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捉国民党“天下第一旅”中将旅长

区寿年 收藏 3 329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时来亮的战斗故事一天一夜都讲不完,这位82岁的老人,解放战争期间曾立特等功两次、大功八次,三次被授予“战斗英雄”称号,是一位名副其实的“人民功臣”。1950年,他出席全国第一届英模代表大会,受到毛泽东主席的亲切接见。近日,身体硬朗的时来亮向本报详述自己在人民解放战争中的战役经历,那一段段惊心动魄的战争历史,经开朗的时来亮一讲,便似小说一般神奇,如活捉国民党“天下第一旅”中将旅长黄正诚;而当忆起在贵溪怀玉山为阻击敌人最后只剩下三个人的悲壮经历时,他一脸凝重……


时来亮:


1927年9月14日生,山西省泽州县山河镇碾槽洼村人,是我国健在的为数不多的全国战斗英雄。1946年9月,俘敌“天下第一旅”中将旅长黄正诚,记大功一次;1947年1月,行军吃苦耐劳,记大功一次;汾孝战役中,记特等功一次,获“人民功臣”称号;1947年4月,晋南战役后,记特等功一次,被评为战斗英雄;1947年8月,洪顺战役后,记大功一次;1947年10月,泷海战役后,记大功一次,评为特等战斗英雄;1947年11月,豫西战役后,记大功一次;1948年8月,淮海战役后,记大功一次;1949年4月,京沪杭战役后,记大功一次;1950年9月,全国第一届英模代表大会,授予“战斗英雄”光荣称号;1951年1月,云南剿匪后,记大功一次。


为保翻身果实两次申请当兵终获批


说起时来亮的革命历程,得从他的出生开始。时来亮1927年出生在山西省泽州县山河镇碾槽洼村,“因为五叔未得子,我打小就过继给了五叔。”而那时的家境相当贫穷,时来亮11岁开始跟着大人一起挑煤谋生,13岁下了煤窑,此时,村里已经解放,但仍是游击区。15岁那年,他加入儿童团,并成为儿童团团长,“因为是游击区,我们的职责就是在山西与河南交界处盘查路过的可疑人员。”在这一活动中渐渐成长的时来亮后来组织过农会、自卫队,最后成为民兵排长,“手上终于拿到了两样武器——大刀和红缨枪。”


1944年,时来亮的家乡开始土改,“通过打土豪,分田地,我家分到一亩半地,还有玉米和大米。”他说,当时的思想很简单,仅仅为了保卫翻身果实,他决定申请当兵保卫家乡,“第一次申请就被拒绝,理由是我是家中独子。”无奈的时来亮于1944年7月在地方组织当上了财粮委员,并兼任信息通讯员,成为一名地方干部。


第二年,部队要求每一个地方干部动员一个青年去参军,“我自己就是一个青年,我为什么不可以去参军呢?”当兵的念头从未泯灭,时来亮这次如愿以偿,“有四个平时一直跟着我的青年,看到我去当兵,也都积极申请。”就这样,时来亮这个地方干部一下将包括自己在内的5个青年动员进了部队。


送兵那天,新兵们胸前戴着大红花,在锣鼓喧天中,骑着黄牛向位于沁水的部队出发,“我分到了四纵队十旅,陈赓就是四纵队的司令员。”


学着扔了三个手榴弹后就奔赴战场


到达部队的第二天,老兵带着时来亮到野外学扔手榴弹算作训练,“扔了三个手榴弹,还有一个没响。”时来亮说,从野外回到部队当天晚上连夜出发去打赵城,第二天就走上了真正的战场,“连枪都没学会打,打仗是怎么一回事都不知道。”而在行军的路上,时来亮还被老兵捉弄,“前面的老兵看我是新来的,在中途假装遇到了一条沟,向前跳了过去,我在后面也跟着跳过去。”时来亮一跳便引来前后老兵的哈哈大笑。


一腔热血但从未实战过的时来亮,在攻打赵城时心里越发紧张,战前上面命令所有士兵都不准说话,不准咳嗽,“一紧张就喉咙发痒,咳个不停。”时来亮说,班长赶紧跑到他跟前,告诉他吃块小土止痒,“我真就拾起一块小土,在嘴里嚼了几下吞下去了。”也是在这次战争中,时来亮第一次在枪林弹雨中穿梭,第一次看到血淋淋的伤员,第一次抓到一个俘虏。


“当时我跳出战壕,一上去敌人的子弹就打过来了。”时来亮说,当时在他右边刚好有个几米深的坑,为避子弹他跳了下去,可当时班长分配了抓俘虏的任务,“人家抓到了我没抓到多丢脸啊。”于是时来亮又爬回到地面上向敌人冲去。战斗结束后,时来亮听到玉米地里有响声,便吼了一声:“谁?”接着说道:“出来投降,不出来我打死你。”此时,便有一个牵着一头小毛驴的国民党兵出来投降了,而且乖乖地缴了枪,“其实我当时都没有拧开手榴弹的盖子呢。”第一次作战就抓到俘虏,这给了时来亮更大的鼓励。


活捉“天下第一旅”中将旅长黄正诚


蒋介石曾担任过国民党第一军军长。整编后的国民党第一军第一师第一旅官兵在政治上极其反动,军事素质良好,士兵军龄都在五年以上,全副美式机械化装备,生活待遇也高于其他部队。旅长黄正诚曾是留学德国希特勒军事学校的高材生,受到国民党赏识,授予中将军衔。反共气焰嚣张,不可一世,自称该旅为“天下第一旅”。1946年,时来亮所在的班与黄正诚有了正面交锋。


