不上那就死定了。现在别看他很精神,估计是回光返照。”大家一听这话都慌了!脚卵往里一窜,闪身进坑道不见了身影。

“老王,你莫咒我!没那么严重,要死我早死了,还用得着等到现在?大家不用慌,我没事”他裂开嘴一笑,除了牙齿是白的,其余地方尽黑。

“真没事?”班长有点不相信。

“真的一点事没有!我就是一周时间没吃上什么好东西,又缺乏睡眠,休息一下吃喝点什么就没事了,真的!”向前进坐直腰,扫了大家一眼。他明显凹陷下去的两眼骨碌碌转,加上满脸污泥,样子有点怕人。

脚卵拿了一茶缸水和端着碗中午吃剩的稀饭奔出坑道拐角,口里连连喊着:“让开让开,来了来了!先打个底。”班长接过水来,要喂给向前进喝。向前进说没事我自己能行,但班长不答应,递到了他嘴边。

向前进就着茶缸咕嘟咕嘟刚喝到一半,班长却嚷着:“行了行了别喝饱了,得先吃点东西再喝。”说着将水强自拿开了。向前进正在快意,不得已接了脚卵递来的那半碗稀饭,吱溜一饮而尽,然后伸出舌子猛往里舔了好几圈。

班长说:“向排真是饿坏了——”旁边几人都说那是那是。向前进舔干净了饭碗,这里班长慌忙又递上水去。

“脚卵,快给向排弄点干的!牛肉罐头炒青菜,这个你最拿手了,也让向排尝尝我们班的特色菜样。奇了怪了,这个老歪,怎么还没叫卫生员来。卫生员难道抽调去了504还没回来还是怎么的?生根在那儿了?”

向前进喝完水,长喘着伸个懒腰,说:“我没一点事了,叫卫生员来干什么?它妈的,今天差点给那把狙击枪害死!枪身长了,杵天杵地,偕行一点都不方便。以后得叫国家弄把短点的给我使,最好就这么长,性能上有增无减那就最好不过了。”他大致比划了一下,大家都说不错不错,这提法有建设性,可以给国防科工委的写信陈言,让他们去弄就好了。

坐好身子,向前进说:“都觉得有建设性?呵呵——”听旁边又一个他不认识的人插话说了句什么,他便接着说开去:“连大家的制式步枪也整成那么长一点的?要不要那么短啊,拼起刺刀来可不占便宜。”

班长说:“鸡——你刚才给敌人整傻啦?你那狙击枪长,再整把刺刀上去拼岂不天下无敌?这年月打仗谁跟你那么多肉搏?”说着站起来,将茶缸随手递给了他身边一个战士。向前进就问:“那你意思是说要肉搏厉害就借张飞他老人家的丈八蛇矛来使着是吧?看起来不错,但似乎太夸张了一点,而你真要这样做的话呢我则也不反对!”

大家笑。班长在笑声中回答说:“没啊,你这是倒打钉耙,肉搏的事是你先说的。喂,老向,精神点,大家聊聊。你们上次进攻那地方是怎么回事?到现在你才爬回来,真是服了你了。我说,你要不要那么拼啊?古话说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那个老人家也说了,保存自己,才能消灭敌人。”

回到自己人阵地,向前进肚子里又垫下了东西,接下来极度的渴睡便开始指挥着他大脑运行进入了迟钝状态。这里班长说着话,他头几下鸡吃米似的点着没多久便合上了眼睛。

“咦?奇了怪了,老向,你怎么前一秒还说着话后一秒就睡着了?真是——弟兄们,动手,把他抬进去一点。”

醒来后,向前进虽觉得空气依旧窒闷,但精神头恢复了大半。他是给人叫醒的,要依着生物钟睡到自然醒恐怕得三天三夜才行。

吃过了脚卵备好的饭菜,他整个人从上到下都开始透出了老兵那股在生命中体现出来的特有硬朗和率真乐观。见脚卵在一边去往股间敷药,向前进于是拿他玩笑道:“脚卵,你惨了!你那东西看上去很危险,怕以后不能生儿育女了。”

脚卵早知道自己两股间皮囊烂穿,睾丸显露了一次的,这会儿听了这话很慌,于是赶忙抬起头来问:“何以见得?”其他人也问是不是真的?向前进咧开嘴一笑说:“当然是真的了,我听一个大学的教授说的,东西只要烂成那个样子,以后就没用了。”脚卵闻言真的很慌,就说完了完了,这回可真太监了。

大家都不大相信,问向前进会不会搞错了,不就是烂裆吗,这有什么稀奇,后遗症那么严重?

向前进说:“那是当然!你们看我从来都穿着裤子就知道了,那是因为我懂得其中厉害,保护得好的缘故。你们中裆有烂成那样的以后还有得治才怪!”看样子脚卵忒忧愁,于是问现在这样了那该怎么办?

他很相信向前进的话,指望着他能有好的说法。没想向前进却突然觉得脚卵可怜不想再恐吓他,于是“嘿嘿”着一笑说:“我也不知道啊。其实我是说来吓唬你们的,什么教授,我哪得时间遇上?你们也不想想我会不会跟你们闹着玩。”

大家这才松了口气笑起来,脚卵也笑,说向排你真太离谱了,吓唬得我们不轻。

这个高地上的负责班长说:“脚卵,是你给吓住了而已,我们可没有。大家说是不是?”大家都说是啊,我们都没慌。但脚卵说大家都慌过了,大家则坚持没有,于是就为这事争执着。向前进趁机拿过大家刚才替他解下的狙击枪,检查了一遍又放下,忽然想起什么,便问有没有信件送上来。

脚卵众口难敌,于是撇开大家,对向前进说:“有,当然有了。你都出去了差不多一星期,不是差不多,而是整整一星期,这几天都只是炮战,我们没怎么大打,后勤常上来人的。”

“快给我。向前进急不可耐。”

“给你什么?”脚卵问。

“当然是信件啊。你不是说有吗。”

“哦。我们的就有,你的呢则没。”班长闻言两手一摊。向前进说:“你们这不废话吗,早说嘛。”大家笑,脚卵说:“你没说有没有你的信,只说有没有信,这是两个不同的问话,回答当然不一样了。”

向前进说:“那是那是,你们还真无聊,就一句话而已,应该听得懂我的意思所在,啰哩啰唆。”大家哈哈笑,说:“谁叫你是穿裤子的人?当然得拿你玩玩。”

“我这身行头——”向前进低头看看,说:“谁喜欢了谁拿去穿去!你们真以为我不怕热啊?我这是不得已,时常要出去打埋伏放冷枪,哪能像你们那么自由随意。穿军装是没办法的办法!对了,今天你们军工会不会再上来?我想跟他们一起回去。起码得到你们连指,到那里去过一夜,也有点像样的好东西吃。”

班长说:“天黑吧,你慢慢等。现在时间刚到正午,还早得很。我们这好吃的都给你了,你要还饿只得先忍着。不过话说回来,我还就没见你这么能吃的!难怪说能吃的兵才是能打的兵,还真是那么回事?”

向前进转头看看坑道口外,天气变化了,薄明的阳光隐去,远处山头开始给雾气笼罩。他伸了个懒腰,说我不跟你们说了,现在正式进入饱懒状态,我得再睡上一觉,千万别在吃饭时忘了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