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党统治下的欧洲

国产AK47 收藏 2 1323




德国的“新秩序”控制了法国、挪威、丹麦、比利时和荷兰。为了创造一个以德国为中心的欧洲,德国想灭绝犹太人,使人口“雅利安化”。国内支持纳粹的分子—通敌者—同侵略者合作,有时出于自身利益,但更多是缘于意识形态。其中很多人在政府中占有一席之地:如吉斯林在挪威,莱昂·德格雷勒在比利时,厄·特宁根在荷兰均有职位。在法国维希,已辞职的贝当、皮埃尔·拉瓦尔(战后被枪毙),以及后来的保罗·达朗上校(1942年,在阿尔及利亚被杀)都曾先后担任政府首领。由于地方警察服从于盖世太保,因此,由维希管理的法国各部门没有为反纳粹的政治难民提供庇护。这些难民只好逃到英国或法国在北非的殖民地。


在纳粹统治下的西欧的生活条件与柏林的傀儡们治理的东欧别无两样,他们是:霍尔蒂上校治理的匈牙利,蒙西纳·蒂索治理的斯洛伐克,安特·帕韦利奇和他的乌斯达莎(民族法西斯主义者)治理的克罗地亚。对犹太人的迫害在法国南部以外的各地展开,只有在那里,意大利外交部长齐亚诺禁止对犹太人采取任何行动。


在荷兰,安东·米塞特的纳粹运动与帝国特使赛斯·因夸特联合,将全国14万名犹太人中的10.4万人驱逐到临时防御营地,其中包括安尼·弗兰克和他的农会。但荷兰爆发了激烈的抵抗运动。抵抗运动成员截击了德国和当地纳粹分子,并保护了在德国的30万名工人免于重体力劳动。比利时虽然也爆发了抵抗运动,但沃伦地区的很多人非常支持德国,组建了党卫军,赴苏联作战。


在丹麦,国王克里斯蒂安十世被迫同意柏林赏识的政客埃里克·斯卡韦纽斯任总理。但在这里,地下抵抗运动成员也在暗中进行破坏行动,并设法救出了将被驱逐出境的犹太人。国王在其外衣上钉上了大卫星章,以示对犹太人遭到迫害的抗议。在挪威,抵抗者采取了许多具有战略意义的行动,如捣毁留坎重水工厂。这一行动阻止了德国意欲制造原子弹的企图。


法国的表现与此是鲜明的对照,而且最富戏剧性的冲突。1940年6月18日,戴高乐发表广播讲话,号召民众组织起来进行抵抗,但人们对此没有反应,相反却出现了很多公开支持德国的人,包括纳粹的思想家皮埃尔·迪罗·拉·罗赫利(后来自杀),批评家罗伯特·布拉西拉赫(1945年被执行枪决),作家塞利娜(幸存下来)。那些不服从莫斯科的共产党人,于1941年6月21日后同抵抗者站在一起,并立刻寻求接管抵抗运动。法国地下运动组织者、自由法国力量领袖、沙特尔前首长让·穆兰曾创立了全国抵抗委员会。他忠实地执行戴高乐的指示,禁止恐怖行动,因为德国会因此对平民加以报复。


很快,维希连表面上的政权独立也失去了。1942年11月11日,德国剥夺了维希政府的权力,因为政府没有配合对摩洛哥海岸的军事入侵行动,从那时起,德国占领了整个法国,不包括南端以及意大利管辖的海岸地区。意大利占领了科西嘉,意大利—德国海军占领了突尼斯。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