侮辱金日成和彭德怀,金正日绝境自逼

5月27日,朝鲜中央通讯社发表强硬声明说,朝鲜不再遵守1953年朝鲜战争停战协定。并警告韩国说,韩国全面参与PSI(防扩散安全倡议)意味着战争,朝鲜可能使用军事手段作为反应。朝鲜人民军驻板门店代表部发言人当日表示,“正如向全世界宣布的,我们的革命力量将李明博叛徒集团全面参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防扩散倡议,看做对我们的宣战。”

朝鲜人民军驻板门店代表部的声明还表示,朝鲜将不再受1953年朝鲜战争停战协定的约束,朝鲜半岛将很快“重返战争状态”。报道说,朝鲜还在声明中表示,如果有任何外国试图侦测其船只,朝鲜将进行军事打击。“对我国船只的和平运输若进行制止、检察、或任何稍微的敌对行为,我们共和国不会容忍对主权的侵犯,将会立即采取强力的军事打击。”

朝鲜方面还表示“从此不再保证海上军事分界线西北5个岛屿的法律地位,和对其周边海域的航行安全。”

这是金正日在第二次核爆炸取得成功,运载核武器的导弹也进行成功发射后,极其嚣张的炫示。有了核武器,他更加肆无忌惮、目空一切、为所欲了!居然,连中美朝等具有国际约束力的协定,一句话说推翻就推翻了。

韩国前总统卢武铉自杀震动该国朝野之际,进行第二次地下核试,并试射导弹。核试引发高达5.3级地震,连中国境内亦感震动。朝鲜威胁进行更多核试,显示健康欠佳的金正日在内政外交上,正急剧走向更强硬道路。朝鲜“重返战争状态”,更突显金正日政权发动“悬崖战术”,将自己逼向绝境。

据媒体报道,朝鲜第二次地下核试,韩国政府探测出在朝鲜咸镜北道吉州丰溪里地区发生规模4.5级的“人为地震”。日本气象厅甚至侦测到5.3级地震。平壤官方通讯社朝中社证实核试“非常成功”,俄罗斯国防部指出,朝鲜此次核试爆炸力相当于2万吨TNT,相当于美国1945年在日本长崎投放的原子弹。除了核试,朝鲜还发射多枚地对空短程导弹。

朝鲜善于利用“悬崖战术”,即先制造紧张局势,以此作为筹码,再通过谈判来缓解这种局势,从中获得己方想要的东西,例如粮食及能源援助。朝鲜深明韩国不欲打仗,于是往往将战争危机推到最高。但朝鲜这一策略亦面临失效。朝鲜外交部4月29日即美国总统奥巴马执政一百日时,首度威胁会进行第二次核试,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则冷淡回应:“这种威胁只会令朝鲜更孤立。”韩国东国大学教授金永贤指出,此次核试,是朝鲜对美国的强烈警告,显示金正日失去耐性。他需要在健康恶化前,就朝美建交,及权力交接取得成果。

但是,朝鲜核试触怒中、俄两大传统盟友。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直指朝鲜无视国际社会普遍反对,再次进行核试验,中国政府对此表示坚决反对。声明同时要求朝鲜信守无核化,停止导致局势进一步恶化的相关行动,重回六方会谈轨道。而鲜核试场距中国仅80公里,中国延边地震局证实,当地朝鲜族自治州多个地区有震动,汪清县部分学校紧急疏散,据悉吉林省环保厅官员立即赶往检查边境的核辐射探测装置。朝鲜核试地点距俄罗斯边境亦只有180多公里,俄国对事件关注,其外交部要求朝鲜采取负责任行动。

朝鲜核试亦惹来全球谴责。联合国安理会紧急开会商讨事件;美国总统奥巴马指摘核试是挑战国际社会;日本首相麻生太郎直斥朝鲜违反联合国决议;欧洲安全合作组织、英国、德国、法国均作出强烈谴责。法国更表明,会在联合国会议推动对朝鲜实施新制裁。

英国里兹大学荣誉研究员、当代朝鲜问题专家福斯特·卡特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虽然说国际间对朝鲜所表现出的“好斗”几乎都习惯了,但是像这次这么重手出击,“一网打尽”,也就是说同时触怒所有各方,在一定程度上是大家没有预料到的;朝鲜现在根本不在乎什么核不扩散条约,也不在乎六方会谈。福斯特说,联合国安理会、美国等其他国家可以从道义上发表抗议、谴责,但是具体到实际的利益,中国是在朝鲜问题上国际间能够切实发挥影响力的一个国家。中国对朝鲜问题的反应通常是“希望各方保持冷静”,如此等等,但是,应该注意到,朝鲜2006年10月第一次进行核测试之后,中国做出了坚决反对的姿态。他说:“假如朝鲜方面做得过份的话,中方有可能会暂停投资以及食品和燃油的援助,那样一来,朝鲜则不得不承担后果。”他认为,中国实际上也非常不希望朝鲜进行核测试,给中国以及周边地区造成不稳定。

但事实上,朝鲜现在的狂态,与美国根据朝鲜的实力地位的变化而讨价还价,有直接关系;朝鲜今日之局面,美国难辞其咎。朝美关于核武较量,大概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克林顿时期,1993年美国开始跟朝鲜谈,达成了1994年的框架协议,简而言之:“冻结”。但朝鲜很快就不满足了,于是,1998年搞了一次导弹试验,美国人果然与朝鲜签署关于导弹的协议。那时,朝鲜与美国的谈判,建立在尚未有核武器、尚未有成熟的导弹技术的实力基础上,就迫使美国作出了这样的让步:90年代的框架协议。跟一个未建交的国家达到这样的程度,在美国外交史上是很少见的,只是曾经对中国有过先例而已。

