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飞扬 中篇 第九节:教师生活

枪奴 收藏 2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5.html[/size][/URL] 第九节:学校生活 接第八节:《告别战旗》:几名战士正要上前摘取退伍老兵的领章、帽徽。退伍老兵们已围着战旗,他们的眼泪唰唰地流了下来,浸湿了那面战旗,那战旗越显深色............. “从‘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我们可以看出当时行船的速度非常的快以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5.html


第九节:教师生活

接第八节:《告别战旗》:几名战士正要上前摘取退伍老兵的领章、帽徽。退伍老兵们已围着战旗,他们的眼泪唰唰地流了下来,浸湿了那面战旗,那战旗越显深色.............


“从‘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我们可以看出当时行船的速度非常的快以外,还可以看出诗人的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呢?哪位同学可以回答?”张艳刚一出口,同学们唰地举起了右手。张艳扫视了一下课堂,忽见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坐姿非常端正,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前排同学的头,“叶洪。”张艳叫道,顿时全班同学的眼睛都转向了叶洪,叶洪还是没有反映,张艳提高了声音“叶洪。”叶洪还是没反映,旁边一位女同学用手臂撞了撞叶洪,“叶洪,老师叫你。”

叶洪回过神将头晃了晃,站了起来。

“请你告诉老师,我刚才讲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张艳问道。

叶洪的脸微红起来,低下头去。

张艳走了过去:“叶洪,上课时应该专心听讲,不要去想别的东西。你看看你的衣服都这么多补丁,应该买一件新衣服呀。”

“老师,叶洪家里很穷,他读书不交钱的。”一名同学回道。


“铃.........”下午放学铃声响了起来。张艳处理完班级事务,走出教室,刚进入教师办公室,本校同事李老师立即从她本人的座椅上站了起来,她手里拿着一封信,那座椅发出沉闷的声音后,两条肥而粗壮的大腿径直向张艳走了过来,臀部的肉一闪一闪,她边走边从短而带肉圈的颈部发出尖细的声音:“张艳,你的信。”

“谢谢!”张艳回敬后,拿着信拆开一看,是吴勇的来信。

“你在市民政局有亲戚吗?”

“没有,信是我的一位朋友吴勇来的。”

“吴勇?是不是你以前那个男朋友?”

“没那事。我们只是一般的好朋友。”张艳一边回应一边看起信来。李老师见张艳爱理不理就没发问下去。张艳这才仔细阅读起来:

张艳:你好!

你的来信早已收阅。一切顺利吧!

你是一个有文化,有志向的青年。天空是巨大的,也是人类共同拥有的。这样的天空,只能有才干之人才能展翅飞翔。在今天的改革开放的天空中,我相信你的身影一定会更加矫健 。

战友的感情是深厚的。许多负过伤的战士为了感谢一二一野战医院女兵们的细心护理,他们用弹壳制成了许多模型送给这些女兵们。记得我们在出征309高地前,一名女兵护士看到另一名女兵护士在细心地观看着用弹壳制成的头盔,做工非常精细。这名女兵护士非常羡慕,当时我的班长看见了,他走上去对这位女兵护士说:喜欢吧?我回来后一定做一个送给你,上面还要刻上‘赠送老山女兵’的字样。当时这位女兵非常兴奋,但是他等呀等呀,却再也等不回来我们的班长啦。最后,她独自跑去远处悄悄地哭了一个下午。她叫刘丽,在第一次扶我走路时她向主治医生问过一句话:象我这样站起来都很困难,以后就无法走路了。

今年,我的名字被排在了退伍名单上。那天上午我们举行了退伍老兵战旗告别仪式后,我们都失声痛哭起来。听说我们连队只要举行这样的仪式,这些大老爷们都会这样的。说真的,我真不愿意脱下这身橄榄绿。当时,我的老连长问我有什么要求没有?我却用你给我信上的内容回答了他:我这人好强,喜欢从低起点开始,凭我的能力去争取。最后,还是由黑山市民政局的同志强行把我接了过去。原来他们早就安排好了,你谢绝是没用的。

由于我行动不便,民政局领导还为我安排了一名护理人员。我想这太不像话了吧,我准备把我生病的三妹带来这里,一边读书一边治病。三妹在这里我们也可以互相照顾,这样就可以免去那名护理人员的费用,给国家减少些负担吧,因为我还有一双手。最近我看了一下市场,用动力车载客这个生意还不错,我准备用我的伤残抚恤金去买一辆动力车。

张艳,说实在的,自从我们分别后,我在梦里也常梦见你的身影。你右手举着木棉花,迈着轻盈的步伐向我走来,那身影好似蜜蜂在翩翩起舞。你说得很对,我们的感情是深厚的,是纯洁的,是高尚的,是美丽的。愿我们永远保持着这份纯真的感情。包祖容听说我居住在民政局,今天下午她来看过我了,谢谢你们!

现在是深秋了,你也要注意身体。



“昨天你们看见没有,那个断腿的给张老师写信来了。”早上上课的铃声还没响,同学们陆续来到了学校,全县只要有什么新闻,这教师办公室的女老师们都会议论纷纷。向往常一样,李老师首先就发了言,其余的便跟着附和起来:“真有这事?”

“这还有假?昨天下午是我亲手把信交给张老师的。当时我还问了她是谁寄的,她说是吴勇。”李老师一边擦着自己的桌子,全身的肉也一边有节奏地抖动着。

“吴勇?是不是去年在我们市作巡回演讲的哪位?”旁边的易老师追问道。

李老师:“就是他。张老师这么年青漂亮,又有学问,吴勇会放弃吗?我猜,他一定会对张老师死缠烂打。”

易老师:“我想也是。张老师不但年青漂亮,有学问,而且心肠以好,说不定哪天定会让吴勇给追了去,要是张老师嫁给了吴勇,那可就惨了!”

李老师:“像吴勇这样的人以不想想,他能和张老师相配吗?一个穷当兵的,还断了两条腿,以后如何生活,谁去照顾他?”

“那不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吗?”另一老师回道。

李老师:“那可不,张老师人又漂亮,又有学问,家庭条件又好,找一个高干子弟也没什么问题,以后在事业上还能够飞黄腾达。”


“起立!”

“同学们好!”

“老师好!”

张艳左手拿着一套衣服对同学们说道:“同学们,昨天你们说叶洪家里很穷,而且现在读书的所有学费都是免费,这说明我们的国家好不好呀?”

“好!”同学们齐声回道。

“我们不但要让有钱的孩子读上书,而且还要让没钱的孩子也能读上书。昨天下午,我去商店给叶洪买了一套衣服,现在我送给他。”教室里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张艳拿着衣服让叶洪穿上,同学们眼里都放射出幸福的眼光,“我们整个班是一个班集体,每一位同学都是其中的一员。以后我们不但要在学习上帮助叶洪,还要在生活上帮助叶洪,同学们说老师说得对吗?”

“对!”

“叶洪,你家在哪儿?”张老师抚摸着叶洪的头问道。

叶洪低下了头,揉了揉有点湿润的双眼:“我住在我舅舅家里。”

“那你老家在哪儿?”张老师追问道。

“贫来村大湾组。”叶洪有些腼腆地回道。

张老师:“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叶洪:“只有妈妈一个人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