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靠自由贸易突围美日澳所建的小“北约”

命运之剑 收藏 0 86
导读:星岛环球网消息:如果说日美同盟拉紧了美国系在太平洋的岛链的话,美澳同盟则为美国构筑了一个坚固的南大门,“南北锚”放在一起,增强了美国在整个亚太地区的掌控。中国学者表示,美国在长远战略上有意向把它所有亚太盟国联系起来建成一个“小北约”,而中国想要突围,除了军事力量,在经济上可借力于与东盟组织的东亚自由贸易区,另一方面则要推进与亚太平洋国家的自由贸易区的建立。   《时代周报》报道,美国前国防部长威廉·佩里曾形容美日澳三国的战略关系为“作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友,日本可以说是我们的北锚,而澳大利亚则是我们的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星岛环球网消息:如果说日美同盟拉紧了美国系在太平洋的岛链的话,美澳同盟则为美国构筑了一个坚固的南大门,“南北锚”放在一起,增强了美国在整个亚太地区的掌控。中国学者表示,美国在长远战略上有意向把它所有亚太盟国联系起来建成一个“小北约”,而中国想要突围,除了军事力量,在经济上可借力于与东盟组织的东亚自由贸易区,另一方面则要推进与亚太平洋国家的自由贸易区的建立。

《时代周报》报道,美国前国防部长威廉·佩里曾形容美日澳三国的战略关系为“作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友,日本可以说是我们的北锚,而澳大利亚则是我们的南锚”,如果说日美同盟拉紧了美国系在太平洋的岛链的话,美澳同盟则为美国构筑了一个坚固的南大门,“南北锚”放在一起,增强了美国在整个亚太地区的掌控。中山大学亚太研究院学者喻常森教授表示,“美国有一个长远战略,就是把它的所有亚太盟国联系起来,建成一个类似亚洲小‘北约’的组织。但是,这样一个带有冷战色彩的军事安全组织是否有必要,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今后中国的战略选择。”


多边同盟不仅仅是FTA


喻常森教授认为,美日澳联盟其实是历史原因形成的。冷战期间,美国就跟澳大利亚、日本、新西兰、泰国、菲律宾、韩国等6个国家形成了单边双向的军事同盟,如美日同盟等等。冷战结束后,美国设想改变这种形式的同盟结构,美日澳联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提出来的。


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杨永明在《东亚的政治经济动脉:多重双边关系与东亚区域主义的交错》一文中认为,美国对这种多边关系的掌控,不仅表现经济和贸易方面,而且还有军事上的合作。


一方面,在安全防卫方面,美国与日本和澳大利亚展开军事合作;另一方面,美国还通过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FTA),建立与这些国家的零关税自由贸易体制,以确保美国在东亚的经济利益与门户开放。 据悉,早在2004年,美国和澳大利亚就已达成双边自由贸易协定(FTA),规定双方将互免绝大部分工业和服务产品关税。日本虽然尚未签订,但一直在积极寻求和美国的FTA。2007年,日本与澳大利亚的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尚在谈判中。


在军事合作方面,澳大利亚一直是美国的积极同盟,多次参与美国发动的海外联盟战争,包括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等。据了解,虽然美军并没有像在日本一样在澳大利亚建立重要军事基地,但是建立了美国情报系统和导弹防御体系,美国在当地也设立了相应的卫星地面设施。在这当中,美第五太空预警大队在澳中南部纳朗格驻有200名官兵,其任务是使用卫星跟踪弹道导弹的发射。此外,自1996年起,日澳两国之间就已开始年度首脑会晤,并建立“政治-军事”年度磋商机制。到了2006年3月,当时的日外相麻生太郎访澳期间,两国宣布建立“全面战略关系”。


“澳大利亚与日本的军事安全协商机制,形式上也都是美国太平洋联盟战略的一环,”喻常森表示,目前美日澳的军事同盟色彩并不是特别强,只是还停留在协商、联合军事演习,还没有正式签定一个协定。


尽管如此,作为忠实的盟友,一旦美国和别国发生军事冲突,日本和澳大利亚都将直接参战或者为美军提供某些后勤保障。


牵制中国的“包围圈”


尽管美日澳联盟的构想,并没有明确指出针对中国崛起,但在其中的中国因素也在不知不觉中呈现出来。


2006年3月,美日澳三国外长举行首次三边安全对话,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崛起成为了此次会谈的焦点。当时的美国国务卿赖斯还曾强调,美国及其盟友“有共同的责任和义务去提供条件,使中国的崛起成为国际政治的积极力量而非消极力量 ”。当时日本《读卖新闻》评论分析认为,由日美澳三国外长举行的战略对话,事实上已经形成牵制中国的“包围圈”。


“美澳、美日同盟就是要应付周边事态。周边就是日本往南一千海里,把中国台湾也包括在里面。如果中国反应强烈、对台湾政策比较激进的话,这个联盟就会更加加强。”喻常森分析道,在他看来,一旦台湾问题处理不好,就会激活针对中国的多边军事同盟,围堵中国。


除此以外,台湾大学杨永明教授撰文认为,这种合作,也可以认为是美国针对中国的经济崛起,包括以中国为主的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对策。“确保美国在东亚地区的经济利益,及东亚地区的门户开放,不会因为中国经济崛起而排除美国在东亚的经济市场与贸易利益。”


中国突围靠自由贸易


面对来自经济和军事合作方面的挑战,喻常森教授认为,中国仍然可以通过走灵活多变的路线突破:“中国要突围必须两个拳头同时出击,在军事上,中国仍需要按部就班地推行军事现代化建设,并适度借助外力,特别是通过上海合作组织与俄罗斯、巴基斯坦等国进行安全合作;在经济上,一方面可与东盟组建一个东亚自由贸易区,另一方面则要推进APEC的亚太自由贸易区,把所有的亚太平洋国家拉到一起的一个自由贸易区。”


据悉,即将在2010年建成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将会是一个拥有1.2万亿美元贸易总量的经济区,按人口算,这里将是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区。而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的提出也将是未来关注的重点之一。除此以外,分析认为,推动中国跟澳大利亚、韩国、日本等国家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的缔结,也将有助于突破这种困局。


作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和最大的出口国,中澳两国的经济联系是非常密切。但近年来中国经济实力的上升以及中澳经济联系的不断加强,也使澳大利亚产生了一种不安全感,其中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反对中国并购其重要的矿业。


对于这个问题,喻常森表示,因为在澳大利亚看来,与一个社会主义大国发展过于密切的经济与政治联系会导致澳大利亚国家性质的损害和独立性的丧失。反对中国并购矿业不仅是出于对国家安全的担心,而且也是反对党和利益集团的强大压力下的结果。尽管如此,目前中国正在与澳大利亚谈判缔结自由贸易协定,一旦完成,两国贸易摩擦现象可能有所缓解。


“如果中国选择挑战美国霸权的进攻性现实主义战略,那么,美国的反制是毫无疑问的。如果中国选择和平发展战略和融入现存的国际制度,做美国所期待的‘负责任的大国’或伙伴国家,那么,未来亚太安全格局仍然是处于美国治下的和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