第二阶段,中国费劲地弄出个“六方会谈”。“六方会谈”期间,都有每一家对每一家的双边磋商,但是美国人即使在“六方会谈”的框架下,都不同意跟朝鲜双边单独对话。这样就出现一个非常滑稽的景象:美国和朝鲜第一次双边接触,是在一个大厅一角的几个沙发上,那个地方平时是闲聊天的地方。朝鲜代表很不满意,说中国人将他们挤在“一个角落”里。殊不知,这是美国坚持不肯跟朝鲜人单独对话。

第三阶段,朝鲜是在拥有核武器的实力地位上跟美国谈判了,这是2006年。到2005年,朝鲜发布“2·10声明”,宣布拥有了核武器;2006年美国国庆节,朝鲜发射了导弹,不久又宣布“成功进行核试验”。这下美国对朝鲜态度立刻大变。这,反而给了朝鲜一个错误信号:必须再跨实力台阶!

奥巴马一上台,成为朝美关系第四阶段。朝鲜的实力地位跨上新一级实力台阶,期望自己有更好的地位,得到对方更好的出价。在这一级实力地位上,朝鲜已不再将中国放在眼里,毫无顾及地废除“六方会谈”,甚至废除有金日成签字生效的朝鲜战争停战协定。

朝鲜人民军驻板门店代表部声明中说,美国纵容韩国加入“防扩散安全倡议”违反了《朝鲜停战协定》,抛弃了停战协定签字国的责任,朝鲜也将不再受停战协定的约束。在停战协定失去效力,朝鲜半岛即将重新回到战争状态的情况下,朝鲜军队将采取相应的军事行动;如果有人对朝鲜船舶采取包括拦截、检查等在内的敌对行为,即被视为对朝鲜主权的侵犯,必将受到朝鲜的“无情惩罚”。这些惩罚“将是超越想象的”。

“防扩散安全倡议”是美国布什政府2003年提出的,旨在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相关设备扩散。朝鲜认为,美国此举是为了在公海上扣留和检查朝鲜船舶,对朝鲜进行封锁。 今年3月份以来,韩方多次表示正考虑全面加入“防扩散安全倡议”,而朝方则表示,韩国加入这一倡议是对朝鲜的“宣战布告”,朝鲜将采取坚决应对措施。5月25日朝鲜进行地下核试验后,韩国外交通商部发言人文太瀛于26日宣布,韩国从即日起正式全面加入“防扩散安全倡议”。于是,朝鲜以韩国加入“防扩散安全倡议”违反了《朝鲜停战协定》为由,宣布废除“朝鲜战争停战协定”。

朝鲜宣布废除“停战协定”的理由根本站不住脚。

首先,韩国并不是协定签定方;“朝鲜军事停战的协定”规定,此等条件与规定的用意纯属军事性质并仅适用于在朝鲜的交战双方。而双方是“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及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一方”,与“联合国军总司令另一方”。拿韩国做借口,是耍赖撒泼。

其次,协定中明确规定,本停战协定“适用于双方军事控制下的一切敌对的地面军事力量,此等地面军事力量须尊重非军事区及对方军事控制下的朝鲜地区”;“一切敌对的海上军事力量。此等海上军事力量须尊重邻近非军事区及对方军事控制下的朝鲜陆地的海面”,“以及邻近此两地区的海面的上空。”这说明,停战协定的管辖范围局限于朝鲜现有的领土、领海和领空,“在公海上扣留和检查朝鲜船舶”,不存在违反《朝鲜停战协定》问题。

第三,协定签字行为人是,一方为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元帅金日成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另一方为联合国军总司令、美国陆军上将马克·克拉克。金正日肆无忌惮地废除《朝鲜停战协定》,既是废除他口口声声崇敬的“主体思想”领袖、他的父亲金日成,对金日成予以背叛和侮辱,也是对中国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的侮辱,在他的眼里,金日成和彭德怀的签字一钱不值,随随便便可以推翻和废除。

为了夺取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中国政府和人民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仅仅在战争中壮烈牺牲和光荣负伤志愿军就共达36万余人,其中有14万人长眠在朝鲜境内。中国人用生命财产换得的朝鲜半岛安宁与和平,金正日政府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单方面要予以葬送。这种对中国政府和人民的轻蔑、凌辱,实在令人发指!

而美军和联合国其他国家军队也总共有68万多人伤亡!美国首都华盛顿有一个朝鲜战争纪念园区,园区内只有一句简短但震撼的碑文:“我们的国家以它的儿女为荣,他们响应召唤,去保卫一个他们从未见过的国家,去保卫他们素不相识的人民。”

所以在朝鲜战场上,仅仅军人的各方伤亡,就超过100万人。而金正日为了维持家族王朝的专制统治,又一次主动地、疯狂地欲将战争覆盖在朝鲜半岛上,私欲熏心而丧心病狂!

朝鲜宣布结束停战协定,意味着中国鼎力促成的六方会谈已经结束,只能由联合国安理会来执行。当问题由安理会来主导的时候,就完全变成了一个由国际社会共同谴责,共同强制朝鲜必须降低威胁程度来接受规范这样一个过程,性质已经完全改变了。

如果中国再认为朝鲜退出停战协定,警告和恐吓的意味更多一点,是防御型的进攻,朝鲜还不太会真的主动进攻,未免太一相情愿。而朝鲜局势的失控,就是在这种一相情愿的思维中为虎作伥、养虎遗患的!

事实证明,“中方强烈要求朝方信守无核化承诺,停止可能导致局势进一步恶化的相关行动,重新回到六方会谈的轨道上来”,将是中国不可能实现的愿望。现在,到了中国采取果断决策的时候了。——这,既出于当前国际大局的需求,也出于对彭德怀元帅为首的百万志愿军英雄和烈士的抚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