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首一定要死

国产AK47 收藏 8 952
导读:   恩斯特·奥托·雷默是大德意志步兵旅总部的柏林指挥官,1944年7月20日的德国军事指挥官策划刺杀希特勒、消灭纳粹计划正是因他而失败。是他逮捕了柏林的谋叛者并将所有人处以绞刑。从那一天起,这位年仅33岁被希特勒提升为将军的奥托·雷默,便要为7000名德国显贵和文化精英的死亡负间接责任——这些人远远超过普通的反纳粹者。即使在战后,雷默仍坚持说:“我只是在尽我的职责,”“我问心无愧。同所有德国士兵一样,我曾向元首宣誓要忠诚。如果元首被谋杀,我会毫不犹豫地执行上级指示,逮捕柏林所有的反纳粹者。但





恩斯特·奥托·雷默是大德意志步兵旅总部的柏林指挥官,1944年7月20日的德国军事指挥官策划刺杀希特勒、消灭纳粹计划正是因他而失败。是他逮捕了柏林的谋叛者并将所有人处以绞刑。从那一天起,这位年仅33岁被希特勒提升为将军的奥托·雷默,便要为7000名德国显贵和文化精英的死亡负间接责任——这些人远远超过普通的反纳粹者。即使在战后,雷默仍坚持说:“我只是在尽我的职责,”“我问心无愧。同所有德国士兵一样,我曾向元首宣誓要忠诚。如果元首被谋杀,我会毫不犹豫地执行上级指示,逮捕柏林所有的反纳粹者。但元首安然无恙,我也只能服从于元首。”


但另一位将军路德维希·贝克的观念却截然相反,如果刺杀希特勒成功,那他就会成为新的国家元首。他说过:“如果执行的命令有悖良心和责任,应保留对最高指挥的忠诚。”世界民主国家的部队虽然不了解贝克将军及其英勇壮烈的同伴们的目的和命运,但他们却都采用了这一信条。可是在德国,没有人了解关于1944年7月20日所发生一事,实际上,人们错误地认为,在德国没有抵抗纳粹主义行动。没有什么能够比这更虚假了。反纳粹抵抗运动早在1940年7月前就开始了。1938年5月,希特勒准备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的企图十分明显。路德维希·贝克将军(后来的部队总司令)知道,德国对捷克斯洛伐克的入侵会导致一场世界战争,因为捷克斯洛伐克与法国及英国形成了抵抗同盟。他首先宣布了前所未有的“将军罢工”。他想让希特勒知道,如果希特勒不放弃战争企图,指挥官们将不会参加他举行的军事会议,而只派他们的总参谋长来参加。元首逐字逐句地读懂其带有威胁含义的内容:“将军们不想干了吗?那好,我会用他们的部下来代替他们。”他果然这样做了,同时解除了十几位将军的职务。贝克辞职,一往无前地投身到政治变革的准备中,一旦法国和英国正式宣布要开始行动,而且消息准确时,便会发动政变。贝克又同其他一些抵抗运动的支持者协商举事事宜,其中有戈德勒将军(莱比锡市长),乌拉里希·冯·哈塞尔(德国前驻罗马大使),陆军元帅埃尔温·维茨莱本(装甲师指挥官),埃里克·赫普纳将军,以及天主教和新教的支持者。他们共同推选了新政府,制定了恢复民主国家的计划,起草了取消纳粹部队、逮捕希特勒及其内阁的军事计划。

但不幸的是,当一切已准备就绪时,却被英国首相内维尔·张伯伦和法国首相爱德华·达拉第化为泡影。这两位政治家在希特勒面前胆小而懦弱,接受了墨索里尼的邀请,去参加在慕尼黑召开的“紧急会议”,“消除战争”。后来他们接受了希特勒提出的全部条件。捷克斯洛伐克只好听天由命,墨索里尼则戴上了“和平的拯救星”的光环。德国抵抗组织只好放弃他们的计划,因为没有人会拿起武器,与不开一枪便征服欧洲的希特勒作对。


从那时起,贝克和他的朋友们开始认真策划暗杀希特勒。贝克所说的“希特勒是全世界的头号敌人”,表达了无法接受对犹太人迫害的愤慨之情。而且希特勒的死将会使德国军队从对希特勒个人的忠诚而不是对国家的忠诚中解脱出来。事实上,1935年以来,希特勒恢复使用了人们效忠皇帝的古老誓言,只是将皇帝换成了他自己的名字。对德国士兵来说,这一誓言是绝对严肃的,正如恩斯特·奥托·雷默所做的那样。


