戮日狂神 正文 第八十九章 初见国宝

身后 收藏 3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size][/URL] 我们用残酷的手段惩治完这群汉奸后,开车回到了北平。不过我们先绕道去了趟密云。我让开车的队员在密云的残长城脚下停车,告诉队员们三天以后赶车来这里接我,我要在这里等朋友给我送一批带往日本的物资。队员们对我的神秘行动都已经见怪不怪了,依言把我放下,自行开车走了。我来到了残长城下面的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


我们用残酷的手段惩治完这群汉奸后,开车回到了北平。不过我们先绕道去了趟密云。我让开车的队员在密云的残长城脚下停车,告诉队员们三天以后赶车来这里接我,我要在这里等朋友给我送一批带往日本的物资。队员们对我的神秘行动都已经见怪不怪了,依言把我放下,自行开车走了。我来到了残长城下面的古墓里。在二十一世纪,我已经让雄哥帮我订购了大量的制造几种型新毒品的化学试剂以及生产口香糖的设备和原料;当然突击队还要补充一部分弹药。在这次热河会战中,我们消耗了60%的弹药储备。货我已经订好了,现在就是要组织那边的人给我运过来。

三天以后,我们拉着这些货物回到了北平。到了北平除了视察了一下平安楼,就是拜会金爷等一些老朋友。这不,一进金爷的家老头就给我介绍了一个人——裴文中,他也是金爷的老朋友。“裴文中”,这个名字我很是耳熟,好象在二十一世纪就听到过。

“在下高松,是平安楼的老板,也是金爷的老朋友。今天幸会裴先生。但不知先生在何处高就。”我对这个知识分子模样的裴先生很是尊敬,而且也想知道他到底是何许人也。

“我是研究古人类学的。今天得遇高老板真是幸会。”裴先生是个大学问家,显然并没有把我这个略带铜臭气的饭馆儿老板放在眼里。

“古人类学家,裴文中教授。”我突然想起他是谁了。我不熟悉这位裴文中教授,但对他的成就可不会不熟悉。

1929年,裴文中教授在位于北京房山区的周口店发现了一颗完整的头盖骨,这就是“北京人”头盖骨。这一发现把最早的人类化石历史从距今不到10万年推至距今50万年。“北京人”头盖骨的出土被学术界誉为“古人类研究史中最为动人的发现之一”。这些“北京人”化石现在就保存在北京协和医院。然而到了1941年,日美关系越来越紧张,为了使“北京人”化石不被日军抢走,协和医院与重庆政府协商后,决定把化石送到美国暂时保管。可是随着珍珠港事件的爆发,日本军队迅速出动,占领了北京、天津等地。极具科研价值的五颗“北京人”头盖骨,连同一百四十七颗、头骨碎片、面骨、下颌骨、股骨、锁骨等,以及全部山顶洞人类的资料,就在这次转移到美国的途中神秘失踪,成为一宗离奇的历史迷案。

能遇到一个这样的考古界的泰斗,令我激动不已。我上前一把攥住了裴教授的手说道:“失礼,失礼!原来您就是鼎鼎大名的‘北京猿人头盖骨化石之父’。对于先生的成就我早有耳闻,只是无缘相见。幸会,幸会,今天真是在下的幸运之日。”

裴教授一听我这样一个商人居然也知道“北京人”的事情,马上对我产生了一些兴趣,向我问道:“怎么,高老板也对古人类学感兴趣?这门科学在咱们中国可还是边缘学科,甚至有人还从来没有听说过。”

这位裴文中教授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地质系,专门从事旧石器考古、第四纪地质学及哺乳动物化石研究。1937年获法国巴黎大学博士学位。在这样一位的专家面前我可不敢卖弄自己的小聪明。只是如实说道:“在下只是好奇,因此也看了些有关这方面的科普读物。”

“那么高先生对于咱们人类的起源有什么看法呢?”中国的知识分子最大的优点就是秉承了“三人行必有我师”这个古训。这么大的一个专家居然能问我这样的问题。

面对裴教授的追问,我回忆了一下在二十一世纪所接触的一些有关于人类起源的一些理论,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道:“很多学者都认为人类起源于非洲的古猿。其中咱们中国人是四万年到六万年前源于非洲的现代人到达中国南部,并逐渐取代了亚洲大地上的古人。可是我认为中国的现代人类应该起源于本土的早期智人。而您在房山的发现也正是最有力的佐证。”

听到我的这番理论,这位科学家噌地一下站了起来,走道我跟前激动地说道:“高先生大才呀。”

望着激动的裴文中教授,一股敬佩之情在我心中悠然而升,同时伴随的还有一丝惭愧。我哪里算什么大才,整个就是一个二手的科学家,也就是将人家的若干种理论挑出一种来支持,还不敢说是自己的理论,生怕被专家问个底儿掉。不过趁这个机会我向裴教授提出想亲眼看一看那些化石,瞻仰一下我们的老祖先。没想到裴教授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我的请求。并约定明天一早在协和医院门口见。

我怕第二天培教授见到我又和我探讨古人类的问题,于是在当夜回到了二十一世纪,在老婆小丽的帮助下上了一夜的网,恶补了一下有关人类的起源及发展历史。这就叫“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第二天一早我如约来到了北京协和医院。在裴教授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实验室。裴教授打开标本柜,小心翼翼地将一刻头盖骨化石取了出来。这颗头盖骨保存得相当完整。他的骨壁比现代人约厚一倍,眉嵴粗壮,向前突出,左右互相连接。他有扁而宽的鼻骨和颧骨,颧骨面朝前,这表明他们有宽鼻子和低而扁平的面孔。这就是我们人类的老祖先。裴教授又取出了一些砍斫器、刮削器、雕刻器、石锤和石砧等石器,还有一些骨角器。

我望着这些国宝级的标本暗下决心,等到中日两国的战争全面打起来,我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内将这些国宝拿到手,然后传递回二十一世纪,再想办法送到国家的科研机构。在硝烟弥漫的旧中国,是不可能保住这些世界级的珍宝的。既然我来到了这个世界,那么就有责任保护这些珍宝,它们可不能再有闪失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