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主怀疑女工监守自盗将其禁锢两天

带兵之将 收藏 1 31
导读:手机店老板娘怀疑员工监守自盗,胁迫其写欠条并非法禁锢她两天?昨天上午,店员黄凤影被友人和警方“解救”出来。事情到底孰是孰非?   本月25日晚9时许,海珠区鹭江南约大街1巷1号“天目极远通讯”手机店内,店员黄凤影离开了她负责看管的柜台,走到5个柜台外招呼顾客;十几分钟后,黄凤影回到柜台,发现上锁的柜台内价值9000元的5台手机不翼而飞。“柜台锁得好好的,除了有一个手机架歪了,一切都和原来一样”。   手机丢失得如此蹊跷,唯一一个持有柜台钥匙的黄凤影成了被怀疑对象。“我当时怀疑她和外面的人里应外合

手机店老板娘怀疑员工监守自盗,胁迫其写欠条并非法禁锢她两天?昨天上午,店员黄凤影被友人和警方“解救”出来。事情到底孰是孰非?


本月25日晚9时许,海珠区鹭江南约大街1巷1号“天目极远通讯”手机店内,店员黄凤影离开了她负责看管的柜台,走到5个柜台外招呼顾客;十几分钟后,黄凤影回到柜台,发现上锁的柜台内价值9000元的5台手机不翼而飞。“柜台锁得好好的,除了有一个手机架歪了,一切都和原来一样”。


手机丢失得如此蹊跷,唯一一个持有柜台钥匙的黄凤影成了被怀疑对象。“我当时怀疑她和外面的人里应外合,开了锁把手机偷走。”当晚10时45分左右,当天的店长,也是店主的弟弟李正向凤阳派出所报案。派出所人员到场后,认为黄凤影监守自盗证据不足,排除了她的嫌疑,并要求店内人员自行协商解决赔偿问题。“当晚老板娘和我们四名员工协商后的结果就是,是谁的疏忽就该由谁负责。”李正对记者说。


“第二天我睡醒后,就发现他们把我锁在宿舍里,骗我说没有钥匙。中午之后,就把我带到店里,不能离开他们的视线,不让我去其他地方。”黄凤影告诉记者,连续两天,老板娘拿走了她的身份证,要求她还了钱后才能离开。“26日中午,他们把我从宿舍叫到店里,要求我写一张欠条,证明我欠了他们9000块钱,并在6月1日前还清。”黄凤影写欠条时,在场的除了老板娘,还有作为“公证”人的三名员工。


昨天早上,黄凤影的朋友谭小姐得知这个消息后,报告了凤阳派出所,才将两天来寸步不得离开店内的黄凤影接了出来。


■各有各说


在场店员


盗窃很难,不可能是外来小偷


昨天下午,手机失窃时在场的三名店员黄凤影、李正和另一店员张伍回到手机店内,为记者进行了“案件重演”。“这串柜台钥匙总共有九根,想要从里面找到一号柜台的钥匙已很费功夫,更别说从柜台外面弯下腰来开锁。”店员张伍演示着,“如果是外来的小偷,开锁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不被发现。”他说,黄凤影经常拿出展柜中的N81躲在柜台玩游戏,有几次甚至玩到忘记锁柜子。


被疑店员


在场三人,为何要我全部担责


20岁的黄凤影神情怯弱,说话声音很小,回答得有些慌乱,“我没有偷手机,也有把柜台锁好,不知为什么手机会被盗”。


“当时店里总共有三个人,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承担全部赔偿?”黄凤影说她并不想认下这么大一笔欠款,但老板娘和其他店员的轮番轰炸让她头昏脑胀。“他们让我写欠条,我说为什么不是三个人一起负责,他们让我说出他们应该负责的理由,我哪里想得出来?被迫硬着头皮写了欠条。”黄凤影称,她当时并没有想到会被这张欠条牵制。黄凤影说,老板娘让店员们随时跟着她,两天以来她只能在店铺和宿舍之间出入。“我说我要去找人借钱,老板娘不同意,说‘你出去干什么,打电话就好’。”黄凤影的朋友谭小姐说,她认为老板娘在禁锢店员的情况下胁迫她写下欠条,触犯了法律。


手机店主


不是禁锢,只是“进出有人跟着”而对于黄凤影被限制人身自由的说法,手机店老板娘表示,这全是无稽之谈。“那张欠条是在自愿情况下写的,根本没有胁迫一说”。关于非法禁锢一说,老板娘则解释说,她并没有不允许黄凤影离开或者扣下她身份证,只是“让她进出时有我们的人跟着,借她的身份证来写欠条”。然而,她随即话锋一转:“她欠了我们那么多钱,不看着她,跑了怎么办?”


对于此事,双方均表示可能诉诸法律。直至昨天下午5时记者离开现场时,双方仍吵个不休。


律师说法


店主此举,可能涉嫌非法拘禁罪


针对此事,广东天胜律师事务所的莫井柳律师表示,事件中员工所负的责任应当根据劳动合同相关规定来划定,不该让其承担全部责任。另外,老板娘并没有权利不让员工自由行动,如黄凤影所述情况属实,老板娘可能涉嫌了非法拘禁罪,可能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管制。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