十几次刺杀希特勒的行动均遭到失败,没有一位刺杀者能够设法接近希特勒。由忠实的党卫军组成的警卫力量时刻履行着他们的保卫职责,而且希特勒还采取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安全保卫措施。他的军装内穿了一件特制背心,帽子有一圈钢板(重量达5.5磅),在其坐骑梅塞德斯牌装甲汽车的两侧及后部均安装了强大的反射镜,能导致狙击手无法瞄准他们的目标。


抵抗组织最主要的是缺少年轻、有朝气、有决策能力的领导人物。1943年,几乎是应运而生了这样一个人。他叫克劳斯·菲利浦·冯·施陶芬贝格,是尊贵的勋爵,出身于古老的斯瓦比亚贵族家庭,是一位忠实的天主教徒,从中学时代起就参加了反纳粹运动。他憎恨希特勒对犹太人的迫害,主动战斗在斗争前沿,多次身处险境。在北非,他失去了一只眼睛、右手和左手两根手指。后来被召回柏林,任赫萨泽尔(HERSATZHEER)地区部队参谋长,这样他可以实施由他策划的“瓦尔基里行动”。1944年7月20日,施陶芬贝格被召到希特勒在东普鲁士的军事总部拉斯滕堡。离开柏林前,冯·施陶芬贝格向柏林大主教、天主教会红衣主教冯·普雷兴忏悔,希望得到宽恕。他的手提箱里装有一颗腐蚀酸性炸弹,打碎瓶子10分钟后便会爆炸。进入掩体前,他对接线员说:“我在等柏林的电话。”这只不过是他离开的一个借口。但一位军官由于施陶芬贝格放在他脚下的手提箱遮挡了他观看希特勒面前展开的军事地图的视线,便不经意地挪走了这个箱子,这样大桌子底座便隔开了手提箱和希特勒。军官的行动造成了他和其他两位将军的死亡,但却挽救了希特勒。听到爆炸声后,施陶芬贝格通过电话向柏林传达了秘密消息,并匆忙赶往机场。两小时后,到达首都本德勒斯特拉斯(BENDLERSTRASSE)地区部队总部所在地。但那里却传递着相反的消息,希特勒似乎没有死。“这不是真的!”冯·施陶芬贝格喊道,“他死了,是我亲手杀死他的!”他命令实施行动。命令在欧洲传开:元首死了,公共秩序必须得到维护,要解散党卫队,占领纳粹党总部,逮捕希特勒的部下和军官。


在大德意志总部,年轻的少校恩斯特·奥托·雷默接到命令,占领政府各部门。他匆忙召集了300名士兵,在几个小时内便执行了命令。然后,他向上司、柏林军事总督保罗·冯·哈泽请示,“还有命令吗?”“是的,去宣传部,逮捕戈培尔,并把他带到这里。”几分钟后,雷默手持手枪冲进办公室,“你被捕了!”“少校,你疯了吗?”戈培尔问,“你忘记了对元首的宣誓了吗?”“元首死了,我现在放弃我的誓言。”“不,元首没有死,我能向你证明。”戈培尔接通了拉斯滕堡的电话,几秒钟后,雷默通过话筒听到了希特勒刺耳的声音。“我是元首,你听不出的我声音吗,少校?一群叛徒想谋杀我。现在你只听从戈培尔的命令,知道吗?我会发给你配有剑和钻石的一等铁十字勋章。现在我任命你为将军。”从那一刻起,雷默转变成暴动的敌人。几小时内,他便解除了对政府各部门的封锁,占领了军事管制总部,逮捕了冯·哈泽,包围了本德勒斯特拉斯(BENDLERSTRASSE),周围布满机关枪,他冲进去逮捕了冯·施陶芬贝格、贝克以及其他策划暴动的成员。当晚,贝克用手枪自杀,冯·施陶芬贝格和他最亲密的合作者们在该楼的庭院中被执行队枪决。这只是镇压的开始。镇压结束时,共有7000名受害者,其中有军队中的著名人物,特工人员、绅士、牧师、专业人士,从事文化、外交等方面的显赫人物。希特勒以特殊的方式结束了这些英雄的生命:他们被用钢琴弦线吊在绞刑钩上。党卫队拍下了他们痛苦的表情,这些照片被放在希特勒的接待室里,满足这个大独裁者和他的忠实伙伴们变态狂般的享乐。其中有恩斯特·奥托·雷默,穿着新的将军服,他感到十分自豪,趾高气扬。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