时来亮回忆说,当时国民党依仗美国势力,撕毁国共合作协议,调转枪口计划在3到6个月内将解放军全部消灭,矛头直指延安。不过,在临浮战役打响后,经过几天的激战,解放军给敌人以重创,1946年9月23日下午,陈赓下令趁敌军进退两难之际,一举歼灭龟缩于陈堰村的敌军,活捉黄正诚。时来亮所在的四连进村后,由俘虏带路,直插敌团部。在一个晚上的轰炸后,24日凌晨,敌军大部分部队都被歼灭,残敌被包围在陈堰村西南角一个大院的四个窑洞里面继续顽抗。这时,时来亮所在班占领了与敌军一街之隔的一座房顶,并担任警戒任务。之后,他们突然接到指挥所命令,要从房上撤下,准备向大院之敌发起攻击。


“我们班是十旅有名的小鬼班,参加这次战斗一共是7个人,后来两名同志负伤,只剩下5人。”时来亮说,班长李新田接到任务后,指挥5人冲到大街上,沿着敌人占据的屋檐向前冲锋,这个过程中,一名战友小刘被对面房子里射出的子弹打倒,只剩下了4个人。班长下令两人留在大门外警戒,班长带时来亮冲进大院。“院子大门紧闭,我们一脚踹开门,同时向里面甩了两颗手榴弹。”时来亮介绍,他们趁手榴弹发出的浓烟冲进大院,里面鸦雀无声,四个窑洞的门紧闭着,院内有几十匹高头大马和迫击炮、山炮。于是,两人便开始喊话:“我们是解放军,缴枪不杀,共产党优待俘虏!”在仍没有听到声音后,时来亮和班长又投出两颗手榴弹,其中一颗正好打在敌人的窗户上爆炸。这时,从窗内跳出来三四个敌人喊投降,抱着班长的腿求饶,时来亮又对着大喊:“投降不杀,起来站队!”这时,中间大窑洞的门也开了,一下出来七八个敌人,其中一个高个子,戴着一副有色眼镜,上身穿着士兵服,下身穿马裤,脚穿长筒马靴,头上戴着士兵帽。班长问:“你是干什么的?”高个子回答:“当兵的。”班长又说:“老实点,只要投降共产党会宽大你。”高个子又说“我是营长。”此时,时来亮端起枪逼近高个子的脑袋说:“不老实点我刺掉你。”随后高个子傲慢地抬起头:“我是‘天下第一旅’中将旅长,姓黄,名正诚。”班长于是叫黄正诚命令他的手下全部出来,于是窑洞里一共出来了134人。而时来亮走进窑洞一看,发现枪都整齐地摆在地上,机关枪、手提式枪、步枪、手枪,一共分四排放着。在与班长商量后,时来亮站在窑洞口端着枪,要求敌兵一个一个低头进去搬枪。


战斗结束后,由于战绩突出,上级给予五班集体功,给时来亮个人记大功一次。9月26日,《解放日报》发表了《向太岳纵队致敬》的社论。


贵溪怀玉山激战后仅剩三人把守


1949年3月10日,百万雄师汇成铁流,浩浩荡荡向长江沿岸挺进。4月底,解放军占领彭泽县城和马土当要塞,敌人继续向南逃窜。时来亮的团长吴效闵当机立断,要求在敌人呈奔溃之势,全团迅速向南猛插。但就在这梅雨时节的一天,侦察员报告怀玉山附近发现两个师的敌军,吴效闵马上命令郭建华带四连从山沟绕过去,实行超越拦击。


时来亮带领尖刀排抄小路跑到怀玉山刚上制高点,敌人以一个营的兵力向他们拥过来。守在左边山腰的是八班,他们趴在山包和岩石后拼死抗击。敌人像蚂蚁一样快速前进,很快就冲了上去,八班的战士在山腰部刺刀拼搏后,又拉响了手榴弹,但是没过多久就陷入沉寂,八班全部阵亡。时来亮站在山头看到这悲壮的一幕后,对三个班长说:“八班是好样的,敌人来得不少,但我们决不能放跑一个,咱们几个人一人一挺机关枪,为八班报仇。”时来亮说。话还没说完,敌人就向主阵地发起进攻。对方人多势众猛烈攻打,时来亮的尖刀排也死死顶住,他将机关枪架在陡立的岩石间,敌人从三面压过来,他寸步不移,“到最后我们只剩下三个人,但是我们牢牢地守住了制高点。”时来亮介绍,这个时候,部队援兵过来歼灭了两个营的敌人。


时来亮指着自己的脖子说,激战中,一枚美制枪榴弹打在他旁边的岩石上,弹片插进他的下颚从耳部飞出,“我身上当时已经有36道血口子,这次流血也很多,团长和战友都以为我挺不过去了。”时来亮说,在他慢慢醒过来时,听到团长在对周围的人吼:“只要有一口气,就必须抢救,他是我们团的军魂,救不活,我毙了你。”连眼皮都无力抬起的时来亮却在心里说:“胡扯,谁说我不行了,看不到穷人过上好日子,我就不咽这口气。”有着超强意志力的时来亮活了下来!至今,那块弹片还留在他的脖子里。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